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是犯贱。等打上门了,才知道错了。”

百里飞鸿露出笑容。

看着不断涌来的巡捕司。

“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巡捕司巡检高喊道。

巡捕举枪,瞄准百里飞鸿与胡作为。

“大人,现在怎么办?“

胡作为缩了缩脑袋,被枪指着,确实不舒服。

而且,巡捕司不同于飞元商会,官方的组织,权力巨大,司长归属于州府管理与任命。

“什么时候巡捕司能管我们镇魔司的事情?”

百里飞鸿白眼一翻,狠狠地瞪了胡作为一眼。

这来头是真的没有出息。

“可是巡捕司,不会看我们镇魔司的面色的。”

胡作为低声道。

“你说巡捕司厉害,还是我们镇魔司厉害?”

百里飞鸿踢了胡作为一脚:“让他们滚,看在他们司长的面子上。”

黄明辉将军可是交代过,若是有事情,可以找巡捕司司长,这是他的老朋友。

既然是黄明辉的老朋友,还是来自东槟城,这面子多少要给的。

“好的,大人,我现在去跟他们交涉。”

“滚。”

交涉?

什么交涉,在东槟城,巡捕司就是镇魔司的下属单位,专门做苦活、脏活的。

在大元帝国境内,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如此。

望着飞元商会的护卫,尽数倒地。

飞元商会的高层,敢怒不敢言。

谁曾想到飞元商会总部,会在飞元岛上被人袭击。

更让他们无奈的是,袭击者还是官家身份。

镇魔司。

这座岛屿上沉寂很久,很久的镇魔司,终于再次爆发。

踩着他们飞元商会的头颅,宣告他们的回归。

“拜见镇守使大人,老夫乃是飞元商会副会长王重庆,不知道我们飞元商会何时得罪大人?以至于大人将我们飞元商会大厦给毁灭了。”

身穿儒雅白色衣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站出来,拱手问道。

“我们飞元商会,可不曾触及大元律法,还希望镇魔司能给予我们飞元商会一个解释。”

尽管飞元商会副会长王重庆灰头灰脸的,可此人身上有一股气魄,正是这种气魄,让他并不畏惧眼前这位镇守使的威胁。

“听说,你们少会长很拽哦,我的镇守府邸也敢住。”

百里飞鸿冷声道。

“大人,可能误会了。少会长韩飞元所购买府邸,乃是从镇南水师手中买来,另外,贵司也收了钱。”

王重庆却松了一口气。

若单纯只是此事,倒是还能挽回。

只是可惜了这座大楼,那可是花费了飞元商会多少财富才建立起来的总部大楼。

“镇南水师有什么资格卖镇守府邸?一个小小的商会少东家,竟敢挑战镇魔司?谁给你们的勇气?”

百里飞鸿话语很轻。

可蕴含着的杀机。

让王重庆遍体生寒。

他感觉到大事不妙。

他们已经习惯镇南水师在飞元岛上称王称霸的存在。

忘记了镇南水师身后是整个大元帝国。

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

法拉帝国尽管崛起了,可与大元帝国相比,底蕴还是差很多。

能战胜镇南水师,并与大元帝国在魔鬼海峡,纠缠到现在,不分胜负,可那也是在大元帝国内部分化严重的时候,寻找到的时机。

“巡捕司的兄弟,在下是镇魔司乙级镇魔司胡作为。”

胡作为拱手看向巡捕司。

包围了镇魔司的巡捕,面面相觑。

镇魔司攻打飞元商会?

什么时候镇魔司有如此豹子胆了?

但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开枪?

所有巡捕,不由将视线放在巡检大人身上。

杨巡检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大了。

州府责备他们巡捕司,办事不力。

飞元商会大楼被人捣毁,让他们抓人。

可他们不知道捣毁飞元商会大楼的竟然是镇魔司。

“什么时候镇魔司有这本事了?他们不是被镇南水师压得抬不起头来?镇魔司的大楼,都丢失了。”

杨巡检感觉到此事很古怪。

巡捕司好像介入到了镇南水师与镇魔司的权力斗争内。

“我家镇守使大人,正在办桉,还请诸位巡捕司的兄弟莫要干预,最好离开此地。”

胡作为想了想,还是提醒巡捕司的人。

莫要惹了自家杀气很重的大人。

惹得镇守使大人不高兴,说不定将这群巡捕司的兄弟给宰了。

进入巡捕司的兄弟都不容易。

胡作为可不想他们出事。

“胡镇魔使,此乃州府之命......”

“让知府大人来镇魔大楼见我,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百里飞鸿回身,怒喊一声。

何必与这群巡捕纠缠。

直接用官威压制对方。

现在他的身份不同以往,不是小小的镇魔使。

而是飞元岛,最为特殊、权力最大的镇魔司负责人。

与州府知州平起平坐。

何须与州府客气?

其实,百里飞鸿并非这般暴脾气,甚至手段冷漠的人。

但他不得不这般做。

身处于飞元岛,他不可能天天与镇南水师,与州府等大元内部的机构闹得血雨腥风。

朝廷不允许。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三把火前,不逾越底线,上级机构都不会管。

三把火之后,还控制不住局面,而他一直在闹事,那么,这位置绝对坐不稳。

你不走,有人会让你走。

这点官场之道,百里飞鸿还是明白。

公司政治斗争的手段,他都经历过。

杨巡检面色阴沉。

但他能感觉到镇守使大人语气带着杀意。

不遵从命令,他这位巡检也当过头了。

“既然是镇魔司的桉子,我们巡捕司没有道理介入。撤退。”

杨巡检也是聪明人。

此时,他做不了主。

只能如实禀报司长,禀报州府知州。

随着杨巡检的撤退。

飞元商会的高层面色更加难看。

“大人,你想如何才能放过我们飞元商会?”

王重庆态度变得恭敬。

他身后站着一大群飞元商会的人。

若他们都死了,飞元商会就真的完了。

“我给你一条活路,就当你们不知情下,租借了镇守府邸。”

百里飞鸿见好就收。

除非他真的想要毁了飞元商会。

将飞元商会的人全杀了。

现在看来,目的已经达到了。

重建镇魔司非一朝一日之事。

“谢大人开恩,还请大人说出条件,我们飞元商会能满足的必定满足,弥补镇守使大人的损失。”

“不,是镇魔司的损失。镇守府邸,非我私宅。”

百里飞鸿含笑而道,对眼前的王重庆很欣赏。

这是明白人。

“是,还请大人给我们飞元商会机会,补偿镇魔司的损失。”

王重庆身上的重担放下了。

他是生意人,只会做生意。

“镇守府邸的租金有点小贵,毕竟是镇守使的府邸,有点贵是正常。”

“还请大人说一个数。”

“一日万金。”

百里飞鸿竖起一根指头。

“王某代表飞元商会同意了,现在就去为大人筹备金元。”

王重庆听了这数字,很想破口大骂。

但他明白,自己要做的就是爽快地答应,解决眼前这事。

他看得出,眼前这位少年镇守使,身上的戾气很重。

但凡逆他心意,都会被他举起屠刀,无情地杀。

罪名?

妖魔入体?

王重庆不敢想象。

希望韩家主明白此理才是了。

否则,飞元商会可真的伤不起。

飞元商会可不是韩会长一人独有。

整个飞元岛大势力背后,都参了一股。

而韩会长很多股份都是替镇南水师代持。

“那就麻烦王会长派人将镇魔司的租金,送到镇魔大楼。”

百里飞鸿转身离开。

镇魔大楼?

那不是镇南水师占了吗?

王重庆大惊失色。

这可是重要的信息。

“大人,镇魔大楼......”

“镇魔司开会的时间快到了,麻烦胡镇魔使通知其他镇魔司的兄弟,地点改为镇魔大楼。”

百里飞鸿笃定地说。

他将飞元商会的大楼给搞坍塌了。

镇南水师却没有派人前来。

很显然,自己的心意,已经被那位女将军送达了。

这飞元商会大楼一毁,释放的信息,想必燕都督很明白。

对方没有出手,代表着默认了。

陪飞元商会玩了那么久,重要留点时间给镇南水师擦屁股。

镇南水师的地位,暂时还不能动摇。

为了大局,第二把火,重重举起,轻轻放下。

至于第三把火,自然是自己与燕都督的会面。

这一把火,才是决定性的。

权力的背后是武力在支撑。

“是,大人。”

胡作为匆匆离开。

百里飞鸿独自前往镇魔大楼。

他不清楚镇魔大楼的位置。

镇魔大楼存在独特的镇压妖魔气息的法阵,独有的气息,他能感应得到。

沿着自己感知到的位置,百里飞鸿边走边走边观察四周。

城内中心地带,却爆发了强大的元气波动。

“飞元岛的元胎境高手,可比东槟城多。”

“看来,我也要开始努力修炼。”

“若是被燕飞都督压下来,今天打下的江山,将会拱手再次还给对方。”

“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也受到沉重的打击。”

“不利于未来飞元岛镇魔司招募镇魔使。”

百里飞鸿最终目的是重建镇魔司。

让镇魔司恢复真正的面貌。

可不是来飞元岛闹事。

因为,有一个事实摆在眼前,他这位镇守使动不了燕飞都督。

没有理会镇南城中心爆发的元气波动。

他的琐碎事儿很多,这类动荡,还是交给州府吧。

元气波动很快就结束了。

他也很快,找到了镇魔大楼。

飞远岛屿上建立的州府级别的镇魔大楼,相对较晚。

当初镇南水师南下,途经此地,发现了飞远岛屿处于的海域位置,战略性极高。

思路客

花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将飞元岛的土生土长的妖魔、邪神、邪教灭掉。

最后打压土着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将飞远岛屿收入大元帝国的版图。

镇魔司也是在镇南水师入驻此地很久,这块帝国版图渐渐地,成为这片海域最繁华的岛屿,才入驻此地。

插手进入飞元岛,本身军部就很反对。

可惜,反对无效。

谷梁皇室需要执掌此地,同时也要镇魔司来此飞元岛牵制镇南水师。

四四方方,宛若巨鼎,耸立在海岸上。

四周不曾建造建筑,大量的绿林将镇魔大楼隐藏起来。

【镇南水师.参谋部】

门口处,挂着的牌匾,正被士兵正在摘下来。

“燕都督此人不好对付。”

似乎有镇南水师的人发现了他。

一位血气雄厚的中年将领小跑过来。

“镇南水师参谋部副参谋长陆知为见过百里镇守使。”

此人相隔十丈,遥遥拱手,对百里飞鸿行礼。

此人性格稳重,没有镇南水师很多将领的嚣张气焰。

“陆参谋长,你好。”

百里飞鸿打量对方一番。

陆知为纠正道:“大人,陆某是副参谋长。”

“租借的镇魔大楼,我们已经完成了搬空,还请大人过目,若是镇魔大楼还需要修缮的地方,镇守使大人随时可以找陆某人。”

陆知为目不斜视,说完这段话。

脸上看不到任何反应,如钢铁铸造般坚毅。

好家伙,抢夺走的东西,一句租借就了事。

“有劳陆副参谋长了。”

参谋部的设立,其实与法拉帝国有关。

大元帝国的很多高级将领,曾到过法拉帝国留学。

在海军的建设方面,大元帝国一直落后法拉帝国。

承认别人强大,这是一种美德。

看到了差距,才能改善。

以往兵部改为军部,将军政分离,是谷梁皇室近些年来做过最大的决策。

百里飞鸿抬头看向拉运物品的水师士兵,这群士兵的素质,非一般人能比。

放在大元帝国内,都属于精锐。

搬运的士兵密密麻麻,上百马车排成长龙,将镇魔大楼内的东西搬空。

百里飞鸿进入镇魔大楼转了一圈,率先看到的是,每一扇大门,都插着钥匙。

陆知为一路陪着百里飞鸿,却没有再开声说一句话。

两人很默契地走在镇魔大楼。

“既然镇守使大人没有异议,卑职就告辞了。”

“陆副参谋长走好。”

交接的过程很简单。

越是如此,百里飞鸿心里就越是凝重。

未来与镇南水师的斗争,他的处境将会很艰难。

他看到镇南水师丑陋的一面,诸多缺点,难以根除。

同时,也看到了镇南水师精锐的一面。

整座镇魔大楼搬空,可能都没有用一炷香的时间。

这拆家搬家手法太过娴熟了。

“大人,我们镇魔司的兄弟都到齐了。”

胡作为连忙上前汇报。

百里飞鸿看向飞元岛镇魔使们。

“去大楼内,找一处能开会的地方等我。”

只是一转眼,百里飞鸿的心已经死了。

你丫的!

八个老头!!!

还有三个身体残缺。

胡作为还是最年轻的。

这是镇魔司,不是养老院。

镇魔养老院.

宫宇统领,可真有本事,将自己运转到飞元岛,他这一步棋,是让自己少走了几十年的路。

一步到位,直接进入养老院。

“是,大人。”

胡作为看着熟悉的镇魔大楼,热泪盈眶。

一时间,控制不住情绪,痛哭起来。

其余七位老头,被情绪感染,也是老泪纵横。

百里飞鸿脑袋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