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

郝东来从老巢赶回来。

他们就获得了十数条破船。

除此之外,还有八十多名倭寇与海盗。

天亮之际,赶回南山县郡。

入目的战场,无比惨烈。

但是守备军的士兵却异常兴奋。

倭寇被杀,海盗被杀。

他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至于时常显现的妖魔鬼怪,早已经不见踪影。

“赢了?”

郝东来并未高兴。

反而陷入沉默。

他拿百里飞鸿当棋子,结果自己成了对方的棋子。

原来这就是他的底气。

“不对劲!”

“百里飞鸿的修为绝不是炼窍境界。”

“地面残留的痕迹,莫非是公羊琰出手了?”

就在此时,全城爆发欢呼。

无数百姓涌上街道两侧。

百里飞鸿骑着马,腰间挂着刀,从主街道一路直奔城门。

他要走了。

至于南山县郡的烂摊子,就留给郝东来。

“多谢百里大人。”

不知道谁起了头,跪拜在地。

整个街道上的居民,尽数跪地感谢。

百里飞鸿微微点点头,露出愉快的笑容,拍打马屁股,快马加鞭离开了。

至于万民感激,他受不起。

也没有那么矫情,直接离开此地,等自己消失了,百姓就会回归正常。

骏马飞驰。

正好遇到了郝东来带领的镇魔使们,看来收获不少,抓了几十人。

也算功劳一件。

郝东来的前途算是保住了。

百里飞鸿没有打招呼,直奔东滨城而去。

离开东滨城两天,双手沾满了血腥。

“看来我命中注定要当屠夫。”

屠杀的人有点多。

这不是终点,只是开始。

但百里飞鸿的心冷如铁。

并未觉得有什么不适。

血镇山河神通下没怨鬼。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上奏,邀功。”

郝东来露出感激之情。

“如实汇报,但加了一条,我镇魔所配合百里镇魔使计划,离开南山县郡,造成南山虚空假象,将倭寇海盗引出来,一网打尽。”

大功不可取,小功却无妨。

南山县郡的局面,现在优势在我。

此时,东滨城。

“安息。”

“铁老。”

公羊琰满面的悲伤。

但她知道,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悲伤。

眼下最重要的是调查清楚铁老是何人所杀?

抬头看向镇魔司所有成员。

全员聚集。

东滨城内出现十多头妖魔。

已经让这群人忙于应付。

更可怕的是,这些妖魔就像凭空出现般。

查找不到来历。

更追溯不到来源。

镇魔使们低着头,他们现在很疲倦,也很伤心。

更多的是恐惧。

死的是一名镇守使。

还是公羊琰大人的左右臂。

“你代我跑一趟,将铁老的尸体运回他老家。”

公羊琰吩咐令狐雪道。

令狐雪黯然点头。

铁老与他是忘年之交。

“大人,现在东滨城情况危急,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太多了,我们的人手本身不足,我担心你......”

令狐雪很明白,公羊琰小姐这时候的处境。

“放心,天塌不下来。”

公羊琰冷漠地道。

此时的她,动了真怒。

快马加鞭的百里飞鸿,并没有返回家中,而是赶来镇魔大楼。

踏入大门,他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

再看大厅躺着的尸体,熟悉的面孔,让他心里不由一紧。

右镇守使铁无涯!

他的胸膛被手掌穿透,心脏被人捏碎。

“不是妖魔。”

百里飞鸿闪过这念头。

公羊琰此时也注意到了百里飞鸿。

“南山的事情解决了?”

公羊琰语气很平淡,可百里飞鸿却从她语气中感觉到一股压抑着的怒火与杀机。

“解决了。”

百里飞鸿回答很简洁。

甚至没有任何邀功的举动。

斩杀数千倭寇,放在何处,都是极为耀眼的功勋。

“正好你回来,右镇守使在公平镇一带被人杀害,此案交由你处理。”

公羊琰凌厉的目光落在百里飞鸿身上:“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找到凶手。”

“卑职领命。”百里飞鸿的目光从铁无涯身上转移。

一位镇守使的死亡,对于东滨城来说,这是一件大事。

“从今日起,你就是东滨城右镇守使。”

公羊琰收敛凌厉的目光,当着所有镇魔使的面,宣布这消息。

东洲省四位镇守使面色微变。

“我反对。”

伤势未愈的林致远立即出声道。

公羊琰反手一掌。

林致远面露恐慌,但这隔空一掌,直接将他抡飞。

数颗牙齿散落地下,他半边脸颊骨头碎裂。

“此地还轮不到你说话。”

公羊琰寒声道。

青莲剑连忙站在林致远前方,拱手道:“公羊大人,林兄口不择言,请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公羊琰才不深究下去。

青莲剑连忙给铁虎山打眼色,让他将林致远带走。

“小姐,请多保重。”

令狐雪恭敬行礼。

招来两人,将铁无涯的尸体杠上,离开了镇魔大楼。

“都散去吧。”

公羊琰摇了摇手。

被公羊琰气势压制的镇魔使才松口气,匆匆离开镇魔大楼。

“大人,铁老是怎么死的?”

百里飞鸿询问道。

“偷袭,以手为刀,刺穿胸膛,捏碎心脏。”

公羊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铁无涯被杀死的过程复述一遍。

“以铁老的身手,除了这处贯穿伤外,是否还有其他新伤?”

“验尸官已检查,唯独胸膛的致命伤。”

百里飞鸿略有所悟,点点头。

“可是想到了什么?”

“熟人作案。看来铁老很信任对方,将背部暴露给了凶手。”

百里飞鸿推测道。

“信任的熟人?”

公羊琰眉头轻皱。

铁无涯可是老江湖,不会犯着低级错误。

所以,她一直有一个观点,凶手至少是元胎境。

一瞬间,欺身偷袭,贯穿铁老的胸膛。

实力强大到铁老都未来得及反应,就被对方杀死。

“大人,令狐雪跟你了多久?”

公羊琰面色微变:“闭嘴,没有证据,莫要胡乱猜测。”

百里飞鸿拱手告辞,转身离开。

公羊琰发呆出神,站在镇魔大厅。

铁老是炼神巅峰。

半只脚踏入元胎,就算是公羊琰,也要在数招之后,才能将铁无涯杀死。

“令狐叔叔,不可能是凶手。”

公羊琰冷静地道。

此时,百里飞鸿折身返回。

“左镇守使,找不到身影了。铁老被他安排两位武师护送回家。”

百里飞鸿告诉公羊琰一个残酷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