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守使赢了。”

飞远书院内。

一位书生,手里拿着一张纸。

上面记载着镇魔司的最新情报。

神识隔空观察,很耗费精力。

非不得已,不会使用。

而且,很容易被人发现,以武道意志冲击,将神识消灭,造成灵魂损伤。

“青衣,柳老师开课了,一起走吧。”

一位长相可爱的年轻姑娘跑过来,笑嘻嘻地看着楚青衣。

“小晴,柳老师回来了?他不是去了法拉帝国游学?”

楚青衣不动声色将纸条收好,惊喜地看着眼前周小晴。

“柳老师昨晚抵达飞元岛,回到书院。听说,这次柳老师前往法拉帝国,经历了很多,这次回来,学术必定大进,不过,我对学术不感兴趣,就希望柳老师能将法拉帝国的见闻讲述给我们听。”

周小晴满面的向往。

在她的眼里,大元帝国是思想陈旧的老爷子。

而法拉帝国,是新生的世界。

未来的文明,一定属于法拉帝国领衔。

楚青衣内心冷笑,脸上却布满温柔的笑容:“我最喜欢的就是法拉帝国最新的三权分立的思想,以及还政于民的民主思想。”

一群披着羊皮的狼,伪装成白羊,吞人的时候,还给你一个哭脸,让你以为他们吃你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

而在背后主导法拉帝国各大势力,将君权拉下神坛的幕后势力,就是黑天神教。

吞噬

君权神授。

但这神不是黑天神教。

所以,黑天神教必须小心翼翼行事。

但眼下,这些对楚青衣都没有任何的影响。

真正让他警惕的是,百里飞鸿接触了贾仁义,并在镇南城区内转了一圈,将所有街道都走了一遍。

楚青衣不清楚,黑天神教是否被百里飞鸿所觉察。

这是他需要考虑和警惕的事情。

若真的暴露,那就断尾。

他的身份不能暴露。

神教需要在他飞元岛寻找的东西,尚未找到。

“柳老师游学法拉帝国,现在镇南水师大败,与法拉帝国的关系更加紧张,说不定他会被人盯上。上课的时候,不能太过贴近法拉帝国。”

念及此,不由懊悔刚才与周小晴说那么多了。

暴露的信息有点多。

不过,周小晴善良单纯,却是容易引导。

“镇魔司大势已成,仅此百里飞鸿一人,就难对付。”

燕都督,甚至镇南水师并没有将百里飞鸿拿下。

两人短暂的交手,引发的波动不大,可对于他这种层次来说,从战斗的余波可以推演出对方的实力。

燕都督比他强上一筹。

若是使用使徒的威能,或许能对付燕飞。

百里飞鸿逊色自己一筹,对方修炼的却是镇魔六道经。

黑天神教的诸般秘法,都被镇魔六道经克制。

“找机会,将百里飞鸿引至北岛,引发他与北岛的禁忌战斗,将他消灭。”

楚青衣对着比他还年轻的镇守使,充满警惕。

东槟城大烟桉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他楚氏村被满门灭族,就是死在百里飞鸿的血镇山河神通下。

那群蠢货死了就死了。

楚青衣并不难过。

但是父亲楚天行成了通缉犯,被镇魔司盯上,这才是楚青衣愤怒的地方。

这代表,他被人盯上的机会很大。

......

“王妈,晚上就不接待外人了。”

的青楼老板,语媚娘眉心带着忧愁,她找到青楼老鸨,跟她说了一声。

说起来,她也是王妈一手带出来的。

在帝都满花楼,若不是王妈护住她,她早就是被一帮公子哥玩残了。

后来离开帝都,远渡海洋,来到了飞元岛。

女孩子家,不知道做什么。

又见到了很多女人,被抓到飞元岛,进行贩卖。

她于心不忍,就将她们买下来。

后来,看到苦难的女人越来越多,不得已,只能重操旧业。

有一项规矩,若姑娘不愿卖身,出多少钱都不留客人。

正是这项规矩,反而让的生意越来越火爆。

“媚娘,是哪家的公子哥,威胁你?”

莫看王妈是老鸨,却是个大美人。

若非年纪大了点,可与花魁争锋。

“并非公子哥,比公子哥更麻烦。”

语媚娘叹道。

她国色天资,飞元岛上的镇南水师都督,都是她的座上宾。

可这些年,一直守身如玉。

燕都督都是知书达理,并没有强迫她做任何事。

只是听她弹琴吟唱,自顾喝酒。

也是如此,人人都以为,她成了燕都督的女人。

她也不做解释,身处飞元岛,燕都督一言九鼎。

被人误解,对她而言,甚至对的姑娘而言,都是好事。

女孩子家,终归需要一个靠山。

王沁内心涌上一股怒气,语媚娘在她眼内,就是自己的女儿。

她调来飞元岛,离开帝都,也是想守在语媚娘身边。

至于她黑天神教的身份,语媚娘并不知道。

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这次楚青衣成为使徒,她是知道楚青衣是教内新崛起的新秀。

未来潜力无穷。

本打算牵线搭桥,让语媚娘跟了楚青衣。

可楚青衣却不曾睁眼看语媚娘,反而对她颇有热情。

开始,她是不适应。

但明白,楚青衣作为使徒大人,手握的权力有多大。

他若想要自己,不过是勾勾手指头罢了。

王沁并不在乎。

“媚娘,你连我都不相信了?”

“不,并不是的。今晚被人包场了。”

语媚娘慌忙说道。

王沁待她很好,而她也很依赖对方,甚至当她是干娘。

只是,以王妈的特殊的身份,今晚来玩乐的人若是觉察出什么,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王妈的身份很特殊。

语媚娘也听说过花间派。

花间派现在可是邪派。

镇魔司若是知道王沁来自花间派,绝对不会放过王妈。

“哦,是燕都督来了?这老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哼,都有九位姨太了,听说,最近得到一位法拉帝国的贵族美人儿,还是从韩飞元手里抢来的。这徒弟玩过的女人,作为师父都也尝尝鲜?”

王沁言语间充满着讥讽。

“王妈,不是燕都督,燕都督对我并没有非分之想。在他眼内,不过是语家的侄女。”

燕都督与语媚娘的关系,并没有任何人知道。

语家曾经是帝都的世家氏族阶层,后来得罪了太子党,父亲被斩头,家族被抄家,她尚年幼,被放入教坊司。

燕都督与父亲乃是好友,同窗读书,甚至一起进入军伍。

燕都督前来,是为了保护她。

“哼,当年太子党派,抄了语家,未必没有燕家在后面发力。”

王沁冷漠地道。

语媚娘满面为难。

看的王沁心痛。

“莫提这茬,我们,不是谁都可以包场的。拒绝他就是了。”

青楼老鸨王沁满不在乎说道。

想来也怪她,今早外出打探消息,发生这种大事都不知道。

“是镇魔司。”

“什么?”

王沁一面震惊看着语媚娘。

“是的,一位叫做秦铁生的镇魔使找到我们,这位老爷子告诉吾等,今晚镇守使要来,镇守使大人担心有人冲撞他的雅兴,就将包场了。”

语媚娘眉心的忧愁更浓。

王沁此时已经明白,为何语媚娘满面忧愁。

镇南水师与镇魔司的矛盾,已经闹得满城风雨。

今天,乃是燕都督宴请镇守使的时日。

全城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

飞元商会四百万金元送入镇魔司。

三教九流已经闹开了。

多少恶徒盯着这笔巨款。

镇魔司的情况,只需要仔细查探,就能得到。

除了新来的镇守使,就剩下八位半截身子埋入黄土的老大爷。

如此良机,何人不心动?

若非楚青衣交代不可妄动,他们几位都出手了。

楚青衣自然不心动,他楚家这些年贩卖大烟,获取海量的资金,用富可敌国来形容。

黑天神教能发展如此之快,很大一部分财力来自楚家。

王沁深呼吸,丰腴胸围起伏,若隐若现的那一抹雪白,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甘愿为她做牛做马。

“媚娘,新来的镇守使,喜怒无常,杀性极大,我们不可怠慢,你交代好姑娘们,让她们打起精神来,莫要得罪了人。”

王沁想了想,又细心交代一番。

语媚娘神色凝重点点头。

莫说飞元岛上的贵客,她们都接待过。

在帝都之时,皇孙贵族,都常常接触。

但从没有像今天,如此紧张。

对方只是一个镇守使。

在镇魔司属于最低的官职阶层。

可就是这人,远赴而来,登岛三日,闹得满城风雨。

这雨是血雨腥风的雨。

大雨磅礴,都洗不去他杀的人血迹。

飞元商会,乃是飞元岛上最大的商会。

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

现在创立飞元商会的会长韩家,在他踏入飞元岛第一天,被灭门。

飞元商会大楼,被称为飞元岛上的奇迹,南滨海域的的通天塔,象征着大海的财富,可却被镇守使一刀斩断,坍塌化作废墟。

“王妈,媚娘知道了。”

彷佛下定决心般。

王沁却没有留意。

她满脑子就是百里飞鸿来。

他为什么来?

真的是冲着语媚娘而来?

若没有云来酒楼贾仁义差点被镇守使污蔑的事情,她还相信对方是冲着燕都督来的。

毕竟,外界都知晓,语媚娘乃是燕都督的座上宾。

王沁的心神不宁。

作为花间派的弃徒,这些年躲避花间派的追杀,靠的就是天魔感应。

将天魔感应修练至炉火纯青地步的她,冥冥中又一种感觉,此事与贾仁义有关联。

贾仁义或许暴露了。

这次,对方是冲着她来的。

怎么办?

王沁第一念头,就是找楚青衣。

但很快就被她否决了。

保护使徒,乃是黑天神教给他们四人的任务。

若是百里飞鸿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份,她贸然去找楚青衣,会暴露楚青衣的身份。

楚青衣有神教庇护,任何秘术都难以查询他的踪影存在。

可她不同。

“要来的终究要来。”

“暂时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或许,这位年轻的镇守使是冲着语媚娘而来。”

“我倒是可以将消息传递出去。”

“看看都督府的燕都督,如何办?看看镇南水师的反应?”

“也能通过此事,推测燕都督与百里飞鸿两人会面后的真实情况。”

青楼老鸨王沁是老江湖,很快镇定自若,将危机转化为机会。

招来的侍卫,写了一封信,让其送给钟子灵。

钟子灵身份特殊。

信到了钟子灵的手,燕都督必定有反应。

若没有反应,那才是大事。

黄昏将至。

王沁站在门外,不断地拒绝来客。

“沁姐,你这不地道,今天我宴请朋友,你竟然不让我进入?”

城中一位巨商的公子哥叫嚣道。

他很愤怒。

与他同行的几位,身份地位不简单,都是家中生意上重要的大元境内合作伙伴。

今天前来,就是宴请他们,让他们见识下飞元岛上风情。

却不曾想到,作为贵客的他,被这小小的青楼老鸨拒绝门外。

“王妈,你若不给我一个交代,莫怪我不客气了。”

王公子语气变得冷漠,称呼都变了。

“王公子,莫生气。”王沁露出苦笑,“你可是不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次包场的是镇守使百里飞鸿大人,我就算有胆放你进去,你也不敢触碰这位大爷的霉头吧?”

王公子听到镇守使百里飞鸿,面色微变。

“沁姐,打扰了,告辞。”

王公子连忙带着几位贵客,来到傍边的青楼。

“王公子,是当地的镇魔司镇守使吗?一个小小的镇守使,就把你吓破胆了?”

跟随而来的贵客,却是面露不悦。

大元境内,每一个城市都有镇守使。

尽管镇魔司让人敬畏,镇守使权力很大。

可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地方的镇守使,何必如此惧怕?

“钱兄初来乍到,不知晓这三天飞元岛发生的大事,但对于我们这些生意人来说,这位镇守使,就是恶鬼。”

王公子想到飞元商会的少东家韩飞元。

他们相熟,也有交集。

可这位飞元岛第一公子哥,已经人头落地。

他还是镇南水师燕都督的徒弟,可还是死了。

“总之,我们避得远远就是了。这镇守使来,这回可是有好戏看。的老板语媚娘,可是镇南水师的座上宾。显然,这是冲着镇南水师燕都督而来。”

王公子突然兴奋地道。

“镇南水师还收拾不了一位镇守使?”

这位身份尊贵的钱公子,剑眉轻扬,来了兴趣。

“镇魔司被压得太久了,镇守使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烧到了镇南水师身上,第二把火是飞元商会,而第三把火却是我们飞元岛所有人。”

王公子低头:“飞元商会运送四百万金元至镇魔大楼,今天城内潜伏的恶徒,基本都前往镇魔大楼,想要趁着燕都督与百里飞鸿面谈空隙,结了这笔巨款。前往的数千人,无一幸免,全部被斩杀。此事发生也不过是几个小时前,消息是从巡捕司传出来。”

“数千人?就是站着被镇守使,也要几小时吧?”

“不,前后不足十分钟。”

王公子低语道。

钱公子眼中闪烁奇光,他与几位同行公子哥交换眼神,很显然他们对这位镇守使同样感兴趣。

若这位镇守使真的压服镇南水师,倒是可以调动他,为他们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