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飞鸿如此说道,只是在安抚颜如玉。

他不知道为何要说这话。

很自然就说了出来。

离开了镇魔大楼。

十本武学功法,并没有全部带出镇魔大楼。

而是将九本放在了他办公室内。

选择了一本横练功带回家。

街道上,寂静无人。

百里飞鸿停下了脚步。

“省府的镇守使就是这般气度吗?“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冷笑说道。

“对付你这种只会偷袭的小人,我们并不觉得需要什么气度。”

一尊如山般高大的壮汉,手持铜锤,站在街道上,阻挡了百里飞鸿。

身后一位手持铁骨扇的书生,晃动着扇子,抬头赏月。

而屋檐上,一位青衣青年,手持宝剑,双手环胸,眼神冷漠地看着他。

“能让三位镇守使同时出手拦截,我百里飞鸿何德何能?”

百里飞鸿大笑,拔刀,将刀鞘插入青石板。

“你们是打算一起上,还是一对一?尽管放马过来,天色不早了,莫要耽误我回家休息。”

霸气流露,睥睨三位镇守使。

“狂妄小辈,莫要以为修炼了镇魔六道经,就没人治你了!!!”

手持铜锤的镇守使,名若铁虎山。

是四位镇守使中唯一一位,将炼骨境淬炼到极致的横练高手存在。

“看来我修炼镇魔六道经,让省府诸位上官,心有不服了。也罢,将你们全部打趴了,自然就服帖了。”

气氛瞬间凝固。

萧杀之气,笼罩街道。

一旦战斗,这条街道未必能承受得住,极有可能都化为废墟。

“你们很能打吗?”

清脆冷漠的声音传来。

一缕缕刀意,笼罩着他们,锋芒透体,让三位镇守使瞬间毛骨悚然。

公羊琰提刀立于虚空,身上涌动着强大的元气。

刀意凛然。

杀机四伏。

只要他们敢动手,这位来自公羊家族的天才,必定拔刀。

刀出必见血。

百里飞鸿拿起刀鞘,将长刀插入内,惋惜道:“无趣,还想领教省府的三位镇守使前辈的武道,如今唯有各回各家,找各自的娘了。”

提刀大步向前,越过铁虎山镇守使。

“镇守将大人,过分包庇,可不能保护他一辈子。”

摇动铁骨扇的白衣书生缓缓说道。

公羊琰眼中寒芒一闪。

甚至没有看到她如何出手,白衣书生扎起的马尾长发,掉落地上。

披头散发的白衣书生,眼里闪过羞怒。

“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就将一对眼挖出来泡酒。”

公羊琰说得很平淡。

“是凤某无礼,还请公羊大人见谅。”

白衣书生低头抱拳道歉。

至于青衣青年与铁虎山毕恭毕敬地站立。

不敢有半句怨言。

他们都是宫宇的人。

也是公羊家族的门徒。

作为公羊家族的人,尽管只是听命于羽公子。

但三姑娘公羊琰若是将他们杀了,也就杀了。

公羊琰见百里飞鸿离开后,踏空而走,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三小姐对百里飞鸿的态度,很古怪。”

青衣青年剑客终于开声了。

“是古怪,莫不是看上了这小白脸?”

铁虎山瓮声道。

青衣青年剑客白眼一翻,几个跳跃,消失不见。

铁虎山摇了摇头,也离开了此地。

林致远的仇,还是自己找回吧。

在他们离开后,阴沉着脸的白衣书生却笑了。

“百里飞鸿,看来是突破口。”

白衣书生凤雨石。

“嗯,公羊琰真的不曾修炼镇魔六道经,其元胎如刀,刀意勃发,往前半步就是神通境。”

“不过能惊退上古玄冰女寒素,其必定有底牌。”

当下心中有数。

摸着短了三分二的头发,露出无奈表情。

这发型他不喜欢。

百里飞鸿脑海却在盘算。

“公羊大人护犊子的本领,着实笨拙。”

“铁虎山与青莲剑两位应该是公羊家族的人。”

凤雨石镇守使应该是其他势力的人。

大烟案涉及很广,不可能让公羊家族一家势力介入调查。

“公羊大人的脸还是要给的。若是野外遇到,顶多将他们打一顿,不将他们杀了。”

百里飞鸿笑着说道。

回到昌盛街,找到一间酒楼,点了一桌子菜肴,开始享用。

天色已晚,菜市场已经关门。

百里飞鸿唯有在酒楼上将就下。

“听说了吗?”

“镇南水师败了!!”

“不要瞎说,镇南水师乃是大元最强的海军舰队怎么会败呢!”

“传闻法拉帝国掌握了水下幽灵船技术,镇南水师之所以会败,这幽灵船是其一。另外,镇南水师与法拉帝国海军舰队在海上交战,传闻,又妖风作祟,打乱了镇南水师布局。又有七大暴风海盗加入战争,三重围杀之下,镇南水师败了。”

正吃得兴起的百里飞鸿放下筷子。

面带忧色。

镇南水师,其麾下战舰乃是大元帝国最顶尖的蒸汽战舰。

除了最顶尖的火器大炮外,更配上了神监司的法器。

以镇南水师的实力,镇压一片海域妖魔,卓卓有余。

这支水师是大元帝国的骄傲。

纵横魔鬼海,从无败绩。

若是败了。

对大元帝国的国运打击是巨大的。

水下幽灵船?

难不成是潜艇?

这时代已经有了潜艇了吗?

若真是如此,海上的格局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希望镇南水师的实力损失不大。”

“否则,魔鬼海峡被法拉帝国掌握,对大元帝国的海上贸易影响太大了。”

百里飞鸿很明白,大元帝国若是从海上霸主之一的地位滑落,引发的连锁后果,不堪设想。

内有宗门与妖魔虎视眈眈。

外有诸国群狼凝视。

快速吃完饭。

百里飞鸿匆匆赶回镇魔大楼。

他要找公羊琰询问清楚。

镇南水师战败,就算大元帝国想要隐瞒,都隐瞒不住。

魔鬼海峡,是连接世界的黄金航道。

它的存在战略意义极大。

失去镇南水师,就失去魔鬼海峡掌控权。

如今国库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都源于海上贸易。

若是法拉帝国封锁魔鬼海峡,大元帝国只能从北方港口,穿越数倍海航距离,绕行到达其他国家。

海上贸易将会受到严重的挑战。

无数大元海商将会陷入破产的危机。

大元帝国国运迎来巨大的挑战。

“东海水师不强,处于四大水师末端。”

可却是压制东海诸多岛国的一支强大力量。

镇南水师战败,影响的不止是魔鬼海峡这条黄金航道。

更影响了大元海域防线安全。

倭寇若是趁机发动海战,消灭东海水师,未来,整个东海沿海线的城市,都暴露在樱花国贪婪的目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