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监狱。

建立于飞元岛北边岛屿中央的一座山上。

四周被茂密原始丛林围绕。

唯一进入北岛监狱的官道,道路两侧竖起巨大的石碑,石碑刻有神秘的符文,会发出幽蓝的光芒。

石碑的材料源于一种硫磺萤石,白天吸收太阳光芒,晚上释放阳光。

阳光可克制妖魔之气。

而硫磺萤石释放的气味与光芒,可驱散妖兽,让妖兽远远避开官道。

如此神异的石材,本应该大幅推广,但硫磺萤石无论是气味与光芒,对人的身体都有害,所以被禁止在社会使用。

在人们的观念中,此石有毒。

下午阳光普照,持续阴沉暴雨天气,已经过去。

镇南城至北岛的方向修建一条最新型的铁轨,火车进入北岛站后,就停止前进。

大量的矿石从北岛各地运至北岛站,被拉运回到百利城池,投入钢炉淬炼。

此时,数十驾最新研究出来的蒸汽车,拉运着大批囚犯进入北岛深处。

蒸汽车早已经出现,但此时的蒸汽车只能用来拉运。

无论舒适度、还是速度都不及马车。

可用在短途的拉运货物上,蒸汽车却有马车没有的优势。

将火车头改装,一次拉运数吨完全没有问题。

进入北岛监狱的官道上,宛若长龙的蒸汽车,冒着白色的水蒸气,以及黑色燃烧的刺激难闻味道烟雾,缓缓地进入林中深处。

北岛监狱曾经掌握在镇魔司手里。

但自从在北岛发现巨型铁矿、铜矿、金矿后,最先进的蒸汽火车轨道,就深入到了北岛。

《仙木奇缘》

“所谓的鬼窟,就是人心罪恶的结晶吧。”

王沁深深叹息道。

花间派是邪教,但这邪属于理念离经背道,与朝廷不合,与宗门不合,与众生公信道德不合。

看到北岛监狱,王沁才知道什么叫做恶。

为了利益,多少人被填进这鬼窟里?

“若非使徒让我调查北岛,这些年费了很大力气,潜伏进入州府,疏通与镇南水师的关系,我是如何都想不到,为了开矿,这群人将北岛监狱夺取过来,就是招收矿奴,获取血祭品。”

陈韬面带笑容,心情并没有受到影响。

“朝廷拨给镇南水师的军费才多少?飞元商会的利益链条只有一小部分流入镇南水师,其实大部分财富,都供给了燕家,而燕家是太子党的盟友。”

贾仁义收敛起往日的笑容。

“主宰北岛监狱的镇狱司,曾经是镇魔司的精锐,后来镇魔司衰败,被州府、镇南水师收买,加入了镇狱司。镇狱司除了曾经的镇魔使外,还有镇南水师出现问题的士兵,以及州府精锐进驻此地。”

“镇南水师出问题的士兵?”王沁愕然。

她负责的工作是收集飞元岛权贵的资料。

自然对镇南水师很了解。

“被妖魔之气污染的士兵?”

王沁询问道。

“是被妖魔之气侵蚀的士兵,但这群妖兵并非是在镇南水师参与海战中污染的。镇南水师有陆地战兵这支部队,负责上岸,以及登船作战的士兵,他们大量服用妖兽血肉,强化自身的武道修炼,修炼出来的血气不是纯粹的武道血气,而是妖血。”

陈韬冷笑道。

“镇南水师海战连连,精锐的士兵死亡自然很大。新兵的培训,需要漫长修炼,高强度的训练,才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兵,这速度太慢了。于是军中流行了服用妖兽之血,这些妖兽之肉蕴含着大量的能量,对武道修炼帮助很大。但是,妖兽是由很多野兽,沾染了妖魔之气变异而成,血肉早就被妖魔之气污染。”

贾仁义紧接着解释道。

“不错,若是炼血境巅峰后再服用,体内的血液已经形成,再服用妖魔之气,其血液本身就有净化、克制妖魔之气,若不过度服用,等血液净化体内的妖魔之气后,再次服用,就不会出事。”

陈韬看了眼,即将进入硫磺萤石路的蒸汽车。

“就算在宗门,除非修炼成了炼脏境,才允许服用妖兽之肉,而且这些妖兽血肉,修为必须低于自己,否则,是被禁止的。”

王沁回过神来,聊起了一些宗门的事情。

“但,对于妖兽血肉,宗门并没有放弃。炼丹之术将妖魔之气淬炼消灭,提炼妖兽血肉的精髓,炼制成为精血丹。”

此乃精血丹的来源。

若非王沁介绍,陈韬与贾仁义未必知道。

“炼丹之术,就是夺取天地精华的一门术,炼神层次丹药以下,培养出来的一般炼丹师就能炼制,但想要炼制更高级的丹药,那就要顶尖的炼丹师了。”

“动手吧,老贾,劫了人,你安排人离开,释放北岛监狱的囚犯交给我和老陈。”

王沁将领导权取过来。

陈韬与贾仁义并没有任何意见。

作为花间派的弃徒,王沁的手段极为高明,他们任何一人对上王沁,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船已经安排好,他们将会返回大元,隐姓埋名,度过一生。”

贾仁义笑了笑。

“今晚必定石破天惊。”陈韬笑得很开心。

王沁嘴角勾起弧线,道:“若是我们的镇守使大人发现了北岛监狱的现状,你说飞元岛上多少人睡不着安稳觉?”

“按照我们对百里飞鸿接触的认知,他会将北岛监狱屠灭,将这罪恶之地完全销毁。”

陈韬说完,脚尖轻点树枝,身影如大鹏,向车队飞翔而去。

“我们的镇守使制造了很多的杀戮,但尚未触及到飞元岛势力的利益,这些天来的争端,不过是面子之争。北岛监狱涉及到的却是利益之争,谁叫北岛监狱曾经隶属于镇魔司,而所谓的镇狱司,也属于镇魔司的叛徒。”

贾仁义不慌不忙,踏空慢悠悠地往陈韬处走去。

还有闲工夫与王沁聊天。

“总不能让镇守使大人,将视线放在我们黑天神教身上。”

王沁嘴里这般说着,但内心却多了一份猜测。

百里飞鸿没有继续追杀他们,很有可能是希望他们三位搅动风云,将飞元岛上隐秘的事情浮出水面。

他才好一一收拾。

想要恢复镇魔司的威名,恢复镇魔司独有的特权,这一步需要有人帮他,将飞元岛的天捅破。

枪声响起,惨叫声响起。

但很快就结束了。

尽管有几位炼髓境的武者押运,可在一位元胎境巅峰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终于找回了一丝属于我们元胎境高手的自信。”

陈韬感叹道,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本可以滴血不沾,解决这些押运囚犯的人。

但想要见见血,也舒心一些。

“这位镇守使,我们是不能比。放在宗门,也属于潜龙榜上排名前列的人。”

王沁开导说道。

“面对百里飞鸿这怪物,我们是没有办法。按照神官对青衣使徒的评价,他已经可以抗衡最顶尖的镇守将,面对中土道子,都有一战之力,可肉神却留在了大海,靠着黑天神符庇护了神魂。”

贾仁义踏步而来。

开启车门,释放囚犯。

“夫君。”

一位憔悴的妇人扑向贾仁义。

“没事了,我来接你们走。”

一大家子,以及酒楼里的伙计,都围着贾仁义。

“夫君,我们......”

“你们上车吧。”

足足坐满一辆车。

将自己的亲人安排好后,他招揽的下属,以及下属的家属都被安排在另外车辆。

陈韬也很快找到了米铺的人,与他们交代一番。

“还剩下五分之三的人,这些人如何安排?”

王沁询问道。

这一趟送来的囚犯,可不止贾仁义与陈韬两家人。

“他们?”

贾仁义笑了。

“我可管不了他们。”

指挥伙计,开着蒸汽车,脱离了官道,沿着一条开拓者留下来的道路,开往海边。

“三位高人,多谢相救,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

一位囚犯,浑身被铐镣锁住,抬起沉重的手,拱手道谢道。

身上气息微弱,显然是下了药,让他丧失了战斗力。

“我们已经被镇魔司通缉,就算你们说出去又如何?”

陈韬冷笑道。

此人浑身一寒。

“放心,我们不会杀你。”

“这里有枪支,有兵器,更有蒸汽车,你们想去哪里,我们不管。”

王沁冷眼看了两百多位囚犯。

其中不少熟面孔,还是的老顾客。

“王老鸨?”

“真的是的那个老鸨。”

很认识王沁的囚犯小心说道。

王沁听后,没有任何反应。

认出了也好。

人不在,但她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飞元岛的诸多势力,她王沁这位元胎境巅峰高手,还在飞元岛。

任何胆敢动的人,都要考虑与作后,她的报复。

飞元岛很大,也很小。

他们很多人一定会潜伏回到三大城池。

只要传播回去,就一定记得黑天神教,毁灭了北岛监狱。

两人飘然而去。

越是接近北岛监狱,越能感受到北岛监狱的恐怖。

整座监狱都被妖魔之气围绕。

更恐怖的是,此地的煞气很重。

元气纠缠着冤魂,化作冤魂厉鬼,缠绕着北岛监狱。

“此地冤魂,常年积累,却没有诞生极为恐怖的鬼王,很有古怪。”

王沁开声提醒。

“北岛监狱监狱下方,被镇压着大量的妖魔。这些妖魔极为强悍,建立监狱的镇守使,都难以将这些妖魔杀死,就将他们收容在镇魔狱内。”

陈韬解释道。

“难怪,飘荡着的都是冤魂残念,而非真正的鬼物,原来死者的灵魂,都被镇魔狱吸收,沦为妖魔的口粮。”

王沁愕然道。

“不止是灵魂,还有尸体,甚至活人。”

陈韬面色凝重地道。

“我们将它们释放合适吗?”

王沁终究是心软了。

妖魔的恐怖,于人族而言,那是种族的大敌。

“这是送给镇守使大人的大礼,再合适不过。”

陈韬胖胖的圆脸,眯着眼,一线缝如刀,刺破妖魔暮气,将镇狱司每一位高手,都映入眼眸。

“有意思,镇狱司的司长,竟然踏入元胎。不过,我观他武道根基不太牢固,但身上的功法,凝聚煞气,形成了一把刀,一道武道意志之刀,这把刀很有意思。”

陈韬点评道。

“是七杀戳魂刀。”

王沁兴致更高:“他交给我吧,镇狱司其他人你来对付,尽量伤而不死。”

他们不是来杀人。

而是释放囚犯,释放妖魔。

“这些天火气大,有些难度。算了,我尽量捡些不人不类的妖兵来杀。”

陈韬满面郁闷道。

“何方高人竟敢窥视北岛监狱?”

声音如地狱爬出来的厉鬼,煞气冲霄,漫天的冤魂被惊悚逃跑,妖魔煞气却在凝聚。

人未出手,刀已经凝聚,噼向此地,想要一刀斩灭神魂。

“好大的威势。”

王沁冷笑。

这些天压在内心的火气,也随之迸发。

“幻魔大法!”

花香满溢,笼罩北岛监狱。

“咦?”

陈韬略显惊讶。

此刻的王沁,化作一尊仙女,从天而降,飘落北岛监狱。

幻魔大法的领域笼罩此地。

“幻魔大法?你是花间派的王沁!

!”

镇狱司司长怒吼:“你们黑天神教,想要与镇南水师作对不成?”

“镇南水师算什么?也配与黑天神教作对?”

王沁冷笑。

本是阴冷、恶臭的北岛监狱。

被幻境笼罩,陷入王沁的幻魔大法中,幻化成仙境。

“七杀斩魂刀,幻魔大法给我破!”

一刀斩神。

彷佛,将眼前仙境破灭。

一道黑色的裂痕破裂。

一道黑影,想都不想,钻入裂缝,想要逃跑。

“天魔幻步!”

王沁身姿缥缈,空中残留幻影,阻挡在镇狱司司长面前。

“死!

镇狱司司长却是一位老叟。

身穿白衣六爪蟒袍服,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把暗红色的刀。

“天魔印!”

手掌结印,一掌将轰飞。

“就你这水平,身穿镇守蟒袍服,手持镇魔刀?”

镇狱司长被击落,砸到一座监狱建筑。

口吐鲜血。

强大!

“进入元胎境,比之一些强大的炼神层次镇守使都不如,真是一个废物。”

王沁面若寒霜,反手挥动衣袖,恐怖的寒气,寒冰将此人凝固。

此时的陈韬身后冉冉升起一尊魔神。

“黑天神吼!”

一声咆孝,恐怖的无形音波蔓延。

九成镇狱司的人都顶不住,直接吐血,身受重伤。

半妖化的狱兵,直接炸裂,身体化作血雾。

恐怖的音波,将北岛监狱这座建筑掀飞。

关押的重型囚犯,没有一位是不受伤的。

尽管他们被建筑隔绝了音波,伤势不致命。

“天魔印!

王沁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掌从天而降,天魔印直接轰穿地板,深入地下,狠狠地印在镇魔狱上。



钢铁铸造的镇魔狱,留下巨大的手掌,出现一道裂痕,其表层密布的镇魔符阵也被破碎。

“我神识扫了北岛监狱,此地没有我们要找的遗址。”

“风紧扯呼,撤了。”

陈韬大笑一声,施展黑天遁法,直接跑路。

王沁也不停留。

活着的镇狱司高手,爬起身来。

看着北岛监狱中央的手掌,以及深渊般的洞穴,立即肝胆俱裂。

“不好,镇魔狱破了!

!”

血祭妖魔,是让镇魔狱的妖魔,释放气息,将北岛监狱附近的妖兽恐吓跑。

但,裂痕的妖魔气息,却如同一道黑光,冲破镇魔狱,插入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