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中苏醒过来的女人看向四周。

下一瞬,寒冰蔓延,把副棺材直接冰冻成粉碎。

使用出极道玄冰之力,让她稍微有点疲倦。

“该死的家伙,将我从黄泉门下挖掘出来,坏我机缘。”

上古玄冰女寒素赤脚踏出黄金棺。

双手张开,闭上双目,冥想天地,感应万物气机,元气潮汐脉络。

元气如潮水涌来,汇聚到她身上。

“本可以借助黄泉门死气,灭去万古清空这老妖的力量,更能凝聚黄泉之力,练出黄泉玄冰力。”

“如今肉身成妖尸,沦落为妖魔之流。”

“真是可恨!!!”

“害我之人,必灭你十族!”

上古玄冰女寒素厉声道。

吸收天地稀薄的元气,终于恢复了不少力量。

“沦为妖魔之流也好。”

“至少,我可以通过妖魔手段,快速恢复我的力量。”

上古玄冰女寒素终于接受了事实。

“不知道大哥开辟出来的冥府一脉,是否还存在?”

公羊琰面色凝重。

她看到一处老宅,能量波动诡异。

恐怖的寒冰之力,将四周冰封。

更让她吃惊的是,这复苏的妖魔,似乎掌握高深的修炼秘术,一瞬间,就将公平镇附近的天地元气掠夺一空。

“铁老,准备诛魔弩!”

公羊琰出声道。

铁无涯惊愕看向公羊琰。

诛魔弩乃是镇魔司底牌之一。

其威力巨大,一般的妖魔,根本动用不上诛魔弩。

唯有神通境相当实力的恐怖妖魔,才配得上动用诛魔弩。

“另外,传令下去,让所有人后撤。”

此妖魔给予她的危机感,是前所未有的。

她若是对付不了这头妖魔,再多的镇魔使出手,只能沦为妖魔的血食。

“属下领命。”

铁无涯转身离开公平镇。

镇魔司后撤数里之外的山头,观看着公平镇的一举一动。

“灯灭了!!”

“火在消失!”

“好强大的妖魔之气。”

“不止是妖魔气息,更有阴寒邪气。”

镇魔司甲等镇魔使开声道。

“不是火消失了,是热量被吸收走了。”

恐怖、邪恶、诡异的力量降临,公羊琰没法阻止,眼睁睁看着,一位位公平镇的人被吸食生命力。

恐惧,在这位公羊家族天才女刀客的内心蔓延。

神秘的存在在复苏,但已经超出她的认知。

“黄泉夺命。”

江东流从漆黑的夜空中走出,站立在公羊琰不远处。

双眸绽放金光,看向一处建筑,洞穿土地,仿佛想要看清楚释放邪恶力量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江东流,你这次前来究竟有何目的?”

公羊琰声音压抑着怒火。

“目的?不,我感应到阴阳秩序在此间破碎,眼前复苏的古老存在,是否就是冥府一直在追寻的一种力量。黄泉夺命,归元复苏。”

江东流脑海不断运转,他在回忆宗门内记载有关于冥府的一切来历信息。

“是邪派上古黄泉道的功法,没有错。极道玄冰,又称为黄泉玄冰,尽管威能没有传说中那么巨大,应该是这女尸力量被人夺去不少。”

江东流沉声道,但内心却是松一口气。

最近,他在查大沥山的根源。

让他发现了蛛丝马迹。

只是万载悠悠过去,这消息说出去,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女尸??”

公羊琰抓到了关键词。

“上古玄冰女,死后被当时的厉王葬送在无名山。”

“寒素?”

公羊琰惊呼出声。

江东流对公羊琰知道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存在感觉到惊讶。

至于公羊琰如何知道寒素,自然不会告诉江东流。

“何人在唤本尊名号?”

冰冷的声音穿透空间,震荡在公平镇之上。

身穿玄冰天蚕丝制造而成的白色衣裙,万载而不朽。

一头白色的秀发,渐渐多了几根黑丝。

这尊古老、神秘的女人,终于站在公羊琰的面前。

公羊琰没有任何犹豫,却是取出一把木刀,捏在手中。

上古玄冰女寒素轻蹙眉宇,双眸盯着公羊琰手中的木刀。

她能感受到一股特殊的刀意。

一旦激活,以她现在的修为,很难抵挡得住。

不过,以这小姑娘的身板子,释放木刀上的刀意,就能将她吸干。

场面寂静。

上古玄冰女寒素却是在消化体内掠夺的力量,并没有继续对公羊琰出手。

她并非真正的妖魔,只是身不由己。

但她强大的武道意志,镇压了属于尸妖的本性。

江东流内心噗通跳动。

他同样看到了公羊琰手中的木刀。

“刀圣的木刀!!”

公羊刀圣号称至强者之一。

如今人仙不显,武圣称霸的年代。

“公羊家族真是天生的刀客。”

上古玄冰女寒素感叹道。

转身飘然离开。

公羊琰松了口气。

郑重地将木刀收起来。

这张底牌可不是浪费在上古玄冰女寒素身上。

而且,像上古玄冰女寒素复苏,如此大事,不归她管。

总司那边,自然有镇守将猎杀此等,颠倒阴阳,企图逆转生死,重生复苏的古老强者。

“可惜了,这繁华的城镇。”

江东流惋惜道。

东滨城的繁华,在于公平镇。

此言不虚。

只是,从此之后,公平镇会在大元帝国的版图抹除。

整座城镇,数万人死于非命。

此等大事,就算是公羊家族的人,也未必能兜得住。

看了眼冰封的公平镇,江东流飘然离开。

阴阳天宗曾经与上古玄冰女寒素是敌对关系。

相信,阴阳天宗的宿老们,对于上古玄冰女寒素一定很感兴趣。

人间冥府这股势力,活跃在宗门太长时间了。

已经沦为宗门公敌。

同时,宿老们一定想要知道更多的黄泉之门的信息。

铁无涯命人带来诛魔弩,已经迟了。

“清理......公平镇现场!让巡捕司的人介入此事。”

公羊琰略显疲倦地道。

百里飞鸿一直想要知道,公平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只是他,镇魔司其余镇魔使也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镇守使。

“百里飞鸿。”

“属下在。”

“你发现妖魔很及时,赏丙级功勋一枚。”

镇守使公羊琰淡淡道。

“谢镇守使大人。”

“好好练武,莫让我失望了。”

东滨城,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公羊琰不知道,来时意气风发的她,此时内心深处已经出现了无力感。

预言尚未开始!

她的身心备受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