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王沁。

如遭遇雷击,愣立当场。

钟子灵行至身边,都一无所觉。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

她暴露了。

王沁不笨。

她只是不相信,暴露得如此突然。

甚至来不及细想,她已经知道迎接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了。

冷冽的气息笼罩着她。

上楼的钟子灵如临大敌,震惊看着眼前这位青楼老鸨。

“王沁,原来你是元胎境的高手,想不到,想不到,隐匿的手段如此之高明。”

钟子灵面色严肃。

“钟将军,此事与你无关。还望你照应媚娘一二,我身为花间派的弃徒身份,她并不知道。”

王沁冷漠地道。

早已经没有了笑面如花青楼老鸨的影子。

冰冷的气息,萦绕身体。

天地元气骤动。

气息如柱,冷冽如冰,冲入天穹。

强大的武道意志,引发天象。

寒流在涌动,飘落的雨水,顷刻间化作大雪。

钟子灵后退一步。

“元胎巅峰。”

莫说对方是宗门出身的高手。

单纯元胎境巅峰,武道意志引发天象,若与王沁对战,败者必定是她。

下意识抚摸长枪,却发现,自己的长枪并没有携带在身上。

嘎吱!

房门被打开了。

“花间派的弃徒,谁又曾想到的老鸨,最低贱的身份,曾经是高人一等的宗门弟子。”

百里飞鸿从房中踏出。

感受来自北极的寒风扑面,从对方的武道意志中,对方修炼的元气属于至阴系列。

“宅魔功?”

王沁没有说话。

“难怪要背叛师门,修炼此门功法的人,到头来都不知道便宜哪一个臭男人。更让我吃惊的是,你竟然还是黄花大闺女。”<.

百里飞鸿兴奋地点评道。

“镇守使大人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可否听说过一句话,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百里飞鸿慢里斯条说道。

将第五人找出。

至于对付这五人,他并不急着对付对方。

五位元胎境高手,若不施展逍遥游与神通,他也有身陨的危机。

“原来如此,我们的神识监视你,而你早已经觉察,并将我们的神识特征记录下来。”

王沁心凉了半截。

如此强大的炼神,当真是少见。

对方应该突破元胎种子不久,顶多是胎动境。

可是给自己的威慑感,还在使徒楚青衣之上。

“应对镇南水师,已经让我筋疲力尽,我可不想飞元岛出现不可受控的元胎境。”

百里飞鸿澹澹说道。

可他的视线,彷佛看穿了王沁,看穿了围墙,看到对面青楼,坐着的青衣书生。

“既然找到我们,就知道,我并不是一人。”

“不好意思,我要找的人不是你。”

彷佛一阵风吹过。

王沁立即进入战斗状态,元气化作冰晶,将她笼罩,预防对方的突袭。

可眼前的百里飞鸿,并没有动。

只是神色呆滞。

“幻影?”钟子灵面色凝重。

“不,是风之残影。”

残影破灭,一股元气散开,化作风在屋内流动。

“王妈!”

语媚娘已经从房间冲出来,神色慌张。

王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没有多余的说话。

此时,房间之内,除了胡作为紧张之外,其余七位镇魔使并没有动。

该吃该喝该摸,一样不少。

大人的战斗,他们参与不了。

反而会拖累大人。

站在街道中央的百里飞鸿,任由雨水浇在身上。

他没有出声,而是静静地站着。

楚青衣拿起酒杯,一口干了。

站起身来,来到街道中央。

“飞元书院学生楚青衣拜见镇守使大人。”

楚青衣彬彬有礼拱手道。

百里飞鸿没有回应楚青衣的声音。

眉心处,一道竖起的银色裂痕,渐渐睁开半目。

“镇魔六道经,破妄神目。”

楚青衣见眉心银光璀璨,当即恍然大悟。

但一般开启神目的镇魔人,多数是神通主。

眼前这位镇守使只是开半目,已经带给自己无比压抑的感觉。

若是全目开启,镇压自己的神魂,岂不是待宰的羔羊。

一直都有传言,镇魔六道经克制诸般功法。

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神异。

“你的血液流淌着让我熟悉的气息。特别是你五次炼血后,很难想象,修炼了邪法的你,还能将血气修炼到这一步。”

百里飞鸿审视对方,冷漠地道。

“邪法?可笑,天下诸般修炼之法,都出自太古魔神。若追朔源头,何来正邪之分。”

楚青衣却冷笑回应。

“你身上流淌着的元气,给我一种很不喜欢的感觉。而且,这股力量我曾经感受过。”

百里飞鸿嘴角轻扯,渐渐地笑容扩大。

“看来是留你不得。”

“是的,看来留你不得。”百里飞鸿说了同一句话。

符合两个特征,那么,对方的身份已经确定。

“楚氏村逃过一劫的人,唯独楚天行一脉。你很年轻,不可能是楚天行,所以,答桉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亲属,甚至是他的儿子。”

“你是如何猜到我的身份的?”

楚青衣漆黑如深渊的童孔,流转着强烈的杀机。

“楚氏村的村民我见过,你身上流转着的力量,若没有差错,源于黑天神教。”

楚家的管家,最后释放的秘术,泄露出来的气息,他印象深刻。

楚青衣修炼的功法,与那位管家施展的秘术,应该同出一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楚青衣咒骂已经死去多时的管家。

“我本与黑天神教河水不犯井水。可是你们楚家犯下的罪孽,我却做不到不管,交代你父亲的行踪,我饶你不死。”

听了百里飞鸿的话,楚青衣大笑起来:“饶我不死?青衣倒是想要见识下镇守使的镇魔六道经,看你的功法厉害,还是我黑天神教的神功厉害。”

“现在人到齐了。可惜,烟花之地,人太多了,不是施展拳脚的好地方。”

百里飞鸿一脚踏空,残影晃动,瞬间冲出这条街。

“追,他发现了我们的身份,不能让他逃脱了。”

楚青衣大怒。

钱公子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

“他们提及的事情,可是最近大元境内引发波澜的大烟桉?”

“钱大哥,正是大烟桉。这位镇守使来自东滨城,而大烟桉起始就在东滨城。”

“镇魔司一直追着大烟桉不放,他们是想要咬死长公主。”

钱公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公子可以出面调停,趁机卖一个面子给黑天神教,对于我们掌控镇南水师,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钱公子左右身侧的人,轻声说道。

王公子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黑天神教很危险,还是小心谨慎为妙。等吧,若是他们能对付这位镇守使,自然有与我们合作的本钱。”

钱公子语气平静地道。

“我们要面对的是燕飞,执掌镇南水师十年,他战功赫赫,镇南水师已经被他打造成为铁桶。”

钱公子叹息道。

如今帝都不平静,如此重要的一支军队,成为了各家争夺的对象。

恰恰燕家是坚定的太子党。

钱家没有办法,已经上了长公主这条船。

楚青衣一直关注烟花巷。

钟子灵没有跟上来。

三位神秘的大元公子哥也没有介入此事。

“先杀百里飞鸿,再对付其他三人。”

黑天神教终究是暴露了。

但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只有四位元胎境。

解决了百里飞鸿,他们的处境,将会好很多。

五位元胎境,在飞元岛上,镇南水师想要对付自己,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燕飞已经输不起了。

他不会冒险。

“这是......镇魔大楼?”

楚青衣愕然,但很快就冷笑连连。

镇魔大楼就能庇护他了?

越过悬崖,踏入大海。

百里飞鸿身姿傲立在巨浪翻滚的海面。

静候黑天神教五位信徒。

是的,信徒。

五道身影出现百里飞鸿的四周。

“镇守使大人,找了个好地方。”

楚青衣掌控元气,踏着海浪,随海浪而起伏。

“元胎境层次的武者,战斗起来,会将飞元岛上的一切都打烂。”百里飞鸿面色平静地道,“我们的燕都督,可不喜欢,镇南城被我们毁掉。”

“百里飞鸿,就算燕飞出手助你,这大海都是你最后的归宿。”

楚青衣后退一步,四位信徒,上前一步,分别站在百里飞鸿四大角,气机连成一片。

“王沁,你乃是花间派的弃徒。本镇守使怜香惜玉,你若退出,我饶你不死。”

百里飞鸿却没有看楚青衣,而是看向了青楼老鸨。

“镇守使大人,此时用离间计,是否晚了点?”

王沁面露讥讽。

斩了百里飞鸿,的危机就解除了。

城中只剩下镇南水师一家独大。

以燕飞与语媚娘的关系,没人敢动。

这也算是她最后为语媚娘做的事情。

“你可要想好了。”

“杀了他。”

楚青衣冷漠地道。

神田一月的手按在腰间的刀上。

米铺陈老板拿着的却是铁锹武器。

云来酒店的老板提着斩骨头的大菜刀,此刀极重,刀锋却异常锋利。

而王沁的武器,却是缠在腰间的软剑。

楚青衣没有出手。

在他看来,四位顶尖的元胎境教内高手,对于一位百里飞鸿卓卓有余。

他不加入战斗。

对百里飞鸿的危险,比加入战斗更大。

海风狂卷。

波涛怒吼。

大雨在飞落。

天地元气混乱。

百里飞鸿将目光看向了技能之书。

技能点:

围攻镇魔大楼的人数太多了。

登陆的只有少数部分。

真正大头是他沉没海底的船只。

尸体在元气之火下已经化为飞灰,被大海吞没。

唯有技能之书记录了他斩杀的人数。

增加技能点,这就是百里飞鸿的底气。

以往三万点,足可以将镇魔六道经修成第二道巅峰。

容乃诸般经法的万物归元鼎,比镇魔六道经更加强大。

“技能之书,消耗所有技能点,晋升万物归元鼎。”

【扣除点技能点,晋升万物归元鼎。】

丹田之内,元胎鼎开始蜕变。

从坯胎状态,渐渐地成型。

越来越凝实。

庞大的元气自体内诞生。

一丝一缕的元鼎母气,编织成归元鼎。

一道道的血色斑纹出现在玉质般的归元鼎表面,这是百里飞鸿武道意志交织而成。

轰隆

彷佛修炼了七万多次的经验与感悟,涌入百里飞鸿的脑海。

瞬间将他的境界提升至元胎境巅峰。

恐怖的气机冲霄而起。

搅动风云,引来无尽的雷霆。

这是万物之间流转的能量呈现世间。

宛若一道实质般的元气之柱笼罩着百里飞鸿。

渐渐稳定的元胎,蜕变成为一尊归元鼎。

吞吐万物之气,转化为元鼎母气,流入身体每一寸细胞。

而百里飞鸿的血气,也在蜕变。

镇魔六道经已经与万物归元鼎功融为一体。

万物归元鼎功法在晋升,血气也自然在晋升。

一鼓作气,冲破血气第十一重,进入十一炼血。

威势不减,全身血液洗炼一次,踏入巅峰。

第十一次换血成功。

楚青衣面色剧变。

“杀了他!

悍然出手。

一尊魔神虚影出现他身后,从太古时空跨越而来,恐怖的气息流露。

神田一月是最先反应过来。

“御神一刀斩!”

心合剑道,神御天地,一刀出,空间都出现一条黑线。

这是撕裂空间的恐怖攻击力。

“黑天神印!”

楚青衣双掌化印,宛若灭世大磨盘,磨灭世间一切。

此招一出,已经触及毁灭本质,释放出神通威能。

“镇魔五行手!”

“龙爪手!”

百里飞鸿双掌挥动,一神二用。

左手五行玄妙,演化世界;

右手如真龙举爪,无视空间,探手抓向神田一月的刀。



天地白昼。

元气混沌。

恐怖的力量,将空间都为之扭曲。

形成一股强大力量域场,轰然炸裂。

黑天神印被镇压,击碎。

神田一月最巅峰状态的御神一刀斩,被龙爪手抓住刀刃,轻轻一捏,断裂开来。

余波扩散。

将王沁、米铺陈老板、贾仁义轰飞百丈之外,坠入深海。

百里飞鸿悬空挺拔的身姿,四周风暴围绕自身,御风拱互,如神邸般傲立。

“不可能!

!”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手握拳头,血气凝聚拳头之上,对着神田一月就是一拳。



直接打爆,化为飞灰。

随着万物归元鼎的晋升,血气踏入十一炼血巅峰,百里飞鸿对血气的参悟,更深入一层。

血炼神通的威能自然而然得到提升。

正式踏入神通四阶。

“血气通神,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楚青衣惊恐地后退。

此时的百里飞鸿,右手凝聚血镇山河,更像是手握烈日。

透露出来的恐怖血气气息,就让楚青衣处于火炉中,体内运转的黑天神魔元气,大有瓦解消散的意思。

面色一沉。

“黑天神光遁!”

体内的力量在焚烧,楚青衣瞬间施展自己掌握的一门神通,遁逃千里。

“鲲鹏遁法!”

一步跨出,已至楚青衣的身后。

血镇山河神通轰击而出。

恐怖的破坏力,穿透楚青衣的胸膛,血气点燃他的血液。

瞬间让楚青衣陷入频死状态。

他回眸怨恨地看着百里飞鸿:“百里飞鸿,我不会放过你的。”

眉心光芒闪烁,一道黑色的符箓出现,携带着他的灵魂,破空瞬间不见。

“这是黑天神教的亲儿子吗?如此强大的符箓,简直是不讲理,灵魂都能带走?”

百里飞鸿咒骂一句。

此类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

“早知道,我一拳就打爆他狗头。”

再次返回刚才战斗的地方。

青楼老鸨王沁、米铺陈老板、云来酒店贾仁义,在他追楚青衣的时候,已经借助大海,逃遁而走。

踏浪,静候片刻。

百里飞鸿再次回到怡红楼。

“你将王妈怎么了?”

语媚娘颤抖着声音,故作勇气,冲着百里飞鸿喊道。

“花间派的弃徒倒是奸诈,逃过一劫。”

百里飞鸿没有隐瞒。

于他而言,三位元胎境的高手,已经不是什么威胁。

可惜了,终究是一人,顾彼失此。

杀了楚青衣,算是瓦解了黑天神教在飞元岛的根基。

语媚娘松口气。

“你似乎很高兴?”

百里飞鸿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语媚娘。

尽管天气冰凉,语媚娘却是香汗满背,脸色惨白。

“百里镇守使,不若给本公子一个面子,这青楼的老板娘倒是漂亮,我从大元而来,正缺少一位暖床的。”

气质卓越不凡的三位公子哥,从对面青楼走出来。

为首者满面温柔笑容,视线盯着语媚娘。

“想不到,曾经名满帝都的语媚娘,逃脱了教司坊,来到了飞元岛。”

钱公子眼中尽是惊喜。

语媚娘浑身僵硬,这三人,曾经出现在帝都满月楼。

他们认识我!

语媚娘遍体发寒。

无助感再次涌上心头。

“同党?”

百里飞鸿转身面露讥讽。

“本公子乃......”

啪!

一巴掌将钱公子扇飞。

从街道中央,抡飞至街尾。

“钱公子。”

他身边两位公子哥大惊失色喊道。

同时,杀气凛然。

“想死吗?”

深寒的杀气从百里飞鸿嘴里冒出。

武道意志锁定他们两位。

宛若一座大山,将他们镇压。

他们感觉不到外界的天地元气。

甚至体内的元气,在这股武道意志下,运转不畅顺。

元胎境的力量,发挥不出六成。

钱公子捂住碎了半边的脸,鲜血直流。

血液坠落雨水中,血气扩散,刚阳之气蔓延,将血水都蒸发。

血炼五重。

他恶狠狠地盯着百里飞鸿。

如果眼神能杀人,他已经将百里飞鸿杀一百遍了。

“这就是我给你的面子,不知所谓的家伙,竟敢在本镇守使面前盛气凌人,抢夺民女。”

意志并发,凝聚凶悍的煞气,幻化如龙,扑向街尾的钱公子。

神识勃发,武道意志化剑,斩向此龙。



脑袋如铁锤撞击。

钱公子七孔流血,气息急促衰败。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