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板,生了个好儿子,竟然认识镇魔司的镇魔使。”

陆敬先拍着张家家主的肩膀道。

“百里飞鸿大人可是为了你们家,大闹巡捕司,压迫知府衙门,出去后可要好好感谢你儿子这位师弟。”

“是,是。”

张家家主激动地道。

最不争气的儿子,却是挽救了他们家族。

“张家的酒楼尽数归还,钱财方面,部分已经上缴,需要一些时日才能还回张家。张家家主,有一些招呼不到的礼数,还请网开一面。”

陆敬先低声在张柏贤耳边说道。

“感谢陆大人,我们张家不敢......”

“不,你要收下来。”

陆敬先摇了摇头。

他的靠山,已经投靠百里飞鸿大人。

而百里飞鸿最亲近的人,就是他的六师兄张乾山。

巡捕司已经调查清楚,张乾山是代师收徒,引领百里飞鸿进入武术这条道路。

百里飞鸿大人天赋奇才,进入镇魔司后,一飞冲天,数次成功破案,为镇魔司立下了汗马功劳。

难怪镇守使如此器重他。

毕竟,百里飞鸿大人是公羊琰大人一手挖掘出来的镇魔使。

是公羊琰大人亲手培养起来的人才。

相比之下,郑义山大人是本地派。

曾经在被清洗的行列内。

如何与百里飞鸿相提并论。

张柏贤不由感叹,大祸临头后,他才明白,自己半辈子建立起来的家业,也抵不上别人的一句话。

这件事情过后,最大的收获,就是自己被贴上了镇魔司镇魔使的标签。

往后,谁要动自己,也要三思而后行。

“回去后,一定要让山儿好好谢人家。”

张柏贤心里想道。

张家的人也喜极而泣。

终于脱离苦海。

若是再多几日,说不得就是人头落地。

“饭桶!!!”

郑义山暴怒如雷。

张家被释放,他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摸着断了的右臂,他双眸充满愤恨。

若非百里飞鸿将名册交给镇守使,他何至于执行此任务,被杨世晨斩断右臂。

“张敬忠,这家伙,是在找死吗?”

郑义山双眸森然。

“他不是在找死,这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郑府后院,不知何时,一位身穿玄衣蟒袍的少年郎君,站立在院子内赏花。

“百里飞鸿,是你!”

郑义山收敛愤恨,冷漠地看向眼前这位年轻人。

“你真以为你可以护住张敬忠?”

“不,不是以为,而是一定。”

百里飞鸿肯定地道。

“小小的丁级镇魔使,想要翻天?哼,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信不信,我现在将你打死,告你袭击长官,或者再安排一条勾结妖魔,你看镇魔司是否会为你出头?”

郑义山话音落下,冰之气缠绕周身。

玄冰指,这是他修炼的绝学。

靠着这一门武道绝学,在镇魔司内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镇魔使。

百里飞鸿摘了一片花瓣。

拈花指对着郑义山一弹。

咻!

一丝冷汗从郑义山额头滑落。

头顶很秃然。

丝丝凉意传来。

头顶的头皮都削去一片。

更不提头发了。

恐怖如斯!

郑义山在这一招下,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若是对方射的不是头顶,但凡有一丝杀心,他已经命陨于此。

“我一直认为郑大人是一个聪明人,识时务,懂进退。刚才那一番话,就当我没听见。但郑大人日后莫要提这些话了,耳朵不中意听,若是如此,下次手抖,可就不是一片头发了。”

百里飞鸿展颜一笑,笑得很灿烂。

郑义山颤抖着嘴唇,浑身如坠冰窟。

眼前这位少年,真的会杀了自己。

神不知鬼不觉,让自己消失在这世上。

作为镇魔司的镇魔使,他很明白这世道是什么样子的世道。

强者为尊。

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庭院幽雅,深居藏娇,多少年轻人的美梦。郑大人为了这个家,努力奋斗了如此之久,是我的话,也不会再做傻事,毕竟,死了这屋子是别人的,女儿是别人家的,女人也是别人的。甚至搜刮的财富,也是别人的。”

“努力奋斗的结果,却被别人享用,想想就气。”

“所以拜托郑大人,不要死了。”

百里飞鸿踏空而起,乘风邀月。

没有再多看郑义山一眼。

杀郑义山很容易,可对自己在镇魔司的发展很不利。

郑义山怎么说也是同僚。

斩杀同僚是镇魔司的大忌。

没有人会喜欢。

百里飞鸿还想依靠镇魔司,登临更高的武道境界。

镇魔司的作用并非如此,毕竟镇魔司背靠朝廷,朝廷如今还是天下最强的势力之一。

在镇魔司,自己就是拿着牌照的人。

“哎!!!”

郑义山深深叹息一声。

“我真的老了吗?”

同时,也为百里飞鸿的恐怖实力感到恐惧。

人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强大?

这放在宗门、世家、朝廷武道种子真传身上,亦丝毫不逊色。

可以预见,再给他三年时间,不,一年时间,说不定他就能接替公羊琰镇守使的位置。

郑义山看得明白,像公羊琰这般世家子弟,东滨城镇守使这位置,不过是她镀金之所。

她必定会成为帝国的顶梁柱之一。

她离开后,镇守使这位置,谁来顶替?

显而易见。

百里飞鸿。

想要成为镇守使,硬性条件之一,武道修为必须是炼神层次。

而且是极为强大的炼神层次。

郑义山已经被卡在炼神境很久,参悟不透武道意境的他,想要突破炼神境,只能听天由命。

机缘到时候,或许一夜间成就炼神。

若是运气糟糕,十年、二十年都会被卡在炼窍境。

拖着落寞的身躯,回到书房。

百里飞鸿的出现,意思很明显,继续与他作对,他郑义山只有死路一条。

他敛财数十年,儿女满堂,妻妾成群,荣华富贵尚未享福够。

不甘心去死。

百里飞鸿说得对,要识时务,要懂进退。

东滨城的镇魔司,已经不是以往的镇魔司。

他这位甲等镇魔使,地位越来越低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

如今断臂,或许是一件好事。

以后危险的任务,镇守使也不会派自己去。

他也有借口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