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冷汗从百里飞鸿额头滑落。

“在臣服前,前辈能否回答晚辈一个问题?”

百里飞鸿彷佛顶不住压力,用低沉的声音,小心翼翼问道。

“相比起你的臣服,老父其实更愿意将你杀死。”

冥府老叟冷漠的声音传来。

“前辈既然给了晚辈选择的机会,必定是看中晚辈身上某样东西。若晚辈死了,是否意味着前辈得不到你想要的。”

在困境下,百里飞鸿头脑反而更加清醒。

他斩断心中诸般杂念。

将视线落在技能之书上。

如期等待奇迹出现,不如自己创造奇迹。

使用技能之书升级,需要一定的时间。

“你倒是有几分机灵。”

冥府老叟笑了,神秘的力量扭曲虚空,面容都不曾露出,却能让人知道,他笑了。

“淬炼全身血液,从血液中诞生血气,血液蕴含的神韵越强,血气的威力自然就越大。曾有人仙推演,炼体境内,五次淬炼血液是极限。”

冥府老叟顿了顿,继续道:“你非宗门之人,靠着一本《镇魔六道经》的玉简传承,免去看书记入脑子的痛苦过程。但玉简的功效,只是让你明白此书记载的内容,并非能助你直接悟道全篇经文。”

“再天才的人,能在三个月内,将血炼修炼之法明悟,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天赋。”

“可你却将血炼修炼至九重。”

“武道以破骨炼骨为基,淬炼一次骨骼,就老夫知道天才中,最快的都需要十天,炼骨越是往后,消耗的时间、资源翻倍,更不要说,能否参悟炼骨六变质妙都难说。”

loubiqu.

“炼窍最是磨人。”

“花费数天功夫,都未必能探测到人体内一个准确的窍穴。”

“你却将周天窍穴都修炼完成。”

“古往今来,能完成此创举的人,有史书记载的只有一人。”

“老夫恩赐你活着,是想要你的修炼心得。从头到尾,一字不差,将其写出来。”

“若没有,那就是你获得了偷天般的机缘。”

“若能夺取你的机缘,老夫更高兴。”

看不清面目的老叟,身体瘦弱如枯木,彷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但整个公平镇,都笼罩在他的意志下,百里飞鸿就像囚中鸟,入地无门,上天无路。

冥府老叟所说的,是百里飞鸿一直忌惮被人觉察的事情。

淬炼身体,这过程需要漫长的时间。

使用绝妙的武道可以缩短修炼时间,却不能一蹴而就。

百里飞鸿内心飞速回忆自己的经历。

他需要一个借口,拖延眼前这位冥府老怪物。

鲲妖?

地下神秘力量的存在?

这两者或许冥府都清楚。

什么是冥府一直在谋求的东西?

黄泉之门!

上古玄冰女寒素能复苏。

为何神魔不能复苏?

但这借口真的能说吗?

就算能逃出去,未来......

如果还有未来。

我就有时间登顶这世界的武道之巅。

无惧一切。

“黄泉之门。”

百里飞鸿突然低语。

声音轻若不可闻。

可今天到场的冥府之人,放在凡俗中,都是能毁灭一个城池的恐怖邪修。

如何又听不清百里飞鸿所言?

特别是【黄泉之门】这四个字。

“你说什么?将你在大沥山经历过的一切,都一五一十,详细地告诉老夫。老夫愿意给予你分享故事的时间。”

冥府老叟声音带着激动。

他尽量压抑,但黄泉之门事关重大。

乃是冥府一直以来寻求神话传说物品存在。

大沥山被他们寻搜了数百年之久,黄泉之门却始终不曾找到。

若非冥府从第二代神监司监正口中获得了一丝信息,他们已经放弃了大沥山。

冥府等这件神话传说物品太久了。

“我可以告诉你们,甚至可以展示一些东西,但你们要确保我的人生安全。不要想着,以冥符奴役我,血炼九重的功效,你比谁都清楚。”

百里飞鸿彷佛有了底气。

“小子,你若想死老夫成全你。再不说,我先断了你的四肢,将你禁锢,带你回冥府总坛,一样有办法获得你知道的秘密。”

冥府老叟一步踏出,天地色变。

百里飞鸿恐惧地后退。

就是这一瞬间,他看到了九幽无尽妖魔,扑向他,将他撕裂。

体外的金光闪烁,血气涌现,运转到极致。

血气被眼前这位冥府强者压制得不能离体三尺。

恐怖如斯!

眼前这人,已经修炼至不惧血气刚阳特质地步了。

“我说,我说。”

百里飞鸿满头大汗。

脱了如此长的时间,他终于想到了逃脱的办法。

公羊琰可救他。

公羊琰手里绝对掌握大杀器。

而且不止一件。

谷梁皇室将她放置在此地,破除预言,必定赋予其捅破天的长矛。

还有逼退上古玄冰女寒素的木刀。

都能对付这老怪物。

这代表着,他只需要逃出去,就有救。

而不是逃出公平镇,老怪物追击上来,还是死路一条。

“公羊大人,又要给你招惹麻烦了。”

百里飞鸿心里叹息道。

最近太嚣张了。

随便出来一个邪道老怪物,就让自己没有招架之力。

“此事要从百鬼夜行说起,当然,也涉及到上古玄冰女寒素。”

为了让这老怪物相信自己。

百里飞鸿开篇就点明了两件事。

都是冥府最为关注的两件事。

“继续。”

冥府老叟相信了。

“那时候,我还是镇魔学徒。只是修炼了血元诀,当时镇魔司出了清除妖兽的任务,为了功勋,我冒险接了下来。”

“不要扯这些无用的。”

冥府老叟冷漠地打断道。

“你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夜幕降临,百鬼夜行,以我这镇魔学徒,必死无疑。我落入鬼市,无数恶鬼发现了我,正当我准备自尽,免得被恶鬼吞噬,一道声音传递至我的脑海。”

百里飞鸿低语道。

声音颤抖。

显然陷入恐惧的记忆中。

“技能之书,提升逍遥游。”

“是否花费一百点技能点,获得一缕风之玄妙。”

“将风之玄妙提升到极致。”

“扣除9900技能点,风之玄妙提升至极限。”

这绝对是百里飞鸿有史以来,消耗最大的单个技能点。

一瞬间,他听到了风在耳边低语。

无数感悟涌上心间,海量的信息,差点让他的脑袋停顿。

“为什么停顿?”

“救了我命的魔神意志,他要我寻找到上古玄冰女寒素。她说,寒素为了破除第二代监正的禁制,借助普通人的手,将她挖掘出来,带出大沥山,脱离黄泉阴司的掌控。”

“放屁,普通人能从大沥山将上古玄冰女寒素的棺椁挖走?”

“事实就是如此。玄冰至今还没有融化,前辈不信,可去傅家祖宅观看。”

百里飞鸿一心二用,九十九道风之玄妙,尽数收敛进入元胎种子。

耀眼的元胎种子,彷佛注入了珍贵的补品。

“冥府将大沥山挖地三尺,都不曾找到上古玄冰女寒素,你所说的残缺的魔神意志,更是无稽之谈。太古时代,魔神已绝迹。”

“黑天神灵复苏,你们冥府不会不知道吧?”

百里飞鸿反问道。

冥府老叟沉默,陷入思考。

而百里飞鸿只是根据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半真半假,编了一个魔神老爷爷意志附体的故事。

“现在魔神意志何在?”

“她已经离开,追踪上古玄冰女寒素而去,因为上古玄冰女手里握住一把钥匙,一把开启黄泉之门的钥匙。否则,你们挖地三尺,为何找不到她的棺椁?”

百里飞鸿越说,逻辑越来越清晰。

除了魔神意志存在,其余事情,都是他曾经做过的假想猜测。

望了眼还剩六万多,接近七万的技能点。

再看逍遥游。

【逍遥游:明悟风之真谛,可通过推演,可推演出逍遥游隐藏的神通,此神通可朝游北海暮苍梧。】

身法已经到达极限了。

但还不够!

“技能之书,推演逍遥游。”

“推演开始。”

大量的信息在脑海中涌动。

一尊恐怖的巨兽出现,宛若神话传说中的魔神,庞大的身躯,占据了整个苍穹。

突然,冥府老叟停止沉思,

幽光穿透神秘力场,视线落在百里飞鸿身上。

“魔神意志还在你身上?”

阴森的气息,彷佛将百里飞鸿冻结。

“逍遥游?风之真谛?”

“老夫决定了,将你奴役,再仔细盘问。”

枯木老树皮的手掌,带着无穷魔力,像百里飞鸿抓来。

【消耗技能点-,参悟无上神通,鲲鹏遁法。】

【鲲鹏遁法:无上神通,一重:振翅九天入门(100/)】

“等等,寒素从黄泉之门窃取了永生之法!

!”

百里飞鸿吼道。

脑海却利用技能之书加快升级技能。

“技能之书,振翅九天提升至精通层次。”

【扣除一万技能点,鲲鹏遁法一重提升至精通。】

风,彷佛停顿了。

“永生之法?”

冥府老叟手掌顿了顿。

“振翅九天!

!”

此刻,百里飞鸿背后浮现巨大的鲲鹏,恐怖的威严,瞬间撕裂冥府投影。

三百六十五道窍穴贮存的元气瞬间被抽空。

“蝼蚁,你找死!

!”

冥府老叟手掌一抓。

抓住的却是一团风。

百里飞鸿已经乘风直入九天。

撕裂空间,遁走百里。



身影狠狠地砸在镇魔大楼。

此时,百里飞鸿浑身伤口,密布血痕。

逃遁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融入风中,极速之下,风如刀,破开了他的十三重金光横练功。

肉身遭受巨大的伤害。

剧痛传来,神识耗尽,体内积攒的元气、血气耗尽。

为了释放这一招无上神通。

他体内力量在一瞬间尽数耗尽。

意识迷迷湖湖间,看到东滨城上,白衣青年手持神剑,自九天而落,一剑斩天的威势,杀向阴云幻化的九幽幻境。

“要死了吗?”

此时的他,就像持续释放数十次血镇山河。

就在此时,骨骼衍生血气,如一道暖流流淌在四肢百骸。

为他缓了一口气。

“技能之书,推演炼血归元功。”

“扣除5000技能点,推演炼血归元功成功,获得万物归元鼎功!

!”

【万物炼血归元鼎功: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境界,十炼(未入门。0/)】

意识模湖中的百里飞鸿道了句:“提升此功。”

说完此话,就沉睡过去。

一瞬间,诞生庞大的血气,天地元气如潮水般涌来。

顷刻间,百里飞鸿浑身包裹着血色茧子。

“冥府,东侯军主。”

公羊琰破空而至公平镇。

看到被神秘力量笼罩,看不清真面目的冥府老叟。

再看到令狐雪。

一瞬间,心结解开。

天地元气动荡。

七彩虹光笼罩她身体。

经文如符,包裹其身。

“奴役我同僚,杀我铁老。好,很好。”

公羊琰身上元气震荡。

天穹雷霆滚滚。

化作紫色狂雷,倾泻而下。

她拿出一把木刀,冷漠地看着冥府东侯军主。

“公羊家族的丫头,好本事,想要借老夫之手,打破天地界限,明悟法则之道,晋升神通主。”

东侯军主大笑道:“若是羽公子前来,本军主退避三千里。女孩子人家,终究差了点。”

再看御剑而来,剑气冲霄的青年人。

“潜龙榜第二,阴阳天宗江东流。”

“有意思。”

“可惜,未明悟阴阳真谛。”

老叟一甩衣袖,幽冥之气,吞噬一切的光,化作深渊之幕,卷席公平镇,笼罩此地。

“老贼,受死。”

“雷狱刀经,邪灭。”

一刀噼下,幽冥之幕破碎,公平镇拦腰斩断,恐怖的刀气,留下百丈深渊。

江东流转身御剑远遁。

他怕公羊琰一刀噼向她。

“公羊老祖疯了,将蕴养百年的武圣刀意,给了公羊琰。”

江东流咒骂一句。

这一刀落下,就是公羊老祖巅峰实力的一刀。

但这一刀使出,估计公羊琰也会被刀意所伤。

成半废之人。

发泄过后,凝望狂雷闪电的厚厚云岑。

公羊琰施展龟息之法,收敛体内元气气息,强行压制突破。

“看出来了吗?”

公羊琰冷漠地道。

没有刚才那般狂暴的战意。

她转身回城。

持续两次动用底牌,惊退强敌。

但公羊琰明白,木刀只有一道刀气。

只是被她以巧妙之法,泄露出一些武圣信物的迹象。

百里飞鸿身上数百道风刀切割的伤痕。

在晋升血炼十炼之际。

快速愈合。

同时,旧力尽去,新力诞生。

一股更为恐怖的血气,从百里飞鸿身上泄露。

镇魔大楼地下镇魔牢房。

数以百计的妖魔露出恐惧之色。

“血炼者!”

“该死的血炼者,赶紧收起你的血气。”

“吾等......”

血气渗透墙壁,落在牢房里。

“啊”

妖魔痛苦嚎叫。

弱小的妖魔,直接被血气刚阳的力量照射,在惨叫中寂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