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神监司术士秘法吗?”

“逃窜的功夫真快。”

百里飞鸿双眼微亮,这技能是好东西啊

有点像神通。

但这位白衣女书生只有炼窍层次的实力。

对了,她的武道实力是炼窍。

可术士修为未必是炼窍。

术士修道,强在灵魂,强在参悟天地。

“镇魔司的道友,为何不逃跑?”

“百花仙子可是元胎层次的高手。”

“尽管在花间派排不上名号,可放在东滨城地带,也算是一号人物。”

神监司的白衣女书生双眸充满疑惑。

“杀了朝廷的走狗!!!”

“竟敢亵渎百花节。”

“该死!”

“去死啦,狗贼!”

咒骂声不断。

有武师腾空而起。

有武道层次的高手手持弓箭,箭如流星,射击百里飞鸿。

更可怕的是百花镇的居民,掏出短枪,填充弹药,冲锋而来,瞄准百里飞鸿。

一人并不可怕。

可人手一支手枪,却让人吃惊。

火枪在民间是被禁制的。

长筒枪在民间也不多见,但一些有势力的人,都能通过海外购买到。

但手枪这东西,却是稀罕物。

放在大元帝国,也是权贵的玩物。

这百花镇的居民,人手一支,那就过分了。

更有百花镇居民跑回家中,推出火炮,调校角度,毫不犹疑点火。

“镇魔司,神监司都盯上我们这条线了吗?”

百花仙子轻吟道。

眼中寒芒闪烁。

“黑虎,神监司这小年轻交给你了,我要活的。”

看向黑虎山君,百花仙子命令道。

“遵命,吾主。”

妖魔口吐人言。

“看来百花镇的人供给你的香火很足,已经炼化横骨了,再给你一些时日,化形而出,必定成为真正的山神,掌控百里之地山川河流。”

百花仙子并没有见怪,语气中反而很欣慰。

“感谢吾主培养,感谢圣教赐予吾成为山神的机缘。”

黑虎山君化作黑雾,扑向白衣书生,行走时,狂风闪电。

威势十足。

“妖孽竟想成神?”

“妄想!!!”

白衣女书生呵斥道。

可身上却闪过符文宝光,将她浑身裹着,身影闪烁,移形换影。

“原来是星宿老怪的高徒。”

百花仙子眼睛微亮。

“这小生本仙子看上了,黑虎,莫要伤及他。”

星宿、寒月、烈日乃是神监司三位老怪,其一身本领,惊天动地,上游碧落,下落黄泉,乃是谷梁皇室监视天下的三把剑。

“你太丑了,本公子看不上你。”

白衣女书生逃走之间,留下一句。

“另外,你还是专心对付镇魔司的镇魔种子吧。”

留下这句话,一道光芒,通天贯地。

妖魔所化的黑风卷席而来,在这道光芒下,也被惊退。

不敢上前。

“星宿神光符?”

“星宿老怪也舍得给你这般浪费。”

百花仙子无奈地摇摇头。

“黑虎,回来。”

“去,将这镇魔使抓起来。星宿老怪的高徒逃走,但若是将镇魔种子带回宗门,让宗门长老搜魂,获取镇魔六道经,也是大功一件。”

百花仙子如此说道。

美眸含笑意,盯着腾空而起,在空中腾挪躲避枪火、炮火的镇魔使。

难怪对方能如此镇定。

并不急着逃跑。

原来是有恃无恐。

镇魔六道经很厉害。

可以克制花间派的功法。

但一位甲等镇魔使,在自己的眼里,不过是秋后的蚂蚱。

“神监司的术士果然手段非凡,这已经脱离了武道,简直是修仙者。”

百里飞鸿满眼羡慕。

逍遥游这身法不断地涨经验。

在枪林弹雨中,锤炼身法,效果非凡。

短短的几秒时间,经验涨了三千多。

逍遥游一直是修炼比较慢的一门功法。

在达到精通后,百里飞鸿就没有使用技能点升级它。

逍遥游蕴含着特殊的武学道理,以他现在的境界,精通层次的逍遥游已经足够用。

单凭精通层次的逍遥游,他的身法就超过很多顶尖的炼神境高手。

数百子弹穿梭而过,子弹在空中划过的轨迹,清晰地在百里飞鸿的眼内呈现出来。

而他的身影,在空中翩翩起舞,轻易地躲过子弹的攻击。

“逍遥游,这门绝学,不简单。”

他的血镇山河神通都修炼至二阶了,这门武道绝学给他的感觉,比血镇山河还要深奥。

“逍遥游?“

百花仙子很愕然。

“他竟然能修炼成功逍遥游?”

这门身法绝学,绝对名满天下。

那位传奇镇守使,太过有名了。

对方可是高祖马踏江湖,镇魔司派遣掠阵的顶尖高手之一。

死在他手中的宗门高手,可不在少数。

“难怪这般自傲。”

百花仙子并没有出手。

百花节已经搞得乱七八糟。

可在她看来,这是好事。

毕竟,这次从全国各地赶赴的客人太多了,身份复杂。

若都参与围杀镇魔司的人,这人心保准齐了。

谁也逃不掉。

甚至,不敢泄露这次百花节半点内容。

杀死镇魔使是大罪。

黑虎山君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在百里飞鸿躲避攻击的时候,摸到他的后路。

神监司的人逃走,它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突然,百里飞鸿停止躲避。

踩踏空气,悬浮空中。

“你终于踏入我的狩猎圈了。”

百里飞鸿露出阴森的笑意。

黑虎山君在百花仙子身边,他未必能斩杀这妖魔。

黑虎山君很强大。

是他遇到过的敌人之中,最强大的一头妖魔。

实力还在蝙蝠吸血妖魔之上。

加上它独特的化身为风煞的手段,自己的血炼神通还没有施展出来,这妖魔已经逃之夭夭。

来到百花镇首要的目的,就是猎杀这妖魔。

黑虎山君一愣,不明所以。

但危机涌上心头。

突然,它想到了什么。

福至心灵,明悟了危险的来源。

“血炼者!!!”

黑虎山君咆哮。

可已经迟了。

一道血气冲霄而起。

血气如狼烟,笼罩百丈之地,化作囚牢。

“血镇山河!!!”

霎时间,宛若一轮血气骄阳暴发。

恐怖的血气镇压四方。

灼热的气息,仿佛太阳坠落凡尘。

一瞬间,已经冲到百里飞鸿身边的百花镇居民,化作飞灰。

在血镇山河神通下,彻底消失。

“吼”

黑虎山君大吼。

身上妖魔煞气滚滚如黑风,抵挡来自血气的入侵。

但血镇山河神通将他禁锢在原地,仿佛火炉将它焚烧。

身上万八千冤魂化作黑风煞,却如雪花遇到了骄阳般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