骨头硬了。

浑身说不出的轻盈。

血气、肉身的强大,让百里飞鸿感受来自肉身的荷载。

现在骨头硬了,连绵不断的力量从骨头生出,让他可以身体无比轻盈,同时负担的消失,爆发力也变得更加强大。

此时的百里飞鸿终于感受到为何炼骨境才被称为武道入门。

唯有炼骨后,才能明白,什么叫做非凡之力。

什么才叫做打破凡胎,踏入武道。

骨生血,血生劲。

精力旺盛,给予百里飞鸿难以想象的好处。

他的战斗力,相比炼血层次,强大了数倍。

同时,血液第五次淬炼,反馈于全身骨骼,让骨骼不断地得到孕育,往一种非凡的方向拼命增长。

他的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增长。

为了保持生长,他需要大量地进食,补充身体的消耗。

大量进食,代表着身体的消化能力增强,身体凝炼外界能量,炼化入体的精气更多。

从练功房走出来,夜已深。

镇魔大楼出奇地平静。

渗入人心的寒气笼罩镇魔大楼,一些诡异的叫声传来。

以往百里飞鸿不曾发觉。

可现在随着他武道境界越来越高,身体潜能发掘越深,五感越来越强大。

自然能听到镇压在镇魔大楼下妖魔的低语。

妖魔低语声音越来越嘈杂。

让百里飞鸿心里莫名烦躁。

他知道,妖魔的话带着魅惑之力,若是心智不坚者,必定被妖魔蛊惑,打开镇魔大楼的牢门,将这些妖魔释放出来。

“真想下地牢,将这群妖魔,尽数斩杀。”

百里飞鸿舔着嘴唇,露出嗜血的表情。

大沥镇冥府外围组织事件,给他触感很大。

也让他看出了这世界的本质,他现在只能做到随波逐流。

至于坚定自己的立场?

什么立场?

斩妖除魔,获取技能点,成为强者。

这就是他的立场。

“镇守血将,血气释放,笼罩方圆千里,妖魔避退,不退者,将被血气焚烧致死。”

百里飞鸿站立在斩鲲镇魔剑前,喃喃自语。

血炼之道还要继续。

血炼是极为艰难的一件事。

越是艰难完成的事情,越能体现自己与其他镇魔使的差异性。

镇守使公羊琰看中自己,无非就是他已经达到了血液四炼。

这是他的优势。

“技能点加血,推演功法。”

“练功增加经验值,提升境界。”

“两条腿,走两条路。”

身影融入到了漆黑的夜空中。

手持定魔罗盘的百里飞鸿,站在城外码头。

夜魔踪迹难寻。

丁博斩杀拉法帝国的贵族,已经受到了处罚。

但夜魔没有死,神秘地消失了。

了解定魔罗盘这件法器的功能后,百里飞鸿觉得很不可思议。

除非遥控夜魔的幕后势力,他们存在针对定魔罗盘的法器,否则,夜魔难逃镇魔司的追踪。

特别是夜魔的妖魔血液残留在现场,被镇魔司得到的情况下。

“镇魔大楼存在一块巨大的定魔罗盘,妖魔气息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被定魔罗盘捕捉到。”

“大沥镇冥府的存在,就是佐证我推断最好的案例。”

滨河东海交界的海口,船只川流不息。

“多么繁荣的港口码头。”

夜晚,依然有大量的人员在劳作。

漕运帮,掌控了这码头。

他们才是东滨城最富有的一群人。

而东滨城只是漕运帮的一个据点。

夜魔的案件档案内容信息,曾用文字暗示,漕运帮的背景不简单。

作为生活在港口码头很久的百里飞鸿很明白,漕运帮这股势力的庞大。

沿着眼前这条滨河,四通八达,进入大元帝国内部所有水系江河,掌控了漕运的他们,简直是巨无霸的存在。

但是,漕运帮的强大,只是在于掌控、影响、金钱上的强大,而非这势力的武道强者强大。

若没有人罩住,漕运帮早被人肢解。

“码头上龙蛇混迹,定魔罗盘竟然觉察不到任何异常?”

就真的没有妖魔混杂在港口码头这片区域?

就在此时,罗盘指针疯狂转动。

最后指向却是公平镇。

百里飞鸿眉毛一挑。

有一条蜿蜒的小河从滨河分叉,曲折地流入公平镇。

这条隐秘的水路,川流在山中,异常隐蔽,一般的巡捕司不会巡视这条小河。

“福寿膏?”

“与漕运帮有关吗?”

说到大烟,百里飞鸿就来气。

巡捕司的不作为,让他很生气。

但镇魔司不介入地方事务。

除非公平镇有妖魔出没。

念及此,百里飞鸿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定魔罗盘动了。

而他,是丁级镇魔使。

有处置权。

“公平镇,这颗毒瘤,可以借助妖魔之名,将其铲除。”

百里飞鸿狠声道。

再看了眼港口码头。

漕运帮,舵主张福操控妖魔。

此事,与漕运帮脱离不了干系。

百里飞鸿快速奔跑。

他没有学过身法,在这方面他是吃亏的。

“我还有一枚丁级功勋,倒是可以兑换一门身法。”

或者,自己推演一门身法也行。

只是,代价太昂贵了。

狂奔数十里,终于再次见到公平镇。

繁华的公平镇,比之东滨城最核心的街道还要繁华。

娱乐业发达到极致的公平镇,入夜了,才能看清这座城镇的真正面目。

烟雾朦胧。

一股刺鼻的烟味钻入百里飞鸿的鼻子,让他顿生厌恶。

空气都弥漫着大烟的味道。

寂静的夜空,传来公平镇热闹的嬉闹声。

定魔罗盘疯狂转动。

而公平镇的人们,并没有觉察到此地的危险,即将降临。

“果然有妖魔降临!!!”

百里飞鸿深吸一口气。

看了眼技能点。

1298!

这就是他的底气。

学会了镇魔六道经的他,随时可以添加技能点,将自己的修为提高到一种强大的地步。

至少是镇守使之下,东滨城第二强者。

此时,傅家。

“傅家祖地,终于被我得到手了。”

钱又多激动地道。

当年傅老爷子将先祖埋葬在大沥山,在大沥山上挖出一件奇宝,将之带回祖地。

从此傅老爷子一发不可收拾。

短短数十年,组建了船队,横穿魔鬼海,经商海外百国。

其财富可以用车斗来形容。

只是晚年船队遭遇拉法帝国的袭击,葬身魔鬼海峡,导致了年事已高的傅老爷子一病不起,傅家才落败。

本身以傅家剩余的财富,足够傅家独苗傅俊英享受十辈子的荣华富贵。

但是吸食大烟的傅俊英,多少钱,都被公平镇的富商吸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