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飞鸿将手中虎腿骨丢落地上。

发出询问。

此女有一种狂野的性感魅力,但身上的煞气,是掩盖不住的。

不是善类。

“炼骨境?”

邱木澜双眸放光。

此人给她一种感觉,血气纯净、刚阳,是极妙的双修对象。

若是能将他一身的精血都吸收,她一定能超越大哥,成为炼髓层次的武道高手。

到时候,在修炼上可以与大哥婓风雪平起平坐。

贪婪、色欲、饥渴的目光凝视在百里飞鸿身上。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此女有狂野的魅力,身上散发着一股奇特的气息,这股奇特的气息让他心脏加速跳动。

魅惑功法?

“公子倒是长得白净,这HLD上的妖兽,很是凶狠,你能将它们赶跑,想来有几分本事,让我心生喜好。不若随我回营地,我们秉烛夜谈。”

邱木澜舔了舔大红唇,魅惑之力达到极致。

修炼阴阳双修法的人,天生对异性就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心智脆弱者,她的一笑一颦,就能让对方沉沦于自己美色中。

至于她身材魁梧此缺点,在她眼内,并非弱势。

反而会将自己狂野的魅力,释放到极致。

见惯了娇柔女子的人,反而会被自己这种独特的魅力吸引。

男人,喜欢我见我怜的女子。

这是保护欲在作祟。

对于充满着狂野、刚阳的女人,同样喜欢。

这是他们的征服欲在作祟。

死在她床下的男人,数百,或者上千。

对于男人的心态研究,只需一眼,就能辨别出他们的需求。

百里飞鸿多看了几眼眼前这位女人。

狂野的作风,不像大元帝国的女人。

有一点他那时代现代人的独特气质。

而且,还是很野的性感美女。

至于骨架大,显得魁梧,这并不是缺点。

反而增加了此女的独特魅力。

健身姬?

倒也是。

秉烛夜谈?

天都亮了,秉烛夜谈,这是想留我过夜了?

“姑娘,如此不好吧?”

百里飞鸿略显抗拒。

“放心,我们是途经HLD的海商,只是见到此地有人生火,我大哥特意吩咐我前来,将岛屿上的贵客请回。”

邱木澜放下搭在肩上的巨剑。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释放自身的善意。

炼骨境的公子哥,若是不小心,将对方打坏了,自己会心痛的。

回到山洞,她正好得到了一瓶奇妙助兴之药。

只需要一滴,就能让他欲火焚身。

自然能水到渠成。

何须浪费力气。

这家伙,骨子硬,应该够自己玩一个月不坏。

百里飞鸿心中叹息。

他穿着玄衣蟒袍,眼前这位女人竟然不认识。

满心都是想要将自己勾搭上床。

丧失了警惕心。

现在的海盗,都是这般模样吗?

“那请姑娘带路。”

百里飞鸿提起刀,迫不待及。

邱木澜脸上闪过一丝惊喜,扛着巨剑,往回走。

“HLD离东滨城只有三十海里,顺风而行,不过是一小时的路程。如果是海商,绝对不会在HLD停留。”

以眼前这位女人的打扮,只有海盗的身份了。

此贼色欲熏天,现在处于典型的恋爱脑状态。

加上自己暴露出来的气息,只有炼骨层次,这是吃定我了。

定魔罗盘找不到海盗的巢穴。

HLD地域宽广,山林险峻之地,若海盗一心藏起来,自己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找这群海盗。

现在送上门来,将自己引荐入海盗巢穴。

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不吃白不吃。

都是技能点啊!

更何况,这次对付海盗,百里飞鸿有心测试技能点获得途径。

大沥镇、楚氏村都经过了验证。

若这次杀死海盗,还能获得技能点,他就真的证实了杀人也能获取技能点。

杀人获得技能点的两个前置条件,他尚未确定。

一、身怀罪孽的人。

二、亲手杀死此人。

这两个前置条件不好验证。

毕竟,平白无故去杀人,还是好人,百里飞鸿做不到。

这是滥杀无辜。

距离海盗的老巢并不远。

两人施展陆地纵提术,速度很快。

邱木澜有心测试百里飞鸿的实力。

所以,她全力施展。

身后跟随着的年轻人似乎跟不上节奏,她不得不放缓速度。

脸上的笑容荡得更欢。

跑得不快。

那更好了。

她就担心,那种速度奇快的武道修炼者。

曾经她就遇见过一个世家氏族弟子。

力量不强,可速度奇快。

咻,的一声,踏浪而行。

等她回过神来,对方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姑娘,慢一点。”

百里飞鸿吃力地道。

说谎这事儿,他天生就会。

看穿这大姑娘的心思,不难猜测对方此举的意图。

她要什么答案,我就给她什么结果。

等上了贼船,再收拾他们。

海盗,可没有好人。

奸淫掳掠,是他们的天性。

像自己这般纯情少年,十六岁未成年,就想勾搭自己,夺取他的身子。

尽管对方身上的气息,邪修的标志不明显。

“应该是修炼了滋阴补阳类的功法。”

源于道家,发扬光大于佛门。

修欢喜武道的人,都是狐狸精。

邱木澜看着眼前的山洞,面上露出错愕。

断龙石被放下来了?

再想进入山洞,除非将断龙石给轰碎。

“大哥这是怎么了?”

“需要如此小心吗?”

“以我们两人阴阳合璧的实力,面对炼髓巅峰层次的高手,都能抗衡。”

邱木澜迷惑片刻,头脑也清晰些许。

她心生疑惑,难道大哥发现了什么?

以大哥的脾性,若非感知到危险降临,是绝对不会逃避。

他一般喜欢将敌人重创,男的归她,女的归大哥。

或许,这是她的机会。

“姑娘,这就是你的营地,好像人去楼空了。”

百里飞鸿停了脚步。

露出警惕之色,观察四周。

似乎担心四周有埋伏。

“这是我们商队临时的营地,他们应该回到商船了。”

邱木澜解释一番,几个跳跃,往海边走去。

来到海边。

距离岛屿百丈处,三艘铁轮,横列在海平面上。

“公子,你看,他们就在船上。”

站在一处悬崖处,邱木澜指着远处巨大的船只道。

但是,下一瞬间,她的面色狂变。

“不好,悬挂的不是我们的商行的旗帜,这是血风暴海盗的旗帜。”

邱木澜面色难看,但很快露出决绝表情。

“公子,你赶快离开,我要上船救人。”

说完纵身一跃,跳下海水。

百里飞鸿露出错愕。

“难道我猜错了?”

沉入海底的邱木澜,却再也没有浮起来。

等候片刻,海面上依然风平浪静。

“......”

百里飞鸿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

“什么时候转变态度的?”

“抛弃我这小鲜肉不吃?”

营地?!!!

对了,是营地。

“借我之手,解除你身上的枷锁吗?”

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一路演了别人,结果,最后关头,被人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