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滨城的镇魔使来了?”

“什么?只有一人!!!”

“难道我们南山县郡的人命,就不是命了吗?”

“一位镇魔使怎么够?”

“朝廷还管不管我们?”

百里飞鸿前脚刚离开镇魔所,后脚整个南山县郡就知道他的到来。

骑着马在城中走着,路上的行人指指点点。

看向他的眼神,都是充满着愤怒。

“你们是多么绝望?”

“才将生命寄托在东滨城身上。”

百里飞鸿心里很平静,并没有受外人议论影响。

“他就是百里飞鸿?东滨城新晋甲等镇魔使?这年轻人看着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南山城池内,桃源居酒楼顶层。

一女两男靠窗坐着,喝着小酒,吃着佳肴。

年轻的女人戴着黑纱帽罩,看不到面容。

而两位男人,一位二十来岁,一位三十来岁。

正在望着在街道上骑着马的百里飞鸿。

“林致远这位镇守使,我们打过交道,他的实力在炼神巅峰处于中下游。”

青年人端着酒,脑海浮现林致远的情报信息。

眼睛锁定百里飞鸿。

“传闻百里飞鸿修炼了镇魔六道经,此功法针对我们冥府,只是不知道,他血炼几重,炼骨是否圆满,炼窍几道?”

黑纱帽罩的女人声音百灵鸟般空灵。

“哼,不过是丹药堆砌起来的炼神境镇魔使,凭借着功法打败了林致远。你们真的以为,他能将镇魔六道经第一道修炼至圆满?血炼五重,炼骨六蜕变,大周天窍穴?开玩笑吗?泡在元气泉水里长大的,或许有可能。”

黑衣年轻人不屑地道。

他们都是凝聚了冥府根的存在。

相当于炼神境后,跨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只等冥府生根发芽,成长为真正的冥府树,那就是相当于武道元胎巅峰层次。

相本无形,冥府根、冥府树,也不过是冥府修炼体系中的一个代称。

境界却依然是元胎境。

“六麟,军主要活着的百里飞鸿。”

黑纱面罩的女人提醒道。

“云小姐,请放心。军主之命,岂敢不从?这小子也算是捡回一条命了,真是好运,遇到了百鬼夜行,若是我一定要在鬼街里,寻找到黄泉之门,进入黄泉。”

六麟眼珠闪烁着贪婪。

他想要得到这秘密。

却明白,黄泉之门若是那么容易找到,冥府早已经掌握黄泉之门,进入黄泉之地。

“什么时候动手?”

青年人阎凯看向云小姐,沉声问道。

“不急。倭寇来袭,等这家伙解决了倭寇之祸,我们再动手。”

云缥缈提及倭寇,语气流露出来的杀机,让六麟与阎凯不由相对而视。

他们是知道,云缥缈被军主收为亲传弟子前,是名门望族的大小姐,可全家被倭寇所杀,自然与倭寇结下血海深仇。

六麟咧着嘴,露出白牙阴森道:“若非军主禁止我们出手对付这些恶心的倭寇,我已经将他们炼制成为尸鬼。”

“倭寇可恨可憎,杀了就杀了。你说冥府的上层为何不让我们到樱花国发展,没有宗门,没有镇魔司的限制,我们肆无忌惮,一城一城地屠灭倭寇,修为增长会有多快?”

阎凯轻声说道,可声音带着无尽的寒意。

“樱花国宗派奇多,可以牵制宗门一部分力量,若是将樱花国毁了,对我们来说并不见得好事。”

云缥缈冷静分析道,并没有被仇恨影响。

“真是羡慕打入黑天神教的其他同门,他们可是吸食着黑天的资源,修为突飞猛进。那些土着的血与魂,可都是好东西。”

聊到了这话题,六麟来兴趣了。

“百里飞鸿出城了。”

云缥缈突然说道。

“跟上去?”

阎凯眼中含笑,望着云缥缈。

“远远跟着,可不能让别人将这家伙给杀了。倭寇在南山县城可有不少内线。”

云缥缈起身,从窗口飞出,速度奇快,外人肉眼都难以看见。

六麟紧随其后。

阎凯脸带笑容,可藏在眼中的血腥,却没有掩饰。

刚才一番话,却是埋下了种子。

待种子成熟,时机到了,就能出海杀戮了。

百里飞鸿出城也属无奈之举。

他想要找一间客栈住宿,结果是全满了。

很显然,南山县郡将东滨城的支援事件怪罪于他。

所以,偌大的南山县郡,竟然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哈哈,干得不错。”

“民怨可用,这家伙不是高傲吗?让他流落街头。”

“州府的贵人,现在灰溜溜地出城了。”

镇魔所内的镇魔使接到消息后,开心笑道。

唯有郝东来被气得差点拔刀杀人。

一群傻货!!!

能成为甲等镇魔使,硬性条件必须是炼窍境。

将百里飞鸿赶跑了,少了一位炼窍层次的武道高手,他们面对倭寇已经很勉强了。

现在天地阴煞凝聚。

南山县郡必定妖魔鬼怪丛生。

到时候任务分配,让你们去冒着生命危险去对付妖魔鬼怪,对你们来说是好事吗?

郝东来念及此,面色更加难看。

县郡之内,镇魔所一群乌合之众,让他如何守得住南山县郡。

“丁胜,将上任镇守使的院子打扫干净,去将百里镇魔使邀请回来入住。”

郝东来突然喊道。

丁胜错愕,他不明白,为何州府落了郝东来的皮面,还让他去好好招待对方。

“你们这群蠢货,议论什么?还笑得如此大声?”

郝东来突然对镇魔所的镇魔使喝道。

“一位炼窍境的甲等镇魔使,比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强一百倍。若是百里飞鸿离开了,妖魔鬼怪若是出现,老子就用你们的命去填。”

深寒之意,震荡镇魔所。

“那群屁民懂个屁,对方来了,就多了一份力量,他们的安全就多一份保障。现在倒好,将人赶走了,指望你们这群废物拿命去填坑吗?”

郝东来的话说得很重。

二十八位镇魔使面色僵硬,低着头,不敢回应。

但是,一番咒骂后,却将他们骂醒。

甲等镇魔使对应的是炼窍境。

此等高手,放在东滨城都不多见。

而整个南山县郡,有此实力的镇魔司之人,只有两位。

“大人,我现在立即去办。”

百里飞鸿骑着马,悠悠晃晃,走在官道上,身后南山县郡城池已经看不到了。

“几位,跟随了一路。此地偏僻安静,却风景优美,正是取我百里飞鸿大好人头的好地方,此时不动手更待还是?”

百里飞鸿下马,朗声道。

官道两侧林中,密密麻麻,上身披着铠甲,手持武士刀的倭寇冲出林子,将他包围。

更有身穿黑衣,全身只露出眼睛的忍者,站立在树木之巅。

就在此时,身后一队军伍,骑着马走了过来。

为首者,身穿华丽服装,气势不凡。

而他左侧,则是守城的守备军伍长。

“初到此地,妖魔未除,倭寇内贼倒是来了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