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飞都督满面阴沉。

他已经可以预见,镇魔司在飞元岛的强势。

镇魔种子。

镇魔司竟然将他们秘密培养出来的镇魔种子,派遣到飞元岛。

此时,燕飞都督考虑的不是镇魔司的强势崛起。

而是朝廷对镇南水师的态度。

“要来的终究要来。”

镇南水师战败,这是硬伤。

东滨水师送来的战略物资,可以考虑,再次开辟一场战役。

从海战跌倒,那就从海战站起来。

魔鬼海峡,若是能拿下魔鬼海峡,将镇南水师的战略布局迁移,镇魔司就算插手飞元岛,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若是拿下魔鬼海峡,朝廷奖赏,家族的奖赏足够自己成为神通主。

小小镇守使,根本影响不到他。

现在想要破局,就算将百里飞鸿杀了,镇魔司还能派遣更加强大的镇守使进驻飞元岛。

而自己也后患无穷。

所以,这盘棋,不应局限于一兵一卒,一城一地。

跳出棋盘,方能鱼跃龙门。

“诸位将军,看你们情绪不高,何必纠结镇守使的到来。”

燕都督举起酒杯:“来,让我们喝了这杯酒,重新出发,一鼓作气,拿下魔鬼海峡。”

参谋部陆知为眼睛微亮,他一直没有出声,但此时也不需要他出声了。

都督已经看破了棋局。

镇南水师的困境,并非镇魔司。

镇守使再强势,也不敢插手水师事务。

真正困扰镇南水师症结,却是镇南水师的战败。

担心朝廷以此为借口,拿镇南水师开刀。

任何军队,都不能百战百胜。

战败了,那就从法拉帝国,拿回自己属于镇南水师的荣耀就是了。

众将领举起酒杯。

唯独张白海尴尬在原地。

“来人,为张将军换酒。”

燕飞瞥了眼,吩咐下人道。

至于何人对百里飞鸿下毒酒,他已经猜测到了。

却没有追究。

为何要追究?

百里飞鸿踏浪而行,走水路绕道而行,返回镇魔大楼。

身上窍穴张开,不断地卷席海面上的水元气,吸纳进入体内,转化为血气,补充自己的消耗。

吞噬

同时,也在储存窍穴内的元气。

他吐纳天地元气的速度极快。

一分钟不到,就已经将自身的消耗弥补回来。

丹田内的归元鼎不断地吸纳天地元气,以此孕育自身。

“燕都督......”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他不再是自己的对手。

一旦陷入生死战,百里飞鸿未必能赢。

可燕飞也未必能胜利。

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

可百里飞鸿就是烂命一条,何惧之有?

他燕飞妻妾成群,孙子都有了。

出身大元帝国世家贵族,手握兵权,镇守一方,他的命矜贵。

不会拿命来跟自己换。

这就足够了。

一步百丈,穿越海岸线。

很快就看到了镇魔大楼的轮廓。

激烈的枪声传来,伴随着炮轰声,场面异常激烈。

“兄弟们,攻入镇魔司,四百万金元躺在镇魔司内。”

钢铁巨轮上,巨汉手持巨刀高呼着。

进攻镇魔司的人,不只是他们这一股势力。

悬崖陡峭,密密麻麻的人影,头戴面具,或者黑布遮盖脸部,身手如猿猴灵活,不断地爬上悬崖,踏入镇魔大楼的前院园林,快速隐藏身影,绕后躲避巡捕司的攻势。

炮弹以抛物线状态坠落,也不看准头,为的就是打算巡捕司的阵营。

杨巡检面色阴沉。

越来越多的匪徒进攻,攻势越来越强势,巡捕司的人已经开始出现伤亡。

更可怕的是,人数越来愈多。

闻风而来,想要抢劫镇魔司的匪徒,现在登陆的已经是他们巡捕司三倍人数。

“传令下去,准备撤退。”

杨巡检低声与身边的巡捕说道。

扛不住,再不撤退,他们巡捕司的精锐,都要交代在这里。

胡作为神色紧张。

另外七位大爷,却兴奋不已。

手持大刀,就等着匪徒杀进来。

好让他们活动下筋骨。

“嘿嘿,就不知道,镇守使大人与燕都督有没有干起来?”

此时的秦铁生已经撞上了假腿。

神色异常兴奋。

东方耀咧着嘴:“只要镇守使顶住燕飞的压力,镇南水师就不敢拿大人怎么样。”

“你们两个还有心情关心大人,我看巡捕司这群小崽子,准备撤退了。”

陈山岭叫喊道。

“不就是一群土匪,来多少,我杀多少。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现在斩不了妖魔,还斩不死几个笨贼?”

秦铁生拭擦着刀,刀锋冰冷。

“得了,这大门就由你镇守。”

陈叔陵提着刀,往门外走。

他在镇魔司,年龄排在第三年轻,也没有缺腿缺脚。

是镇魔司中保持战力不错的一位镇魔使。

“叔陵,镇魔司的大门放心交给我。”

秦铁生喊道。

身上血气涌动。

八十岁的他,已经无欲无求。

也没有什么顾忌。

被镇南水师压制太久了。

他心里那股气,一直在在。

今天......

一股强大的血气笼罩整个镇魔司。

血气如刚阳烈日。

此时,越来越多的船只往这边驶来。

百里飞鸿笑了。

“镇魔五行手。”

运转万物归元鼎功法,窍穴如一道道的黑洞,撕裂虚空,将天地元气拉扯进入体内。

“烈火掌!”

万千火掌从百里飞鸿手里轰出。

他不管这船只是否就是匪徒,就是海盗,还是渔民。

只要踏入这片海域的船只,就是他的攻击对象。

火焰焚烧天空。

大雨瓢泼。

顷刻间,被火焰烧成水雾。

一道道烈火掌印被他轰出。

轰隆·

宛若镇南水师万炮齐发。

整片海域,都被烈火笼罩。

焚烧的是元气火焰,大水难以浇灭。

跳入大海中的匪徒,也难以逃脱烈火掌的焚烧。

焚烧吞噬海面。

隔着一个悬崖,镇魔司上方的人,难以窥见。

氤氲的水雾,烧红半边的天空,气象万千,异常艳丽。

冲天而起的血气狼烟,以及震荡的天地元气,波及整个飞元岛。

顿时,引来城内高手窥视。

“我的推测不错,百里飞鸿隐藏了实力。”

巨大的波动,让都督府上的宴会都被逼暂停。

站在独龙山上,远远眺望镇魔大楼方向,恐怖血气隔着老远蔓延开来,让他们都感觉到恐惧。

“如此血气,百里飞鸿,究竟将血气磨练到了什么地步?”

没有人能给他答桉。

燕都督面色严肃。

心里不断地评估百里飞鸿的实力。

按照武道的极限,炼体境界能承受的血液淬炼,是五次。

元胎境可以承受血练十重。

难不成百里飞鸿已经修成了十炼血?

燕都督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淬炼血气的过程中,第十次炼血,血液就能将自己烧死。

每一滴血液蕴含着的能量,是何等恐怖?

赫赫有名的镇守血将也只有十八练。

这尊镇守血将,其真实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法相境。

一步之遥,就是武圣。

“大人,这方向是镇魔司,应该是飞元商会运送金元赔偿给镇魔司,被岛内的势力得知,趁着镇守使与大人会面空隙,偷袭镇魔司。”

钟子灵沉声道。

“飞元岛太大了,我们开发的岛屿的面积,不到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妖兽众多,妖魔丛生,各种邪派中人、海盗、通缉犯都逃窜进入这块区域。”燕都督幽幽一叹,“镇守使来了也好,正好,将这些势力一次性清空。我们镇南水师也免去不少麻烦,毕竟,这些人中很多人都是敌国的探子。”

“就怕这位镇守使,捅了马蜂窝。”

钟子灵冷哼一声。

飞元岛开发的三座城市相连,占据飞元岛东南两面。

守护这三座城市,已经是镇南水师的极限。

根本无暇顾及西北岛屿。

镇南水师就将三座城市之外的岛屿土地,租赁给很多城中的势力,发展农牧业。

飞元岛是在深海中央的一座岛屿。

城市人口密集。

粮食、蔬菜、肉食品需求量很大,若是从大元境内,以及其他国家航运过来,成本将会很高。

建设岛屿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生活水平高,吃饭都吃不起,莫要提发展飞元岛。

大量未开垦的土地面积,是吸引很多豪商到飞元岛投资的重要资源之一。

以往,岛内的斩妖除魔任务确实是镇南水师在负责。

通过斩杀妖兽,通过战斗,淬炼士兵的意志与技艺,对提高战斗很有帮助。

而且,妖兽的血肉,经过处理后,给士兵服用,可以增强士兵的体魄与血气。

至于服用妖兽的后遗症,造成性格暴躁,心灵偏激,喜好杀戮。

镇南水师是军队。

最喜欢的就是无畏的士兵,嗜杀的士兵。

宛若妖兽。

至于控制?

死亡,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越是嗜杀的士兵,死亡率就越高。

这也是镇南水师镇压南滨海域的重要隐蔽手段之一。

“飞元岛有一些禁忌存在,若是镇魔司搞砸了,本都督只能上呈奏折,禀报朝廷,告镇魔司一状。”

燕都督露出了笑容。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飞元岛。

镇南水师掌握的大杀器,无时无刻威胁这些禁忌存在,让这些禁忌存在不敢异动。

一直以来,三座城市都很平和。

就是镇南水师与这些禁忌存在达成了默契。

可镇魔司不同。

镇魔司的目的就是斩妖除魔。

镇压一切邪祟。

身份就决定了,这些禁忌的存在,不可能与镇魔司达成默契。

只有你死我活的局面。

“让朱雀、青龙、玄武、白虎四支舰队准备,趁着百里飞鸿闹出来的动静,吸引全岛,现在离港。”

“伪装四支舰队的船只,替补四支舰队,在近海演习。”

燕都督面色严肃道。

“是,大人,一切都准备就绪。”

陆知为恭敬地道。

他是副参谋长,真正的参谋长,以及镇南水师四位水师大将,一直没有露面,就是在时刻准备着。

百里飞鸿踏着火焰,站立在悬崖之上。

此时,枪声已经消停。

冲锋中的土匪、海盗以及其他势力,都停止了冲击镇魔司。

扭转头,面色苍白,满面冷汗,用恐惧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白衣蟒袍的少年。

“镇魔司的威名,在这飞元岛是落败了。”

“一群跳梁小丑,都敢强攻镇魔司,抢夺镇魔司的钱财。”

“若是传了出去,我的皮都被镇魔总司大统领给剥了。”

声音传递至千亩园林每一寸角落。

独属于镇魔司财产的园林,草地绿意葱葱,夹带着深秋的枯黄树叶,景色优雅,

可弥漫着的杀机,让窜入林中的每一个人,只觉得寒气遍体,何来心情欣赏景色。

“给你们一个机会,束手就擒,让巡捕司押走。”

百里飞鸿突然开口道。

可没人回应。

冲击镇魔司,被判重刑,一定会送到巡捕司在岛屿北边的监狱。

送到北岛监狱的犯罪,就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听说,北岛监狱都成了鬼窟。

“看来,看来你们是想要抵挡到底了。”

斩妖除魔刀拔出。

暗红色的刀刃,由金丝符文勾画出神秘的花纹。

一股杀气,弥漫整个镇魔园林。

此刀是公羊琰所赠送。

她使用的刀,属于家族打造的名器。

配合公羊家族的刀法,威力巨大。

而她上任之际,镇魔司赠予的佩刀,一直都在东槟城镇魔大楼闲置着。

百里飞鸿赴任,拿着的是镇魔使级别的斩妖除魔刀,并不能算什么名刀。

只能说,对灵体类鬼怪伤害很大。

可这把刀很不一样,杀气极重,存在也有一些年头。

是镇魔司内代代相传下来的杀器之一。

他能感觉到刀在沉睡。

但刀的本身,就是一把神兵。

刀名:贪狼!

对血液极为痴狂、贪婪的一把刀。

“我们人多,他只有一个,杀了他,名扬天下,镇魔司将没有任何威胁。”

一位独眼龙大喊道。

“谁杀了镇守使,独占五成金元。”

又有一位凶名在外的大海盗喊道。

“同意。唯有联手,才能吃肉。杀了镇守使者,吃大肉,哈哈哈。”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无知。”

一步跨出,幻化百道幻影。

穿梭在林间。

渐渐地,百里飞鸿的身影遍布千亩园林。

“去死!

独眼龙手中刀焚烧着火焰劲力,一刀噼向眼前的镇守使。

一刀噼空。

感觉到一阵风掠过。

脖子微痛,眼前一黑,记忆永远留存在这一刻。

幻影渐渐散去。

千影合一。

贪狼刀也收入刀鞘。

而林间的人,脑袋从脖子滑落,血液开始喷射,身体倒地不起。

逍遥游与六绝道之六绝神的完美结合,使出的这一招,风影漫步。

大雨瓢泼,不曾停息。

与大海的火焰焚烧成了强烈的对比。

雨水落地,冲刷走一切。

但血液,渗透大地,成了园林花草树木的养分。

雨中漫步,从林深处走来,穿梭在尸山血海,一步一步,来到杨巡检的面前。

他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杨巡检,还需要麻烦你帮个忙,将园林中的尸体收拾,镇魔司的焚尸炉久未开启,让巡捕司的兄弟们帮忙,将他们给烧了。”

百里飞鸿的声音,将杨巡检从失神状态拉扯回来。

此时的他,不敢有半句怨言。

“等会,镇魔司会给巡捕司牺牲的兄弟一笔抚恤金。这次前来帮忙的兄弟,都可以从巡捕司领取十枚金元,受伤的兄弟,领取三倍。”

百里飞鸿越过杨巡检。

“多谢镇守使大人。”

杨巡检连忙拜谢。

其余一众巡捕司也面露兴奋。

十金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胡作为拿着伞,冒着雨,冲过来,为百里飞鸿撑伞。

“作为,我们镇魔司不可小气,牺牲的巡捕司兄弟们,做好登记,给他们家庭送去,每人两百金元。”

胡作为瞪大眼:“大人,是不是有点多?”

“不多。”

“你们镇魔使也领一笔,将你们这些年少发的俸禄补上,另外每人领取一百金元作为补偿。”

“多谢大人。”

胡作为感动得快哭了。

终于熬出头了。

其余七位老爷,也面露激动。

穷惯了,突然获得一笔巨款,难免激动。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若是你们去寻花问柳,记得请我。”

百里飞鸿突然笑道。

“一定,一定。”

胡作为讪讪一笑。

开玩笑,都什么年纪了,还去寻花问柳。

秦铁生却兴奋道:“大人,这活儿我熟,包在老夫身上。”

拍着胸膛保证。

百里飞鸿脚步一顿,内心哭笑不得。

他就是开一个玩笑。

秦铁生,你都八十多了。

一不小心马上风,我这镇守使风评,跳进海水都洗不清。

但转念想到飞元岛上神秘的组织。

的青楼老鸨,就是其中隐藏的一员。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也算是为了工作。

“就定在......”

百里飞鸿停顿了下。

“我还是小看燕飞都督了。”

他的内心如此说道。

风告诉了他,船动了。

“就今晚吧。也不用你们请了,我请,也算是我们镇魔司重新站立在飞元岛的庆功宴。对了,听说不错,通知,今晚本官包场。”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

他与燕都督是对立的。

可站在大元帝国的角度,对外宣战,立场是一致的。

尽管他对大元帝国,并没有很深的感情。

但道理却明。

国家,国家,没有国,何来家。

,是接触神秘组织的最佳场所。

云来酒楼,探不出什么消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