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公羊琰抬起头,看向百里飞鸿。

“铁老这人,东滨城内就你和令狐雪关系最好,也是他信赖的人。不是你作案,就是令狐雪。”

百里飞鸿回答得很冷静。

“不,我想说,他为什么这样做?”

公羊琰话语出现不正常的颤音。

很意外,这代表,公羊琰失态了。

但百里飞鸿回答不上。

英气勃发的绝美镇守使,可此刻她身上的英气衰退,有的是与外界隔绝的冷漠气息。

“可能的答案很多,我回答不上,还是你来问他吧。”

百里飞鸿提着刀,再次出门。

“技能之书,升级逍遥游。”

“扣除技能点360点,逍遥游晋升为炉火纯青层次。”

气息流转在心间,此刻的百里飞鸿仿佛化作大鹏,自由地遨游在天地。

没有任何的束缚,与风融为一体。

大鹏展翅,九天无阻。

此时的他,体魄笨重的重量,轻如羽毛。

大地的重力束缚,仿佛在他身上消失。

“继续提升逍遥游!!”

“扣除技能点1800点,逍遥游身法达到巅峰。”

“恭喜宿主,领悟武道意志,参悟一丝风之玄妙。”

一刹那间,脑海万千感悟浮现。

身体出现某种奇妙的变化。

一道道逍遥游血气流转,融入到身体窍穴,骨骼,甚至血液内。

胎动状态中的元胎种子,吸收着一丝风之玄妙,一缕缕的清风将种子包裹。

【逍遥游:身法巅峰,参悟风之玄妙(1/100)】

“武道意志我知道,可这玄妙又是什么东西?”

恍惚间,抬头看向天穹,气流的轨迹动态,尽收他的眼底。

这是风之轨迹。

可借助气流加速,更能避开风的阻力,自由穿梭。

更为奇妙的是,周天窍穴融合这一丝玄妙后。

感受天地元气更加清晰。

而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也加倍了。

并非这天地元气变得浓郁。

是他更清晰捕捉到天地元气的轨迹,将之牵引至体内。

十天。

只需要十天,他就能将窍穴塞满天地元气,并转化为镇魔六道经的窍穴之气。

“令狐雪是不会从码头那边逃跑,因为速度太慢了。”

“若是我,最好躲避镇魔司追捕,及公羊家族搜索的办法,就是进入横断山脉。”

横断山脉,凶险无比。

若对方放弃镇魔司的身份,甘愿沦落成为邪道中人,此地就是他的天堂。

但横断山脉很大。

想要知道令狐雪从何处逃跑,就变得很困难。

“公平镇究竟还隐藏什么?让令狐雪不惜杀死铁无涯。”

“百花镇中,曾有人提过楚老爷。”

“公平镇同样是楚老爷的地盘。”

“我很想知道,这楚老爷究竟是谁?”

百里飞鸿一步跨出,御风而行,身影缥缈,速度越来越快。

到最后,浑身裹在风里,让风携带着自己而去。

逍遥游给他带来的好处,比他想象中更多。

这门武道绝学,已经不逊色于小神通,触及到了法则层面。

神通的恐怖,百里飞鸿是深入体会。

靠着血镇山河这门血炼神通,他才能成长如此之快。

别人还是玩刀玩枪,他已经掌握了蘑菇云。

陷入死城般的公平镇,映入百里飞鸿的眼眸。

以往灯红酒绿,比东滨城更为繁华。

可在灭镇后,肉眼可见衰败。

一座充满着死气的城市。

“这就是铁老坐镇公平镇的原因吗?”

阴寒之气凝聚。

必生妖邪。

上古玄冰女寒素残留的气息,已经污染了这座城镇。

满目都是黑气,唯独公平镇入口处,独特的血气,净化出一片净土。

漆黑中,如火烛般,吸引人瞩目。

铁老,在用他的血气,净化公平镇。

年老血衰,此话用在武道修士身上,同样适合。

“这是在消耗自己的寿命,为此地点燃希望的烛火。”

百里飞鸿叹息道。

一步跨入公平镇中心,血炼九重巅峰的血气释放。

耳边传来狂暴风声。

又像一滴水落入油锅里。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

施展出这招神通。

一轮太阳,照亮了死气沉沉的公平镇。

数十秒后,天色明媚。

公平镇内,多了几分生机。

唯独傅家祖宅,妖魔之气如玄冰般坚硬。

难以净化。

“差距如此之大吗?”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推算一番,他的血炼十八层后,或许能将玄冰妖魔气清除。

莎啦!

“谁?”

百里飞鸿猛地转身看向公平镇街道。

“真是恐怖的天赋。血炼九重,轩辕血在你这年纪,都没法将血液提炼到这地步。”

危险!!

当见到眼前这位笼罩在神秘力量下,看不清面目的老叟时候,百里飞鸿浑身僵硬,汗毛竖起。

从没有想过,自己与死亡如此之近!

太阳穴在跳动,警示自己逃跑。

这老叟的实力很强大,比公羊琰强大十倍、百倍。

他的到来,已经得到净化的公平镇,宛若冥府降世,笼罩此地。

百里飞鸿后退几步。

身后,却不知何时,出现两尊黑白无常打扮,带着面孔的邪道高手。

他看到令狐雪了。

就站在老叟的身后,眼中无珠,露出诡异的白眼球。

“你们是何人?竟敢奴役镇守使,残害另一位镇守使。”

百里飞鸿大脑疯狂运转,脑海推演无数法子,都难逃对方手掌心。

“啧啧,云丫头跟老夫汇报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此地出现了一个镇魔种子。但看到你第一眼,老夫就知道,你是镇魔司成立以来最具天才的镇守使。可惜,接下来,迎接你的命运只有两条路,一、加入冥府,接受我的冥符;二、被老夫杀死,我搜索你的灵魂,将你的尸体炼制为僵尸,作为老夫不败僵尸的炼制材料。”

“冥府?你们是冥府的人!!!”

百里飞鸿面色狂变。

这位绝世强者,修为通天绝地。

具体处于武道什么层次,他不得而知,却明白,最低也在神通境。

这是一位神通主。

“百里大人,加入我们吧。你将会获得灵魂不灭的力量。”

令狐雪的眼眸恢复正常,劝说道。

“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让冥府的神通境高手对付我。”

百里飞鸿没有回答令狐雪的话,环视四周,苦笑道。

“血炼九重,炼骨六变,五脏五行之气圆满,窍穴成就周天,炼神境就掌握了令人羡慕的神识之力,至少五道武道意志,一门神通,身上更有一缕风之玄妙。如此良才,若给伱踏入神通,老夫见到你都要绕路而行。”

此冥府老叟越看百里飞鸿,越是心惊。

镇魔六道经熔炉诸般经法,将武道炼体的玄妙尽数融入其中,开创出一条崭新的炼体之路。

而眼前这年轻过分的少年郎君,却将武道六炼修炼到了极致,甚至打破了书中描述的界限,踏入血炼九重。

如此炼不败僵尸的坯胎,比之什么天材地宝,珍贵百倍,千倍。

天材地宝可再获。

眼前此人,是谷梁皇室成立镇魔司以来,将镇魔六道经第一道修炼到达最高层次的人。

“臣服,或死亡。”

冥府老叟面色渐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