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冷水将百里飞鸿泼醒。

“小子,该醒了。”

监狱牢头冷喝道。

百里飞鸿悠悠醒来,带着醉意:“这是何处?”

“监狱。”

“监狱?”

百里飞鸿一个激灵。

“大胆,可知道我是谁?”

猛地站起身,咆哮道。

哗啦啦!

身上沉重的铁链,牢牢地锁住百里飞鸿。

“管你是谁。是龙,也要在我秦牢头面前盘着。”

秦牢头不屑地道。

“我是东滨城镇魔司甲等镇魔使,立即放了我,我饶你不死。”

百里飞鸿面色阴沉,冷着眼威胁道。

“哎呦,还是镇魔司的大人物,可惜,此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秦牢头双手抱胸,嘲讽道。

“哼,等镇魔司的大军杀来,你想要后悔,已经迟了。”

百里飞鸿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却极为强硬说道。

“原来是一匹孤狼。听说,南山县郡请求东滨城支援,结果只来了一位甲等镇魔使,态度嚣张,被南山县百姓赶跑了,应该就是你吧。”

秦牢头脸上嘲讽之意更浓。

“南山县郡?你们在南山县郡有眼线?你们是什么人?百花镇又是什么地方?为何东滨城的地理志上,并没有记载百花镇?”

百里飞鸿并没有发怒,反而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即将成为死人就足够了。一位甲等镇魔使作为祭品,山君一定喜欢。”

秦牢头冷笑着,转身离开监狱。

百里飞鸿深吸一口气。

眼中却含笑意。

好戏开锣。

客栈内不选择出手,沦落监狱,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让对方安心办理什么百花节。

“陨铁打造的锁链,炼神境都未必能挣脱的枷锁。”

“用心了。”

百里飞鸿轻吐闷气。

他既然束手就擒,自然有把握挣脱这枷锁。

“定魔罗盘被拿走了。”

“听这秦牢头的意思,倭寇被我所杀,闹出来的动静,并未被百花镇所觉察。”

“所以,只是吓退了黑虎山君。”

“而这黑虎山君,并没有告知它所觉察的异常给百花镇的人。”

“南山县郡现在真是千疮百孔,到处都是奸细。”

百里飞鸿对于南山县郡,极为不满。

其实,东滨城也一样那么烂。

只是镇守使公羊琰来了,将这烂摊子收拾干净。

百花镇。

人声沸腾。

天刚亮,大量的人员,如水流汇聚在百花镇后方的大广场上。

此时,百花镇万紫千红,花香扑鼻,仿佛花仙子降临,将此地点缀为仙境。

百花争艳,唯独罂粟最为妖艳。

这朵罪恶之花,非但没有让人厌恶。

反而让客人们如痴如醉。

来到此地的人,多数都是掮客。

代替幕后老板而来。

真正的老板,是不会舟车劳顿,冒着生命危险,跑来此地。

而是派遣了自己的亲信,或者委托行业内信誉好的掮客,代替自己跑来一趟,谈论合作的事情。

以往开烟馆,那是赚小钱。

毕竟,投入大,风险高。

现在搞种植,是抓住上游原材料,赚的是全世界的钱。

一间烟馆能赚多少钱?

以往的大头都被法拉帝国的几个巨头家族赚取。

法拉帝国以及海外诸国对大元帝国虎视眈眈,说不定一个波动,就能毁了他们的生意。

但若是抓住了上游原材料,种植出来的都是金子。

可以收割全世界的金子。

“终于开始了。”

一道奇香传来。

百里飞鸿睁开眼。

杀机凌厉。

他一直在留意百花镇的人交流的声音,以收集信息之用。

现在终于将整个百花镇摸透。

“是时候将这毒窝给清洗干净了。”

镇魔五行手中的烈火掌凝聚恐怖的高温,抓住铁链,直接将陨铁给烧软,再被他挣脱开来。

百花广场。

无数花瓣在空中漂浮,在空中形成一条红色的花路。

四位仙女抬着花桥,花桥上坐着百花仙子,一步一步从悬空花路走来。

“宗门仙子,此手段,真乃仙家之力。”

“花间派派出的百花仙子,真美!!”

此时,广场上汇聚上千人之多。

小镇居民九成来齐,加上外来客人,一千五百号人是有的。

“恭迎百花仙子,降临百花镇。”

秦镇长纳头就拜,恭敬跪倒在地。

“恭迎百花仙子,降临百花镇。”

花香越来越浓。

百花广场的人,陷入疯狂境地。

跪地恭迎花间派的人降临。

戴着面纱的百花仙子,宛若神女,高高在上,享受着她的信徒们疯癫的模样。

就在此时。

山中卷起黑风,一道黑影化作云雾,降临祭台。

露出它那庞大,威武的身影。

浓浓的黑雾笼罩着它,每一缕黑雾,就是一道冤魂。

在阳光普照下,发出痛苦的哀嚎。

可在奇香配合下,这来自地狱的哀嚎,落在这群人耳中,却是仙音渺渺,似登临九重仙境。

秦牢头目光狂热,却无比遗憾道:“镇守你们这群混蛋,竟然让我错失了百花节,错失百花仙子的赐福。”

嘴里无比愤恨地说道。

双眸猩红,内心愤怒至极。

关押在牢狱中的犯人却喊道:“花间派的魔幻大法,不过是愚弄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若意志坚定者,必定能看清百花仙子的真面目,看清黑虎山君的真面目。”

“那黑虎山君,乃是妖魔之躯,被花间派以魔幻大法掌控,用以看守你们百花镇的居民。”

“你们认不清楚形势,还敬拜妖魔,未来必定没有好下场,注定沦为妖魔腹中食物。”

数个牢房内的犯人叫喊道。

“闭嘴。亵渎百花仙子者,死。”

秦牢头双眼赤红,身上涌动一股不正常的力量波动。

似鬼气,又像妖魔气息,更像某种邪恶的功法力量。

“为虎作伥,他已是虎妖之鬼伥。”

“日夜供奉山君,以心头之念化作香火,被黑虎山君吞噬,精气神亏空的他们,早已被妖魔之气入侵,沦为傀儡。”

“此妖魔恶毒,为何镇魔司,还不将黑虎山君铲除!!!”

“苍天无眼!!”

秦牢头拿起火盘上的火钳。

铁烙之刑!

是他的最爱。

“难道伱们不知道,昨晚送进来的就是镇魔司甲等镇魔使?”

“你们寄予希望的镇魔司的人,就被我们关在大牢内。”

“等待他的命运,是沦为山神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