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气镇压,反馈的信息,并不如意。

却成功勾起了百里飞鸿的兴趣。

楚氏村,家家户户,门户紧闭。

没有人敢踏出大门,恐惧地躲在家这一亩三分地内。

家,是安全的港湾。

可在眼前这位能一拳锤爆河童的怪物面前,所谓的港湾,已经不复存在。

嘎吱!

楚小勇打开了门,迈开发抖的双腿,鼓足勇气,将自己得到的金元,抛出去。

下一秒,像兔子般逃回洞里。

百里飞鸿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没有任何的举动。

可是狂暴的气息,笼罩楚氏村。

以他如今炼脏层次武力,以及异于常人的炼血、炼骨层次,莫说是他们,就算面对郑义山这位甲等镇魔使,都未必会输。

一千多个技能点叠加起来的炼体筑基,已经让百里飞鸿初步拥有怪物般的力量。

越来越多的村民走出来,将属于百里飞鸿的东西,丢在地上。

不敢靠近村口。

到最后,百里飞鸿的目光只有村口不远处那栋屋子。

楚氏村太奶奶居住之所。

此时,屋内已经没有动静。

百里飞鸿却知道,她并没有死。

身上淡淡的血气,能被他感应。

再也掩饰不住的妖邪之气,同样难瞒百里飞鸿的感应。

邪修?

极有可能。

百里飞鸿应对妖魔的经验还是太少了。

但并不影响他掌控全局。

“我的黑魂玉呢?”

冷漠地看着屋内。

屋内没有任何反应。

躲在屋内的楚氏村的人,开始紧张了。

太奶奶是村医,更是村里的祭祀。

无论声望与地位在楚氏村都极高。

他们担心,这位年轻的强者,对太奶奶不利。

“看来,你是真的抵死相抗了。”

“被你欺骗的村民,他们是否知道,楚氏村最大的妖魔,就隐藏在他们的身边?”

“又或者,你能侥幸躲过这一劫?”

血气涌动,含而不发。

对于血气的妙用,百里飞鸿越来越得心应手。

“小哥,老身一把年纪了,听不清你说什么?但莫要一派胡言,抹黑老身。”

终于楚氏村的太奶奶出声了。

百里飞鸿一步跨出,来到定魔罗盘前,弯腰捡起。

“老太婆,你可知道此罗盘叫什么?”

“还请小哥解惑。”

“此乃神监司为镇魔司制造的法器,名曰:定魔罗盘。”

百里飞鸿指了指罗盘的指针道:“它的指针可一直指着你。”

“你说是就是了。”

“对,我说是就是了。”

百里飞鸿突然对着屋子,就是一拳。

拳风劲力浩瀚汪洋,如十级台风,摧枯拉朽,将房屋掀飞。

拳劲掌控由心,屋内物品却未受到影响。

老太婆紧紧握住银色拐杖,满头冷汗,双眸绽放异常的绿光,盯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你真是镇魔司的人?”

“如假包换。”

百里飞鸿抬头环视四周。

“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楚氏村深居山野之地,却家家户户,宅子豪华,村民红光满面,向来生活无忧。这钱,是如何赚取的。”

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双目绿芒隐去,恢复白蒙蒙一片。

月色之下,背影尤为孤寂无援。

诸多村民,很焦急,可镇魔司带给他们的恐惧,让他们裹步不前。

楚氏村太奶奶内心却咒骂,自己宣扬镇魔司的恐怖,到头来,反而是害了自己。

没有村民这层庇护,这年轻的镇魔使,肆无忌惮。

“生活艰难,总要谋一份出路,镇魔司的人都如此关心财路子吗?”

“是呢,谁不喜欢财富。”

百里飞鸿说完此话,脸上满溢笑容。

听了此话,整个村子,都松口气。

开始放松起来。

原来又是一位贪财的主。

果然,与其他镇魔使没有什么不同。

太奶奶心里却是一沉。

她内心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可是,却没有机会说出声。

一股血气锁定她。

让她不得不拼命运转体内的力量,抵抗这股血气。

迫不得已,她是不想动用体内的力量。

可若再被血气所伤,也离她死期不远。

嘎吱!!!

“快点,快点。”

村中最豪华宅子大门打开。

傍晚所见的楚家老丈,指挥着下人,抬着箱子,匆匆赶来村口。

“大人,大人,小的有眼无珠,不识庐山真面目,请大人莫怪。”

“你是何人?”

百里飞鸿笑眯眯道。

“小的是楚家大宅总管楚丰。”

总管楚丰想必也是楚氏村的人。

“楚老爷为何不出来一见?”

总管楚丰为难道:“老爷最近感染风寒,不便见外人,还请百里大人见谅。”

“来人,将东西搬上来。”

“大人,此是我家老爷的一番心意,感谢大人为楚氏村除了妖祸。这点辛苦费,还请百里大人收下。另外,还请大人报上府邸,每年楚氏一族,送上这个数。”

八大箱的金元,在火把照耀下,熠熠生辉。

纵然是百里飞鸿得到纪小倩的赠予,获得了一笔不菲的财富,可与眼前的财富相比,相差甚大。

而且,这只是第一笔。

每年进贡的孝敬费用,都是这个数。

“想不到,山间田野之地,隐藏着楚老爷此等巨富,而我在东滨城,却不曾听过你家老爷的大名。”

百里飞鸿用贪婪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一切。

只需要他点头,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大人见笑了,财不露白,我家老爷曾经奔波海外,操劳了大半辈子,才带领楚氏一族,成功过上好日子。但楚氏村的祖训规定,才不显露,故此,不曾在东滨城显富贵。”

“锦衣夜行,才能无灾无难,你楚氏村的祖训真的好。”

百里飞鸿赞叹道。

此乃心里话。

“但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吾曾在漕运干过活,不曾耳闻,楚家大富。今日拿了这笔钱财,心里都会不安。”

总管楚丰迟疑了。

“大人,有些话不该明说的。”

“我想听。”

百里飞鸿嘴角勾起,笑容越发灿烂。

海外奔波?

看来,他是找对了地方。

公平镇居民被上古玄冰女寒素吞噬所有生命,巡捕司与镇魔司奉命勘查与清理现场。

寻索出很多账本,账本记载的信息量很大,却找不到上面记载的人是谁。

比如烟馆账本内,都罗列了【楚,取四成利润】这般字眼。

青楼、当铺、赌场皆有此字眼。

百里飞鸿曾经观看账本,对此字眼深入调查,却找不到相应的人士。

现在,很清晰了。

楚,就是楚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