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瞎子了。”

百里飞鸿尚未回镇魔司报到。

他觉察到城内局势的变动,只能在酒楼坐下,听了听最近的消息。

百天不回归,东滨城的局势变化如何,他不清楚。

但听外人所言,皆因为大烟案惹起的风波。

崛起太快了。

也未见得是一件好事。

没有自己的情报来源。

再次来到四海武馆。

六师兄张乾山此时双鬓发白,双目无神,神色哀伤,坐在武馆内。

听见动静,他抬头看向庭院。

玄衣蟒袍,镇魔司的标志服装,让他心头一颤。

“六师兄。”

百里飞鸿面色一沉。

此时张乾山的状态不对。

其血气未衰,精气神却出现一种枯竭的现象。

这是典型的心伤症状。

“师弟,回来了。”

似松口气,又想到什么,显得很无奈。

师弟,只是镇魔司的一位丁级镇魔使,也帮不了自己。

“师兄,可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百里飞鸿语气流露出一丝关切。

他能称得上朋友的不多。

张乾山是一位。

不,是唯一一位朋友。

回望过去,穿越而来,也有数年。

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枚。

百里飞鸿不由心里一紧。

或许是穿越者的身份,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的缘故。

他的心一直在紧闭。

镇魔司的生活,更像是公式化。

为了努力向上,为了生存,为了强大而活。

生活,生而活着。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如今专心于武道,醉心于追求强大的力量。

可人生却一片空白。

这念头在脑海中盘旋。

一发不可收拾。

再看六师兄张乾山,确实是有情有义的一位朋友。

既然认可这朋友,那就帮他。

“师弟,我......”

“真的很无用。”

男儿有泪不轻弹。

张乾山捂着脸,眼泪滴落。

“师兄,放心,有我在。”

百里飞鸿轻声安慰道。

他转身离开。

“师弟。”

没有回应。

百里飞鸿直奔巡捕司。

镇魔司办事,无论是涉及到妖魔,还是其他事情,都会找到巡捕司配合。

莫看巡捕司的权力很小,那是相对于镇魔司而言。

在东滨城诸多机构里,巡捕司是权力很大的部门。

尽管是夜晚,可巡捕司还有人办公。

百里飞鸿身穿玄衣蟒袍进来,立即惹来了巡捕的注意。

“巡捕司巡检张敬忠,见过百里飞鸿大人。”

张巡检张敬忠最近头焦额烂。

从三个月前,镇魔司围捕城中海商巨富家族开始。

那一战,可以说,摧毁半个东滨城顶级富商。

知府大人被罢免。

诸多官员涉案,被抓。

尽管镇魔司已经清除了大部分大烟案的主犯,但是新任的知府大人,却要借机邀功,开始对城中一些富商进行调查。

在张巡检的眼里,新来的知州大人太贪了。

上台就敛财,看上谁,谁就倒霉。

“你认识我?”

百里飞鸿嘴角轻扬,挂着冷笑。

六二二分成,他可是记得很清楚。

这家伙,可是贪墨了他两成的赔偿金。

“百里飞鸿大人有天纵之才,巡捕司上下没人不知没人不晓。”

张巡检赔笑道。

他的心里在骂娘。

主要是他的靠山郑义山跟他吐槽过百里飞鸿。

在之后,张巡检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调查了百里飞鸿。

立即惊为天人。

郑义山已经过气了。

眼前这位镇魔使才是镇守使的新宠。

想到百里飞鸿与镇守使相差没几岁,他甚至还心里嘀咕,镇守使是否看上百里飞鸿了?

“张巡检是有真本事的人。难怪在巡捕司混得开。”百里飞鸿径直走入张敬忠的办公室,坐了下来。

张敬忠愕然,却知道自己麻烦上身了。

百里飞鸿找上门,想必是为了张家的事情。

张家唯一没有被波及的人,是四海武馆的张乾山。

张家时隔三个月后被查,乃是郑义山在背后支招。

新上任的知府大人想要找人开刀,捞一笔横财,总要有人倒霉。

念及此,张敬忠心底发憷。

“城中酒楼富商张家是什么情况?若我没有记错,我得到的名册上,大烟案是没有张家的吧。”

百里飞鸿背靠椅子,脸上含笑看着张敬忠。

可是一缕武道意志围绕张敬忠四周。

一时间,张敬忠如坠深渊,血河环视,妖魔浮沉。

张敬忠扑通一声,跪在地下,磕头道:“百里大人饶命,城中知府大人上台捞财,借助大烟案,扩大化搜索,谁家有钱,谁家倒霉。郑义山大人,将张家放在名单上。”

张敬忠一五一十招了。

恐怖的武道意志压迫,他的心理根本承受不住压力。

瞬间崩溃。

“张家不涉及大烟案,此事我可以作证。毕竟,以往大烟案乃是我亲自调查,至于知府与郑义山大人若是问起,就说我百里飞鸿说的。”

百里飞鸿冷笑几声,霸道的意志笼罩巡捕司。

甚至相隔不远的州府,也被他的恐怖武道意志笼罩。

当初,在知府衙门,将通判大人打成狗,前任知府都不敢吱声。

新来的知府大人,倒是糊涂,他并不知道张乾山与自己的关系。

他的无知害了他。

真正与自己作对的是郑义山。

这老家伙,是甲等镇魔使不假。

但现在若与他作对,百里飞鸿不介意收拾他。

东滨城,已经不是以往的东滨城。

镇魔司不是他郑义山作威作福的地方。

“听明白了吗?若你们司长不同意,你告诉他,月黑风高,没凭没据的事情,有人做得出来。”

“这话,要悄悄地说,出了门我不认。”

百里飞鸿站起来,咧着嘴,压低声音威胁道。

张敬忠面部扭曲,恐惧已经涌上心头。

太霸道了。

“百里大人。”

张敬忠也是狠人。

他知道,自己心理崩溃,把不住口,成了告密者。

郑义山若是知道,以后镇魔司这个靠山就没有了。

“请放心,我立即为你办妥。卑职已经查明,张家安分守己,为东滨城做出巨大的贡献,现在惨遭竞争对手污蔑,现在已经查明情况,巡捕司不打算放人。”

张敬忠铮铮有力喊出来。

“张巡检的能力,我是相信的,未来镇魔司办案,还需要张大人这种人才配合。听说,你们司长的年纪大了,按照大元律法,不进则退。”

随着声音落下,百里飞鸿走出巡捕司。

整个巡捕司夜间值班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了吗?”

张敬忠站起来,走到办公室门口。

环视巡捕司。

缓缓说道。

“不知道,大人是想要属下听见,还是不听见?”

巡捕陆敬先恭敬地问道。

“该听见的就听见,不该听见的自然是不听见。你们可是明白。”

“明白。”

陆敬先率先回答。

其余巡捕同样如此。

“大人,百里飞鸿未免太霸道了......”

陆敬先开口道。

却被张敬忠狠狠地瞪了一眼。

“叫百里大人。另外,跟着霸道的人,有底气的人,我们的日子才会好过。”

“赶紧放人,查封的酒楼一律返回,没收的财富,尽数退回,已经上缴的部分,从巡捕司财政支出,再从知府财库讨要。”

张敬忠说出此话,心里很肉痛。

可是,这钱烫手。

张乾山,百里飞鸿的师兄。

看来,要好好巴结此人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