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鲲妖,创作逍遥游。

此故事,在东滨城镇魔司广为流传。

逍遥游乃是顶尖的身法。

不能算是身法,这门顶尖的武道绝学,极为晦涩,后续镇魔司的人只能从中参悟出一些身法的皮毛。

已经可以当作绝学来用。

百里飞鸿观阅镇魔司的书籍,其中东滨城司志中记载,逍遥游不止是一门身法绝学,更是阐述了一种极为高明的绝学。

遥想当年,第一任镇守使,在斩鲲妖后,已经晋升法相境界。

其法相就是观想出一头鲲鹏。

后来创造这门绝学,还惊动了镇魔司总局。

只是,这门绝学太过难懂了。

除了首任镇守使外,基本没有人修炼成功。

但是参悟《逍遥游》对于身法之道,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这门绝学在镇魔司内也是极为抢手的一门功法。

“请稍等,我为你取来《逍遥游》拓印本。”

颜如玉离开了柜台。

百里飞鸿等候片刻,颜如玉才从藏书阁中将拓印本取来。

“记住,此书只能自己修炼,不能外传。”颜如玉交代一番。

“外传他人,也未必学得会。”

百里飞鸿却是自信地道。

“宗门天才多,若真的落入宗门手中,我们就将失去一门绝学。”颜如玉叹息道,提及宗门,朝廷相对于顶尖的门派,一些秘法确实不如。

“请颜姑娘放心,这可是我花费丙级功勋章,才换取到手的绝学,学得不心痛,我心里都难受。”

百里飞鸿笑道。

“一枚丙级的功勋章而已,我相信百里镇魔使将来能获取更多的功勋。镇魔司内好东西可是不少,若是真有本事,完成更多的任务,资源将会不缺。”

颜如玉透露一些情况。

她家族世代是镇魔司的人。

知道镇魔司很多内幕。

一些秘密,镇守使公羊琰都未必知道。

在镇魔司眼内,公羊家族这类世家,也需要提防。

“我可是很期待。”

百里飞鸿将老旧发黄的书籍藏入衣襟内。

转身来到,任务大厅。

看着任务墙上,张贴着大量的任务单。

镇魔学徒的任务,他并不想接。

镇魔学徒的任务,他获得的奖励,只有十分之一。

丁级镇魔任务,却是稀少。

毕竟,东滨镇魔司最大的一个群体,就是丁级镇魔使。

丁级镇魔任务,极为抢手,张贴一张,就被抢走一张。

所以,他只能将目光看向丙级任务单。

【镇杀河童:东瀛特有的妖怪,流落东滨境内河流,常有上岸,残害妙龄少女、婴孩,斩杀之,可获得丙级功勋章一枚,金元一百枚,实力:相当于炼骨境,等级:无限制。】

【根据最新消息,此河童最新现身的地方,抓走公平镇三位婴孩。】

“混过界的河童妖怪?“

这张任务单,却是吸引了百里飞鸿的目光。

只有炼骨境的河童妖怪,奖励丰厚。

但却没有人接取此任务。

东滨城水域发达,想要寻找到此河童,极为困难。

另外,就算是丙级镇魔使,想要在江河中对付河童,极为困难。

水性不好,自然不感兴趣。

就算水性极好,但是想要找到河童极为困难,一旦接下此任务,就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去完成。

否则,很难接取第二单任务。

这是镇魔司的规矩。

不能压单。

除非极为特殊的任务,镇魔司内指定派遣专人跟进。

“我追查夜魔,实质上是调查大烟案。”

“而走私大烟,涉及到了樱花国,涉及到了漕运帮,涉及到东滨河流水系。”

“接下此任务,却可以为我打掩护。”

百里飞鸿伸手将任务单撕扯下来。

“百里镇守使,又见面了。”

颜如玉脸色略显古怪看着他。

“我的那枚丁级功勋章,你尚未给回我呢。颜姑娘。”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本姑娘还贪墨百里镇魔使这枚丁级功勋章吗?”

“颜姑娘的人品,我是相信,就怕贵人多忘事。对了,可有什么水系功法?另外,这任务我接了。”

“镇杀河童。不错,这丑陋的海外妖怪,早应该挫骨扬灰了。”

颜如玉开始为百里飞鸿登记任务。

同时,找来了一门水系功法给予百里飞鸿。

“此功名曰:浪里白龙。是水师某位将领创造出来的功法,他用此法与镇魔司交换了一门武技。”

“浪里白龙此武道功法,可训练人的水性,修炼到巅峰,甚至可如那鱼儿在水中呼吸,可在水中遨游如龙。”

颜如玉将一本功法拓印本递给百里飞鸿。

“老规矩......”

“放心,不外传。”

百里飞鸿拿着《浪里白龙》水系武道功法,转身离开。

望着百里飞鸿挺拔的背影,颜如玉美眸闪过亮光。

回到家中。

百里飞鸿率先观看的却是《浪里白龙》这门水系功法。

百里飞鸿的天赋,是水火同源。

他暂时不知道水火同源是什么意思。

但在修炼此门功法之时,却异常顺利。

相对于《镇魔六道经》这门功法,《浪里白龙》却是简单。

【浪里白龙:水系功法,入门(50/200)】

阅读一遍,百里飞鸿几乎记忆于心。

不断地在脑海中揣摩其中奥妙,却是发现,此法讲述的是如何利用身体毛孔,模拟鱼鳃般的呼吸技巧。

劲由毛孔而发,并发出各种巧劲,助推人在水中遨游。

其劲力控制之妙,让百里飞鸿都为之感叹。

创造此法的人,真的是奇思妙想。

百里飞鸿倒是没有使用技能点将其加满。

他掀开井盖,扑通,跳下水井。

体感能感觉到井水异常冰冷。

同时,本应该宛若静态的井水,却如同小手不断轻抚他的肌肤。

暗流涌动。

百里飞鸿脑海抑制不住浮现纪小倩极致诱惑的身材。

直至对方回眸一笑,张开大嘴。

没有被吓到,却只有怜悯与惋惜。

“这女孩品性不差。”

甚至成了厉鬼,都凶不起来。

复仇,却担心触犯了法律。

如此心性善良,可一辈子却过得悲惨。

“井底有暗河。”

“暗河下有神秘的力量,让我逃不出这座城。”

百里飞鸿不由想起纪小倩的话语。

以往他并不在意这条信息。

但现在,被公羊琰拉上了车。

却不得不考虑,这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暗河通往滨河,通往东海。

盘踞在东滨城下的暗河,是否隐藏着未知的邪恶存在?

百里飞鸿沉入井底,冰冷的井水,让他头脑异常清醒,杂念祛除,一心修炼《浪里白龙》这门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