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小二无比热情迎上来。

“给我一间上等房。”

“另外,给我准备好酒菜。”

小二热情地道:“好的,客官,请跟我来。”

穿过客栈大堂,饭桌基本满员。

大量的武师聚集。

面带煞气。

他们的兵器,都放在身边。

百里飞鸿只是看了一眼,就观察到这群人不简单。

客栈的人,同样在观察百里飞鸿。

特别是他手中的长刀。

刀鞘是使用某种神秘的皮革打造,以压制斩妖刀的特殊气息。

眼尖的人还是能看得出,百里飞鸿手持的长刀价值不菲。

“客官,这是我们客栈最好的上等房,我现在就去为你准备酒菜,不知道客官想要吃什么呢?”

“肉,大量的肉。”

百里飞鸿随口交代一句。

“好的,另外,客官,本客栈可提供热水,你只需要往左边按开关,就能出热水。”

小二交代两句。

百里飞鸿点了点头。

与诸国的交流,给大元帝国民间带来了新的风潮。

客栈、酒店是最先提升客人的生活品质的地方。

“看来这百花镇,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最先进的给排水系统,以及大量的武师汇聚。

这些武师身上缠着的冤魂,百里飞鸿可是肉眼可见。

都是刀口舔血的江湖人物。

甚至,他们是如何进入百花镇的,百里飞鸿都不清楚。

但绝不是与自己这般,钻山林找到百花镇。

一定有通往外界的交通要道。

“南山县郡暂时应没有什么危险。”

“倭寇被我杀了接近三百人,而城内勾结倭寇的内奸,也被我除掉五人。他们会对死去的倭寇进行调查,调查清楚前,是不会再对南山县郡下手。”

“南山县郡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弱。”

“就是担心有人内外勾结,吃里扒外,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暂时在百花镇调查一两天,将南山县郡晾一会儿再说。”

如今南山县郡上下都对自己不友好。

此时回去,这是自讨无趣。

他们对百里飞鸿没有好感,百里飞鸿同样对他们没有好感。

若不是为了技能点,百里飞鸿才不管他们。

美美地洗了热水澡。

此时,已入深秋。

东滨地带,气温已经下降。

当百里飞鸿洗完澡,送酒菜的小二,已经在门外等候。

“客官,为你准备了半只烤羊,一些本店的特色菜,以及我们这边的特色酒百花酿。”

小二也不埋怨,反而满面笑容看着百里飞鸿。

将酒菜送上桌。

小二并没有退下。

而是静静等着。

百里飞鸿掏出一块金元,丢给小二。

“酒菜钱,以及两天的房费,剩余的给你当小费。”

如此豪气的客官,小二自然喜欢,接过金元,连忙道谢。

满满的一桌子菜。

百里飞鸿掏出银针,测试一番,没有毒药。

银针试毒并非百分百准。

按他对这世界的毒药水平认知,大部分剧毒,银针可以测试出来。

测试不出来的,毒不死百里飞鸿。

享受着美食与美酒。

灵敏的耳朵,听着整个客栈的客人讨论。

“入了武道的人不少,其中最强大的一位,竟然有炼窍水准。”

这般实力,放在镇魔司也是甲等镇魔使。

此人躲在房中,同样静静地享受晚餐。

至于楼下那群人,都是三血以上的武师。

九血武师也不少。

真正进入武道的高手,入住客栈,都没有下楼,参与谈论。

这是最可惜的。

这群人才是百里飞鸿最值得关注的,可他们都守口如瓶。

难以挖掘出有用的信息。

“百花园的百花节即将开始,这次山内的百花仙子,亲自降临百花镇,主持百花节。”

“若是被百花仙子看上,成为宗门弟子,我们的人生就要改写了。”

“听说花间派即将从邪派榜单上除名......”

“嘘嘘莫要妄议花间派。”

讨论的人连忙阻止身边的人发言。

酒后多言必失。

花间派?

难怪了。

这门派与谷梁皇室纠缠不清,甚至被列为邪派后,镇魔司都没有对花间派下死手。

皆因为古梁太祖的皇妃中,就有一位花间派的圣女。

如今的谷梁皇室一脉,还存在这位圣女的血脉。

尽管花间派的弟子作恶多端,但很多时候,镇魔司只针对个人,而非整个花间派。

“花间派在此地建立小镇,想要做什么?”

此地离南山县郡并不远。

南山县郡是否也被花间派给渗透?

百里飞鸿的面色略显凝重。

但他的好奇心更重。

望了眼,五千多技能点,多少给予自己一些信心。

再不行,就利用技能点突破元胎。

现在不突破,皆因为炼窍尚未开发到极致。

同时,百里飞鸿想要凝聚更多的武道意志。

一门武道绝学,凝聚一道武道意志。

而武道意志则是孕育元胎种子的良方。

“见机行事。”

“百花仙子降临,这可是好事。嘿嘿,若是百花仙子催生大量的灵花,我们就有机会购买这些灵花,服用之后,洗髓伐骨,拥有真正的武骨,可以内修武道。”

“不错,若不是我们商会与楚老爷合作,连进入百花镇的名额都没有。”

“可惜,公平镇被镇魔司给端了。”

“那可是娱乐消遣的好地方。”

“这次公平镇被端了,想要入货,只能跑到北方港口去了。”

“不要藏着了。大家到百花镇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百花镇掌握了植物改造之法,来此地都是想要从百花镇获取罂粟花的种子。”

“百花镇培养出来的种子,产量已经超过拉法帝国掌握的种植园地。”

酒到了。

谈论的话题越来越大胆。

这是百花镇。

他们一点都不需要掩饰。

根本不担心镇魔司找上门来。

南山县郡镇魔司现在的处境,已经焦头烂额了。

应顾不暇。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正题。”

百里飞鸿眼中杀机含而不发。

原来他之前怀疑大烟案的背后势力,除了长公主一脉外,应该还有邪教介入此事。

最大的怀疑对象,肯定是冥府。

毕竟,东滨城被冥府渗透厉害。

漕运帮内也有不少冥府的人。

甚至张福指挥夜魔杀人,单凭他一位四血的武师,根本不可能。

他能指挥夜魔杀人,代表着他掌握了一种邪法,制衡夜魔。

而邪法的来源又是谁?

现在,这幕后势力终于冒头了。

花间派。

公平镇是花间派的地盘,大沥镇是冥府的地盘。

他们互不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