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琰的话让百里飞鸿心里发颤。

他的这位上司可是一位狠人。

年纪不大,可手段却是毒辣。

“是,镇守使大人。”

百里飞鸿恭敬道。

“炼骨了,还不错,别忘记继续深挖炼血境。”

“属下明白。”

果然,公羊琰的目的就是将他培养成血炼者。

负手而立,一步一步,踩踏着空气,踏着曼妙的步姿,走到公平镇的上空,俯瞰公平镇全场。

突破六炼凡胎后,进入元胎境界,将会沟通天地元气,修炼出真元之力。

百里飞鸿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真元。

宛若一尊神诋般的公羊琰,并没有率先动手,而是在观察公平镇。

密集的马蹄声传来,镇魔司的大部队终于赶了过来,稳稳地停在百里飞鸿面前。

右镇守使铁无涯看到百里飞鸿,很是意外。

“飞鸿镇魔使,现在是什么情况?”

“禀告铁大人,公平镇内有一尊强大的妖魔复苏,至于其他的,卑职不清楚。”

“走吧,趁现在妖魔尚未出世,先让公平镇上的人员疏散。”

铁无涯面色凝重道。

“铁大人,镇守使大人有令,封锁公平镇,没有他的命令不得让任何人离开此地。”

百里飞鸿连忙提醒道。

铁无涯面色一沉,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全员戒备,封锁公平镇。”

“遵命!”

所有人在公平镇外围,实行封锁戒备。

唯有铁无涯一人独自深入公平镇。

此时的公平镇,全镇的人都乱作一团。

镇魔司信号,就是一个催命信号。

大沥镇的事情影响太大了。

好好的一个镇,说没有就没有了。

镇魔司的霸道,让和平很多年的人们,再次见识到镇魔司的手段。

可是,被诡异的气息笼罩着的公平镇,似乎将他们困住了。

仿佛鬼打墙般,围着公平镇打转,却找不到走出公平镇的出路。

平头老百姓恐惧之下,只能躲回家里。

哭声、闹声、叫声混杂一团。

妖魔尚未出世,镇魔司尚未动手,公平镇已经彻底乱了。

“空气中都弥漫着让人作呕的味道。”

公羊琰面带寒霜。

她双眸绽放银光,扫过公平镇,立即明白这股让她作呕的味道,来源是什么。

福禄膏。

被大元列为禁止进入境内的物品。

公然在她的管辖领土上,光明正大地开设大烟店铺。

公羊琰很愤怒。

她很明白福禄膏对人体的伤害有多大。

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高明的武师,吸食大烟后,也会沦为废人。

故此,公羊琰没有率先动手。

妖魔即将出世了。

傅家祖宅,祠堂。

仿佛白霜封住了人间的景色。

整个傅家祖宅,在一股奇特的力量蔓延下,被冰封起来。

暗室内。

钱又多双眸痴迷地看着眼前的黄金棺。

黄金棺,高一丈,长三丈,宽一丈。

棺椁表层刻画神秘的符箓铭文,围绕着巨大黄金棺,却是以八卦方位,排列八副青铜棺材。

地下以玉石、黄金搭建神秘的祭祀法阵。

玉石为基,黄金勾画神秘的祭祀法阵图纹。

钱又多甚至能肉眼见到黄金纹路,绽放着光芒。

见多识广的钱又多脑海冒出一个念头。

窃运。

“难怪傅老爷子能短时间能一飞冲天,原来是将八位自家的祖宗供奉在祠堂,吸取黄金棺的阴运。”

钱又多说完,放声狂笑。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傅老爷子,你的一番好意,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待我将自家的祖宗挖掘起来,代替傅家的列祖列宗,我必定将你们傅家的人厚葬。”

望着眼前这神秘的黄金棺椁。

钱又多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这是用了多少黄金才打造出这一副黄金棺椁。

直接拉出去,当黄金换取银元,就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

突然,钱又多想到了什么。

“黄金棺椁莫非是傅老爷子请奇人打造的?”

传闻傅老爷子的财富已经随着船队覆灭九成。

可是钱又多不相信。

以傅老爷子的性格,是不会将所有财富都押在一只船队上的。

更何况,到傅家船队出事,傅老爷子已经在海外列国纵横数十年,积累下来的财富,可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

“黄金棺椁如此大,若是在大沥山挖掘出来,以当时的傅老爷子实力根本就没有能力将它搬运回来。更何况,还要小心保密。”

念及此,钱又多的内心一下子灼热起来。

若是奇宝不是眼前这黄金棺椁,他完全可以将奇宝取出,破坏掉傅家的窃运大阵。

同时,将黄金棺椁熔炼成黄金,直接使用。

兑现!

他现在就需要兑现的财富。

而非未来看不见的财富。

眼前,宛若金山般的黄金棺椁,就是钱又多想要获取的眼前财富。

跨入祭祀阵法,穿过祭台,接近黄金棺椁。

财迷心窍的钱又多,甚至没有发觉,一把魅惑妖魔之音,在他的耳朵悄悄地低语。

抓住黄金棺材盖边缘,用力一推,宛若神力般,将数吨重的盖子推开。

映入钱又多眼中却非什么奇宝。

而是一具女尸。

栩栩如生,被神秘力量冰封起来的女尸。

满头白发的女尸,静静躺着,仿佛夺取了太阳的光辉。

钱又多愣住了。

太美了。

公平镇三十多家青楼的头牌,都曾是他怀中的金丝雀。

数以百计的青楼美艳女子,都曾与他共度风月。

他自以为已经见过大风大浪,世间再没有女人的仅凭美貌,就能让他动心。

“美,真美。”

“仙女下凡,不过如是。”

“真的吗?”

耳边传来风声。

轻抚他骚动的心。

“真的。”

钱又多双眸已经彻底陷入痴迷。

“靠近前,拿起符箓,她就是你的了。”

一张紫色的符箓,贴在仙女尸体的身上。

钱又多轻轻掀起符箓。

符箓离开女尸,立即自燃。

白发的女尸缓缓睁开眼。

一瞬间,钱又多被冰霜冻结。

他身上的生命力流转进入女尸身体。

这女尸多了一分光泽。

仿佛恢复了一丝神采。

将她冰封的寒气缓慢地被驱散。

“吾沉睡了多久?”

“天地元气稀薄,清气调令,浊气上升,不需百年......”

“将迎来末法时代!!!”

“我已沉睡万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