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镇的人已经形成了默契。

默默地吸取傅家的血液。

公平镇这些年来,富人越来越多,就是躺在傅家的尸体上,暴富起来的。

此时的傅俊英现在在烟馆内,躺在如烟大腿上,吸食福禄膏。

享受它人生最后的美好。

毒入骨髓。

傅家公子哥,已经无药可救。

但,这都不重要。

明天巡捕所会帮傅俊英收尸。

会有人帮他办葬礼。

一切都安排得妥当。

傅家的祖宅,却落入钱又多的手里。

但是钱又多等不到天明。

他明白,公平镇诸多势力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将宝物取走,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若非钱又多的爷爷当年是傅家的管家。

钱又多如何能知道如此绝密的秘密。

傅老爷子可是将这秘密藏得很好。

“傅家的祠堂下,有暗室,暗室内供奉着那件奇宝。”

“这暗室,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

“知道的人,都死了。”

“我没有参与这件事,却无意间听到了傅老爷的梦话,才发现这秘密。”

钱又多依然记得爷爷临死前跟他说的话。

如果傅家还是鼎盛时期,钱又多对这件奇宝不敢有非分之想。

可傅老爷子已经死了。

傅家已经败落至此。

他暗中盘下傅家祖宅,将这件奇宝取走,外人又怎会知道自己得到什么呢?

傅家的祖宅,比较偏僻,处于公平镇边缘处。

依山傍水而建。

此地风水极好。

后来傅家老爷子,不断修缮与扩建,已经成为公平镇的一绝景点。

钱又多将自己这些年来的贪墨财富,取出五分之一,才从傅俊英手中抵押过来。

人去楼空的祖宅,幽静的环境。

钱又多提着灯笼,跳墙进入傅家祖地。

傅家的仆人散的散,逃的逃。

已经没有人打理这座山庄。

山庄风景独特、优美。

但钱又多没有心情欣赏。

他直奔傅家祠堂。

傅家祖宅他已经打探良久,地形很熟悉。

很快就穿过厅堂,进入后院,再从后院通幽小道,进入傅家祠堂。

祠堂老旧。

傅老爷子没有对祠堂进行过多的改造,就算是修缮,都是派人监督工人干活。

异常谨慎。

咯吱。

推开祠堂的大门。

一股霉气扑鼻而来。

钱又多感叹,傅老爷子泉下有知,生了这败家子,死都不瞑目。

不过,若是没有这败家子,钱又多都不敢动傅家隐藏宝藏的念头。

傅家当年的威势,深入人心。

何其多武师在其麾下讨饭吃。

甚至傅老爷子,就是炼骨境的强者。

只是,寿元终归有限。

病来山倒,血气衰老,阎罗索命,挡也挡不住。

祠堂供奉着傅家的列祖列宗。

蛛丝网密布,傅家的先祖牌,倒了一地。

也没有人收拾。

傅俊英,真是死不足惜。

钱又多是想夺取傅家的奇宝,甚至傅俊英有今日,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若是傅俊英但凡争一口气,他计谋再多,也撼动不了傅家。

根据爷爷所说,钱又多找到了开启地下暗室的机关,轻轻扭动。

祠堂地面立即分裂开,出现一条通道。

大量的空气涌入通道,流入暗室,暗室顿时光明如白昼。

四周不灭火油与空气接触后会自动燃烧,将整个暗室点燃。

钱又多回身看了眼身后,没有任何的动静,反而皎洁的月光照进了祠堂内。

拖着长长的影子,钱又多举着灯笼,一步一步踏入傅家暗室。

......

“妖魔之气,越来越浓烈了。”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

他能感应到一股恐怖的妖魔气息在觉醒。

妖魔气息越来越强大。

甚至比当初镇守使公羊琰斩杀的蝙蝠吸血妖还要强大。

蝙蝠吸血妖何其强大?

即将进入炼神层次的郑义山,都没能留下蝙蝠吸血妖魔。

而百里飞鸿感应的妖魔气息,一波接一波,如飓风冲击着他的感官。

一丝冷汗从额头滑落。

他迟疑了。

是的,这头妖魔的实力,绝对超过炼神层次。

若是完全复苏,就是镇魔司的大敌。

本想悄悄处理此事的百里飞鸿没有犹豫,取下腰间挂着的镇魔令牌。

输入血元,指向天空。

一道奇异的能量光芒冲破云霄,如烟花般盛放,照亮天地。

公平镇内。

很多世家弟子,正在抱着美娇娘,喝着美酒,吟诗作对,欣赏月色。

这道通天的光,在天穹上方闪耀。

宛若最美的烟花盛放。

顿时,兴高采烈,指着烟花。

“指定是哪一位在赌坊赢了钱,放了烟花,庆贺。”

“哈哈,烟花易冷,唐公子,你嘴里所谓的烟花在天空呆立不动,形成一幅光彩照人的图案?它不是烟花。”

另一位公子哥大笑道。

“不好,是镇魔司摇人!”

“这是镇魔司的紧急信号。”

“此地有妖魔。”

一些见识多广的青楼贵客,面色大变,立即起身,准备下楼,逃出公平镇。

大沥镇事件尚未过去。

他们可是得到消息,镇魔司将大沥镇给屠镇了。

听说,大沥镇是妖魔的老巢。

这事儿他们是不信的。

但,此时天穹出现镇魔司的信号。

这代表着公平镇即将有大事发生。

而且与强大的妖魔有关。

否则,镇魔使不会释放这种信号。

镇魔大楼内的定魔罗盘也在此时,指针疯狂转动,指向公平镇。

“通知镇守使,诸位镇魔使,有妖魔出没。”

值班的镇魔使面色狂变。

公羊琰身影出现在镇魔大楼,看向城外天穹,一朵镇魔司图案出现在天穹之上,久久不息。

“公平镇?”

公羊琰一步跨出,踏空而起。

与此同时,东滨城内,寂静的街道,骏马飞驰。

一袭玄衣蟒袍的镇魔使,骑着马,快速奔向公平镇。

有镇魔使发出紧急信号,同时,镇魔大楼的定魔罗盘疯狂转动。

上一次指针如此转动,是蝙蝠吸血妖进入东滨城,被定魔罗盘锁定。



妖魔气息冲天。

煞气遮盖明月,将明月都染成红色。

恐怖的妖魔之气开始蔓延。

公平镇数万人口聚集。

不止东滨城的人员,江湖四海,龙蛇混杂。

来此地消费,非富即贵。

携带护卫、家仆的贵人,可是不少。

猩红诡异的气息,瞬间笼罩公平镇。

一袭白衣蟒袍的公羊琰,无声无息地站在百里飞鸿身边。

“见过镇守使。”

“废话少说,此地什么情况?”

“卑职无能,只是根据定魔罗盘,找到了此地。见到如此恐怖的妖魔之气蔓延,立即释放信号,召唤镇魔司。至于其他的,卑职暂时不知。”

“你做得很好,等会镇魔司其他成员赶来,你传达我的话,将公平镇封锁,任何人未经我批准,都不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