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致远忍着痛苦,摆脱自己的困境,想要站起来。

剧烈疼痛从腿部传来,他的腿骨也断了。

他知道,对方最后收力了。

不然,这一掌之下,他必死无疑。

恐怖。

将炼体淬炼到这般地步的镇魔使,林致远从没有见过。

血炼至少五次,炼骨圆满。

刚才攻击瞬间,暴露的窍穴气息,仿佛漫天星辰般。

这是将人体窍穴三百六十五穴道,尽数洞开的恐怖家伙。

武道意志至少五道圆满。

“人要有自知之明,要识时务,要懂进退。”

百里飞鸿看着对方的眼,轻笑道。

站起身,负手而立,就像老板在巡视自己的地盘般。

不知道公羊大人对于现在的我是否满意?

至于这位镇守使撞上枪口来送死,也不要怪百里飞鸿。

有了绿叶的衬托,才能更好地在公羊琰面前展示自己。

当然,百里飞鸿也有小心思。

参与大烟案的同僚如今对他产生了极大的愤怒与怨恨。

百里飞鸿施展雷霆手段,其实是想要告诉同僚,不是我坑你,而是你们太菜了。

若这任务由我主导,东滨城上有头有面,落在名册上的人,都得死。

你们完不成任务,不能怪我。

只能怪你们太菜了。

既然你们对我充满了愤怒与怨恨。

不如转变为敬畏吧。

否则,当了你们的领导后,为了亲民,我可不会再使用这般雷霆手段。

所以,暂时给你们表演一出杀猴儆鸡大戏。

看完戏,还心生不满,那就好自为之。

笃笃笃

“飞鸿,请进。”

百里飞鸿听到办公室内的声音,顿时受宠若惊。

这不是公羊琰的风格。

请,这个字都用上了。

推开门,步入镇守使办公室。

此时的公羊琰,站在窗前,俯瞰东滨城。

百里飞鸿连忙抱拳作揖道:“卑职拜见镇守使大人。”

“三个月HLD静修,却是将一身炼体,练就如斯本领,着实让人吃惊。”

公羊琰转过身,阳光洒落在她身上,宛若圣洁的仙女般,让人着迷。

“看来你已经修炼成《镇魔六道经》第一道。”

“还要感谢大人的丹药相助,我才能如此顺利突破当前境界。”

百里飞鸿谦虚道。

“以你的功劳,这些丹药本就是你应得的。”

公羊琰此时,正在仔细打量百里飞鸿。

浑身笼罩着一层血气,隔绝她的神识查探。

其浑身如炉火,神识接近,就像靠近了太阳般。

灼热焚烧她的神识。

血炼,血炼至少七次。

这家伙,天生适合炼体。

有古之炼体士风采。

“省府插手大烟案,无非是我二哥指使。他是好意,为我抵挡风雨。宫宇是我家客卿,其派遣镇守使来此地,是想要插手东滨城事宜,让我抽身而出,可惜他们不知道,做得再多也是徒劳。”

公羊琰脸上闪过一丝苦涩。

“可是使命有变动?”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三月不见,看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神监司传来消息,已经证实预言者的身份。圣上传来密旨,预言不除,不得返回公羊家族,不得返回帝国,不得离开东滨城。”

公羊琰望着大好的山河。

如今,却成了自己的牢狱。

“为何如此变动?”

百里飞鸿低声道。

“我二哥动用关系,想要调离我,惹怒了圣上。”

公羊琰内心顿感无言。

只是不知道为何圣上一定要她留在东滨城。

百里飞鸿同样在想这问题。

看来,这已经不是他猜测公羊琰与圣上交易,才让公羊琰留在东滨城。

一定是公羊琰身上有什么秘密,让圣上不得不将公羊琰困在东滨城。

“于我而言,这是好事。”

“可对你来说,飞鸿镇魔使,却不是好事。”

公羊琰突然说道。

“镇守使大人为何如此说?”

“我将镇魔六道经传授与你,总司已经知道,他们不会让伱离开东滨城。镇魔六道经,本身就是为了镇压妖魔而创造,我不修炼此法,如今你却修成了第一道,总司一定会让你留在东滨城辅助我。”

公羊琰心里惋惜。

若不是二哥插手,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培养百里飞鸿成为当地镇守使,而他修炼的是镇魔六道经。

自己藏身幕后,随时都可以脱身,也可以借助百里飞鸿掌控东滨城。

但现在计划有变。

她不得不做出改变。

“你已成为炼神,但想要成为镇守使,却需总司同意。我暂时晋升你为甲等镇魔使,并将你推荐为中副镇守使。”

公羊琰直言道。

“多谢镇守大人荐举。”

百里飞鸿语气流露感激。

“你任务艰巨,从今以后,我死守东滨城,可你的行动不受限,却可以着手调查东滨城相关联的一切。黑天神教、冥府、大沥山、上古玄冰女寒素等等,都是极为危险的存在,希望没有将你往火堆里推。”

公羊琰转过身,看向窗外。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大人,为什么是我?”

百里飞鸿突然问道。

“一群酒囊饭袋,藏了一颗璞玉,你说我有得选择吗?”

公羊琰反问道。

“更何况,你现在选择的路也不多了。”

此话一出,百里飞鸿眉头轻皱。

他意识到,自己知道预言的事情,上面或许已经知晓。

顿时,心里的危机感涌起。

皇室会灭口吗?

暂时不会!

因为,我还站在公羊琰这边。

若是我有二心。

谷梁皇室,镇魔总司的态度很明确,一定会在我泄密之前,将我灭口。

除非我远遁海外。

否则,难逃他们的追杀。

所以,我的路不多了。

“属下明白,属下告退。”

百里飞鸿脸色略显阴沉。

“倒是个聪明人。”

“我的眼光没有看错。”

“神监司不知为何盯上我,可我知道,自己不是解决这场危机的最佳人选。”

公羊琰心里想着。

所以,是通过我的手来解决此事?

最终指向是百里飞鸿吗?

东滨城现在太安静了。

漕运帮的态度也很奇怪。

镇魔司接手此地漕运帮势力监管后,漕运帮反而全力配合镇魔司彻查大烟案。

可公羊琰却知晓,诸多看不着的势力,正在等一个机会。

东滨城必定隐藏巨大的秘密。

不然,以预言者的身份地位,视线落不到东滨城这小鱼港。

第二任监正当初究竟在此地做了什么?

第一任东滨城镇守使为何委派至此?

他又给东滨城留下了什么?

想要东滨城被预言者盯上的谜团,想来诸多秘密,都离不开这两位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