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吗?”

百里飞鸿冷声问道。

“东滨城的镇魔使小崽子,大樱花帝国的战士当前,还如此狂妄嚣张。”

守门的伍长愤怒地道:“你叫门时候的嚣张气势呢?仗着镇魔司的身份,竟然看不起本官,我要让你死。”

百里飞鸿瞥了对方一眼,笑容全无,相比倭寇,他更恨汉奸。

面对这种没有立场的人,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对你我并没有看不起,但现在真被你说中了,就是看不起你。”

神识之下,已经清点完四周的敌人。

将近三百人。

最弱的都是二血武师。

难怪普通的军伍,都未必是这群倭寇的对手。

“杀了他,待会儿,我开门放行,将你们引入城中。”

伍长冷冷地道。

身穿华丽服装的中年人,面带微笑地朝着树上的忍者首领点点头。

“杀!!”

一群武士悍不畏死,冲向百里飞鸿。

弓箭手齐射。

至于手持火枪的火枪手,并没有开枪。

担心枪声暴露他们的行踪。

树上忍者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位镇魔司的人。

与镇魔司的人打过交道,自然明白,镇魔使的强大。

但对付只是一位甲等镇魔使。

死在首领手下的甲等镇魔使,已经有三四个。

这次为了攻陷南山县郡,掠夺南山县郡的财富,火枪手就带了五十多位。

持枪的火枪手,都是顶尖的武士。

以他们的身手以及配合程度,莫说是围杀一名镇魔使,就算是镇守使都能杀。

百里飞鸿拍了拍马屁股,脱缰的骏马,在武士冲锋下惊吓得逃窜。

骏马一直跑,逃窜得很远。

绽放寒芒的武士刀已经劈来。

百里飞鸿不闪不躲。

淡淡的金光闪烁,武士刀砍在金光罩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恐怖的反弹力,直接将他们的武器反击脱手。

“十三重金光横练功,倒是没有让我失望。”

百里飞鸿冷冷地道。

弓箭齐射,却破不了他的防御。

华丽服装的中年人,面色瞬间阴沉。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硬茬子。

“走!”

低声对守城的伍长道。

“走得了吗?“”

“血镇山河!!!”

血炼神通,血镇山河。

一瞬间,恐怖的血气笼罩百丈,将倭寇、忍者、奸细笼罩在内。

恐怖的血气,引动四周天地火元气。

如烈日高升,笼罩四方。

一切妖邪,尽在净化中。

血镇山河神通已经达到第二阶。

血炼九重,加上炼神巅峰,元胎种子的层次。

相比楚氏村的时候,百里飞鸿已经强大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尚未全力,以他为中心,百丈之内,肉身与灵魂都被灼热的火炉焚烧一空。

神通威力,恐怖如斯。

血炼,当今世上最难修炼的一种方式。

血炼九重,比之元胎境不遑多让。

二阶的血炼神通,更是将血气刚阳威能尽数施展出来。

宛若一轮太阳初升,触及则化为飞灰。

技能之书提示信息不断。

一连串的技能点增加,看得百里飞鸿目眩神迷。

陶醉其中。

倭寇,不是好东西。

树冠上,傲立着的忍者首领,浑身焦黑如木炭。

他从树上摔下来,嘴巴动了动。

作为一名上忍,他的实力不比武道炼神差。

可也难敌神通威能。

灵魂还在焚烧。

只是比常人烧得更久。

百里飞鸿走到他的身前,冷漠地盯着眼前被烧焦的人。

生命之火在焚烧,就算是神仙都难救他了。

“本想要留你一命,拷问你们这群倭寇来了多少人,结果,实力如此弱小。”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并没有第一时间结束对方的生命。

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人已经是死人。

随着技能之书提示,一百点技能点到达,百里飞鸿随手一挥,手掌释放元火,将其尸体烧毁。

百丈之内,尽是灰烬。

而花草树木,蛇虫鼠蚁,却安然无恙。

此神通之精妙,针对邪魔。

所谓的邪魔,不过是驾驭武道神通的百里飞鸿一念之间判断。

这一招神通,带着审判的规则。

深入神通二阶后,尤为清晰。

如那烈日高阳爆发,此地的阴煞之气,被净化一空。

连带着数里内,都被此血气刚阳所影响,阴煞退避。

云飘渺手掌还在颤抖,内心的恐惧尚未褪去。

天生拥有超越常人灵感的她,觉察到了危险的降临,第一时间爆退数百米,才是停止了身影。

双眸失神,盯着漫天的血气被收敛,但是残留的血气改天换地,让她不敢继续他上前。

“血炼者!”

脑海冒起这念头,一发不可收拾。

京都的镇守血将,血炼十八重,镇守帝都二十年。

二十年内,冥府中非神通境,不敢踏入帝都。

“他的血炼修为,已经打破了炼体可修炼五重的极限。”

又是一位血炼的天赋者。

有他在,南山县郡根本无碍。

“镇魔六道经中的第一道,百里飞鸿已经修炼至巅峰,并悟出了血炼神通之妙。”

“神通之下,任何武技,于百里飞鸿而言,都是浮云。”

镇魔司第一神通,可不是说笑的。

“云小姐,接下来我们还要出手吗?”

此时的六麟脸上只有恐惧,已经没有刚才的轻视。

“我们三人,能扛住对方的血镇山河神通吗?这门神通,斩妖除魔,杀敌越多,就越恐怖。”

阎凯苦笑摇头。

他们是冥府,朝廷眼中的邪魔外道。

天然被这门血炼神通克制。

除非修炼出冥府,以冥府庇护自己,以极阴之力,对抗极阳之力。

“走吧,南山县郡这是非之地,顽疾已经找到解决的方式,不可能会乱起来。”

云缥缈冷声说道。

“汇报给军主,让军主决策,这已非我们能处理。不过,这次我们执行任务,并非没有收获。能窥见公羊琰培养出来的镇魔种子,也算是大功一件。”

云缥缈转身离开,再没有踏入南山县郡。

当对方是血炼者,并参悟出神通血镇山河那一刻开始,已非他们这层次的人可以解决。

镇魔司一直在挑选自己的镇魔种子,赐予他们镇魔六道经修炼。

特别是对血炼者青睐。

镇魔六道经创立,特别适合血炼者。

以百里飞鸿的天赋,未来注定成为镇魔司的顶梁柱。

现在发现了对方的身份,让组织将他解决,可提前解决冥府未来的大敌。

“跟随着走了吗?”

百里飞鸿感应到三道强大的气息,悄然离开。

“不知是何方势力,如此警觉,竟能提前预知我的神通,躲避这次攻击。”

唯一知道的是对方的速度奇快,已能赶得上他的逍遥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