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奶奶,镇魔司的人来了不好吗?正好对付那妖怪。”

有人恭敬地问道。

“镇魔司屠戮大沥镇,屠戮公平镇,皆因为此两镇出现妖魔。若是知晓我们楚氏村出了这妖魔,深山林中,若将吾楚氏村屠了,世人都不知。”

楚氏村的太奶奶显得不耐烦。

越来越多的人,从家中走出。

听到太奶奶的话,看向倒地不起的年轻人,眼中凶光闪烁。

“不若,将此人......”

楚氏村一位青壮,做了抹脖子的姿势,眼神凶狠。

“不可,若对方真的是官府中人,杀了......”

“哼,你想如何处理?等他苏醒,若是离开,我们都在劫难逃。“

“不错,将此人放走,我们在劫难逃,若是将其斩杀,不,送给那妖怪,你们说,会不会好一些。”

“那妖怪威胁吾等,让吾等送上村中儿童,否则屠村。如今孩童都藏......”

“闭嘴!”

太奶奶怒道。

村中数百人,竟无人再敢出声。

“楚老爷,可是同意了?”

“太奶奶,楚老爷足不出户,并没有回应。”

“哼,村子出了事,他也不会好过。”

太奶奶生气道。

却没有人和声。

太奶奶村中威望高。

楚老爷同样不逊色于她。

甚至,比太奶奶更加强势。

“此年轻人,气血旺盛,倒是合妖怪口味。待老身将秘药涂满他身上,将其悬挂村口,若是那妖怪来袭,吞了这年轻人,今晚,此妖怪必定伏诛,就算没有楚老爷那件宝贝,也能杀死此妖怪。”

太奶奶底气十足。

百里飞鸿本想起身,逼问村民,彻底调查清楚这村子的古怪。

但听了这老太婆的话,立即改变主意。

继续装睡。

茶水入口,百里飞鸿就觉察到了茶水有问题。

其实此迷魂药对百里飞鸿并没有效果,修炼镇魔六道经,其本身就能镇压一切外邪。

小小毒药,难以对付他。

但是,百里飞鸿还没有尝试过,自己的身体是否真的存在极高的抗毒性。

所以,保险起见,用浪里白龙劲力,控制入口的茶水,不让其被身体吸收。

此功第三变名曰浪里白龙,海中的龙,自然能御水。

“小勇,你过来,将此两瓶药倒在他身上。”

“对了,记得脱了上衣。”

楚小勇连忙上前,恭敬地接过药瓶。

已经有人快手快脚,剥了百里飞鸿身上的衣服。

这衣服剥开,百里飞鸿随身携带的物品,立即被搜刮走。

身上倒是没有什么物品。

除了黑魂玉外,就是十数枚金元与银元。

随身携带的血海长刀,也被村民取走。

最为珍贵的定魔罗盘,随手被村民丢在地上。

只是,这罗盘的指针,一直指着太奶奶的位置。

“等等。”

太奶奶贪婪看着从百里飞鸿身上搜索出来的黑魂玉。

“这些玉佩,我要了。”

村民连忙将玉佩送来。

“黑魂玉,极高质量的黑魂玉。倒是意外横财,有了十枚黑魂玉,可以搭配我的一门秘术法阵,到时候......”

楚氏村老奶奶的目光落在村中心,那是楚老爷的房子。

老顽固,很快,那件宝物就是我的了。

愚蠢的村民。

......

赤着上身,被吊在石门架上。

百里飞鸿还是头一回。

牺牲那么大,希望等会儿,回报是值得的他如此付出。

夜深,山野间的清风带着雾气吹来,冰凉的感觉,倒是凉快。

只是,被吊着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百里飞鸿在回忆老太婆与村民的对话。

话语间,透露的信息,渐渐地清晰。

似乎,他已经猜测到了一丝真相。

儿童,妖怪,楚老爷,太奶奶,村民,宝物。

若是结合在一起,不难猜测到一些事儿。

但事情尚未水落石出,若贸然强压村民,得到真相,反而引发村民的反抗。

百里飞鸿不是杀人狂魔,做不出屠戮一村之事。

并非圣母。

而一些事情,一旦做了,心里就开了闸口,想要再堵住,就很难,很难。

所有人都在等。

等妖怪上钩。

作为诱饵的百里飞鸿,自身入局,同样也希望这妖怪出现。

同时,他更希望,这妖怪就是河童。

这一带活跃的妖怪,只有河童。

楚氏村不远就有小河。

有妖怪的习性,喜好儿童。

似乎也满足了河童妖怪某些习性。

雾气越来越浓。

空气中弥漫着的水分,已经足以让百里飞鸿身上凝露。

“来了。”

太奶奶透过窗纸小孔,贪婪地看着村口。

水雾遮掩,却难挡其敏锐的目光。

“取得河童之血,配药服用之,可获御水之力。”

“东滨河流,东海海域,将无碍于我。”

定睛看去,却见村口雾气内,多了一道人影。

百里飞鸿眯着眼,观察眼前的妖魔。

直立人形,绿皮,模样似青蛙,大大的圆珠子,贪婪地看着百里飞鸿肉身。

满口细密如锥子般的牙齿,让人生恐。

“香味......肉香味......”

它并不喜欢青壮人类的血肉。

但眼前的青壮人类,身上发出的诱人的香味,让河童妖怪控制不住内心的欲望。

吞了他!

吞了他,就能得到进化。

本能告诉它,吞食眼前这位血气旺盛的年轻人,可比享用一百个儿童还要大补。

垂涎欲滴。

张开嘴,细密尖长的牙齿,伴随着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百里飞鸿终究忍不住了。

力量爆发,捆着他的粗麻绳崩裂。

对着河童妖大青蛙脑袋,就是一拳。

爆浆!!!

一拳,将妖怪脑袋轰爆。

恐怖的血气如长河,滔滔江水,笼罩整个楚氏村。

“你丫的,多久没刷牙了。这嘴巴太臭了。”

百里飞鸿冲着河童妖嘟囔道。

受不了这口气。

所以,河童妖死了。

“诸位,看戏看了那么久,也该将从我身上拿走的物品送回来,否则,莫怪爷我翻脸不认人。”

声响如雷。

血气收敛。

瞄了眼村头那间屋子。

屋子内传来痛苦的哀嚎。

恐怖的血气笼罩之下,这老太婆尚未魂飞魄散,道行倒是古怪。

明明对方,并不强大,可在他的血气如河笼罩下,竟然没有死。

看来,这老太婆,已经不能算是单纯的妖魔。

一时间,楚氏村,整村瑟瑟发抖,被恐惧笼罩。

甚至强于妖魔带来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