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枪换大炮。

张山岭这位弼马温,一下子购买了十匹骏马。

又到车行购买了最豪华的马车。

镇魔大楼,焚尸炉就没有停过。

巡捕司的巡捕们,领取了金元,更加卖力工作。

但是尸体太多了,估计需要焚烧数日。

镇守使一行出行。

百里飞鸿坐在马车上,胡作为当马夫。

余下七位大爷,骑着骏马,披着蓑衣,头戴斗笠,雄赳赳,无畏风雨,跟随马车两侧。

神采飞扬,说不出的兴奋。

第一次,飞元岛的镇魔司多少年没有如此威风过了。

很难想象,有生之年,还能重现镇魔司的威名。

抵达。

此时,街道两侧青楼,门内、窗边伫满了人影。

隔着雨幕,清晰看到镇魔司全员出动。

“这就是飞元岛的镇魔司?”

钱公子大失所望。

几个残弱老头,有什么能耐。

他的随从,都能吊打镇魔司。

“钱公子,这群镇魔使之所以活着,就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王公子介绍道。

“看来镇南水师对镇魔司的压迫传闻,是真的了。”

钱公子此时心里有数。

王沁满面笑容,拿着雨伞,在门口恭候多时。

“几位镇魔司的老英雄,欢迎你的到来。”

秦铁生多看了这老鸨几眼,心里道,这娘们带劲。

百里飞鸿从车厢走出,身穿便服的他,并未被雨水淋身。

前有胡作为举起雨伞,后有青楼老鸨遮雨。

百里飞鸿忘了眼前着妇人一眼。

“秦老爷子倒是有眼光,挑了个好地方,青楼的老鸨都这般美丽,想必花魁也差不到何处。”

百里飞鸿赞道。

“镇守使大人盛誉,我都人老珠黄了,哪能和年轻姑娘们相比。的姑娘们,可是仰望大人已久,今日大人到来,实在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莫大的荣幸?有燕都督大吗?”

百里飞鸿台步走进。

留下错愕的青楼老鸨。

“大人,说笑了。我们打开门做生意,欢迎任何人到来。”

只字不提燕都督。

她不敢得罪燕都督。

表面上如此。

百里飞鸿笑了笑,道:“听闻飞元岛上的一绝,就是媚娘老板的乐艺,不知道今晚是否有幸欣赏到。”

王沁内心一定,果然,对方是冲着语媚娘而来。

这是好事,就待镇南水师的人来了。

“媚娘是我们的老板,并非艺人。镇守使既然来了,自然不能失了大人的雅兴。媚娘已经准备好酒菜,还请镇守使随我上二楼。”<.

王沁笑容满面,如盛放的牡丹花,像极了人间富贵。

这有意思。

青楼老鸨,都是花魁级的。

加上成熟的气质,妩媚入骨,可随意玩弄男人的心。

“那就有劳你了。”

都督府。

“都督,四大舰队,已经全部离港,前往魔鬼海峡。”

钟子灵走到燕飞都督的身边,低声说道。

“镇魔司的战斗,吸引了我们敌人打入飞元岛的眼线,给我们争取了时间。”

燕飞露出一丝笑容。

“镇守使很强大,可论及谋略,又怎会是都督的对手。”

钟子灵同样笑道。

“子灵,莫要小看百里飞鸿此人,他的潜力无限,飞元岛不过是他人生中小小的旅途,无需数年,此人必定入住帝都,成为镇魔司的一张王牌。”

燕飞收敛笑容,严肃说道。

“我这人喜欢当下,数年之后的事情,太过遥远了。”

钟子灵迎着风,看向阴沉的大海。

风暴将至,也掩盖了镇南水师的痕迹。

“你来找我,不应该只是为了谈论百里飞鸿吧。”

“都督名擦秋毫,的老鸨托人送来消息,镇魔司今晚将包了场。”

钟子灵脸上闪过一丝戏谑:“飞元岛上的人都知道,语媚娘是都督的座上宾。镇魔司包场,在飞元岛上已经传开了。都在看着都督作何反应?”

燕飞听后却大笑道:“语媚娘是我世侄女,我去,不过是为她撑腰。世人就是喜欢以自己的眼光,度量别人的一举一动。那位青楼的老鸨倒是不错,花间派的弃徒,如若本都督去找女人,必定挑她。”

“花间派的宅功,乃是媚功之最。貌岸道然的山上神仙们,号称名门正派,若是遇到了花间派的花仙子,从不会拒绝此等艳福。”

钟子灵别过脸,不想听这话题。

“王沁隐藏身份,跟随在媚娘身边,而镇魔司对花间派的态度,可不像本都督。在镇守使面前,她不敢露面,自然想要将本都督拉扯进去。”

“子灵,有没有兴趣去破坏镇守使大人的雅兴?”

燕飞询问道。

女孩子家进入青楼,终究是坏名声的一件事。

“都督有令,子灵安敢不从?”

钟子灵转身跳跃下都督府顶。

换了男装,骑马出发。

“百里飞鸿尽管年轻,但绝对不会为了争一个皮脸的事儿,跑到。难不成他的目的不是媚娘,而是王沁?”

燕飞手眼通天,对于大元发生的大烟桉,同样知之甚详。

花间派参与到其中,此事他已经知晓。

但花间派的势力巨大,他不敢贸然查下去。

就选择退缩了。

大烟桉涉及到的势力太多了。

外部的势力,对于燕飞来说,并不是什么威胁。

真正威胁的却是长公主殿下。

这位长公主,可不简单。

若是得罪了长公主,燕家未必能顶得住长公主的压力。

晃了晃头,将杂乱的思绪甩掉。

他作为镇南水师,现在要做的是,接下来这一仗,只许胜不许败。

败了,镇南水师将会易主。

飞元岛被他经略这些年,为家族提供了海量的财富。

正因为如此,家族才会出手,为他抗下所有压力,让他稳坐镇南水师都督之位。

燕飞若是倒了,飞元岛上为家族提供的财富这条路,也就断了。

“你们不想我成为神通主,那我就自己去争取。”

他若是成为神通主,在家族的地位将会提高。

甚至,争夺家族族长之位。

“圣上忌惮的不是我,是我代表着燕家执掌镇南水师。”

“毕竟年纪大了,要为储君做准备。”

燕飞不由想起了语媚娘的父亲。

两人亲如手足,语家出事,他正派来镇南水师。

当语家被抄家,他知道消息,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媚娘这丫头,若是真的跟了镇守使,倒是一个好归宿。”

年纪不大,可单凭那一身血气,就足可以进入潜龙榜。

“镇守使去了?”

楚青衣勐地站起来。

他身处书院之内,才从教室回来不久。

“是的,使徒大人。”

米铺的陈老板脸上带着一丝狠劲,冷声道:“这镇守使,先是接触了贾仁义,现在又接触王沁,我怀疑对方觉察到了我们的存在。”

“百里飞鸿初来乍到,飞元岛上根本没有情报网络,他是如何知道我们的存在?”楚青衣疑惑问道。

而且,百里飞鸿登岛的时间太过短暂了。

这三天时间,只有第二天在城中走动。

若是对方在镇南城走一趟,就知道他们的存在,这种人太可怕了。

莫说是楚青衣不相信,就算是站在他面前,提出这种可能性的米铺陈老板都不相信。

“暂时,静观其变。”

楚青衣顿了顿,回答道。

“是,大人。”

米铺陈老板恭敬地拱手道。

“另外,我们这段时间不要见面,你们四位也不要外出镇南城,就算真的被镇守使发现我们,也好有照应,联手将他铲除了。”

楚青衣狠声道。

如此一来,他们的存在,必定被镇南水师发现。

若走到这一步,如期被镇守使盯着,还不如被镇南水师发现。

在与镇南水师周旋一二,拖延时间。

“派遣在北岛的探子回应,不曾见过遗迹。飞元岛西边,是你与贾仁义负责,加派人手,莫要担心经费不足的问题。”

楚青衣低声说道。

“使徒大人,探索飞元岛西边,已经安排了三百多号人进去,但如今死亡人数高达三分之二,再继续下去,我担心存活的人,出现变故。”

米铺陈老板苦笑道。

都说北岛是危险地带,真正探索了西边岛屿,才发现这地方比北岛更加危险。

“给十倍的赏金,让他们继续。若有人执意退出,让他们退,事后斩草除根。”

楚青衣抹了下脖子,眼露狠色。

此事,不能泄露。

以飞元岛内部复杂的形势,一旦暴露,有人在西边岛屿大肆探索,必定误以为是什么海盗宝藏藏在其中,立即引来无数外来客关注。

他们想要保密都不行。

而且,他们要找的东西不在东南岛屿,一旦暴露,镇南水师可以在西北岛屿上,使用大规模杀伤力武器,毁坏遗迹。

“明白,但还请使徒大人,看好,王沁若是暴露,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只能将她处理了。”

米铺陈老板低着头,平静地说道。

“放心,若她真的暴露被抓,我亲自对付她。”

楚青衣毫不在乎地说。

在其余三位男人的眼内,使徒大人的癖好,有时候会阻碍他们。

米铺陈老板很快离开了。

“百里飞鸿,是为了语媚娘去的吗?”

“不能冒着险,需要走近观察才能判断。”

楚青衣熄灭了烛火,从后窗离开了房间,消失在夜雨中。

夜宴开始。

,成了全城势力的焦点。

镇守使来到了飞元岛的第三天,用他的实力与行动,成为了飞元岛的风暴中心。

他走到哪里,都会引来无数人的关注。

“小女子,语媚娘,见过镇守使大人。”

语媚娘隔着帘子施礼。

“语老板有礼了。”

镇守使眯着眼,彷佛看穿薄纱般的帘子,凌厉的视线落在语媚娘的身上。

“果然是国色天香,难怪我们的燕都督喜欢。”

百里飞鸿笑赞道。

“镇守使大人说笑了,燕都督喜好的是媚娘的琴艺,而非媚娘。”

语媚娘施施然,坐在琴前,双手轻放琴弦。

“燕都督乃是世家氏族出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是不能比。”

百里飞鸿倒是规矩,自顾喝起酒来。

声音带着一丝自嘲。

可落在语媚娘的耳中,浑身一颤,内心涌起一丝害怕。

似乎意识到自己,可能惹怒了这位镇守使。

左右两侧的桌子上,八位爷爷级镇魔使,倒是娴熟,开始与身边的姑娘谈情说爱。

好不热闹。

“大人......”

身边的花魁清雅见状,端起酒,带着幽香,靠向镇守使大人。

却被一股气墙相隔,杯中酒撒落,溅了一身。

“我喝酒吃饭之时,不喜欢身边有人。”

百里飞鸿连带微笑说道。

的花魁清雅,长相绝美,艳名远播,在这条烟花巷,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

听了身边镇守使的话,清雅当场面色煞白,一时间,不知所措。

“只是个人的习惯,清雅姑娘莫要见怪。”

百里飞鸿面带笑容,并没有为难对方。

可他的行为,却让全场都为之一静。

“喝酒,莫要看我。”

百里飞鸿举起酒杯道:“这杯酒,敬诸位老前辈。因为你们的坚守,让飞元岛上的镇魔司一直存在。”

“大人,此话吾等承受不起,吾等的存在,是羞辱了镇魔司的招牌,若非大人到来,力挽狂澜,镇魔司何来今日之威名?”

秦铁生举杯,激动地说道。

“大人就是吾等的再生父母。”

“不错,若没有大人,就没有今日的我们。”

几位镇魔使举杯纷纷说道。

的一众姑娘,却不知所措。

门外观察着里面状况的王沁,却急得跺脚。

“平时,清雅这丫头拿捏男人的手段得心应手,怎么今晚就放不开了?镇守使也是人,也是男人,是男人就喜欢美女。”

王沁心里焦急。

其实,她心里明白,镇守使身上的煞气极重,站在镇守使身边,能将话说清楚,都不错了。

清雅已经做得很好。

语媚娘对镇守使心里又意见,当了老板这些年,心里多了一丝傲气。

今日这行为,难免没有耍小性子。

酒过三巡。

百里飞鸿自顾喝酒,似乎在等人。

“难不成,他一直在等镇南水师的人?”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突然,百里飞鸿看向门外。

一匹白马停在前。

小厮连忙上前。

“钟将军,你终于来了。”

小厮显然认识,牵着马道。

“里面什么情况?”

“没情况,就是语姑娘惹了镇守使大人不快。”

钟子灵脸上绽放笑容。

“这镇守使可是很小气。”

说完,大步跨过门槛,上了二楼。

“有意思。镇南水师的钟子灵将军来了,这位女战神,一定是代表燕都督而来。”

隔壁青楼上,王公子笑道。

“钟子灵?她是钟子灵?”

钱公子显得很意外。

“是的,听说燕都督曾有娶她的念头,可惜被婉拒了。”

王公子八卦道。

楚青衣很快就留意到了王公子等人。

看见钱公子此人,眉头轻皱,怎么看也不想是富商之子,身上自带的贵气,让他想到了很多权贵公子哥。

“王祥身边几位公子哥是何人?”

“观其言行举止,身份不简单。”

“必定不是等闲之辈,难不成是大元境内的来客?”

楚青衣顿时警惕起来,神识观照对方,但很快收敛起来。

元胎境!

三位元胎境的高手,竟然隐藏身份,进入飞元岛。

而他没有受到任何消息。

不得不让他重视。

同时,他开始推测这三位公子哥的身份。

镇南水师大败。

大元朝廷不曾做出反应。

但风言风语流传着,朝廷将会派遣监军前来镇南水师。

能担任镇南水师监军之人,必定不简单。

百里飞鸿眉心一道银芒闪烁,神眼开启。

激动站起来道:

“终于抓到你了。”

此话一出。

引来全场瞩目。

语媚娘的琴声停了。

诸位姑娘,大惊失色。

不知道,镇守使大人为何如此激动。

镇魔司八位大爷面面相觑。

“语老板,继续奏乐。”

“诸位前辈,吃好,喝好,玩好。”

百里飞鸿离开桌子,向着门外走去。

“怎么了?”胡作为一面懵逼。

秦铁生却瞪了他一眼:“多时,大人这是去杀人,你也想跟着去吗?”

啧啧,不愧为煞星。

大人叫我准备,原来是有计划的。

我就说了,大人一面正气,怎会来这烟花之地。

正与王公子有说有笑的钱公子三人,笑容一僵,面色阴沉下来。

身份暴露了?

这股杀气,是针对我们的吗?

“中计了!

!”

神识。

对方在寻找自己的神识特征。

刚才神识观照钱公子三位公子哥,却忘了这茬。

如此敏锐、强大的神识,其武道意志是何等强大?

“神识观察镇魔大楼,就被他觉察到了。”

“他在城中走动,是为了确定,我们的身份。”

楚青衣终于明白过来。

但是,已经迟了。

他的身份已经暴露。

他面色阴沉如水。

此时,逃跑已经没有意义。

他想要下死手,将百里飞鸿斩杀。

可此地,钟子灵将军是元胎境。

钱公子三位元胎,疑似监军。

都是大元帝国的人。

若是知道自己是黑天神教的人,绝不会手下留情。

一旦战斗起来,燕都督,以及镇南水师其他四位大将加入,他未必能顶得住。

“赌一把,趁着身份未暴露,将百里飞鸿引导至北岛,将他击杀。”

杀心一起,杀机难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