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看不到的眉心处,一道银色的裂痕,睁开双眼,看向了的老鸨。

“第四位找到了。”

任何强者,都是潜在的敌人。

对方用神识监视镇魔大楼,而且不是一个人的行为,代表着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有团队的行为。

“我已经接触了酒楼的贾仁义,再接触青楼老鸨,必定露馅。”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故作不悦,快步离开了此地。

停在一间酒馆,饱吃一顿后,继续巡视自己的领地。

终究没有找到第五人。

对方身上应该有强大的秘宝在身,百里飞鸿的神眼,观察不到他的气息。

“这群人身份不简单。”

“暂时不能动他们。”

“摆在明面上的力量,对我还不是威胁。”

“就怕神秘的第五人失去踪影,潜伏起来。”

再次回到镇魔大楼。

已经是傍晚时分。

“大人,飞元商会已经将补偿金送过来,我已经让人送入宝库内。”

胡作为兴高采烈地道。

“镇魔大楼在镇南水师手里的时间不短,他们已经熟悉了宝库。若是哪天我不在飞元岛,镇南水师会不会派人将这笔财富劫走?”

156n.

百里飞鸿轻笑一声。

财帛动人心。

“大人说的是,这次飞元商会算是大出血。不过,不放在宝库内,我们没有地方存放。”

胡作为为难道。

没有见到四百万金元的时候,他对这一笔财富没有什么概念。

当飞元商会将一座小山般的金币搬来镇魔司,他这八位老家伙,都被眼前这笔财富惊呆了。

百里飞鸿想了想,胡作为说得对。

四百万金元,折算为黄金的重量,相当于一百吨的黄金。

确实是一笔巨款。

飞元商会愿意支付这笔钱,以解决前任会长与镇魔司的恩怨,足可以说明飞元商会的恐怖财力。

“好家伙,飞元商会可真的是富可敌国。”

“不过,能否守住这笔财富,还需与燕都督会面后,才能确保财富属于镇魔司。”

若是百里飞鸿扛不住镇南水师的压力,抵挡不住燕都督的攻势,这笔财富可就是从飞元商会落入到燕都督个人口袋。

飞元商会其他股东,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当是请了燕都督解决镇魔司找飞元商会麻烦的一笔款项。

“金元运来的时候,飞元商会是否大张旗鼓?”

百里飞鸿突然间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是的,飞元商会将他们的精锐,甚至请了镇南水师一支部队,进行运送,从大元银行穿越繁华的街道,运送至镇魔大楼。”

胡作为不笨,在镇魔司笨的人已经死了。

他立即明白飞元商会的用意。

“估计,镇南城内,已经流传我这镇守使的恶行。捣毁飞元商会大楼,那可是飞元岛的地标性建筑,现在飞元商会又运送了这么多的金元到镇魔司,必定会引来民间很多人的恶感。”

妒忌使人质壁分离。

想必很多对自己实力自信的人,已经开始策划,如何抢劫镇魔司这笔巨款。

这里是飞元岛。

抢了这笔钱,他们只需要开船逃离飞元岛,前往其他国家。

可以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更妙的是镇南水师与镇魔司势同水火,只要跑到了海上,镇南水师一定不会为镇魔司出头。

看向被匆匆绿林包围着的镇魔司大楼,面向大海。

尽管有陡峭的悬崖,但对于任何一位有修为的人来说,都不是阻拦。

“明天,我大概率会与燕都督会面。”

时机。

就在明天。

杀机四伏。

“让暴风雨来得更勐烈点吧。”

百里飞鸿转身回到办公室。

胡作为乱成一锅粥。

但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百里飞鸿让他找一个人。

他只能乖乖去找了。

翌日清晨,天色阴沉,暴风雨将至。

豪华的马车稳稳停在镇魔大楼门前。

钟子灵站在大雨中,等候百里飞鸿用完餐。

百里飞鸿不慌不忙,享用着丰盛的早餐。

厨子手艺不错。

胡作为算是做明白一件事。

“手艺不错,你可以留下来。”

“谢谢,谢谢大人。”

厨师刘一帆惊喜地道。

镇魔司的工作不好做,特别是在这浪尖风口上。

可镇魔司给得太多了,都赶得上城中大厨的薪资。

刘一帆自然不会拒绝。

“若没事,收拾东西回家吧。明天开始正式上班,以后你归胡作为管。”

“大人你慢用。”

刘一帆开心地离开镇魔大楼,风雨打在身上,也浇灭不了他身上的热情劲。

钟子灵留意对方一眼。

镇魔司的人手不多。

估计,以后也不会超过这个数。

钟子灵嘴角轻翘,别人不知道燕都督的底细,但她很清楚燕都督的强大。

元胎境也分三六九等。

作为镇压一方的水师都督,燕飞的强大,见过他出手的敌人都死了。

可惜了,这位镇守使的天赋如此之高。

甚至传闻还是镇魔司的镇魔种子。

镇魔六道经很强大,但百里飞鸿与燕飞都督的差距太大了。

哪怕是修炼出了镇魔六道经中第一道血炼神通,都未必是燕飞都督的对手。

毕竟,为了进入神通境,燕飞都督已经准备很多年。

就算未能完全掌握一道神通,使用武道绝学,以及利用元胎勾动天地大势,也足够镇压镇守使。

镇南水师留着百里飞鸿的命到今天。

也有一种警告飞元岛众多势力的缘故。

镇压百里飞鸿之日,就是风平浪静之日。

监军?弱势的监军能做得了什么呢?

单凭镇魔司,尚未能让镇南水师退怯。

百里飞鸿放下快子。

八位镇魔使也冒雨来到镇魔大楼。

尽管老残衰弱,可那股气不能弱。

“咦?”

钟子灵童孔微缩。

巡捕司什么意思?

巡捕司的巡捕,手持火器,列队进入镇魔大楼。

为首的正是飞元岛巡捕司的杨巡检。

此人钟子灵认识,在巡捕司中很有威望,是查桉的好手。

“拜见钟将军。”

杨巡检满面无奈。

他是被司长安排而来。

司长的命令很明确,有海盗即将进攻镇魔司,派人前去守护镇魔大楼。

不过,司长也偷偷下了命令,见势不妙,带着兄弟们撤回来。

“杨巡检,你带人来镇魔司所为何事?”

钟子灵的脸上闪过不悦。

巡捕司还是有几个硬骨头。

不过,飞元岛上需要这几个硬骨头,处理三座城的治安事宜。

镇南水师终究不属于政府行政机构。

逾越太过明显,会被人状告。

但是镇南水师的话,在飞元岛上就是圣旨。

这是事实。

“镇守使大人接到情报,有人要来抢劫镇魔大楼的宝库,司长特命令在下来守卫镇魔大楼。”

钟子灵冷哼一声:“什么时候,镇魔司需要巡捕司来守护?”

餐厅内,百里飞鸿放下快子,拿起纸巾,抹了抹嘴。

将刀别在腰间,仔细整理仪容仪表,才不情愿地踏出镇魔司。

胡作为已经高举雨伞,等候多时。

“拜见镇守使大人。”杨巡检恭敬地道。

镇守使是一个狠人。

他不敢得罪。

听说云来酒楼被他得罪惨了,后来送了一万的金票,才让这位年轻的镇守使如愿收手。

想到此,他不由鄙视这位镇守使。

贪,太贪了。

飞元商会可是勒索了四百万金元。

如此一笔巨款,他杨巡检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现在潜伏进来飞元岛内的海盗,都盯着镇魔司。

就等今日动手。

“杨巡检,今天就辛苦你了,往后的日子你会更辛苦。”

百里飞鸿留下一句话,让杨巡检在雨中飘零。

赖上巡捕司了?

巡捕司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杨巡检第二反应,未来镇魔司一定会压着巡捕司。

巡捕司将会沦为镇魔司的下属单位。

听说大元帝国内,巡捕司只能配给镇魔司洗地。

他突然想要带队离开。

心情一下子不爽起来。

不爽归不爽,可镇守使的手段太狠了,他得罪不起。

钟子灵驾驭着马车出了镇魔司的地盘,海军骑兵已经等候多时,迅速将马车围在中央,一路穿行,前往水师都督府。

镇南城真正的中心在于独龙山。

此山顶被炸药削平,于山顶之上,建立镇南水师都督府。

飞元岛的地脉走势,就像一条趴着的巨龙,而龙头就在独龙山。

镇南水师的都督府,建立在独龙山之上,有一种镇压巨龙的意思。

山脚下,进驻大量的水师训练营地。

而独龙山下的军港口,军舰延绵数里,停靠在这庞大的港口处,场景极为壮观。

军舰上的巨炮,狰狞的炮管,瞄准数十里海平面上的零落分布的破旧铁轮。

当马车进入盘山道路,狰狞的巨炮开火了,一道道赤红的火焰喷射而出。

炮弹速度之快,已经超过百里飞鸿对火炮的认知。

一道道冲天的火光,炸起百吨巨浪,在浩瀚的海平面上砸出一圈又一圈的波澜。

万炮齐发。

无一命中破旧铁轮,炮弹掀起的冲击波,形成的巨浪已经将铁轮掀翻。

实弹示威吗?

展示镇南水师的实力。

但百里飞鸿不得不承认,军舰的战斗力已经超出他的认知。

就这火力,航母被炸一轮,未必能扛得住。

他们改良了火药,甚至加入了特殊的物质,缔造出能释放更加强大威能的火药。

此火药与枪支上使用的弹药不同。

若是火枪也使用这种火药,并将枪管改良,枪支的威力将不比一些穿甲狙击枪弱。

“镇守使大人,请见谅。我们镇南水师正在测试新型火炮。炮弹的火药名若火神怒,来自军部的方士堂。”

钟子灵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

“有了此利器,水师往后海战,无往而不利。”

百里飞鸿澹澹道。

“迫不得已,法拉帝国拉拢一批炼金术师,对武器进行研究与改良,吾等若不跟上,未来注定沦为其他海军、甚至海盗的活靶子。”

钟子灵兴奋的声音,他却能听出一丝无奈。

炼金术师?

这世界,究竟有多少条修炼之道?

百里飞鸿怔怔出神,看着马车窗,任由雨水刮进来。

选择雨天测试火药,是想要告诉他,火药遇潮则不燃的弱点,已经被他们解决了吗?

军部方士堂,镇魔司鬼斧神工堂,其实都是受到了神监司的术士堂的影响,才建立起来。

此三堂乃是三大势力的核心机密机构。

神秘莫测。

外人很难接触到他们。

甚至,他们在做什么,外人都不知道。

马车停下。

山顶风大,却凝聚一团吹不熄灭的杀机。

杀机之强烈,百里飞鸿平生仅见。

不过,对于这场鸿门宴,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又是精锐骑兵,又是军舰齐射,更是眼前的刀山火海,都彰显水师都督的威严不可侵犯。

侵犯者,没好下场。

这都是饭前甜品。

真正的主菜,还是燕飞都督本人。

此世界,终究是人力可改天换日的世界。

百里飞鸿下了马车,站在都督府门前。

雨水落在他身上,瞬间被血气蒸发。

他没有进去,就站在都督府门前。

恢宏建筑前,无一人迎接他这位镇守使。

钟子灵面色渐冷,道:“都督公事繁忙,还请镇守使稍等片刻,待本将通知都督后,再请镇守使进去。”

百里飞鸿沉默不语。

此时回头,显得自己气度小;

继续等下去,别人还以为自己来觐见镇南水师都督。

觐见?

“自当如此。都督公事繁忙,我这小小的镇守使,自然需要等待燕都督召见,才敢进入这镇南王宫觐见都督。”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冷笑回应。

钟子灵眉头紧皱,语气略重:“百里镇守使,话不可乱说。”

“不是吗?难不成我带回觐见的是圣上陛下不成?”

声音很大,雨幕都不能遮掩。

“收起你这套话术,莫要以为胡言乱语,就能栽赃燕都督。”

钟子灵眉心煞气涌动,身上元气澎湃,恐怖的气息,将此方雨水都凝固,漂浮在天空,没有落下来。

“子灵莫要无礼,是本都督怠慢镇守使,在面前失了礼节。”

一群身披铠甲的将领,从都督府上走出来,面色沉着,杀机涌动。

镇守使此话若是传了出去,必定引来帝都猜忌。

镇南水师战败,已经在朝廷落了皮脸。

若是朝中有大臣利用此点攻击燕都督,燕都督不死也难以再掌控镇南水师。

整个镇南水师的高层将领,都会遭遇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