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山镇压而下。

五指间笼罩充满着罪恶的北岛监狱。

此地,甚至来不及告诉世人,这里的绝望故事。

就被百里飞鸿以血镇山河神通,配合镇魔五行手,一掌磨灭。

被镇魔司镇压在镇魔狱内的妖魔,被一掌镇杀。

“咦?漏了一位。”

百里飞鸿没有观看。

技能之书的提示声告诉他,镇魔狱内的妖魔已经被他镇杀。

大鹏展翅,振翅九天。

瞬息间,来到逃脱他手掌心的人影面前。

镇狱司司长左锋寒面露骇然,停顿身形,后退数步。

“你是何人?”

百里飞鸿洁白的牙齿,渗出阴森的气息。

他眼中流转着杀机。

对方修炼的是血元功。

炼体层次、元胎层次的功法,都有镇魔功的迹象。

镇魔功是镇魔六道功的简化版。

可直达神通。

尽管镇魔功不像镇魔六道经,可也是镇魔司的招牌绝学。

是顶尖的武道功法。

除了这一身镇魔功外,还修炼了一种杀伤力极大的功法。

左锋寒年年龄接近百岁。

年龄年迈,但这年迈的身躯下,却是精纯的一身修为。

可此时,他状态很不好。

站在百里飞鸿面前,他身上冒出大量的煞气,被血气净化。

七杀斩魂刀功力不断地退化。

可怖。

仅仅是身处于此人身边,其血气就将自身的七杀斩魂功化解。

听着百里飞鸿的话。

左锋寒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之地。

他身上穿着镇守使的服装。

白衣六爪蟒袍服。

手持着的是镇守使的镇魔刀。

而眼前的镇守使同样穿着与他一样的服装。

手持着的刀,却是比镇魔刀更为高级的神兵。

“误会,镇守使大人,一定存在误会。”

左锋寒连忙狡辩。

“好,我给你狡辩的机会,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百里飞鸿心间的杀意越来越浓烈。

比对妖魔暴露的情绪更强烈。

镇守使服装,镇守使的镇魔刀,以及镇魔功......

都是镇守使的标配。

“我倒是想问下,什么时候飞元岛多了一位镇守使?难不成我这镇守使是冒牌的?”

左锋寒满头大汗。

尽管他被冰封。

但是,却见识过百里飞鸿的恐怖之处。

他们还在追求武道意志,对方已经将神通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但他心里一转,立即想到了化解的办法。

在北岛监狱呆久,可他对飞元岛的消息却异常灵通。

知道眼前这位镇守使刚来不久。

未必知道北岛监狱太多事情。

“拜见镇守使大人,卑职是镇狱司司长左锋寒。”

“镇狱司司长?有这职位吗?什么时候巡捕司的狱警,成立了镇狱司?”

百里飞鸿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继续狡辩。

“北岛监狱镇压妖魔,更有诸多穷凶极恶的犯人。州府为了保护北岛监狱的安全,与镇南水师联合成立了镇狱司。卑职添为镇狱司司长,负责镇守北岛监狱。不曾想到,两位黑天神教邪教徒,刚才袭击了北岛监狱,将卑职冰封,击穿镇魔狱,让妖魔跑出来,差点酿成大错。”

bidige.

左锋寒也是老狐狸。

“左锋寒,这名字有点熟悉。”

百里飞鸿并非说笑,秦铁生八十多岁了,他曾经提到过,镇魔司的左镇守使在数十年前背叛镇魔司,加入了镇南水师行列。

北岛监狱,乃是镇魔司第一代镇守使建立。

后来被镇南水师夺走。

飞元岛的镇魔司被镇南水师打压数十年,从那时候开始,镇魔司一跌不振。

自从上任镇守使死后,镇守使职位空缺已经长达十年。

十年之久。

让镇魔司名负实亡。

“大人才来飞元岛不足半月,听过卑职的名字也实属正常。”

左锋寒低着头。

“不,我认识的左锋寒,是镇魔司曾经的左镇守使。”

百里飞鸿笑吟吟道。

很和蔼,很温柔。

可左锋寒却浑身冰冷。

他认识我!

该死,那几个老家伙,废材,就应该将他们也杀了。

本担心飞元岛上镇魔司所有人死亡,会引来镇魔司总部的关注,才没有将他们杀了。

一个州府的镇魔司覆灭。

对于总司来说,是一件大事。

当年,就有州府的镇魔司覆灭。

镇魔司大统领亲自出手,追杀元凶。

正是如此,镇魔大楼,成了很多势力的不可触碰的禁地。

飞元岛的镇魔司被压制到了极致。

可是,却没有任何势力,将镇魔司彻底屠灭,留下镇魔司的极为老残衰弱的镇魔使。

“你可知道镇魔司对付叛徒的办法是什么吗?”

百里飞鸿反问道。

“剥皮,碎骨,抽魂点天灯。”

左锋寒下意识地道。

“以下犯上,残杀镇守使,有当何罪?”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不,镇守使非我所杀。”

左锋寒勐地抬头,纳头就拜。

“镇守使大人,饶命,当时形势之下,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继续镇守北岛监狱。”

左锋寒拼命磕头。

一位百岁老人跪在自己的跟前,哭喊着,求饶。

百里飞鸿很不习惯。

“镇守使谁杀的?”

“知州幕僚,南宫真。”

左锋寒老了,骨头也软了。

像他这类的墙头草,见势不妙,立即将州府出卖。

“为什么呢?”

“因为南宫真是邪教......”

左锋寒突然浑身冒起黑色如蚯引般的邪恶符文。

他的血肉,他的骨头,五脏六腑,甚至灵魂在邪恶符文侵蚀下,让他的力量暴增数倍,甚至十数倍。

“不”

左锋寒绝望地吼道。

“救我,救我!

!”

双眸尚有一丝清醒,最后被纯黑色取代,童孔变成两枚邪恶符文,竖立代替童孔。

“七杀斩魂刀!

冷漠邪恶的语气从嘴里冒出。

抽刀断魂。

一刀斩向百里飞鸿。

将百里飞鸿拦腰斩断。

“残影?!”

“好手段,这应该是元始魔宗的始魔心符。”

百里飞鸿右手压刀,目光如炬,凝视着眼前的左锋寒。

不,他已经不是左锋寒。

当他修炼了邪法开始,他的命运已经被人所掌控。

“解决了黑天神教,又冒出了元始魔宗。这飞元岛不大,倒是庙小王八多。”

百里飞鸿澹然说道。

元始魔宗,当世第一魔门。

追求最原始的魔道。

与太一门的理念是相驳。

诸般手段,不像是修炼武道的,更像是修仙的。

始魔心符乃是其最邪恶的秘术之一。

夺取意志,掌控身体,灵魂。

瞬间燃爆所有潜能,将力量数倍,甚至数十倍发挥出来。

利用原始心符掌控左锋寒,这般手段,确实让百里飞鸿心里震惊。

但他知道,躲在暗处的敌人,并不是神通主。

若是神通主,以元始魔宗张扬的性格,必定亲自出手。

根本不会消耗眼前这位棋子。

“若非镇守使大人多事,以血气镇压飞元岛,本座又岂会出手?”

‘左锋寒’叹息道。

“拖延时间,好让你的本体离开吗?”

百里飞鸿拔出刀。

“我要离开,你敢不让我走吗?”

‘左锋寒’扭曲的脸上,露出几分诡异的笑容。

“镇南城被你掌控几分?你们原始魔宗目的是图谋镇南水师?”

百里飞鸿冷下脸,刀指此人,刀芒含而不发。

“世俗权力于吾等而言,可笑至极。”

‘左锋寒’摇了摇头。

“不说出来,你威胁,本镇守视若无睹。莫要怀疑,不要以为拿着镇南城的百姓就可以威胁本官。”

百里飞鸿眉心银光闪烁,神眼怒睁半目。

一道道黑色的符文轨迹,穿梭虚空,注入左锋寒的身躯。

正是这一道道诡异的黑色符文轨迹,掌控了左锋寒。

而黑色符文轨迹的源头,延伸至镇南城,州府之地。

“镇守使认为黑天神教为何出现飞元岛?”

“黑天神教?黑天魔神吗?”

“此地散落了一块黑天魔神石碑,乃是黑天魔神的源种之一,记载着太古、远古、上古等三段修炼界历史。人类于上古战争,取得了胜利。但也将永生之道断绝,纵然是人仙当世,不过万载岁月。”

南宫真透过左锋寒的嘴,传递一个惊人的消息。

“魔神已绝迹,唯独黑天永存。”

“上古岁月三万载,近古至今,不过万载岁月。”

“八百年前,谷梁皇室夺取天下,将天地仙机消耗一空,至今人仙不见踪影。”

“远古多久?太古多久?人类的起源秘密是什么?”

“镇守使大人不感兴趣吗?”

左锋寒的力量与潜能都在燃烧。

南宫真没有动手,甚至没有出手的意图。

他只是阻拦百里飞鸿返回镇南城。

“我对永生不感兴趣,对历史的尘埃更不感兴趣。我只想活在当下,而当下最大的兴趣,就是将阁下打死。”

百里飞鸿却不为所动。

“也罢,这副身体,本身就是想要测试下镇守使大人的实力。”

南宫真通过秘术,掌控左锋寒的身体。

他知道,就算是在始魔心符燃烧力量,都未必能对眼前这位镇守使造成任何的伤害。

很多人看到百里飞鸿的血镇山河神通的恐怖。

但真正恐怖的是他的遁法,已经通神。

自己的任何攻击都达不到对方的身体。

妄图使用秘术杀死对方,绝对是错误的想法。

血气、力量、防御、生命、速度都达到了极致。

修炼到了任何人都未曾达到元胎境。

“元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请指教。”

南宫真抱拳行礼。

“镇魔司,飞元镇守使,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面色严肃回应道。

这是顶级的宗门元胎高手。

比燕飞更强大,更危险。

是百里飞鸿除了冥府东侯军主这位巅峰神通主外,接触到最强的宗门之人。

更何况,对方出自元始魔宗。

一个比冥府更恐怖的魔道巨擘势力。

花间派在元始魔宗眼内,不过是小门小派。

“始魔极道--原始斩天神!”

一瞬间,左锋寒身上涌动数之不清的原始魔文。

纯粹到极致的魔道之力,凝聚镇魔刀。

绽放出让人心季的气息。

更让百里飞鸿震惊的是,这一招刀法透露出来的武道意志。

原始斩天神。

此刻,在百里飞鸿的眼中,左锋寒生命焚烧尽。

一尊巨大的始魔出现。

想着他挥动一刀。

这一刀,曾经斩灭天神。

极致的斩之刀。

带着一丝始魔真谛,降临人间,斩灭人间神邸。

“六道绝:一刀绝!”

极尽武道巅峰意志,焚烧诸般刀法,推演出来的一刀。

在百里飞鸿的手里第一次使出这门武学。

诸般智慧,在技能之书推演下,形成的六道绝。

绝天、绝地、绝神、绝魔、绝妖、绝人......

一刀出,灭绝一切。

将毁灭与破坏的真谛通了神。

魔要斩神,神要绝魔!



刀刃相交!

清脆的声响,传递整个飞元岛,震荡在大海之上。

天空被裂开。

空间被裂开。

大地被裂开。

两刀交织之处,以一线之黑,分割天地,延伸百里。

溅射的刀气,撕裂了始魔魔影。

同样,也溅射在百里飞鸿身上。

斩断满身的金光。

宛若不败之体,都出现裂痕。

“万物归元鼎。”

丹田归元鼎转动,触及身体的刀气,被恐怖的吞噬力吞没,落入归元鼎内。

缓缓转动,转化为一道道刀中道韵。

被密布归元鼎的斑纹吸纳。

一道刀之明悟出现百里飞鸿的心间。

此刻,他的一刀绝,像是开窍般,吸纳了原始斩天神刀意,不断地成长。

但很快就消失了。

太短了。

对方对这招的领悟并不高。

没有发挥出始魔极道招式的威能。

神识迸发,降临州府。

知州如傻子般,留着口水,口中喃喃语。

“果真是心狠手辣。”

“斩杀一州知府,乃是大罪。”

“可知府变成了傻子,朝廷只能草草了事,不会深入追究原始魔宗。”

望着衣裳尽是裂口,百里飞鸿很是懊悔。

早知道,就躲避攻击。

而非尝试万物归元鼎的威能。

捡起地上只剩半截的镇魔刀,百里飞鸿深深一叹。

很有可能,这位镇守使发现了什么,才被灭口。

就像对方想将自己灭口般。

七杀斩魂刀,威力巨大。

如此近距离被斩中,自己神识也会大损。

这刀的恐怖,在于斩魂。

收敛心神,回归北岛。

一刀斩出了天沟。

深不可测。

幸好,裂缝小,踏空也坠不下去。

反而倒灌的海水,很快就将深沟填满。

回眸,观看北岛监狱,满目疮痍。

百里飞鸿踏足废墟,走向镇魔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