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当自己是大人物了。”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这位钱公子,一直在看戏。

其实他早已经发现了对方。

不过,摸不准他们的身份,并没有对他们动手。

若不是这帮家伙,跑出来,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对自己说话,百里飞鸿是不会管他的。

大元帝国那边出来的人。

终究是有身份地位。

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不过,修为到达他这一步,很多东西都无所谓了。

唯有自强,才能横行霸道。

“真是多事之秋。”

“先抄了云来酒店、陈家米铺老板、神田一月的剑道武馆的家,镇魔司缺钱,抄了他们三家,可以增加不少收入。”

飞元岛身在海外。

总司那边支持力度不大。

申请修炼物资,很困难。

就算送到飞元岛,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想要别人为自己卖命,重建此地镇魔司,必须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

否则,吸引不了高手,进入镇魔司。

也没有物资,形成一套自我生血的循环机制。

等他离开此地,镇魔司很快会衰败。

而且,比以往更惨。

镇魔司现在有多嚣张,未来就要付出多大代价。

除非,建立强大的势力,可以镇压飞元岛一切。

他离开后,也无畏任何人找麻烦。

经此一战,他在飞元岛算是站稳了脚步。

镇魔司的任务,永远不是与镇南水师争权夺利。

若是走到了这一步,说明了飞元岛出了问题。

现在,这问题解决了。

是时候,回归镇魔司本职正途了。

斩妖除魔,永远是镇魔司的职责。

飞元岛很大。

三座城市:镇南,永胜,百利。

镇南城作为三座城市之首,而永胜、百利则是镇南城的卫星城市。

三座城市权力都集中在镇南城。

合为飞元州府。

“多谢镇守使帮忙。”

语媚娘面色复杂地道。

她是戴罪之身。

如今,钱公子三位从帝国而来。

恰逢知道自己的身份,对方身份高贵,接下来的日子,语媚娘的人生可能再次陷入暗黑。

如今王沁不在身边,执掌这销金窝的她,明面上有燕都督撑着。

可暗地里,王妈的消失,她很难掌控大局,对抗来自其他地下势力骚扰。

“难不成要逃亡国外?”

她一位美女,逃亡国外,下场将会很悲惨。

很多姑娘的下场,就是她未来的命运。

如今之计,还是静观其变。

若真事不可为,只能再次找上燕都督,让他出面,将自己送出飞元岛。

“这三位公子哥是何许人?”

百里飞鸿却沉声问道。

将三位帝都而来的公子哥打了。

若不了解对方背后的势力,日后遇到危险,如何死都不知道。

百里飞鸿不打准备的仗。

“禀报大人,钱公子来自帝都望族,曾在大元漕运司担任要职,是长公主派系的人。”

吞噬

语媚娘沉默片刻,还是将钱玉辰的底细告知镇守使。

“漕运司吗?”

掌控大元帝国江河要道的部门。

他曾经调查过漕运帮,自然知道漕运司的职责。

“另外两位呢?”

“另外两位,是御林军的将领,是大元武勋家族的后裔。一位叫做林中军,另一位叫做林中恕,他们都是林家的子弟。”

语媚娘回忆片刻,想起了两人的资料。

她在帝都长大,曾经是帝都小有名气的世家氏族小姐。

当语家被抄家灭族,逃脱的人不多,她还年幼,就被送入教坊司,成了官妓。

后来找到机会,从帝都出逃,脱离了教坊司,随波逐流来到了飞元岛。

“漕运、御林军,这三人都懂得军事知识,想必是朝廷派来监视镇南水师的人物。”

百里飞鸿摸了摸光滑的下巴。

现在是彻底将帝都来的三位贵人得罪了。

往后镇魔司若是被这位钱公子掌握,他必定找回场子。

不过,到那时候,自己也不好惹。

以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调任,成为镇守将军。

任何一位镇守将,于镇魔司而言,都是骨干。

莫说是他们,就算是军部,镇魔司也不虚。

至于长公主,手插得太长了。

镇魔司完全可以无视对方。

毕竟,长公主是不可能当皇帝。

就算出女皇,也不会是她,毕竟比她身份尊贵得皇子皇女,多得是。

“钱公子父亲,为圣上打理大元银行,是圣上钱袋子的掌柜,身份不比六部尚书差。”

语媚娘看得出百里飞鸿对大元的了解很浅薄。

她并没有嘲弄对方。

王妈已经安全了。

若这位镇守使想要拿她开刀,要挟王妈,事情就变得极为不妙。

“难怪说话这般盛气凌人。”

大元银行,相当于前世的中央银行。

可见钱公子背后的人脉关系,直达天听。

“这是今晚的开销,镇魔司几位镇魔使,可要给我招待好。”

百里飞鸿从怀中取出钱袋,丢给语媚娘。

他再次回到镇魔大楼。

杨巡检还在指挥着巡捕,将进攻镇魔大楼的亡命之徒,送入焚尸炉。

百里飞鸿的回来,没有惊动任何人。

翌日清晨。

镇魔司拟文下发,正式将五人身份定义为邪派黑天神教成员。

并将三人的产业抄家。

樱花国的武士抵死相抗,被百里飞鸿尽数屠杀。

“樱花国的武士不能留。”

夹带私人情绪,城中赫赫有名的剑道武馆被灭。

同时,牵连出一大片的人头落地。

抄家所得的财富,被镇魔司纳入财库里面,作为重建镇魔司的资金。

“我不信,我不信。青衣哥哥怎会是黑天神教的使徒?柳老师,求求你,带我去找院长,这一定是误会,让院长出面,帮帮青衣哥哥。”

五位黑天神教信徒中,唯一宣布死亡只有神田一月。

周小晴面色哀求地看向柳老师。

柳言生面色凝重,也很气愤。

楚青衣是他的学生之中最看好的一位。

如今,却成了大元通缉犯。

不仅涉及到黑天神教邪派教徒,更是大烟桉中的首要犯罪头目的儿子。

“小晴,昨晚青衣去了烟花巷。”

柳言生安慰道。

“柳老师,柳叔叔,求求你了。”

周小晴却没有听进去,反而哀求道。

“小晴,听叔叔一句劝告,不要沾上楚青衣这事,否则,会连累周家,连累你父亲。”

柳言生还是耐心劝解。

“你教导过学生,法治的精神就是讲究证据,镇魔司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楚青衣是黑天神教的教徒,更何况,信仰自由,我们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内心世界自由,凭什么镇魔司可以一言定罪。”

周小晴争辩起来。

柳言生沉默不语。

周游列国,他见识过很多国家制度,见识过世界正在萌芽的新思想。

他明白,这股新生的思想,必定在未来卷席世界。

可梦中醒来,再看这世界,突然发现,个人的武力已经凌驾在众生自由之上,成为阻碍民众思想觉醒的障碍。

他小心翼翼地散播自己的理念。

到头来,自己的行为,却被弟子质疑。

“行,我带你去找院长。”

如果自己都不坚持自己的理念,学生如何见到曙光?

“谢谢老师。”

北岛,林中庄园。

“晦气,忙碌半世,获得财富,一朝醒来,终究一场空。”

米铺陈老板陈韬愤愤地道。

“不幸中的万幸,老陈,神田一月可是死在了百里飞鸿龙爪手下。我们若不是被震飞,坠入大海,而镇守使的眼中只有使徒大人,你觉得我们三位还有命吗?”

王沁浑身冒着至阴寒气。

“神田一月,必死无疑。我们没有死,或许是这位镇守使在布局,想要抓住我们这三个尾巴,挖掘出更多的神教秘密。”贾仁义眯着眼,宛若一头饿狼般凶狠。

云来酒店被抄家,同样,他家人也被巡捕司转入监狱。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家人被送到北岛监狱。

尽管,北岛监狱凶名在外,但他可以劫狱,救出家人来。

“老贾,你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我们处境很危险,对使徒守护不力,足够我们喝一壶,若是神教内部有人认为我们已经暴露了,可能通过我们三人,镇魔司找到黑天神教......我有预感,我们会被清理。”

陈韬面色严肃道。

“不是预感,是一定。”

王沁是三人中唯一从宗门中走出来的人。

黑天神教担心的不是镇魔司,而是神秘的宗门界,通过他们三人,找到黑天神教老巢,将之歼灭。

黑天神教被赶出中土,远遁海外,苟且残存。

对于宗门的忌惮与仇恨,从没有变过。

“复苏黑天神,是黑天神教的使命,为了黑天神复苏计划完成,黑天神教可以毁灭一切。”

王沁加入黑天神教,是为了寻求庇护。

阻挡来自花间派追杀。

五人中,对黑天神教理念保持清晰的人。

陈韬与贾仁义面露挣扎。

他们尽管猜测到了黑天神教未来对付他们的手段。

但加入黑天神教如此之久,日夜供奉黑天神教,武道意志都渲染了黑天神的气息。

“对了,只要我们找到了遗址,从遗址内得到石碑文,必定能获得神官的赏赐,一步青云,成为一名使徒。”

陈韬面色呈现疯狂。

贾仁义双眸发亮。

王沁也明白,这是他们自救,唯一的办法。

“北岛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搜索,并没有发现遗址痕迹,我们是否放弃?将精力放在西边岛屿上?”

陈韬想起了楚青衣的话,立即问道。

“北岛内,除了几个禁忌之地外,就剩下北岛监狱未来得及搜索。不若我们先从北岛监狱开始,搜索完后,可刺探禁地的一些情况,以我们的实力,就算在禁地遇上危险,也能逃脱。”

贾仁义眼中闪烁过奇光。

他希望家人被送到北岛监狱。

正好,借助王沁与陈韬的力量劫狱。

王沁与陈韬相互对视,立即明白贾仁义的心思。

尤其是陈韬,他的米铺也抓了不少人。

幸好,他的家人不在飞元岛上。

但发展的几位心腹,也被转入监狱。

若是北岛之行,将之救出,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王沁突然露出冷笑:“北岛号称为鬼窟,但有很多穷凶极恶之徒,被关押在北岛监狱。若是将他们放出来,可以牵制飞元岛很大一部分力量。至少不能让百里飞鸿,集中所有力量,追寻我们。”

三言两语,定下策略。

北岛监狱,进入他们的法眼。

释放北岛剑域的恶徒,对他们下一步行动很有好处。

唯有闹出巨大的动静,才能掩盖他们现在的行踪。

“镇守使的出现,已经打破了飞元岛内的平衡,很多老怪物是不愿意看到的。”

王沁喃喃自语。

她现在关心的是语媚娘。

语媚娘其实都在修炼武道。

她的天赋很好。

只是缺少资源。

现在,她离开了,很多事情只能靠语媚娘自己应对了。

“镇魔司招聘之事,是否安排下去?”

百里飞鸿询问胡作为。

飞元岛不同于东滨城。

东滨城的民间,练武的氛围太差了。

大元对民众禁武做得很好。

可在飞元岛上,修炼真正武道的人很多。

不只是练武,其他的修炼之法,都有流传入飞元岛。

五花八门,什么傍门左道的修炼之术都有。

可入不得百里飞鸿的法眼。

武道是最纯正的大道。

是强身健体,最好方式。

更是强大,克制妖魔的不二法门。

“大人,下属认为可以从飞元书院中招聘,君子六艺,其中武艺在书院中也盛行。”

胡作为突然推荐飞元书院,吸引了百里飞鸿的注意力。

“飞元书院?就是楚青衣藏身的书院?”

“是的,飞元书院并非只教经文要义,各行各业的知识传播,都有涉及。而且,经过派遣老师前往诸国,进行游历,教导出来的学生视野开阔,知识面极广。属下认为,能招募一批飞元书院的学生成为镇魔学徒,甚至镇守使,对于镇魔司的未来会有很大的帮助。”

胡作为说了很多自己的见解。

让百里飞鸿另眼相看。

知识就是力量,放在任何世界都是真理。

武道,也是一门专业,探索人体与天地的专业。

学习武道,首先就要做一位有学识的人。

否则,就算给你一本无上神通,你也不明其中奥妙。

越是高深的武学,涉及到的奥妙思维就越强,所谓的悟性,就是灵感加思维形成。

有学识的人,已经形成自己一套学习思维。

一旦得到修炼资源支持,进步会比一个文盲修炼更快。

“可行,你去联系飞元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