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神灵,乃天地最古老相传的邪神之一。”

“这尊邪神的痕迹,经过无数年的摧毁,早已经不显于世。”

公羊琰很激动地说道。

百里飞鸿第一次见到镇守使公羊琰失态。

“或许有人假借其名,招揽信徒罢了。”

“此等古老的邪神,拥有不可思议之力,众生念其名,就算已经死绝,其未必不能从岁月的长河中复苏。”

公羊琰突然看了眼百里飞鸿。

她意识到,尽管百里飞鸿拥有怪胎般的炼血天赋,但他修炼武道的时间太短了。

而且所在的圈子,也限制了他能接触到天地历史秘闻。

不同于他们公羊家族,万载不灭,一本族谱就记载了无数天地大事。

“镇守使大人是否夸大其辞?念其名,就能从岁月的长河复苏一尊被消灭的邪神?”

“没有什么不可能,这天地之大,我们所见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公羊琰明白,当一个人的知识缺乏,与他相谈,无论如何都改不了他已有的观念。

“你已经踏入炼脏境,但修炼速度太快,我暂时不希望你暴露太多。所以,暂不能升你为乙等镇魔使,但会给予你相应的补偿。”

百里飞鸿听后,略显错愕。

镇守使大人转移话题,未免快了些吧。

看来她暂时不希望自己知道太多关于黑天神灵的事情。

“我要精血丹、炼窍丹,如果有炼神丹更好了。”

百里飞鸿立即张口索要丹药。

以功勋换取丹药,太亏了。

可是,他在东滨城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只有这条路可走。

公羊琰既然开口了。

他当然要抓住这机会。

“可以,我会与颜如玉交代,你每月到她处取就是了。”

“多谢镇守使大人。”

“不,这都是你应得的。”

公羊琰说完,站起身,御风飞行走了。

东滨城发生太多事了。

她需要进京一趟,亲自与镇魔司大统领汇报。

尽管收集的信息零散。

可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超出她能力处理范围之外。

甚至超出公羊家族的能力范围。

“这就走了?”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显得很无奈。

一时辰后。

一艘船停靠在楚氏村外的河面上。

东滨城的镇魔司成员终于来了。

而百里飞鸿早已经离开。

公羊琰已经明说,让他暂时低调。

他不想在镇魔司同仁面前逞威风。

至于功勋获取,不过是镇守使一句话的事儿。

百里飞鸿再次回到公平镇。

镇外搭设的焚尸炉,持续焚烧了半个月。

天上都飘满骨灰。

公平镇已沦为死城。

百里飞鸿再次踏入公平镇,并没有人阻拦。

站立在傅家祖宅前。

看着被玄冰凝固的祖宅,半月不化。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依然感觉到震撼。

上古玄冰女寒素有屠城的实力。

傅家,曾经是公平镇第一家族。

甚至放眼东滨城,傅老爷子都是首屈一指的巨富。

公平镇因他而起,也因他而败落。

他死之时,公平镇早已成大气。

这代表着,公平镇的一切,傅老爷子都一清二楚。

踏入傅家祖地。

玄冰气息透体,让百里飞鸿浑身发冷。

运转镇魔六道经,驱散寒意。

傅家的祖宅,在傅家有钱后,并没有进行较大的修缮。

百里飞鸿对此地进行挖地三尺搜索。

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来到祠堂。

黄金棺已经被搬运至镇魔大楼,存放在大楼最底层。

毕竟,黄金棺椁内的内棺木,蕴藏着巨大的阴邪之气,若是流落在外,被孤魂野鬼得到,也能将野鬼孕育成一尊凶灵。

下到地下室。

庞大的空间,近乎将整个祖宅地下都掏空。

如此庞大的地下工程,也只有傅老爷子有此实力。

阴森森的感觉,让百里飞鸿很不舒服。

可惜,他花费了数个小时观察地下室,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镇魔司对此地的搜查工作很细致。

出了地下室。

看着傅家列祖列宗的牌匾。

百里飞鸿不由感叹,傅俊英是傅家后人,也是他断送了傅家。

拿起香案的香,点燃三根,插在石头香炉内。

这一插,却没有插到底。

他明显感觉香炉内,有东西阻挡了他插香。

随即将香取下,翻转石香炉,将烟灰倒掉。

灰渣内,巴掌大小的黄铜盒子,让百里飞鸿很是惊喜。

“一个家族的兴衰,一定隐藏着秘密。”

“我从不相信傅老爷子是清白的。”

“莲出淤泥而不染?”

按照百里飞鸿的推测。

港口码头并非存放大烟之地。

公平镇繁荣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幌子。

而公平镇的烟馆,真正的利润,并非来自门面上的生意。

很明显,账本上的天文数字,换成银元,能堆满公平镇的街道。

这说明,烟馆背后的利益链条是巨大的。

所以,百里飞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公平镇的定位是什么。

五湖四海,海外宾客,皆聚集于此。

真的是为了来公平镇享乐?

不,他们是来谈生意的。

整个公平镇,就是摆在台面上的交易平台。

只是,极度奢靡的繁华娱乐城镇的光芒,掩盖了桌底下的罪恶。

海外宾客,可能是供应商,大元五湖四海的宾客则是经销商。

而建立公平镇的那些人,掌握了运输渠道,掌握了定价、议价权。

“真是聪明的一群人。”

明目张胆建立烟馆,树立了牌子,代表着很多。

一旦这牌子被封。

尽管损失了公平镇的烟馆门面。

可却舍弃了这幌子,却为他们幕后交易网络,设立了第一道安全线。

“港口码头,是不可能存放大烟。”

“公平镇也不可能存放大烟。”

“所以,两者之间,一定存在一个储存大烟的仓库。”

“我在港口与公平镇之间沿河搜索,找到楚氏村,并非运气。”

而是基于自己的判断。

抓捕楚老爷,短时间内不可行。

但死人未必能保守秘密。

傅老爷子,一定掌握了某些秘密。

拿着手中的青铜盒子。

百里飞鸿扯断青铜盒子的锁。

将青铜盒子内的东西取出来。

一封信,一张地图,一本名册。

“供应商、运输、中介+运输+储存、经销商四大环节,算是齐了。”

而傅老爷子就不知道处于哪一环节了。

楚老爷是处于第三环与第四环。

很有可能,已经掌握了这条网络的第二环。

傅老爷子死后,要有人接他的班。

【吾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父已经假死脱身远离大元。】

打开信封,第一段话,就将百里飞鸿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