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房的大门被一脚踢飞。

百里飞鸿从牢狱中走出来,充满着腐臭味道的监狱,让他很难受。

但这牢头的话,更可恨。

“鬼伥之种,深入魂魄,原来如此,难怪我觉察不到任何的妖魔之气。”

“听闻花间派有两大邪法尤为可怕,一为魔幻大法,可迷惑众生,缔造极乐,沟通九幽;其二是不死邪法,掌人三魂,夺人六魄,百命归流,不死不灭。”

百里飞鸿从牢房步步走出。

武道意志,笼罩牢狱。

将整个牢狱封锁。

若是有炼神境在,必定看得出,五行如罩,封锁此地。

“怎......怎么......可能,陨铁锁链,就算是炼神强者,都难以挣脱枷锁。”

秦牢头吓得哆嗦,说话都出现巴结。

整个牢狱,现在就只有他一人看管。

其余人都去参加了百花节。

“炼神境挣脱不了枷锁?看来你对炼体二字有什么误会了?”

百里飞鸿笑了笑:“人如朽木,百炼成铁,千炼成钢,万炼成金,金者,不朽也。此乃古之炼体武道。”

“境界的存在,不过是一个笼统的描述,一种标准的参考。”

“修炼,就是将伟力聚拢于一身,成就无敌之法。”

“重视境界者,对于修炼的理解都是片面的。”

“其本质,就是力与量。”

当力量强大到抬手间,陨落群星,覆灭太阳,肉身纵横宇宙,无视一切侵害。

境界,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和你说这么多,你又不懂。”

一挥衣袖,啪,秦牢头直接被打成血雾。

血腥至极。

看向被监禁的九位犯人,被人折腾得够惨的。

“镇魔使阁下,能否将吾放出去。”

“吾乃南山县守备军将领,还请镇魔使放了吾等。”

“多谢镇魔使阁下,杀了这牢头。哈哈,被关禁十年,今天的心情舒畅。”

这九位关押在百花镇牢房的人,放声大笑。

百里飞鸿静静地站着。

怜悯地看着他们。

等他们放纵过后,也发现了不对。

眼前这位镇魔使,正在静静地看着他。

“阁下,可是有什么不妥?”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转身离开。

“镇魔使阁下,请放我出去。”

“你回来,放我们出去。”

“镇魔司的大人,求求你,放吾等出去。”

身后的呼喊声传来。

“无知也算是一种幸福。”

百里飞鸿叹息道。

这九位被关禁的人,已经无药可救。

他们看清了黑虎山君的真面目。

却没有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这九位都是南山县郡的有头有面人物。我于南山县郡走了一圈,看到他们的存在。”

仅此一面之缘,隔着老远。

但百里飞鸿没有认错人。

“好秘术,好手段。”

他们九人与秦牢头,其实没有二样。

都沦为了黑虎山君的鬼伥。

“除了黑虎山君,还有花间派的移魂之术,将他们部分的灵魂,转移至他们掌控的棋子身体里,从而取代对方的地位,掌控南山县郡。”

被他们点破黑虎山君的手段后,百里飞鸿终于看清了,这群人身上的异常。

“定魔罗盘,并非百分百奏效。看来,神秘的宗门,已经想出了破解神监司法器之秘。”

但定魔罗盘对于百里飞鸿来说,真的很管用。

神念灌注双眸,施展镇魔六道经关于淬炼身体掌握的一种特殊天赋,以镇魔神眼观照百花镇。

一缕缕的芬香,将邪恶的气息掩盖。

看到的都是五彩缤纷的世界本质。

天地元气,都被花香所覆盖。

“幻魔大法?”

上千人,其中就有不少踏入武道的存在。

如那狂热的信徒,对着百花仙子膜拜。

如此疯狂的劲儿,百里飞鸿相信,只要这位百花仙子一句话,他就陷入百花镇战争之中。

“咦?”

“这小贼竟然不受影响。”

百里飞鸿抬头,看向远处的容颜绝美的书生。

手持山水扇,腰间挂着斩妖除魔刀。

浑身散发着一股玄妙的力场,将花香隔绝。

不同于他,镇魔六道经,本身就针对任何邪法,对于幻术之类,抵抗力超绝。

一个跳跃,如清风拂面,身影已经站在这位绝美书生的面前。

其身清香,血肉绽放宝光,无尘无垢,气质出尘脱俗。

“姑娘,我的斩妖刀该还给我了吧?”

百里飞鸿面带微笑,突然开声道。

白衣书生吓了一跳,猛地跳跃,远离百里飞鸿。

“镇魔使?!”

白衣书生低声询问。

“不对,原来阁下是镇守使,却不知在何处高就?”

白衣书生不慌不忙地道。

“胆子倒是不小,男扮女装,对我下迷魂药,夺我斩妖除魔刀,手段也不错。”

百里飞鸿眼眸绽放银华,盯着对方的皮脸。

“真是神奇的秘法,镇魔神眼都看不穿你伪装的破绽,若非你的血气不会说谎,我都怀疑你是一个真男人。可惜,男人与女人的血气,本质上存在区别。”

百里飞鸿肆无忌惮地打量对方。

白衣书生绝美的脸孔,闪过一丝羞涩,眼眸流动着怒意。

“是我看走眼了,原来是镇魔种子,修炼了镇魔六道经。”

“镇魔种子?”百里飞鸿露出疑惑。

“你不知情?谁传授你镇魔玉简?对了,公羊琰得到了镇魔总司的赐予。”

白衣书生极为聪敏,立即反应过来。

“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不过,待会儿躲远点,神监司家的术士。”

百里飞鸿隔空一抓,使出龙爪手。

白衣书生面色狂变,护胸退避。

再次站稳脚步,腰间挂着的斩妖除魔刀,已经被百里飞鸿拿在手里。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白衣书生尽管羞怒,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试探出来的。”

百里飞鸿略显得意地笑。

当真是神监司的术士。

难怪她身上披着一层神秘的力量。

这是与武道体系不同的力量。

是百里飞鸿首次遇到的古怪力量。

“伱......”

白衣女书生指着百里飞鸿,差点暴走。

“百花仙子发现我们了。元胎境宗门高手,有点难对付。不过,先清场,解决这些小喽啰,再好好陪这位花间派的高徒,来一场对等的战斗。”

百里飞鸿面色沉着地道。

隔空望去。

一双美眸,充斥着无尽的魅惑力,凝视着他。

百花仙子抬手,直指百里飞鸿:

“朝廷的鹰犬,杀了他!!!”

一千五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地回过头,用仇视的目光看着百里飞鸿。

“走,此宗门女妖,不是吾等能应付。”

白衣女书生急了,却不等百里飞鸿反应,身如落叶,退至百花镇边缘。

百里飞鸿却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