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白海愤恨的目光中,百里飞鸿跟随着飞元岛镇魔使胡作为回到镇魔司办公驻地。

看着眼前,破烂的房屋,镇魔司的招牌随风飘荡。

百里飞鸿确实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大人,镇南水师在飞元岛,其实力巨大,可以说,燕都督的话比飞元岛知州的话更好使,甚至朝廷某些政策落实,都要经过燕都督审阅后,才能在飞元岛实施。”

胡作为低声介绍道。

他担心这位镇守使与镇南水师闹得太僵硬了,没有回旋的余地,到时候吃大亏的是整个镇魔司。

“上任镇守使是如何死的?”

百里飞鸿不听老人言,他有自己的判断。

胡作为还算可以,让他继续养老就行。

至于镇魔司内其他镇魔使,竟然没有前往码头迎接他。

态度上的问题。

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比公羊琰任职东滨城镇守使艰难十倍。

举目皆敌。

若是安分守己,除非对方强行出手,又比自己强大。

否则,镇南水师拿他没有办法。

但苟道的人生,非他所愿。

百里飞鸿答应公羊琰,三年后必定归来东滨城,履行自己的承诺。

他不在乎预言。

他在乎的是自己的若言,是东滨城为数不多的朋友。

“大人,这......”

胡作为迟钝了,眼神闪躲,不愿意提起此事。

“胡作为,你怕死。当心镇南水师找你麻烦,但你想过,本镇守使能让你活不过今晚吗?”

百里飞鸿眼神闪过凌厉。

他可以允许他的下属犯错,天大的错误,只要他有实力摆平,都愿意为下属承担这风险。

畅想

唯独自己的领地内,不允许出现态度不明确,没骨气的镇魔使。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因为这类人很容易当叛徒。

敌人还没有发招,最先要收拾的就是这类人。

“大人,饶命,我一家上下老小都在飞元岛,就指望着我这点薪酬活命,我死了他们说不定会被贩卖......”

胡作为当场跪在地下。

“起来。镇魔司没有跪拜的礼节,我不是当今圣上,不值得你跪拜。”

百里飞鸿漠然道。

拿了镇魔司的薪酬,就要为镇魔司办事。

“是,是。”

胡作为满额头密布汗珠。

难为他这一副老骨头,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出来拼命。

“召集镇魔司所有镇魔使,我要开会。”

百里飞鸿冷声道。

“可是,一些镇魔使,已经外出公干......”

“晚上七点,不到场,当即被革除出镇魔司。”

百里飞鸿冷笑道。

飞元岛的情况,他尚未了解,但可以推断,镇魔司就是被闲置的部门,何来紧急处理的大事?

“是,属下现在就通知各位镇魔使。”

“大人,里边请,办公室已经为你准备好。”

像镇魔司这类机构,很多事情都属于绝密。

所以,办公楼都是独立,甚至有一套自己的建设标准。

为的是收容一些难以杀死的妖魔。

东滨城镇魔大楼,镇压数以百计的妖魔。

大部分是在研究妖魔的弱点,好针对性进行镇魔。

但不久前,九成的妖魔突然暴毙。

剩余一成强大的妖魔,陷入虚弱沉睡状态。

百里飞鸿明白,是自己晋升血炼十重,爆发出来的血气,将这些妖魔净化了。

他不说,公羊琰也不追究。

就成了无头悬桉。

但眼前这镇魔司办公驻地,却让百里飞鸿皱着眉头。

办公驻地,处于菜市场侧边。

更奇葩的是,办公驻地还是租赁一层,作为驻点。

办公室内环境破旧,陈旧,潮湿,更弥漫着一股血腥恶臭。

各种各样的味道混杂出来的臭味。

很显然,是菜市场飘荡而来的。

“胡作为,飞元岛曾经的镇魔大楼,如今在何处?”

当地成立镇魔司,建立镇魔大楼,是标配。

而且,镇魔大楼,乃是镇魔司总司承担费用。

镇魔司内设一个鬼斧神工堂,是镇魔大楼承包商。

东滨城镇魔大楼是鬼斧神工堂的杰作。

以鲲妖骨架为栋梁,混凝土为架体,内部墙体更是掏空一座山,切割石头,建造而成。

“大人,你的办公室,我们几个镇魔使筹了点钱,为你重新装潢一番,里面干净舒适。”

胡作为闪烁其词。

百里飞鸿没有出声。

第一把火已经烧了。

他还想着在内部烧起第二把火。

看来没有必要。

非这些镇魔使之罪。

很大一部分,极有可能是镇守使的问题。

镇守使一般由炼神层次的人担任。

重要的地方,则由镇守将担任。

东滨城就是如此。

公羊琰处于元胎层次的巅峰。

加上她修炼的武道绝学极为强大,战斗力爆棚。

若她前来飞元岛,镇南水师言都督都要到码头迎接。

为其接风洗尘。

百里飞鸿算什么?

十七岁毛都没有长齐全的小年轻。

倒是有天赋,拥有炼神层次的修为。

估计,在炼体层次,修炼不深入,就进行层次的升华突破,冲到炼神层次。

有没有后台,听说还是被人发配过来此地。

也让镇南水师很多人误认为,这小年轻的就是走后门过来,没有什么本事。

上梁不正下梁歪。

故此,才有了码头这一出戏。

“是个人都能欺负到镇魔司的头上来了。”

百里飞鸿的叹息,在空旷的办公室震荡。

胡作为头低下,不敢看自己年轻的上司。

“大人,属下有句实话,不知是否当说?”

“说吧。”

“大人,燕都督为人霸道,这次魔鬼海峡一战失利,尽管影响很大,但镇南水师的实力被保存下来。

现在的镇南水师就是一个炸药桶,正在找出气筒,大人打伤的张白海将领,是镇南水师的高层,掌控一支舰队,权势极大。

被你杀死的总旗,叫做严黎明,其家中旁系亲属堂妹,是燕都督小妾。

被你杀死的那支骑兵,是水师督察队。

在镇南水师中,势力极大。

他们,必定会报复大人。

大人你还是赶紧返回大元境内。

飞元岛的镇守使,谁当谁死。

镇魔司的职责,已经成为很多人眼中碍眼的东西,必须清除。

若非飞元岛的镇魔司不能取缔。

估计,我们几位老弱伤残的镇魔使,会无端出事,死于非命。”

胡作为一诉内心的苦水。

还有一件事,他没有说。

镇守使当不好,随时能走。

我们这些镇魔使,已经在飞元岛安居。

逃不掉的。

“弱小是原罪?是你们被打压太久了,已经丧失了斗志。就从我任职之日开始,改变这一切。”

密集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看来,不需要等到我任职之后了。”

百里飞鸿转身下楼。

菜市场安静得可怕。

四周的百姓,连忙逃窜。

一支军队,将整条街道都清空。

“新任的镇守使,就是不同。想要立威,拿我们镇南水师开刀。”

赤膊,背着大砍刀的光头刀疤男,瓮声道。

熟悉飞元岛的人都知道,此人是镇南水师的屠刀。

负责为镇南水师处理妖魔鬼怪的精锐。

代号血屠杜仁生。

“新任的镇守使可是跟随着公羊琰,以公羊琰的眼光,新任的镇守使不是一般的炼神武道师。”

悦耳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镇南水师鼎鼎大名的女战神钟子灵,其身上元气波动浓烈,现在已经踏入了元胎境。

“若是普通的炼神武道师,需要我们两人出手吗?燕都督已经说了,让我们好好招待这位镇守使。让他知道,不是谁都能拿镇南水师立威。”

百里飞鸿身穿便服,从镇魔司驻地走出来。

动作整齐的士兵,一千多支火枪瞄准着他。

肃杀之意,弥漫整条街道。

百里飞鸿负手而立,面带笑容,镇定自若地打量着镇南水师的军容。

作为大元水师中的精锐部队,确实不同凡响。

每一位士兵,都拥有不弱的底子。

修炼了真正的武道功法。

小旗炼血,总旗炼骨,百户炼髓,千户炼脏。

其余士兵,其身上的气息,都不弱于七血武师。

但修炼的是正统的军中武学,其体内炼血纯正,体魄淬炼很好。

“前面的可是百里飞鸿镇守使?”

血屠杜仁生喊道。

“正是本官。”

“我家燕都督,听闻大人前来赴任,特派吾等前来接都督前往镇南水师总部,接风洗尘。”

血屠杜仁生大笑道。

“你家都督有心了。劳烦这位兄弟带过路。”

百里飞鸿没有拒绝,也不好拒绝。

镇南水师都督说得很客气,以接风洗尘的名义,邀请自己。

自己若不去,燕都督再对自己出手,传到朝廷,那也是私仇。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火,还没有焚烧到极致。

三天后,一切见分晓。

“好胆量。”

声音如风铃,让人难忘。

却见眼前女人,身披白袍,手持红缨枪。

五官透着坚毅,而秀美,眉宇间透着英气,如长枪锋芒,直逼云霄。

这是一位高手。

比身旁站着如巨熊般的男人更危险。

见到此,再对比飞元岛上镇魔司的老残镇魔使,百里飞鸿深感无力。

镇南水师确实有本钱嚣张。

但,这世界,是由最顶尖的强者意志决定的。

“你很不错,你有没有兴趣来我镇魔司,左镇守使之位虚位以待。”

百里飞鸿心里一动,当场招揽起对方。

“哈哈哈,镇魔司?左镇守使?好大的官位。”

血屠杜仁生忍不住狂笑起来。

四周的镇南水师士兵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钟子灵却面露凝重。

她的心脏跳动很快,血液也在加速流动。

死亡的危机在蔓延。

“小心。”

钟子灵突然长枪横扫。

可是触及到的就是残影。

她童孔微缩,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铜钟护体功!

!”

血气如铜钟,将他笼罩。

血屠杜仁生毛发立起,未知的死亡危险正在降临。

他看到了钟子灵出手。

眼前的新任镇守使,出现了两个。

残影?

“镇魔五行手。”

一掌,穿越钟子灵的枪法封锁。

一击之下,铜钟破裂。

威势不减,一掌印在他的胸膛。

砰!

他修炼至金骨境界的胸部尽头,尽数断裂。

身体像被一座山撞中,横飞数百米,从街头击飞,狠狠地砸在街尾一座建筑上,将这建筑撞碎。

“大胆!”

钟子灵剑眉轻扬,红缨枪绽放灵光,指向百里飞鸿。

此时的百里飞鸿站在门口,彷佛不曾动过身子。

“聒噪,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轮得到你来嘲笑?燕都督当面,也要给本官几分薄面。”

百里飞鸿手掌在衣服抹了抹,将脏东西擦掉。

“真不好意思,这暴脾气,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看来燕都督为本官举办的接风洗尘宴,本镇守使是吃不成了。”

无视钟子灵长枪吞吐的元气,百里飞鸿笑得很轻松。

钟子灵银牙差点咬碎。

压抑内心的怒火。

她很想下令开火。

可眼前这位镇守使的实力,让他有点看不透。

但有点可以肯定,子弹触碰不到他。

“朝廷是否对镇南水师产生不满?”

突然间,钟子灵想到了这一层。

她立即被这念头惊出一身冷汗。

“收队。”

钟子灵咬着牙,下达命令。

百里飞鸿倒是意外。

倒是有几分灵性。

飞元岛的情况,比百里飞鸿想象中还要糟糕。

他突然出手,是想要挑动更深层次的矛盾。

血屠杜仁生没有被他打死。

若是打死了,接下来的戏,自己就成了反派。

这位顶尖的炼神武道师,不会善罢甘休的。

未来的冲突点,必定有他。

钟子灵带人离开,并派人将血屠杜仁生送外医治。

这任镇守使不好对付。

很危险。

镇南水师未来会很难受。

甚至,钟子灵已经预见,以镇南水师这帮同僚的脾性,他们一定会从镇魔司找回场子。

像镇魔司这类特权机构,若是想要出手,对付镇南水师,会死很多人。

前提是镇魔司足够强大。

换了主人的镇魔司,已经足够让镇南水师忌惮。

飞元岛不是海上,若是在大海,镇南水师拥有灭杀百里飞鸿镇守使的武器。

在飞元岛内,使用大规模杀伤力武器。

帝国的水师,恨不得倾巢而出,将镇南水师给围困。

插手镇南水师内务。

水师长年在海外,特别是镇南水师,偏离大元朝太远了。

朝廷已经感觉到,自己对水师的掌控力下降。

这是大忌。

“监军!

!”

钟子灵毛骨悚然。

传闻,朝廷将会在近期派遣监军进驻镇南水师。

天守将!

圣上身边最亲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