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到岸边了。”

邱木澜的巨剑已经丢弃。

她吐出口中的避水珠,看着不远处繁华的东滨城。

东滨城作为大元东海第一大港口,其繁荣超乎她的想象。

“放眼诸国,唯有拉法帝国的神圣港口,才能与之一拼。”

邱木澜露出轻松的笑容。

终于可以摆脱婓风雪了。

不知道,那位公子哥是否解决了婓风雪?

“东滨城是这位公子哥所在之地,他暂时不会回东滨城,我还是进城后打听消息,尽快离开此地。”

邱木澜如此想着。

直接前往东滨城。

她前脚离开不久,婓风雪也上岸了。

他的面色极为难看。

“我记得东滨城内有冥府组织的外围人员,血风暴海盗团被毁了,想要重建海盗团,必须要找到资金雄厚的老板支持才行。”

婓风雪收敛他凶悍的气息。

灭了血风暴海盗团的镇魔使,应该是东滨城镇魔司的人。

一位镇魔使已经如此恐怖。

镇守当地的镇守使,何其可怕?

他是海盗。

东滨城驻扎一支水师,必定有他详细的资料。

若是被水师发现自己,在岸上,他无处可逃。

“咦?”

“这气味?”

残留在空气中的一股特殊的气息,吸引了婓风雪的注意力。

“二妹?”

“怎么可能?”

“她没有被镇魔使杀死?”

“那就好,那就好。”

“阴炉还在,我的一切都可以重来。”

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没有资本制造更多的阴炉。

可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若邱木澜真的还活着,对于婓风雪来说,这是一件喜事。

通过邱木澜这阴炉,他可以收集更多的男人精血。

沿着气味,婓风雪冒着风险进入东滨城。

此时的东滨城气氛肃杀、紧张。

郑义山带着镇魔司的人,根据名册,直捣黄龙。

抓捕名册上的人。

杨世晨,名册上记载,其是东海最大的海盗头子幕后掌控者。

郑义山看到名册上的名字,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东滨城首屈一指的富商,就算是知府大人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其乐善好施,收留无数无家可归的人,更是供给他们工作,让他们安家乐业。

张士亮,曾经镇魔司的镇魔使,一次因公受伤,离开镇魔司,回家继承家业,并将家族推上大元帝国也极为有名的富商。

他有功勋在身,被圣上授予男爵之位。

尽管是虚职,但是身份特殊。

若他参与到了大烟案,这件事将会变得极为棘手。

其余一系列的名单,都是东滨城有头有面的人物。

放在大元帝国,在商界上都能发挥出巨大的影响力。

公羊琰的意思很明白。

严查。

郑义山咬着牙,这件事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而是整个镇魔司的大事。

镇魔司直接下达调令,调取巡捕司、城防军,由每一位甲等镇魔使带队,围捕名单上最有名的几个大家族。

“杀几个马前卒,解决不了东滨城的困境。”

江东流身影再次显现镇魔司大楼。

公羊琰面色阴沉如水。

阴阳天宗的弟子,在东滨城到处活动,自己却无能为力。

毕竟,对方的实力很强,比自己还要强悍。

“不知江公子来我镇魔司大楼,又有何事?”

公羊琰也不兜圈子。

“那日公平镇的妖魔真是上古玄冰女寒素?”

“江公子忘记我们公羊家族当年也参与了围剿上古玄冰女寒素吧?”

公羊家族极为古老。

其底蕴不比一些宗门差。

公羊家族在万载之前,参与了围剿玄冰女寒素此事,在宗门内想要查询很难。

可公羊家族的族谱,却一目了然,记载了公羊家族其先祖死在玄冰女之手。

那件事之后,公羊家族就很少参与到宗门纷争。

若非后继有人,公羊家族已经泯灭在历史尘埃中。

“当日我前往大沥镇,感应到了大沥镇有巨大的凶险,后退了回来。上古玄冰女被人挖掘出来,是否与大沥山的未知恐怖存在有关?公羊大人可有头绪?”

江东流沉声说道。

此事,事关重大。

能破坏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布局,将其赶出大沥山,可见大沥山上未知神秘存在的恐怖。

寒素在上古之时,名震八荒的邪道顶峰高手。

凶名在外,可不比她哥哥冥府缔造者弱。

他哥哥寒老魔,万载过去了,宗门之人还在找他。

这尊恐怖的存在,是否还存活于世?

还是到了黄泉地府,缔造属于自己的冥界?成就超脱之身。

“不曾知晓,暂时也没有兴趣知晓。”

公羊琰直言道。

“那就是可惜了。”

江东流双眼直勾勾看向城内火光冲天之地。

数十道人影在空中腾挪,与镇魔司的甲等镇魔使交手。

“自从铁轮出现,诸国的交流方便了,可民间却增加了不稳定的因素。”

江东流观看着战斗,发自内心说了一句。

外来的修炼体系入侵,破坏了宗门与大元朝平分天下武道的策略。

变动的大潮,不止是机械工业的崛起。

更是诸国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密切。

打破离墙,传统垄断的传承,将会受到浪潮的冲击。

“也就是一些炼体层次的武者,不足为虑。”

公羊琰淡淡地道。

“可不要小觑,元胎之法,我们不传授,可诸国之中,其余修炼体系,亦有此相似之道。”

江东流曾入樱花国,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破坏樱花国武士之道登顶的气运。

但他明白,樱花国阴阳式神,忍者,武士,剑士等隐秘传承异常凶猛。

为了登顶,甚至与妖魔为伍。

借用妖魔之力。

借用的力量到达一定层次,却是可以窥见山顶上的风景。

知道如何登顶。

一旦出现一位登顶者,无数樱花国古老的怪物,就会打破桎梏,与天地合道,成就武圣之身。

这是宗门不允许的。

大元境内的武运昌隆,就压迫四周诸国的武运。

想要登顶,就要打破来自大元宗门的压制。

灵肉合一,合道天地。

此境之玄妙,在于掌控天地后,实施一些匪夷所思的恐怖规则能力。

压制此界其他修炼体系的发展空间。

“宗门之所以存在,此事不正是尔等宗门职责所在吗?”

镇守天地武道玄关。

以武压百家,一家独大,武道独尊。

“就怕大元帝国风雨飘零,遭受诸国联军进攻,世俗之战,溃败诸国,中原大陆人族气运被其他大陆所瓜分。”

江东流说完此话,意识到自己话语中透露的信息太多了。

开始闭目养神。

感应天地能量的波动。

公羊琰何等聪慧,立即猜测到了宗门的目的。

因为害怕诸国联合攻击大元帝国,让大元帝国崩灭,他们受到牵连。

还不如开始挑选新的人皇,

再造新朝。

“想要攻破大元帝国,那可要问问我们镇魔司的刀锋不锋利!!!”

公羊琰同样在警告江东流。

“镇魔司已经不是当年的镇魔司了。”

江公子神情略显不屑。

“是吗?镇魔六道经不灭,镇魔司不毁。你们宗门不是领教过镇魔六道经的厉害了?”

“百道融经,汇聚六道。不可能存在有人将镇魔六道经诸般功法修炼到极致,神通再厉害,再多,也要有人将镇魔六道经三十六天罡神通,七十二地煞神通完全修炼完整。”

不能将此一百零八道神通修炼圆满,岂能修炼出镇世法相?

“不妨拭目以待。”

公羊琰目光眺望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