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到极致。

邪恶、血腥、暴戾、阴冷等气息,从北岛监狱开始蔓延,笼罩整个飞元岛。

本已经陷入沉睡状态的一些禁忌存在,被这股气息妖魔气息惊醒,不满地释放出自身的气息。

黑光遮天蔽日。

残阳变成血红色。

整个天空,都被邪恶的血腥遮盖。

恐惧在蔓延。

飞元岛上,人心惶惶。

都督府。

燕都督勐地站起来,目光如光束,落在北岛上。

“北岛监狱被破了。”

“是谁?”

“左锋寒这废物,要人给人,要物给物,本都督还助你进入元胎境,竟然守不住北岛监狱。”

燕飞愤怒地破口大骂。

从没有见过他如此失态。

北岛监狱,可是镇南水师的主要经济命脉来源之一。

北岛不像飞元商会。

飞元商会发生任何事,都可以掌控在他的手里。

毕竟,海外贸易航道掌握在北岛水师手中,没有他们的支撑,飞元商会船只都出不了这片大海。
更何况,这些年的侵蚀,燕飞已经掌控了大半个飞元商会。

飞元商会的精锐都是他安排的人手。

就算飞元商会倒了,还是天元商会。

换一个壳,一样可以做。

北岛监狱不同。

尽管镇南水师捡了镇魔司的便宜,可也是镇南水师花费数代人的努力,才将北岛打通的。

平衡被打破。

就很难恢复。

妖魔可不会跟你说情面。

“都督,钱副都督拜见。”

钟子灵身影出现在燕飞身后。

北岛监狱出事,她同样感觉到。

“不见。”

燕飞面色一黑。

朝廷将钱玉辰派遣来镇南水师,目的很明确,就是监视燕飞。

而且不是监军。

监军的职责他履行,而且还是副都督,名义上都督府的二把手。

钱玉辰带来的人,林中军直接安排为参谋部副参谋长。

林中树为白虎舰队副统领。

三人都是副手。

可都是镇南水师要害部门。

镇南水师有任何的异动,都瞒不过这三位。

“都督,钱副都督伤势已经好了,现在前来,显然是想要插手镇南水师的军务,你若不见,他上参一本都督,对都督的影响极大。”

钟子灵玉脸唇边微微扬起弧线:“北岛监狱发生了大事,正好将此事交给这三位新贵,岂不美哉?”

“子灵,北岛监狱乃是镇南水师命脉,事关镇南水师军工厂军舰的建设大事,更是我们的钱袋子。让钱玉辰这家伙负责此事,无疑是引狼入室。”

燕飞婉言拒绝。

“都督湖涂,北岛监狱发生如此变动,必定是北岛监狱下方的镇魔狱被破坏,妖魔之气泄露,镇压在下方的大妖魔,都会逃出来。此时,以北岛监狱为半径,百里之地,都成了禁地,我们的矿工必定死伤惨重。”

“以百里飞鸿的性子,镇魔司必定会出手。既然百里飞鸿要重建镇魔司,斩妖除魔乃是镇魔司的职责。”

“往后,我们甚至不需要北岛监狱的大妖魔驱赶妖兽,更不需要浪费人力物力,镇压、血祭镇魔狱。”

“以军工厂联合州府的名义,开发矿石,建造军舰。”

“一旦矿工被妖魔袭击,我们只需要循例上报镇魔司即可。”

“镇魔司办事不力,那就上报军部,在朝廷对镇魔司发难。”

“只是诸位大人的一些份额,可能就没有了。”

“毕竟,北岛监狱被破,沦为妖魔之地,附近一带的矿脉,也就开采不了。”

“但对于镇南水师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反而安心地享用北岛资源。”

钟子灵娓娓道来,燕飞听后双眸越发明亮。

“妙也,钱都督既然来了,作为都督府的副手,保护镇南水师的财富,就是他的职责。这钱公子是大元银行行长之子,对财富一定很精通,以后这事情交给他,让他确保我们镇南水师的大后方。”

燕飞都督断臂割腕,却不心痛。

北岛的资源终究是落入镇南水师的手里。

钱玉辰若是办事不力,拿不回属于镇南水师的财产。

镇南水师军士,将会对他恨之入骨。

毕竟,北岛矿石,事关镇南水师军资大事。

片刻后,钱玉辰兴奋地带着林中军与林中树出发,准备深入北岛。

都督府派遣了一支陆战队给他指挥。

“钱大哥,小心有诈。”

“哼,我知道燕飞不安好心,但是北岛监狱附近的矿石资源丰富,又有成熟的开采设备,若是我们掌握在手,就掌握了镇南水师一条命脉。”

钱玉辰何尝不知道此事是难啃的骨头。

恐怖的妖魔气息,遮天蔽日。

但是飞元岛上的大元银行给予他信息以及账本,记录了北岛那边收支,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

就算不为钱愁的钱玉辰,都为之震惊。

一年的收入,已经超过朝廷军费拨款的十倍。

难怪镇南水师来了飞元岛就不想走。

不行,一定要将北岛拿下来。

这是自己介入镇南水师的最好办法。

“还是小心微妙。我们对北岛监狱知之甚少,如此恐怖的妖魔之气爆发,单凭我们这些人,未必能应付得来。”

林中树劝说道。

钱玉辰却不问所动:“我们来飞元岛不是度假的。”

更重要一点,钱玉辰没有说。

镇南水师是一座大山,他是外来者。

本是领命而来,身份有天然的优势。

三位元胎境层次,走到哪里都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皇命在身,加上自身的实力,完全可以横着走。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出现在百里飞鸿面前。

想要收了的语媚娘。

钱玉辰看到语媚娘第一眼,就想到了燕飞都督与语家曾经的交情。

语媚娘是燕飞都督的座上宾,他不相信。

燕飞都督是在保护语媚娘。

他只需要将语媚娘拿下,燕都督半点办法都没有。

毕竟,语媚娘是教坊司的逃犯。

强势收纳了语媚娘,多了一个美人儿在身,还能压倒燕都督的气焰,何乐而不为?

可百里飞鸿这莽夫,一言不合,将他半边脸都打碎。

若非他身体的自愈能力极强,又有家传疗伤圣药,他就毁容了。

新牙已经长出。

幸好无事,再过几天,就恢复如初。

可他的行踪暴露,又被百里飞鸿压了一头。

这事不仅在镇南水师传开,甚至在飞元岛传开。

百里飞鸿再强势,在镇南水师上少了三把火。

可他与燕飞的交手,消息已经传出。

两人不分胜负。

甚至有谣传,是燕飞都督礼让半招镇魔司这位镇守使。

若非皇命在身,镇南水师根本不鸟他。

败家之犬,也想要成为他们的都督?

若是他成了真正的都督,岂不是永远低镇守使一头?

就这理由,镇南水师众多将士,都不会服他。

他需要立威。

他需要功勋。

北岛监狱妖魔出世,就是最好的立威之战。

三人没有隐藏,气势恢宏,步入北岛。

飞元岛的势力都在关注北岛形势。

妖魔出世,不是开玩笑。

一旦成了祸乱,将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

整个飞元岛都迎来混乱、暗黑时代。

现在还没有乱。

是因为他们相信镇南水师,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镇魔司办事,闲杂人员滚出北岛。”

声音震荡飞元岛。

随着声音传开,弥漫天地间的妖魔之气,如雪花遇烈日,快速消融。

一尊恐怖的武道高手,横空而起,伫立在百利城与北岛交界之处。

正好拦截了钱玉辰三位的去路。

伟岸的背影,背对他们。

钱玉辰面色阴沉,像是吃了死老鼠般。

林中军与林中树身上元气涌动,煞气浮现,双眸充满战意与警惕看着眼前这道人影。

“百里飞鸿,本都督有公务在身,没空理会你,赶紧让开。”

钱玉辰也没有好面色百里飞鸿看。

他已经联系家族,让家族派遣高手过来撑场子。

但需要一点时间。

“咦?镇南水师的都督不是燕飞吗?什么时候变成你了?”

百里飞鸿回过神,落下地,笑吟吟看着对方。

“本官钱玉辰,手持军部任命书,为镇南水师副都督。”

钱玉辰担心对方突然出手,将自家的招牌露出来。

“哦。说了半天,原来是副都督。一个副手,也敢在本镇守使面前嚣张,欠揍了?还有你们两位......”

百里飞鸿看向林中军与林中树。

“从现在开始,北岛被镇魔司被列为禁区,没有本镇守使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任何踏入北岛之人,一律被当做邪教,勾结妖魔,杀无赦!”

百里飞鸿眼中杀机凌厉,看向钱玉辰三人,越过他们,落到州府,再看向都督府。

“百里飞鸿,你还想一手遮天?北岛之上,有镇南水师产业,吾代表镇南水师,确保水师财产不受侵犯。”

钱玉辰顶着杀气,硬着头皮,怒声说道。

百里飞鸿笑了笑,没有回应,转身进入北岛。

八位镇魔使骑着马,匆匆赶来。

“守好地界,任何人踏入,通知被镇守使,我来杀人。”

远远传来了百里飞鸿的声音。

“遵命。”

八个老头,抬头挺胸,站在北岛与百利城交界处。

巡捕司的杨巡检也带人过来。

“杨巡检,去,设置关卡,警告外人,避免他们进入北岛。”

“另外,大好棚子,我们这幅老骨头,站不得太久。”

秦铁生指挥杨巡检。

杨巡检拱手:“是,秦大人。”

立即安排巡捕,执行命令。

跟着镇魔司吃肉。

何乐而不为?

“钱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闯还是走?”

林中军与林中树面色阴沉。

作为御林军曾经的将领,在帝都见惯了大人物。

就算是内阁大臣,镇魔司统领,见着自己都要礼貌问一句,请求放行。

本以为来了镇南水师,不久之后,执掌镇南水师大权,成为一方诸侯。

但现在,却有一个事实摆在眼前。

镇魔司的镇守使极为难缠。

按照镇魔司的等级,此人已经拥有镇守将军的实力。

一般不会出现飞元岛这种边缘地带的镇守使。

镇魔司顶多派遣炼神层次的镇守使到来,掌管一地镇魔司。

若有紧急情况,可申请省府支援。

可飞元岛特殊。

它身在海外。

尽管行政编制属于州府一级。

但并没有省府级机制管辖。

按照军部的意见,飞元岛是镇南水师的驻地,可让镇南水师全面接管飞元岛,成为州府上级。

只是军部提出的意见在内阁讨论期间,就被否决。

钱玉辰左右为难。

此时,交界之地,不远处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群。

这些人中有很多人都是飞元岛势力的眼线。

“我们......”

“血镇山河!

!”

一声冷冽的声音传来。

血气如龙,盘旋北岛上空。

化作一轮骄阳,恐怖的血气笼罩北岛。

以北岛为中心,向整个飞元岛蔓延。

所到之处,邪祟之气,直接被净化。

恐怖的威势,宛若一尊神邸,一尊圣人,坐镇飞元岛,一声呵斥,将整个飞元岛的妖魔鬼怪消灭。

“轰”

潜藏在北岛上的妖兽,直接被烈火焚烧,化作飞灰。

妖魔鬼怪,在神通之下,难逃此劫。

“镇守血将”

钱玉辰面色骇然。

“血气化龙,血龙如日,此乃神通四阶的手段。”

放在神通主层次,都是一门强大的神通。

神通主,那可是人间神邸般的存在。

武道修炼,越是往上走,差距就越大。

“走,走。”

钱玉辰连忙招呼两位兄弟撤离。

林中军与林中树也是御林军将领出身,更是武勋家族之后,眼界见识,其实还在钱玉辰之上。

百里飞鸿释放血镇山河神通,净化飞元岛妖魔之气,若是对方对他们心怀不满,意念一动,将自己三人标识为妖魔,他们将会面临血镇山河这门神通的轰击。

不死也脱层皮。

施展遁法,直接返回都督府。

这事情没法管。

都督府上。

燕都督面色震惊。

“他,又变强了。”

燕飞知道百里飞鸿修炼镇魔六道经,同时也是一名血炼者。

血炼层次至少在第九炼,可如今百里飞鸿在他眼中,就像帝都驻守的镇守血将。

血气笼罩一方,庇护万民,免除妖魔祸害。

“北岛监狱,被镇压了。”

百里飞鸿眼中的北岛监狱,宛若森罗地狱,大量的尸体被妖魔残杀。

此地冤魂无数。

怨气长期凝聚,被妖魔吸收。

关押在镇魔狱中的妖魔非但没有衰弱,反而变得更加强大。

十数道大妖魔的气息,凝聚成一层有一层的黑膜,堵住镇魔狱的缺口,抵挡他的血气照射。

镇魔狱现在反而成了妖魔的庇护之地。

而非镇压之地。

“该死的家伙,竟然对镇魔狱常年进行血祭,孕育妖魔,让妖魔之气驱赶四周妖兽。”

百里飞鸿咒骂道。

笼子里的妖魔若是进行吞噬,以养蛊般的手段进化,必定诞生一头恐怖妖魔。

妖魔一旦打破界限,进行脱变,成就不死不灭的真妖、真魔,宛若规则化般的存在,整座飞元岛,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到时候,唯独血气能克制这层次的妖魔。

“不能留。”

“一个都不能留!”

血气收敛。

压缩在手掌中,化成符文。

血气塑造而成的天地五行。

隐隐若若,镇魔五行手有脱变成为大五行镇魔神通迹象。

一手压下,五行五灭,如同灭世磨盘,对着镇魔狱压下。

冰封状态中的镇狱司司长,冰雪消融,他抬头看向天空,宛若看到一神邸,翻手为云,想要将北岛监狱抹去。

“逃!

!”

没有时间给他犹豫,以神御刀,化作黑光,刺破威势,逃出北岛监狱。

“守......住......”

来自妖魔的绝望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