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琰面色不好看。

镇魔司被人欺负上门,皮脸还要不要。

让人看到了东滨城的虚弱,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宗门武道强者降临此地。

“江东流,一直逗留在此地,终究是祸患。”

“东侯军主,盯上了百里飞鸿,我不可能永远守住他。”

再次巡视公平镇,阴气溃散,甚至上古玄冰女寒素留下来的玄冰,也出现了融化的迹象。

“终究是祸患。”

叹息一声,往东滨城返回。

百里飞鸿从沉睡中醒来,抬头看向天穹。

“这次死里逃生,真的不容易。”

感受体内澎湃的血气。

此时的他正式进入血炼十重。

终于打破了九的界限。

就是技能点消耗有点多。

逍遥游这门武道绝学,花费了他两万多的技能点,终于窥见隐藏在此武道绝学的真面目。

无上级神通,鲲鹏遁法。

“咦?”

百里飞鸿面露惊异。

按照他的计算,技能点应该剩下点左右。

可现在技能之书呈现出来的技能点数增加了。

宿主:百里飞鸿

武道境界:元胎【胎动】

技能点:(可升级技能,可合成技能,可推演技能)

技能1:厨艺,炉火纯青(经验值:3620/8000)

技能2:万物归元鼎功十重(/2,000,000)【巅峰】(消耗技能点,可升级,可推演,可合成)

技能3:镇魔六道经.第一道(炼神巅峰),第二道,元胎.胎动(/)

技能4:鲲鹏遁法:无上神通,一重:振翅九天精通(/)

技能5:五行镇魔手,武道意志(升级条件未达到)

技能6:血镇山河(神通第三阶,320/800)

技能7:浪里白龙,武道意志(消耗十个技能点,可以升级。)

技能8:十三重金光横练功(可通过消耗技能点提升至十四重。)

技能9:龙爪手,武道意志(4/30,可通过消耗技能点,提升技能特质。)

loubiqu.

技能10:横扫千军,精通,(1/10)

看着技能之书版面的属性,百里飞鸿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经验值与技能点是不挂钩。

获取的经验值是根据他修炼状态而定。

对功法的领悟深浅,获取的经验值也越多。

巅峰状态下的武功,是可以通过资源,来转化经验值。

“我怀疑,到了最后,升级一层,可能需要的技能点比经验值还要高。”

按照技能之书的尿性,百分之九十九可以肯定,这就是事实。

这次释放窍穴内积累的元气,让百里飞鸿对窍穴更加重视。

观照体内,窍穴如星辰般闪烁。

以往只是萤火虫大小。

进入血炼十重后,窍穴的容纳的元气大大增强。

最为耀眼的还是元胎种子,宛若恒星太阳般,一缕缕的风之玄妙,化作符文秩序,环绕着元胎种子转动。

带动着四周的天地元气,流入自身。

血液流淌着的声音,带着一丝雷霆风暴迹象。

此时的他,尽管境界还是处于胎动层次。

可力量却暴增了十倍不止。

“万物归元鼎功。技能之书是根据我的状态,而推演出来的功法吗?”

百里飞鸿记得很清楚,炼血归元功达到巅峰之时,升级这门功法需要500技能点。

现在在血炼九重推演出来的《万物归元鼎功》,推演这门功法,技能点暴增十倍。

天边一道倩影划过,未等百里飞鸿反应过来,公羊琰已经站立在他的身边。

“多谢大人出手,不然,我这条小命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百里飞鸿拱手道。

公羊琰却没有说话,而是打量着百里飞鸿。

此时的百里飞鸿衣服破烂,沾染着血迹。

残留在衣服的血迹,散发着让人侧目的恐怖血气。

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何冥府的东侯军主要亲自出手对付百里飞鸿这小人物。

他是如何做到的?

“朝廷禁武道,担心百姓以武犯忌。”

“这规矩,并非是从大元帝国开始,往上追朔几个朝代,都是如此。”

公羊琰开口道。

没有谈论冥府,更没有谈论令狐雪。

“在大元境内,一般的练武者,只能修炼到所谓的九血武师。”

“九血圆满,有不少天纵之才,勘破炼血之秘,于是就有了血炼者的诞生。”

“血炼者的诞生,对于朝廷来说,是一件好事。”

“这股力量威胁不到朝廷,对妖魔有致命的伤害。”

“但后来,很多血炼者被宗门招收为弟子。”

“这群血炼者,有古之修士风范。在接触到了宗门武学秘法,一飞冲天,不少成就武圣般的存在,都是在炼血境,将血液淬炼五次,到达极限。”

“炼骨同样如此。”

“经过无数武道前辈的总结,未来能否成就武圣,与炼体这铸造道基的层次息息相关。”

公羊琰谈论的话题,放在宗门,都是隐秘。

唯有师承之人,方可知道此隐秘。

在开始修炼之时,就有意锻炼弟子的体魄。

体魄熬炼越强,未来的武道越顺。

“大人,你想说什么?”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他想到了冥府老叟这老怪物。

他同样窥视自己的血肉。

“你现在就是行走的大补丹,若是死了,这一身血肉被妖魔吞噬,补全了妖魔的缺憾,必定会诞生一头无上妖魔。”

“对于邪修来说,同样如此。”

“冥府已经盯上你,有机会,他们会对你下手。”

“得不到你,也要杀了你。”

“对他们来说,扼杀天才,就是对他们未来最好的保护。”

公羊琰道出了一些隐秘。

一些百里飞鸿不知道的隐秘。

在他看来,他这一身血气,就是妖魔都要绕着走。

可世间有诸般秘法,用以避开血气的伤害,吸收刚阳血液,补全自身的缺憾。

邪修,同样如此。

他想到了女鬼纪小倩,她开始的目的就是吸食自己的阳气。

“冥府,真是让人生厌。”

百里飞鸿叹道。

“令人生厌的可不只是冥府。对于我们镇魔司来说,宗教、世家氏族,同样是威胁。你现在尚未接触到宗门的世界,不知道宗门世界的险恶。”

公羊琰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很显然,她对那个世界,是极为讨厌的。

“不过,以你现在的本事,很快就能接触到他们。”

公羊琰内心很复杂。

百里飞鸿是她一手提拔上来的。

当初见他炼血境如此之高,起了爱才之心。

才将自己得到的《镇魔六道经》奖赏给他,百里飞鸿没有让公羊琰失望。

在镇魔司内,已经出色完成诸多任务。

“卑职一日是镇魔司的人,永远履行镇守使的职责。”

百里飞鸿看得出公羊琰的担忧。

“军主,为何要离开?”

白无常冷声说道。

听他的语气,很不满。

黑白无常都是冥府顶尖的好手。

而且很年轻,被冥府赋予重望。

“公羊琰的手里拿着的可是公羊刀圣的武圣信物,一刀之下,就算是武圣,都要避其锋芒。”

东侯军主心有忌惮地道。

更何况,还有阴阳天宗的江东流在侧。

江东流乃是潜龙榜排行第二。

其进入神通境已有三年,自己不怕他,一旦与公羊琰战斗,他必定插手。

“百里飞鸿逃遁之法,应该是神通。不入神通,却强行使用神通,神通的反噬,他能撑得住吗?”

黑无常说完,转身离开。

面具之下,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黑无常,你这是去哪?”

“回东滨城,找机会,将百里飞鸿这废人擒拿,带回总坛。”

黑无常毫不掩饰自己的行动。

擒拿百里飞鸿,大功一件。

他知道得太多了。

黄泉之门,永生之法。

东侯军主没有阻拦。

冥府之内,到达他们这层次,自由度很大。

黑白无常可不会听他的话。

白无常也走了。

大沥镇,某地下深处,此地只剩下东侯军主,以及一些冥府组织人员。

庞大的基地,需要有人维护。

“黄泉之门,永生之法,魔神意志。”

百里飞鸿所言是否属实,东侯军主不敢肯定。

但有一点,百里飞鸿没有说错。

上古玄冰女寒素她隐藏在黄泉之门内。

否则,以冥府的手段,早已经将这位祖师奶挖掘起来。

任何一件事,都涉及惊天秘密。

而且,上古玄冰女寒素已经埋葬了万载,依然能复活。

这消息对于冥府来说,太过重要了。

或许这世上真的存在永生之法。

东侯军主呼吸都变得笨重,双眸灼热,孤寂的内心已经燃起了惊天的野心。

这副身体已经老了。

未来唯一的道路,就是灵魂住在自己的冥府中,苟延残存。

肉身乃承载灵魂之舟。

没有肉身的保护,冥府都是脆弱的。

“百里飞鸿不是关键。”

“他的话半真半假。”

“但他的话给予我很大的提示。”

“上古玄冰女寒素,冥府的祖师奶,她很虚弱,虚弱到面对武圣信物的威胁,只能逃跑。”

东侯军主很明白上古玄冰女寒素的恐怖。

当初死在她手底下的,莫说武圣,就算是人仙,更强大的魔神都斩杀过。

现在面对公羊琰这种靠着家族荫庇的二世祖,都要逃跑。

她已经不是当年威慑百宗的玄冰女寒素了。

“找到她。”

东侯军主内心焚起滔天的火焰。

冥府也在寻找寒素。

但此刻的东侯军主改变计划。

在冥府中,他只能算是中上层人物。

若是找到了上古玄冰女寒素,无论是合作,还是另有图谋,对他来说,都是打破命运的桎梏,有机会冲击至高存在。

“缥缈,发动我们手里所有人,搜索我们的祖师奶寒素。”

东侯军主抬头,看着跪在地下徒儿云缥缈。

“只要找到她,我解除你身上的冥符。”

云缥缈激动地抬头,道:“师父,请放心,徒儿一定找到祖师奶奶。”

接触冥符,就是获得自由。

绝对的自由。

“我看好你,你有一种很特别的天赋,正是这天赋,你才能成为我东侯军主的徒弟。现在是发挥你天赋的时候了。”

江东流将信鸽放飞。

“我犯了灯下黑的错误。”

“难怪公羊琰有恃无恐,根本无惧妖魔。”

“原来是培养了如此一位镇守血将!

!”

尽管火候还差点。

但这位百里飞鸿,他很了解。

从他进入镇魔司,江东流就曾经关注过他。

最后,他选择了罗景林。

这位与剑道有大气运的徒儿。

这徒儿很出色。

他也很满意,甚至已经安排好了他未来的路。

可今日,江东流心情很不好。

他那位出色的徒儿,在百里飞鸿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进入镇魔司时候,他们都是镇魔学徒。

不足一年,百里飞鸿已经成为东滨城的右镇守使。

人比人,气死人。

“如此雄厚的血气,短时间内想要修炼出来,只有一种可能。”

传说中的鲲鹏血!

念及此,江东流一瞬间想通了很多。

百里飞鸿施展的遁法,让他这位神通主都为之惊艳。

那一瞬间,他甚至看到了鲲鹏展翅高飞,直冲九天。

“传说是真的。”

“年轻的天守将来东滨城出任镇守使,建立了镇魔大楼,为的就是鲲鹏妖血。”

此妖血,非被妖魔之气污染的妖血。

而是蕴藏着鲲鹏这类神魔的血统。

“此事暂时不能告诉宗门。”

江东流低吟道。

若能获得鲲鹏妖血,以阴阳神通演绎鲲鹏法相。

这将增加冲击武圣的底蕴。

“公羊琰手里拿着的刀圣木刀,终究是威胁。”

“看来,需要借取师父的阴阳无极盾,以防刀圣木刀斩向我。”

省府镇魔司。

宫宇南山县郡上呈的奏折,露出了惊讶之色。

“小姐,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可惜,你的命运,早已经决定了。”

“何必做无畏的反抗呢?”

“羽公子这次上京,为你请命,可是受了很大的苦。”

你只需要点头,答应十八皇子的求亲,何须镇守东滨城这火山之地。

这可是活火山。

大沥山的存在,就能让你吃尽苦头。

“百里飞鸿,已经成为右镇守使了吗?”

“也罢,总司那边不愿意将你调离东滨城,一位无权无势的后起之辈,被调动中总归可以了吧。”

宫宇没有拦截这上呈总司的奏折。

也没胆拦下这奏折。

他敢做,公羊家族都保护不了他。

百里飞鸿获得大功一件,而且,在应对群敌之时,有丰富的经验。

镇南水师占据的海外驻地,正好缺一名镇守使。

“什么?我成了镇守使!

!”

百里飞鸿接到消息后,直接跳起来。

青莲剑将任务书递给他。

“此乃总司下达任命书,命令你三日之内,随东滨水师舰队南下,前往飞元岛履职,成为当地镇魔司镇守使。”

百里飞鸿接过任命书,立即前往公羊琰的办公室。

“公羊大人,我成为飞元岛的镇守使,可是你在背后操纵?”

百里飞鸿语气甚至有点质问。

他在东滨城生活很久了,对这里已经产生了感情。

“宫宇统领做得很好。”

公羊琰看着窗外。

“于你而言,这次任命,仕途无量。”

“外出海外驻地成为镇守使,远离东滨城,冥府想要对付你,可要问过镇南水师是否会答应。”

百里飞鸿沉默了。

“三年,最长三年,你必须回来东滨城。此地,我还能撑三年,三年后,就难说了。”

公羊琰轻笑一声:“当然,你也可以避得远远的。”

“答应过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三年不短,希望公羊大人珍重。”

百里飞鸿拱手行礼。

感激这位镇守使,正是在他的庇护下,自己才能如此快速成长起来。

“跳出境内,远走海外也好,多看看这世界,你会发现这世界真的很精彩。”

百里飞鸿沉默了。

他是为数不多知道公羊琰被软禁在东滨城秘密的人。

她肩负的任务,事关大元帝国兴衰。

一个预言,让站立在世界之巅的谷梁皇室都为之恐惧。

这位预言师究竟有多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