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蛇尾。

这次行动。

让镇魔司颜面尽失。

但生活就是如此,没有永远的如意。

可是,公平镇的毁灭,却惹来了轰然大波。

东滨城王岩知府面色阴沉。

“镇魔司越来越放肆了,本官一定要参公羊镇守使一本。”

王知府咆哮道。

“大人,公羊琰乃是公羊世家的人,想要对付公羊琰,恐对大人仕途不利。”

东滨城通判却劝说道。

公平镇事关重大,乃是东滨城最重要的城镇。

其税收就占据东滨城很大一部分。

公平镇数万人的死亡,简直是骇人听闻。

以至于东滨城州府衙县,都为之震动。

理论上,一城知府,主管州府的军政大权。

但镇魔司独立于六部之外,根本不受知府管辖。

反而出事后,他这位知府还要承担责任。

“就算是公羊世家又如何?她公羊琰拒不出手,被妖魔吞食一城之命,此等大罪,镇魔司必须给本官一个说法。”

王岩知府却异常硬气道。

“知府大人,倒是硬气。”

清冷的声音传来,人未至,其威势已经笼罩城府。

“公羊琰!”

王岩咬着牙,顶着压力,狠声道。

“正好,本官也要参知府大人一本,公平镇公然设置烟馆,贩卖大烟。”

公羊琰无视衙门内,火枪手的瞄准。

火器是好东西,但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一招之内,就能将这群蟹兵蟹将给全杀了。

“污蔑,你污蔑本官!”

王岩知府气得长须都竖起来。

通判却低下头。

“看来知府大人,也有不知道的事情。杨劲松大人,不如你说说呗。莫要说谎,我们镇魔司对于审讯,还是有心得的。镇魔大楼下镇压着的妖魔,正好有一头魅妖,杨大人不妨试试。”

通判杨劲松面色立即刷白。

王岩愣住,怒睁圆目,盯着通判杨劲松。

漕运,正好是通判所管辖。

难道......

“叛国者,镇魔司有缉拿、审判职权。麻烦杨大人跟本官走一趟,说说漕运帮舵主张福控制妖魔杀人一事,说一说,蝙蝠吸血妖,更不要提大沥镇冥府组织存在如此之久。”

一条条罪名罗列。

王岩在愤怒,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一旦牵扯其中,就不是乌纱帽的事情,而是丢脑袋,诛灭九族的大罪。

“冤枉,知府大人,一定是这女人诬陷我。对,她就是想要转移视线。”

杨劲松哭喊道。

公羊琰面露微笑,眼神嘲弄地看着眼前这位通判大人:“看来通判大人,对我们镇魔司,对我公羊琰都有误解了。”

“来人,将他带走。”

百里飞鸿与丁博两人从外面上前,想要抓住杨劲松。

“放肆,你们就眼睁睁看着我被他们抓走吗?今日是我,明天就是你们。”

杨劲松大怒,指着知府府兵怒骂道。

数十支火器瞄准丁博与百里飞鸿。

却不敢将枪口对准镇守使。

丁博迟疑了。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露出一丝狰狞。

一步跨越十丈,身影出现通判大人的身后,狠狠地一脚踢在他膝盖上,当场将腿骨打折。

大手抓向杨大人的脑袋,将乌纱帽都捏碎,扯着杨劲松的头发,将他提起来。

“杨大人,公平镇数万百姓被大妖吸食,若非镇守使大人被大妖逼退,整个东滨城都会陷入危机。另外,人死灯灭这事儿在镇魔司不当数,人死了,可一切证据都完整地保留下来。”

高达一米九高的百里飞鸿,大手一提,如同孩童般将通判大人扯起来。

杨劲松痛得哀求饶。

丁博眉头轻皱。

他竟然在公羊琰大人面前迟疑了!!!!

“开枪吧,我看这知府衙县内谁有这个胆子。”

百里飞鸿扯着杨劲松,如同拖着老狗,跟在公羊琰身后。

“丁博。”

“属下,在。”

“去,带人查封漕运帮。”

“不行。”

王岩猛地抬头:“漕运帮若是到了,我们东滨城大好的局面就毁了。镇守使,你想要调查漕运帮可以,但不能干预东滨城漕运、海运的生意。”

“好,”公羊琰让步了。“丁博,你带人接手东滨城漕运帮的一切,将漕运帮的上层人物,全部控制住。”

“遵命,大人。”

丁博接到了命令,头皮在发麻。

漕运帮背后是长公主。

此时,在调查夜魔一案的时候,他已经将这条重要的信息发掘出来。

若非如此,整个漕运帮,早已经被他拿捏在手心。

将这任务派在他手中,这是将他往火山里推。

但他不得不遵命。

百里飞鸿却满面惋惜。

漕运帮,若是交给他处理,那就更好了。

至于漕运帮背后的大人物,百里飞鸿暂时不在乎。

只要他的靠山不倒,他就是安全的。

没有府兵开枪。

他们没有这胆子。

王岩知府满面落寞。

他明白,自己的仕途已经走到头了。

能否安稳落地,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被百里飞鸿拖扯着出知府衙县的杨劲松,如同死狗般,被他狠狠地抛在地下。

“将他带回镇魔司,关押在牢房内。”

两位镇魔学徒尽管不情愿,却不得不遵从。

“大人,接下来如何做?”

百里飞鸿低声询问公羊琰。

公羊琰对于百里飞鸿,越来越看好。

这人内心有一股劲。

狠劲。

丁博面对数十支枪,都迟疑不前。

他却选择了最狠的方式,来羞辱通判大人。

“你觉得要怎么做?”

“上古玄冰女出世,此等大事,可做文章。”

百里飞鸿低吟道。

“如何做文章?”

“上古万载的人,却复苏过来。尽管身体发生了变化,可她却寻到了另一种长生途径。若是将此消息泄露出去,冥府还有精力躲在暗处给我们下绊子?”

百里飞鸿明白,大沥山已经成为东滨城一个巨大的威胁。

“宗门出世,对吾等不是好事。”

“凡事两面,对于妖魔,对于冥府,对于上古玄冰女寒素却是坏事。”

百里飞鸿想法很偏激。

敌人过得不如意,我就称心了。

“宗门对于我朝的态度不会改变,对方就算不希望我们好,却不敢光明正大与吾等作对。可冥府就不一样,此等邪恶的组织,正在谋划毁灭东滨城。最重要的是,我们找不到冥府的踪迹,对方隐藏太深了。可若是宗门胆敢如此算计我们,圣上也不介意,再次马踏江湖,杀鸡儆猴。”

百里飞鸿娓娓道来。

“借刀杀人,终会被刀所伤。”

公羊琰淡淡说了句。

只有她才明白,宗门的力量有多强大。

不过,百里飞鸿说得对。

宗门惹事逃不掉。

而冥府组织如同毒瘤,若不尽快铲除,于她而言极为不利。

宗门不敢动他,可冥府却敢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