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镇守使,可不同于任命镇魔使般简单。

需要总司的任命书,才能上任。

东滨城的中副镇守使,属于职务。

并非镇魔司内部实力等级。

涉及到推荐权这东西,关键时候,还需要找对人。

省府有推荐权,当地镇守使也有推荐权。

没人推荐,这辈子休想踏入真正的统治者阶层。

除非,百里飞鸿的实力无畏一切,朝廷为了拉拢他,给予他足够的地位。

但显然,百里飞鸿还没有到达这一步。

返回自己的办公桌。

桌面已经积尘。

除了基本从镇魔司图书馆借阅的书籍,尚未归还外,没有任何物品。

他的回归,并未迎来同僚的欢迎。

甚至,百里飞鸿眼中看到了愤怒与怨恨。

大烟案,涉及甚广。

正是百里飞鸿上缴名册,将这马蜂窝捅破。

若非省府镇魔司出手,将城中几大家族强者斩杀,他们能否活着都是问题。

而眼前这位年轻人,却凭借着镇守使的宠爱,竟然外出HLD执行任务。

任务只是观察鲸妖踪迹。

一去就是三个月。

这如何不叫镇魔司内其他人愤怒。

百里飞鸿这位新的镇魔使,一定知道大烟案名册上的人不好对付,才上缴名册,借着执行任务,远离东滨城,逃过此劫。

排斥。

返回镇魔大楼第一天,百里飞鸿就感觉到同僚们的排斥。

不过,他与其他镇魔使并不熟。

而且,自己崛起太快了。

镇魔司内没有任何根基。

又是新人,一下子,获得器重,难免不被人妒忌。

不动声色观察办公室一番,心里已经有了对镇魔大楼现在的局势清晰认知。

看来,省府的四位镇守使的到来,将本被公羊大人糅合一块的内部,再次将人心分裂。

人心微妙。

只能看到自己,只能看到当下。

他们又如何知道,无论省府镇魔司如何出手,甚至宫宇统领出手,都不能改变公羊琰在东滨城的绝对地位。

当百里飞鸿听到公羊琰道出的秘密之时,他已经意识到,这预言对于皇室来说,是致命危机。

绝对不能扩散。

所以,知道此预言的人极少数。

必定都是圣上的心腹中的心腹。

为何选择公羊琰?

传闻有皇子想要公羊琰当王妃。

交易。

唯有拿捏公羊琰所需,才能让公羊琰死心塌地完成此事。

百里飞鸿不知道公羊琰与圣上的交易是什么。

但他明白,破除预言成功,绝对是大功一件。

他几斤几两,自己知晓。

让他当皇帝,会害死无数臣民。

大元帝国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

工业时代的降临,海外诸国的崛起,已经对大元帝国形成威胁。

作为世界霸主之一的大元帝国,一旦陷入虚弱,群狼噬虎大势将降临?

“我不希望自己经历一次大烟战争!”

“未来大元帝国如何,我不管。”

“但这事儿绝不允许发生。”

百里飞鸿坚定了自己的意念。

人生在世,需要明白自己为何活着。

活着需要做什么事情才有意义。

思考良久。

百里飞鸿站起来。

前去顶层镇守使办公室。

“百里飞鸿?”

洪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气宇昂然的青年人,身穿白衣六爪蟒袍。

从衣服可看出,他应该是省府下来的四位镇守使之一。

这就是天阶镇守使的实力?

百里飞鸿回身望了眼。

打死他,要费一番力气。

“大烟案很多疑点,需要你配合本镇守使调查。”

语气传递的信息,更像是在审问犯人般。

不允许百里飞鸿抗拒。

“大烟案?此案已经由公羊大人交给郑义山接手。”

百里飞鸿转过身,步伐坚定,往楼梯处走去。

“胆子不小,竟然对本镇守使不敬,信不信治你一个不敬罪?”

“有实力才能获得尊敬,没有实力说这话,就是扯虎皮。另外,这是东滨城,此地只有一位镇守使,那就是公羊大人。至于阁下是谁?恕我眼拙,不认识。”

百里飞鸿负手而行,走着外八字步,气势昂然。

短短的几句交谈,却让整个镇魔大楼,都为之肃静。

大家都是练武之人,耳目清明。

两人的声音不做掩饰,嗓门又大,想不听到都难。

“放肆!!!”

此刻,颜如玉内心一紧。

郑义山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笑容。

丁博等镇魔使,心里已经明白,百里飞鸿完了。

“以下犯上,口吐狂言......”

话音未落。

一道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一只手拍向他的脑袋。

骤然而来的武道意志,凝聚了天地五行之力,宛若灭世大磨盘,轰向他的脑袋。

瞬息间,整个镇魔司,充塞一股霸道的武道意志。

镇魔!!!

仿佛引动镇魔大阵的意志,响应这一招。

堂堂天阶镇守使林致远,此时,面部僵硬,瞳孔聚焦。

快!!

太快了!!

不止是快,而且武道意志霸道。

此刻,被武道意志锁住的他,就是妖,就是魔。

天地五行凝聚手印,一掌之下,镇压他这头妖魔!!!

此时的他想要爆发出全力抵挡,已经迟了。

唯有双手双臂交叉,抵挡在身前。

轰!!

一掌!

脚下硬如坚石的楼板坍塌。

恐怖的力量轰击在他双臂上,以他一身精钢般的手臂骨,如同朽木般不堪一击,尽数断裂。

巨大的力量,将他从三楼,轰穿两层楼板,轰击在大厅上,砸出大窟窿。

林致远浑身骨头破裂,恐怖的五行劲,如同五道不同的蛟龙,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他体内的血气骤然爆发,释放窍穴内储存的能量,想要抵挡这股力量。

可在五行镇魔手下,寸寸破裂。

虚弱传遍身体。

镇魔五行手,其中有一个技巧,那就是封魔手。

一掌之下,将妖魔力量封锁。

金木水火土五道枷锁,弥漫他身体经脉窍穴,将他力量锁住。

而他的骨头断裂,就算能施展出炼血、炼骨力量,依然抵挡不住镇魔五行手的镇压。

“有什么好看的。没有见到上官受伤了吗?赶紧送往镇魔司的医堂,为他治疗。若是这位镇守使上官出了什么事,我们东滨城镇魔司担待不起。”

百里飞鸿蹲在楼洞,望着陷入镇魔大厅的天阶镇守使道。

弱,真的很弱。

两次血炼,炼骨才炼到了钢骨层次,开了三十六窍穴,凝练了一道武道意志。

就这般的修为的蠢货,也敢在公羊大人面前张牙舞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