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守使大人,老朽今年八十了。”

东方曜激动地道:“我为镇魔司流过血,我为镇魔司流过汗。你怎么可以安排我照看焚尸炉?你就不怕我把自己给烧了?老朽还能横刀立马,跟妖魔拼命。”

越说越激动。

白胡子都翘起来了。

“对,是人都知道我大字不识一个,你让我管理藏书阁?镇守使大人,现在藏书阁,就剩下几只老鼠,难道让老朽教导老鼠认字?”秦铁生金鸡独立站起来,指着百里飞鸿道,“莫说镇南城,就这镇魔司内,除了镇守使大人外,我可以一挑三,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斩妖除魔?”

“两位老哥哥的工作安排,老朽是没有意见的。但让我照顾马棚,那就过分了。谁不知道,整个镇魔司就一条毛驴。”陈山岭挥动他仅剩下的一条手臂,差点挑起桌面。

“那是马儿。”胡作为怯声道。

“闭嘴,你个后辈懂个毛。”陈山岭怒目一瞪,胡作为不敢说话。

余下四位大爷,双手环胸,以抗议自己的工作安排。

百里飞鸿也是生闷气,靠在椅子上,看着这几位大爷表演。

这都是什么事。

就因为活儿少,才安排你们这职位。

还不满意了?

就你们这年纪,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还要倒贴抚恤金。

“给你们两个选择,革职或者服从安排。”

百里飞鸿也不跟他们客气。

让他们留下来,也是因为他们曾经为镇魔司卖命。

这回没有人出声,进行静坐,无声抗议。

“你们想要上前线,我能理解。不过按照镇魔司的规矩,重新进行武力考核,若是你们能通过,我可以尊重前辈们的意见。”

百里飞鸿使出了杀手锏。

胡作为急了:“大人,我愿意到马棚工作,还愿意兼职焚尸炉的工作。”

顿时,惹来他七位老前辈怒视。

有人开始内卷了?

百里飞鸿顿时松了口气。

这七位大爷的活儿不好安排。

“胡镇魔使,你的任务重大,马棚与焚尸炉的照看,就不劳烦你了。”

百里飞鸿拒绝道。

“你专心为本镇守使搭建情报网络,收集情报信息就行。”

“是,大人。”

百里飞鸿环视一周,道:“今日会议就到此为止。”

说完,离开了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不行,一定要招人。”

“再不招人,这镇魔大楼,就真的成敬老院了。”

“另外,找时间拜访巡捕司长。”

“不过,估计想要将巡捕司拉来镇魔司阵型,近乎不可能。”

第一次当领导,还是镇守使。

百里飞鸿才明白,作为一名管理者,太不容易了。

以往策略很简单,一路莽,看不顺眼的处理掉就行。

现在,成了镇守使,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他的行李已经被胡作为带来镇魔大楼。

将东滨城拿过来的武功书籍,摆在桌面上。

开始仔细阅览起来。

练武到他这地步,神识强大,看完这本书籍,也不过是数十秒。

一箱书籍,大约六十本武道绝学。

基本上掏空了东滨城的藏书阁。

不过,都是副本。

但有一些书籍是手抄本,秀丽的字迹,看得百里飞鸿一愣。

闻着澹澹的清香味,混杂在书香味道中,百里飞鸿立即明白了什么。

是颜如玉为自己抄写的武道秘法。

当年朝廷马踏江湖,血洗宗门。

抢夺了很多武道秘法。

下面的镇魔司也有样学样,破山伐庙,捣毁不知道多少宗派,这些武道绝学都是从宗门中抢夺过来的。

以罗青山在东滨城当时的地位,是可以享受查阅所有藏书阁武道绝学权限。

加上他之前兑换的十本。

他已经从东滨城取走了七十本武道绝学。

“颜姑娘,有心了。”

百里飞鸿咧嘴笑道,被人关心,心暖暖的。

他已经觉察颜如玉的家世不简单。

但又如何?

只要足够强,就能不畏权贵。

百里飞鸿开始学习这些武道绝学。

只需要记下来,就能利用技能点将这些绝学提升。

每一本绝学,其实消耗不了多少技能点。

少的几十点,多的几百点。

比之血河刀法都强大。

通宵达旦,可百里飞鸿却异常兴奋。

此时,再次观照体内情况。

人体如宇宙,窍穴如星辰,禁锢如银河。

血气贯穿星辰,形成一片庞大的星系。

元胎种子纵横密布神秘的符文,每一道神秘的符文,代表着一种理念,一种天地玄妙,一种武道绝顶的意念。

更加离谱的是他的识海,金色璀璨,宛若一轮皓日照亮了漆黑的识海。

一缕缕强大的精神意志,汇聚成河,刺破识海,呈现在印堂穴,彷佛一只竖着的神眼。

运转万物归元鼎功,收敛精气神。

同时,也运转镇魔六道经,将体内诞生杂乱的劲力,转化为镇魔六道劲。

“技能之书,融合技能。”

【请选择主修功法!】

“万物归元鼎为主功法,除了神通,其余功法,尽数融合。”

百里飞鸿眯着眼,做出了决断。

镇魔六道经很强大,乃是当时最强大的功法之一。

但百里飞鸿并没有选择镇魔六道经。

而是选择了万物归元鼎功。

这门功法从血元功诞生,推演成炼血归元功,再从炼血归元功推演成为万物归元鼎功。

若是修炼镇魔六道经,百里飞鸿必定能成为当世最强大的镇魔人。

“谷梁皇室,掌握的功法,克制镇魔六道经。”

镇魔六道经很强大,可它存在弱点。

君臣之分,就是弱点。

百里飞鸿天生反骨,不可能留下尾巴,被人抓住。

【扣除技能点,功法融合推演中......】

突然间,百里飞鸿浑身剧痛,浑身经脉错乱,窍穴破碎,骨骼断裂,血肉分离,灵魂碎裂......

不知何时,迷迷湖湖,眼前宛若混沌未开。

一缕先天元气诞生,演绎阴阳,分化五行,衍生万物。

经文如金河流淌,化为一尊元气鼎,镇压诸般大道,无数玄妙。

万般感悟涌上心头。

【恭喜宿主,融合推演功法《万物归元鼎》成功。】

再次睁开眼睛。

世界还是这个世界。

什么都没有变。

百里飞鸿还是百里飞鸿。

可他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却呈现出了本质的差别。

万物有了色彩,有了活力,有了生命。

绚丽色彩的世界,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条条元气组成的河流。

神异很快消散。

再看技能之书,却是大变样了。

宿主:百里飞鸿

武道境界:元胎鼎

炼体境界:十炼血(/2,000,000)

天赋:神眼(微弱层次,不可修炼)

技能点:(可升级技能,可合成技能,可推演技能)

功法:万物归元鼎【二重(入门,1/100经验值)】

神通1:鲲鹏遁法:无上神通,一重:振翅九天精通(/经验值)

神通2:血镇山河(神通第三阶,320/800经验值)

武学:六道绝【一绝刀,神通一阶(1/200技能点),横扫千军】【二绝拳,领悟玄妙真谛,未达到晋升神通条件】【三绝掌,领悟玄妙真谛,未达到晋升神通条件】【四绝剑,领悟玄妙真谛,未达到晋升神通条件】【五绝音,领悟玄妙真谛,未达到晋升神通条件】【六绝神,领悟玄妙真谛,未达到神通条件】。

他所学习的武学,都汇聚成六道绝。

至于这六道绝的威力,百里飞鸿没有尝试过,但横扫千军变成了一刀绝,并且进阶成为神通,就明白其他六道绝的强大。

“万物归元鼎入门的经验值变少了。”

一门功法的经验值多少,并不能用以来衡量这门功法的强弱。

只是针对百里飞鸿个人修炼的难度而定。

这代表着百里飞鸿修炼《万物归元鼎》更加容易。

提升境界更加快速。

“还有诞生的身体天赋,神眼是什么?”

技能之书的版面变化很大。

技能变少了。

但没有以信息呈现出来,并不意味着百里飞鸿不会用。

而是融入到了其他功法中。

这些功法容纳了其他武学的精髓。

东方鱼白。

晨曦照射进入办公室。

百里飞鸿心如止水,站在窗前,俯瞰远处的海边。

镇魔六道经已经尽数融入到了万物归元鼎里。

“我的武道已成锥形。”

万物归于元鼎。

熔炼百经,让他一跃而成为武道宗师层次的人物。

“往后,就算没有技能点,只要给我时间,我也能利用万物归元鼎登临武圣。”

这就是百里飞鸿最大的变化。

至于实力,更不用提。

伟力归于元鼎,而他既是元鼎,元鼎既是他。

技能点将不会是他最大的外挂。

一呼一吸,带动窍穴,牵动天地元气,汇聚于丹田内的那尊万物元鼎。

淬炼成最精纯的元气,可以转化为血气,可以转化为元胎之力。

“还不够,我感觉到元鼎的饥饿。”

“需要融入更多的武道意志,更多的功法。”

“智慧如食材,唯有放置于元鼎烹饪,才能还原最本质的力量。”

厨艺这一行技能消失了。

百里飞鸿终于明白,万物归元鼎的某种诡异,原来是融入了不起眼的厨艺。

可大道返璞归真,早已融入到了万物万道之上。

非一拳一脚才是至道。

神识外放,笼罩窗外一棵大树。

施展《万物归元鼎》功法。

肉眼可见,生命力旺盛的百年老树,快速枯萎。

绿色葱葱的木叶,转眼间,变成枯黄色的叶子落地。

十人合抱的大树,生命力正在流逝。

最后枯死。

而一缕缕的生命力被神识收拢于元鼎内,转化为生命的精华,融入自身的生命,流淌在血液内,很快就转化为血气。

思路客

百里飞鸿的十炼血,吸收这股生命精华后,增加了三千多的经验值。

如此恐怖的功效,百里飞鸿只需要利用万物归元鼎的功法,转化六百多棵百年树木的生命精华,他就能荣登血炼十一重。

修炼出十一炼血。

更为恐怖的是自己的生命力极为雄厚。

按照炼体境的极限寿命估算,生命极限是两百岁。

可百里飞鸿估计,就算自己不修炼万物归元鼎,甚至不吃不喝,只需要静坐,就能活八百岁,甚至一千岁。

血气决定生命的强大,的生命力决定了寿命的长短。

“千年王八万年龟,若是传了出去,谷梁皇室说不定要倾巢而出,将我的脑袋开花,也要将万物归元鼎夺走。”

除了谷梁皇室,其余宗门、海外宗教领袖等,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技能之书,融合百经后,推演出的是什么怪物级功法?

他一点也不像是镇魔人,反而是天地间最大的邪魔。

夺天地之能,补我肉身之法?

既是恐惧,也是激动。

“以后,杀妖魔鬼怪,简直是双重薅羊毛。”

百里飞鸿笑了。

洗去旧尘,迎接新生。

要走自己的路,这一步他走对了。

都是开挂的人了,还跟着别人的屁股跑?

吃屁吗?

要走就走自己的道路。

“我的口粮们,不,我的敌人们,不要让我等太久了。”

“不对,我是镇魔人。”

“镇魔人,最终的目的,是让百姓安居乐业。”

“一切动荡的原罪,都是魔,妖魔,人的心魔。”

“我是舍身为天下黎民,以元鼎镇压天地众魔。”

百里飞鸿瞬间通达。

不管是自我催眠也好,借口也罢。

这就是他的宏愿,他作为镇魔人的理念。

穿上白衣六爪蟒袍。

照着镜子,看着气宇轩昂的自己。

披上斩妖除魔刀,下了楼。

“镇守使大人,这是飞元岛的海鲜粥。”

胡作为已经为他带来了早餐。

早餐准备得很简单,主要是胡作为穷。

这一煲海鲜粥,还是他将刀压在饭店老板里,赊数买来的。

“有心了。”

“这一顿算你胡作为为我接风洗尘的延席。”

“等我们有钱,建立自己的食堂,就让你来管食堂。”

胡作为惊喜,双眼放光,这可是肥差事。

“多谢镇守使大人。”

百里飞鸿坐下来,开始享用美食。

海鲜粥下肚,渣都被他消化,转化为元气,补充身体营养。

修炼万物归元鼎后,其实他已经不需要进食填饱肚子。

吃饭的习惯,更多来自于享受美食。

“飞元商会的补偿金还没有送过来吗?”

百里飞鸿没有抬头,他大口大口喝着粥。

“大人,还没有。”

“过午时,钱还没有送到,以镇魔司的名义,通知巡捕司,封锁飞元商会所有商店、仓库、钱庄、码头,就说本镇守使在东滨城调查大烟桉,发现飞元商会与东滨城诸多海商勾结,走私大烟入境。”

“大人,此计甚妙。”

胡作为激动喊道。

“你以为是计谋吗?”

百里飞鸿澹澹说一句。

飞元岛作为海船途经魔鬼海峡的重要补给点以及中转站,飞元商会垄断飞元岛的海外贸易,就算没有证据,都能推测到,此事飞元商会必定与大烟桉这条犯罪链条有牵连。

飞元商会不做,不代表别人借用其渠道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