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着酒,吃着菜。

百里飞鸿边吃边笑。

任由他小心谨慎,还是中了招。

迷魂药就是银针测试不出来的一种药物。

甚至不能称之为毒药。

尽管知道,酒菜被下了迷魂药。

但百里飞鸿依旧在大口、大口地吃着。

迷魂药入体,通过人体吸收,从血液流入大脑。

让人精神沉睡。

低劣的手段。

若是换作其他甲等镇魔使,已经中招了。

血炼的强大,在此时体现出来了。

对人体有害的物质,流转到血液,就被他的血液净化,焚烧一干二净。

但是百里飞鸿没有停。

他在偷听。

同样有人在利用听觉,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楼下的江湖客,是在他喝了百花酿,吃了烤羊后,才开始提到大烟案的话题。

“我的破绽是什么?”

对了。

他们在看我的斩妖刀。

镇魔司的斩妖刀,被人认出来了。

这是落入贼群了。

比如,整个百花镇,如同大沥镇般。

已经沦为花间派的外围组织。

不过,百里飞鸿心里疑惑的是,山神庙供奉的黑虎山君,究竟是什么意思?

以邪派的做法,岂会供奉黑虎山君?

黑虎山君在花间派的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行事偏激的花间派,可不畏惧什么妖魔。

“黑虎山君难不成是花间派掌控的妖魔?”

妖魔害人。

邪派同样害人。

在他们眼里,只有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至于朝廷律法,人间道德,又算得了什么。

“定魔罗盘观察到的妖魔之气,应该就是这头黑虎山君的妖魔之气吧?”

“为何又消失不见?”

突然间,百里飞鸿想到了自己对付倭寇,使用了血镇山河这门神通。

这门神通一出。

血气刚阳,照射百里。

百花镇的妖魔必定感应到了自己的血气,从而选择逃遁或者隐匿。

“我从偏离官道,进入山林,前来百花镇,不足一小时。”

如此看来,黑虎山君是进入横断山脉。

他走到这地域,定魔罗盘一直指着百花镇,其实是指着横断山脉。

“没有远离,还在百花镇附近。”

想到这里。

百花酿喝完了,菜吃完了。

突然,百里飞鸿抬手,将酒罐推倒在地。

乒乓

酒罐摔碎的声音,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百花酿......好酒......后劲足.......这就把本公子喝醉了......”

歪歪倒倒,走向床上。

猛地一躺。

呼吸很快就平稳。

可百里飞鸿的眼睛,却是睁开,看着门外。

脚步声传来。

笃笃笃

“客官,可还好?“

小二熟悉的声音传来。

未见回应。

“客官,是否打碎了东西?没有受伤吧?”

“客官,还在吗?”

小二连叫了十声的门。

没有听见客房内的客人回应,才伸手去推开门。

嘎吱!

门开了。

小二都感觉到意外。

这位客官竟然没有反锁,将门闩关上。

提着油灯,进入客房,桌子上一片狼藉。

客人歪歪倒倒躺在床上。

他的刀挂在床头。

小二蹑手蹑脚走到床边。

百里飞鸿没有动,他没有感觉到小二的杀机。

更何况,以他现在的横练功,他就躺着这小二也杀不了他。

听着小二将自己的斩妖刀取走。

百里飞鸿面带冷笑。

客栈是不是黑店,他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问题。

整个百花镇都有问题。

他终于知道,为何镇魔司没有南山县郡百花镇的消息。

因为这小镇根本不存在。

汇聚的人,大多数是大元一些商会的江湖客卿,汇聚此地。

暂时未知所谓的灵花是什么。

但百花镇掌握了罂粟改良种子。

大元帝国很多地貌并不适合种植此植物。

若是种子改良后,可以使用任何土地种植,想要控制大烟那就更难了。

必须销毁它。

彻底将改良的种子毁灭在萌芽中。

若是镇守使大人在此就好了。

百花镇估计会成为下一个大沥镇。

始于血,东滨毁。

脑海再次浮现这预言。

百里飞鸿曾经对于“始于血”理解,是吸食大烟,会毁了东滨,毁了大元。

现在,他有了新的理解。

走私大烟,或许能禁止。

可在大元帝国这交通落后的时代,若是罂粟种子被人有意散播,以高利润诱惑人心。

那才是在挖大元帝国的根基。

“公子,这是甲等二号房客人的刀。”

小二捧着刀,走到住着一位武道炼窍境的房间中,压低声音说道。

神秘的公子拿过刀,拔刀,寒光闪闪,刀身有特殊的花纹。

正是降魔符纹。

“是镇魔司的斩妖除魔刀,专属于甲等镇魔使所用。看来偷偷摸入百花镇的外来客人,却是镇魔司的人。”

把弄着斩妖除魔刀的公子哥,一身白衣,温文儒雅,露出迷人温柔的笑容。

抚摸着刀身。

感受斩妖镇魔刀蕴含着奇特力量,眼中绽放光芒:“镇魔司就是财大气粗,打造的斩妖刀,绝对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对妖魔的伤害极为克制。”

“你做得不错,这把刀我要了。”

“对了,通知你们百花镇的镇长,让他来处理这名镇魔使。免得夜长梦久,迷魂药的量,对于这位镇魔使可能时间不会太长。”

白衣公子哥提着刀,从窗口一跃而出,消失不见。

百里飞鸿皱着眉,这家伙竟然将自己的斩妖刀拿走了。

我的东西你也敢拿?

还以为对方会来杀了自己。

可这位小二口中的公子,在揭穿自己的身份后,拿着刀走了。

小二不敢怠慢,立即跑下楼。

三分钟后,夜雨下,一阵脚步声密集的脚步声传来。

百里飞鸿却皱着眉头。

他在犹豫,要不要提前动手。

若是提前动手,所谓的百花仙子必定被惊动。

算了,见机行事,以不动应万变。

“小心点,将镇魔司的人抓住,明天百花仙子降临,等百花节过后,交由百花仙子处理。”

百花镇的镇长,却是炼窍境的武道高手。

见到百里飞鸿被迷魂药所昏倒,并没有立即下死手。

“镇长,为何不现在杀了这镇魔使?”

“镇魔使摸上门来,是镇魔司发现了我们?还是这位镇魔使单独行动,尚未可知。”镇长抚摸着山羊须,冷笑道,“待他醒来后,交给百花仙子询问,若是我们百花镇被镇魔司发现,我们也要商量对策。若是这小子是孤狼,将他丢给山君,相信山君会很喜欢这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