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吗?”

“百里飞鸿晋升镇守使。”

“飞鸿大人,已经是右镇守使了。”

“不,是飞元岛的镇守使。”

“飞元岛?那不是海外飞地?”

“正是,听说,飞元岛的面积与东洲省相当。”

“镇南水师大败,龟缩在飞元岛上,飞鸿大人现在过去当镇守使,怕不是被人当出气包吧。”

镇魔大楼内,议论纷纷。

颜如玉正常上班,听到谣传后,心绪开始不宁。

先不提飞元岛在海外,大元帝国的很多律法,管不到那么远的地方。

镇南水师乃是军部麾下海军的主力之一。

长年征战海外,已经自成一体。

百里飞鸿这次前往海外飞元岛任职,这行为就是在镇南水师腹部插旗,插镇魔司的旗帜。

因为,一直以来,飞元岛的镇魔司都是名副其实。

甚至,挂个牌,三两天上报镇魔司镇压妖魔,死于非命。

残留下来的几位镇魔使,其实,就是被排斥到飞元岛养老的。

更何况,飞元岛直面海外诸国。

很多强者都是遵循弱肉强食,没有规矩二字可言。

说一句不好听的话,百里飞鸿到了飞元岛,死了都没人为他收敛尸体。

突然,镇魔大楼安静下来。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百里飞鸿走到任务前台。

“听说你这次担任飞元岛镇守使。”

颜如玉轻声说道。

“嗯。”

“祝贺你,成为一地镇守使。”

百里飞鸿一愣,他听得出颜如玉话语间的情绪很低落。

“宫宇统领亲自出手,何德何能,让如此大人物为我操劳?确实是值得庆贺。”

像宫宇这般镇守统领出手干预,于百里飞鸿来说,确实值得庆贺。

现在的自己也算是一个人物。

“飞鸿大人,那可是飞元岛。”

颜如玉跺着脚道。

“短则一年,长则三年,我必定回来。到时候,我们的宫宇统领,可不能像现在这般随意拨弄我的命运。”

百里飞鸿笑道,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宫宇的安排,不正是自己需要的吗。

就算不用技能点,三年里,单纯躲起来练功,他也能靠着经验值成就神通主。

他宫宇是神通主,是镇魔司统领。

他若是神通主,宫宇若敢对自己再胡来,一巴掌将他拍死就是了。

“镇南水师的人很霸道,你这次前往飞元岛,属于强硬在镇南水师的腹地插一根钉子。飞元岛与魔鬼海很近,妖魔横行,海外各大宗教混乱,更有强大的海盗霸占海域......”

颜如玉似乎很了解飞元岛,将飞元岛纵横交织的复杂关系,悉心地说与百里飞鸿听。

《仙木奇缘》

百里飞鸿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挂着一丝澹澹的笑容。

颜如玉似有所觉,脸上涌现一丝羞红。

“颜姑娘,无论飞元岛环境如何恶劣,诸般海外势力,妖魔交织复杂,终究离不开两个字:力量。”

百里飞鸿终于出声了。

只是简单地阐述一个事实的本质。

“男儿建功立业,何处不危险?”

“颜姑娘,珍重。东滨城很危险,你自己也要小心。”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本逍遥游。

“此身法,有我的备注,你若是修炼到巅峰,可是有惊喜的。”

颜如玉低头刹那,百里飞鸿已经消失不见。

同日,张敬忠成为巡捕司司长。

老司长退休,安享晚年。

三天后。

“纪小倩,你我也算有缘,就给你立了个碑。”

小院的榕树下,埋葬的是纪小倩送给他的金银珠宝。

那时候,自己一穷二白。

现在钱财于他而言,不过是身外之物。

这一个可怜可悲又可敬的女人,她理应有名有姓。

“好好看家,此去经年,何时再见,谁又知晓?”

经历公平镇生死之难后,百里飞鸿明白,自己靠着技能之书获得的小成就,非但没有给予自己安全感,反而让自己像是猪栏里养肥、养壮的猪,待人宰杀。

东滨城,常驻一支水师舰队。

说来可笑,养活这支水师的费用,大部分来自漕运帮掌控的港口码头。

丁博镇魔使远远站着,看着由远而近的百里飞鸿。

谁敢相信,这年轻过分的镇守使,大半年前还是在他的教导下的镇魔学徒。

隔着二十丈,百里飞鸿遥遥拱手。

感谢丁博镇魔使的教导之恩。

“放心,四海武馆我罩着。”

丁博喃喃自语,转身返回漕运帮。

漕运帮能脱身,皆因为东滨城镇魔司接管了此码头港口,间接掌控漕运帮在此地的势力。

而丁博镇魔使,就是掌托人。

阳光明媚,军港码头这边的战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东滨水师舰队将领黄明辉已恭候多时。

“黄将军,此行到达飞元岛,有劳了。”

百里飞鸿抱拳率先开声。

“百里镇守使,我老家是南山县城的。”

黄将军并未多言,只提一句。

就指挥士兵,将百里飞鸿的行李搬运上舰上。

可就这一句话,百里飞鸿明白,自己在海上航行这段时间,日子会过得很舒服。

此路南下,辗转七八个城市,沿岸港口停靠,补充物资。

从登上舰船第一天,百里飞鸿就没有下过船。

他大门不出,闭关修炼,参悟鲲鹏遁法、万物归元鼎功、镇魔六道经第二道。

幸好,南山县郡斩杀倭寇,除了晋升镇守使外,谷梁皇室赐予了大量的丹药给他。

其中造化精血丹,最为贵重。

是最顶尖的增幅血气丹药。

一枚造化精血丹,万金不换。

这次闭关,让百里飞鸿有一种回到HLD上的错觉。

唯一不好的就是船舱的房间太过狭窄。

这已经是战舰内最好的房间。

从镇魔司得到的八门绝学,都熟记于心。

只是,没有修炼。

一月后,=东滨水师终于到达飞元岛。

“我们东滨水师的任务,是为镇南水师押运一批特殊的货物,不会在飞元岛上逗留太久,就会折返东海。飞鸿兄弟,在飞元岛可要保重,若能将船上的优良习惯继续在飞元岛保持,就是最好的。”

东滨水师舰队将领黄明辉平时沉默寡言,就在他们分离在即,这位老大哥,却出言提醒他。

“黄大哥放心,我此行上岛,除了履行作为一个镇魔人的职责外,其余的事情不会多管。”

百里飞鸿也没有心思争权夺利。

曾经职场上流传一句话,只要你的专业技术足够牛逼,你可以无畏一切。

还有畏惧,那就是专业技术还没有达到最顶尖。

飞元岛无论多复杂。

自身强大,才是立命之本。

“有你此话,为兄就放心了。对了,我有一同乡,是飞元岛巡捕司司长,他在飞元岛任职二十多年,你若有事需要帮忙,你找他就行,到时候报我名字,他必定帮忙。”

“多谢黄大哥的帮助,小弟感激不尽,小弟先上岛了,哪天东滨水师再来飞元岛,我请黄大哥喝酒。”

百里飞鸿拱手告辞。

“珍重。”

百里飞鸿登上码头。

远远看见一老头,举着牌子。

【欢迎镇守使大人到来。】

码头上人来人往。

这老头站立都不稳。

百里飞鸿眯了眯眼,心里对飞元岛内的镇魔司地位有了新的认知。

无人问津。

镇守使,存在感为零。

“喂,你这老头,赶紧离开,没看见刘大人码头拜访贵客吗?”

声音极度嚣张喊道。

在炒杂的码头,都如此清晰传播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人群如鸟兽作散。

让出一条路。

身穿黑色劲服,披戴锁子甲,腰间插着短火铳,四方脸,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但却长着一脸的凶相。

看他穿着打扮,应该是军中总旗。

放在陆地,可指挥二十人。

放在水师,却是八人队长。

“水师的兄弟,今天我们镇守使大人上任......”

“嗤,你们的镇守使上任,你们镇魔司硬气了?镇魔司算什么东西,滚,否则,莫怪我的子弹无眼,嘿嘿,最近法拉帝国的奸细众多,军爷现在怀疑你就是奸细。”

水师的总旗满面嘲笑,可眼睛却显得冷漠。

拿着牌子的老头却是气得发抖,指着对方骂道:“莫要乱说,老夫可是乙等镇守使,可与你船上指挥将军同品,竟敢指鹿为马,栽赃老夫。”

“老家伙,这里是飞元岛,不是大元境内。”

总旗一把抓起短火铳,冷漠地指着镇魔司老头的脑袋。

“竟敢如此,竟敢如此。你就不怕有人告发你。”

镇魔司的乙等镇魔使已经沦落至此了吗?

观其血气,已经衰弱至极,而且身上旧疾不少,能过来码头接百里飞鸿,也算是底子硬,身体还算利索。

“哈哈,杀了你,也没人看到。谁看到了?”

此时水师总旗蔑视地看向四周,码头上看热闹的人低下头。

“我看到了。”

百里飞鸿澹澹说道。

“谁?是你在说话吗?”

水师总旗短火铳对准百里飞鸿。

“不知死活的家伙。”

毫不犹疑扳动火铳,这家伙倒是有几分本事。

枪法奇准。

子弹精准地打在百里飞鸿的眉心处。

“不知死活的家伙。”

水师总旗冷笑道。

镇魔司老头气得颤抖。

如此蛮横霸道,在飞元岛上,镇南水师的士兵,已经习以为常。

“枪法倒是很准,可惜了,人长歪了。”

百里飞鸿眼神变得冷漠。

刚上任,就来了这一出好戏。

真让我心情不爽。

“你......怎么可能?”

水师总旗连忙后退数步。

脸上不复嚣张表情,唯有恐惧弥漫心头。

他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了。

“你究竟是何人?”

“大元帝国,镇魔司,飞元岛镇守使百里飞鸿。也是你口中,不算什么东西的镇魔司内一个小头头。”

百里飞鸿冷声道。

“大人,饶命。”水师总旗恐慌道。

“饶命?你勾结妖魔,妄议大元,公众之下,发表颠覆朝政言论,诋毁镇魔司,开枪谋杀镇守使,你说哪一条能饶你性命?”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露出一丝不屑。

本可以不跟这小角色一般见识。

但他太长本事了,将百里飞鸿激怒。

冥府东侯军主他对付不了,还对付不了镇南水师?

听说,镇南水师的都督尚未踏入神通境。

“你胡说,这里是飞元岛,这是镇南水师的地盘,你镇魔司想要杀我,不怕我们都督大人剥了你的皮?!

水师总旗惊慌之下,反而威胁起百里飞鸿来。

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按理说,你镇南水师的都督大人倒是比我这镇守使官高一等。”

百里飞鸿一步步上前,声音开始高昂:“但镇魔司,皇权特许,见官大一级,更有监察天下百官之能,除了当今圣上,无人能干预镇魔司办桉。”

“你,罪该万死。”

举起手臂,食指指着对方,轻轻颤抖。

“手下留情。”

劲力一发,脑袋炸裂,血浆与脑浆散落一地。

一队骑兵策马狂奔而来。

为首者,身穿银色铠甲,乘坐骏马,好不威风。

“本将叫你手下留情,为何还杀害我水师之人?”

“你想死吗?”

马上的将领,面色阴沉,眼中杀机毕露。

其身后骑兵,手持火枪,瞄准百里飞鸿。

只要上官一声令下,百枪齐发。

“其罪一、勾结妖魔。”

百里飞鸿笑了。

“其罪二、发表颠覆朝政言论,飞元岛可是大元领土,而非镇南水师自留地。”

“其罪三、开枪射击本镇守使,此乃滔天大罪。”

骏马上的将领冷哼一声:“镇魔司好大的本事,好大的威风。一言自说,就杀死我镇南水师的总旗。本将军看你这黄毛小子,毛发都未长齐,必定是冒牌货。来人,抓其他。”

百里飞鸿一直保持着笑容。

下一刻,他抬手横空一掌。

将马背上的将领击飞百丈,胯下的骏马,直接被打爆。

“嚣张惯了,在海外惯了。难道你们已经忘记我们镇魔司,才是享受特权的老祖宗?”

张白海吐着血,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死亡是如此之近。

砰砰砰

枪声响起。

血肉横流。

死的,却是他带来的士兵。

没一全尸。

百里飞鸿背负双手,漫步在血肉中,鞋底却不沾血。

竟是踏空而行。

“走吧,带我到镇魔司。”

看了眼接他的老头,神色冷漠。

老头哆嗦,浑身颤抖,不敢多言。

“都督大人,不会饶你了。”

张百海撑着身子。

“按照大元律法,镇魔司的规矩,你本应是死人。我饶你一命,是让你给燕都督带一句话。三日之内,我享受不到本属于我镇守使的特权,我就将今日所见所闻上奏圣上,举报你家都督有叛逆之心,镇南水师有不臣之心。”

百里飞鸿没有掩饰自己的话语。

“届时,来的可不是我镇魔司的人,而是天守将。”

“相信我,镇南水师未来不会有大败之局,因为整个镇南水师都会覆灭。”

百里飞鸿和颜悦色与这位伤者说道。

“你......莫要胡说。”

“这可是学你们镇南水师总旗之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