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室。

杨劲松面色呆滞。

而他的面前,却是一位极为妖艳的女人。

其惹火的身材,一笑一颦,能将人灵魂的勾出来。

百里飞鸿翘着二郎腿,不断地喝着水。

审讯的结果,正如公羊琰大人所说。

漕运帮利用海运,偷运福寿膏,进入大元境内。

公平镇,不过是拉拢东滨城权贵的一个供给场所。

真正的大头,是运往帝都。

每年数万吨的大烟,换来无尽的财富,流入海外。

拉法帝国。

不过是众多参与者的一员。

大元帝国号称万国之国。

占据天地中心,在海外诸多国家眼内,就是遍地黄金。

福寿膏的出现,就是通过销售大烟,掠夺大元帝国国运的重要一环。

百里飞鸿不敢怠慢,将口供写好。

连忙送给公羊琰。

“大烟危害极大,贵族吸食,这是想要腐蚀整个大元帝国精英。”

公羊琰咬牙狠声道。

此案涉及到的利益太大了,就算是公羊琰都有点拿不准。

“大人,始于血。如果这血,并不是血液。而是指,福禄膏呢?”

百里飞鸿仿佛心有所感,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

公羊琰猛地站起来。

“大人,想要毁灭大元帝国,就算再厉害的妖魔,也未必能做得到。若这妖魔真有此本事,那就不是我朝的灾难,是全人类的灾难。”

百里飞鸿低着头,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

“预言,本身就存在暗喻。”

“血,是什么?是大元帝国的财富,是大元人的体魄,若是财富被掠夺走,国力衰弱,若是大元人被大烟毒害,丧失了血性,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牛羊。”

“这一块块的福禄膏,却是依附在大元国运上的吸血鬼,吸的就是大元国运的血。”

“这是属下笨拙的见解。”

“毕竟,若大元国运强盛,无惧任何妖魔鬼怪。”

百里飞鸿说完,站立一旁。

内心却异常复杂。

他想到了前世的鸦片战争。

战争,将华夏民族的血都吸取干净。

若非天降伟人,恢复民族血性,百年崛起之梦,就真的是梦。

一个民族丧失了血性,一个国家丧失了血性,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彻底玩完。

“或许,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并不是我们理解中的妖魔作祟。”

“而是人心,而是福禄膏,此等妖魔在作祟。”

尽管百里飞鸿语气很轻柔。

可公羊琰却能听懂百里飞鸿对大烟的恨意。

妖魔可以不死。

大烟必须灭!!!

公羊琰沉默了。

或许,从一开始,她与镇魔司就找错方向了。

如果,真的有恐怖的妖魔出世,动荡这个世界。

其实是不可怕的。

至少,敌人就在眼前。

最怕的就是,被敌人腐蚀,将大元朝的基石都挖掘了,而大元朝还不自知,那才是最可怕的。

此事,不能放任不管。

可以作为一条重要的线索跟下去。

“夜魔案归你办理,我赋予你司内无阻的特权。”

公羊琰将自己令牌丢给百里飞鸿。

“见令如见我。”

“谢大人。”

不知为何,百里飞鸿的脑海浮现了魅妖绝美的身姿。

若能将她掌握在手,这案件就容易了。

杨劲松只是一颗棋子。

钉在东滨城的一颗棋子。

整个大元境内,涉及到了大烟的利益链条,有多大?

百里飞鸿说不上来。

但他明白,他的敌人不止是大元境内,更是蚕食大元财富,吸食大元人血性的海外诸国。

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妖魔。

主导一切恶行的妖魔。

拉法帝国山高水远。

又与大元帝国在魔鬼海峡开战。

就算大元朝知道拉法帝国的目的,也奈何不了对方。

可是杨劲松却提到了一个国家,樱花国。

曾经是大元朝的附属国,年年上贡品,直到这百年樱花国跟随拉法帝国步伐后,这温顺的狗,成了最毒的恶犬。

船至樱花国,由大元人在樱花国内交易,再将大烟通过海运,运送至大元境内。

杨劲松只是收钱办事的人,并不是幕后的运作者。

曾经,有人丢失了一只羊,寻找羊的途中,将整个世界都打了一个遍。

现在,夜魔案,就是百里飞鸿最重要的一把刀。

借口之刀。

离开公羊琰的办公室。

预言,或许真的被自己解读出来了。

大烟案,就从夜魔身上介入进去。

漕运帮,是大烟案的关键角色。

谁让舵主张福指使夜魔。

“夜魔,你可要活很久,很久才是。”

掂量着镇守使的令牌。

百里飞鸿笑了。

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百里飞鸿,莫要让我失望了。”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灭。”

“你说得不错,吸食大元气运吸血鬼妖魔,大烟就是其中一个。”

“但并不是最让人恐惧的一个。”

“心志坚,泰山移。”

“真正在吸食大元血液的,是门阀,是豪强,是世家,宗门,是官吏,再轮到妖魔、列强。”

“圣上有改革,却不得不向这些吸血妖魔妥协。”

镇魔司是大元朝的刀。

他们的职责,就是斩妖除魔。

震慑一切诛邪。

邪,非有形态的妖魔才拥有,无形无态的妖魔更猛于虎。

百里飞鸿来到前台。

镇魔六道经记载了很多神通,但这些神通,需要打破第一道炼体的枷锁,才能开始解除。

所以,现阶段的武技,就成为弥补百里飞鸿不足的最好选择。

“颜姑娘,麻烦为我兑换一门身法武技。”

百里飞鸿取出丁级功勋章,递给颜如玉。

“另外,这次获得丙级功勋章,请为我兑换一枚洗髓丹。”

伐骨洗髓。

炼骨之后,就是炼髓。

其实将铜骨炼到大成,就可以进行洗髓。

后面的铁骨、钢骨、金骨、金玉骨,并不是人人都能凝练出来的。

镇魔六道经功法易练难精。

不过,对于百里飞鸿来说,都不是难事。

经验值或者技能点都能让自己短时间内修为突飞猛进。

“你需要什么身法?”

“最难练的身法,最强的身法。”

百里飞鸿回答道。

颜如玉古怪地看了眼百里飞鸿。

却见对方自信横溢,心里不由一动。

她对于百里飞鸿很好奇。

好奇他,是如何获得公羊琰的青睐。

“有一门身法,是东滨城镇魔司独传。”

“哦,什么身法?”

“逍遥游。但是,丁级功勋章兑换不了,起码要丙级功勋章。也就是你,我才破例压低价格,给你兑换,你莫要告诉他人。”

颜如玉低声说道。

“首任镇守使观鲲妖,参悟出来的逍遥游?”

百里飞鸿双眼放光,低声道。

“是的。”

“换了。”

“你的洗髓丹......”

“等有其他功勋,再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