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魔神石碑?源种?永生?”

越来越有意思了。

历史的尘埃,究竟埋没了多少秘密。

冥府追逐黄泉之门,黑天神教追逐黑天魔神石碑。

都指向了永生。

人仙不出世,武道后续是否断绝了?

越来越多的谜团出现,让百里飞鸿很头痛。

“我这镇守使越来越像魔头了。”

“妖魔眼中的魔头。”

望着技能之书上增幅的技能点,百里飞鸿扯着牙笑了。

管那么干嘛,一路杀上去就是了。

满地残骸,白骨累累。

这其中有多少穷凶恶极,又有多少人是无辜被冤枉的。

谁也不曾知道。

行走至,北岛监狱中央。

破开的大洞,将镇魔狱暴露出来。

如同深渊地狱,空间巨大。

整体用黑铁铸造而成,墙壁上神秘的符文标志,链接一起,勾画成巨大的镇魔阵法,将妖魔封印于此。

仅仅通过残留的镇魔狱,就知道当年建立镇魔司,总司是花了很大的力气。

镇魔狱必定出自鬼斧神工堂匠师之手。

当年,飞元镇魔司必定很强盛。

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让飞元岛镇魔司败落?

难道真的是镇南水师的打压?

直到元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出现,百里飞鸿才意识到,镇魔司的敌人,或许还隐藏在岛屿上。
“我的镇魔神眼已经暴露。隐藏很深的敌人,更不会轻易冒头。必定在暗处观察我的一举一动,等我暴露弱点,这条毒蛇会咬我一口。”

南宫真是否离开了飞元岛,百里飞鸿没无从考证。

对方曾经住在州府,可百里飞鸿也用神眼观照镇魔司。

却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其一定修炼某种秘术,或者身上有什么异宝。

跳下镇魔狱,仔细勘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妖魔已经死绝。

只剩下散发着恶臭味的稀薄空气。

“不对劲!”

百里飞鸿滴咕道。

镇魔狱太过干净了。

除了味道,被镇压接近一两百年的妖魔,竟然没有在镇魔狱留下太多痕迹。

东滨城的镇魔狱,百里飞鸿曾经研究过。

属于研究型镇魔狱。

关押妖魔,为的就是研究妖魔,各类妖魔的习性,以及克制妖魔的方法。

当然,也有一些妖魔很难杀死,一般的镇魔使选择收容,丢入镇魔狱内。

每一位妖魔,都有独立的收容空间。

可是,就算如此,镇魔狱都留下大量的妖魔狂暴后的痕迹。

如此多的妖魔被关押在一起。

妖魔之间的厮杀,吞噬,在镇魔狱墙壁留下的痕迹,理应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可根据妖魔留下的痕迹判断妖魔的强弱。

“唯有一种可能,整个镇魔狱,关押一头超越大妖魔,拥有真言之名的怪物。”

真妖、真魔。

真妖肉身不灭,真魔诡异不死。

百里飞鸿从没有见过这级别的妖魔存在。

“应该是一头真魔。”

百里飞鸿再次睁开神眼,看向四周的墙壁,本应该吸纳天地元气的符文,在他的眼底下变得极为诡异。

难以描述的诡异,扭曲、污染的气息透过神识,想要沿着他的神识,进入他的灵魂。

百里飞鸿冷哼一声,涌动血气,将这一缕真魔气息斩灭。

澹澹的一行血色字体出现墙体上。

【我看到你了。】

短短的五字,组成一个血色的眼童,盯着百里飞鸿。

冷漠到骨髓的阴寒,传递至百里飞鸿身上。

“我也看到你了。”

百里飞鸿取出定魔罗盘,定魔罗盘缓缓转动,吸纳了一丝真魔气息。

指针突然指向北边。

一掌摧毁镇魔狱。

沿着定魔罗盘指着的方向追去。

追至海岸边缘,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大海深处。

笼罩在黑色乌云的大海,幻化出一头巨大的头颅,似乎在回应百里飞鸿。

“魔鬼海。”

停止脚步。

百里飞鸿无奈摇了摇头。

相对于未知世界的区域,人类征服的地域太小了。

魔鬼海,就是危险、未知、神秘的海域别称。

“钱副都督,我们在北岛上的矿产,是镇南水师主要资源来源地之一,若是不能正常开矿,供应给军部的矿石,可不能按时满足。”

燕飞都督无奈道。

钱玉辰内心苦笑,他不曾想到自己会被逼到这一步。

“都督大人,镇魔司已经将北岛列为禁区,外人不能踏入此中,想要拿回矿产,不是容易的事情。”

钱玉辰最终低头。

“百里飞鸿,设置禁区,已经严重影响了飞元岛的正常运作。”

燕飞叹息道:“若是军部问罪,还请钱副都督作证,将镇魔司的罪行揭露。”

钱玉辰拱手回应,不再说话。

“知州被魔道中人所害,已成了白痴。飞元岛的知州,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我现在就禀报朝廷,让朝廷重新委任飞元知州。”

燕飞都督深深地看了眼钱玉辰。

不知为何,钱玉辰竟有一种不妙的错觉。

从行政上来说,知州是州府最大的官员。

飞元岛上,有强势的镇守使,有雄霸一方的都督府。

知州之位,就是一个傀儡。

想要办事很难。

“飞鹰已经触发,不日即将到达帝都,还请钱副都督再去与镇守使沟通一二。”

“遵命。“

钱玉辰无奈地道。

钱玉辰离开后。

钟子灵面色凝重地道:“都督,黑天神教才离开飞元岛,现在又来了元始魔宗这位外门长老。原始魔宗百无禁忌,南宫真出现飞元岛,不是好兆头。”

“是啊,本都督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南宫真是原始魔宗的外门长老。”

燕飞都督真正担忧的是,原始魔宗使用的始魔心符。

他将沦为傀儡,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燕飞明色阴沉不定。

“将消息放出去,就说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出现飞元岛。”

“原始魔宗,独行独立,无宝不落,其他宗门海外势力得知,必定云聚飞元岛,找出南宫真。”

可钟子灵却不这般认为。

“都督,若飞元岛高手云集,将会严重我们镇南水师的统治地位。”

“从百里飞鸿踏入飞元岛那一刻,我们镇南水师的统治地位,已经不复存在。”

燕飞都督却冷静地道。

......

东滨城。

自从百里飞鸿升任镇守使,此城已经冷清很久。

江东流并没有离开东滨城。

他一直都在调查东滨城真正的秘密。

徘回在大沥镇,不敢踏入大沥山。

今日迎来了意外之客。

“师兄,好雅致,深夜还在赏月。”

阴柔的声音传来。

江东流没有回头,而是问道:“师弟,为何前来东滨城?你不是不喜人间烟火吗?”

“师兄以为我愿意来到此地?乌烟瘴气,弥漫在天地间的阴邪之气还是如此严重,空气让人作呕。”

阴柔俊美的美男子掩着口鼻,厌恶地说道。

“宗门有何指示?”

江东流面色严肃道。

“镇魔司的镇魔种子现世,被天龙仪感应,登临潜龙榜第十。”

江玉儿娇笑道:“师兄莫不是被公羊琰迷惑了道心,多久没有关注宗门事宜了?”

“镇魔种子现世?镇魔司培养不少镇魔种子,能登临宗门潜龙榜的人,近乎于无,不知道这位幸运儿是谁?”

江东流来了兴趣,询问道。

“百里飞鸿。”

江玉儿吐出的四个字,勐地惹得江东流回转过身。

“不可能,此人不过是炼神境界,就算破境成就元胎,也难以进入神通境。不入神通,终究是蝼蚁,如何登临潜龙榜?”

进入潜龙榜的人,需要满足两个条件,年龄不超过五十,达到神通境。

“哦?看来师兄对这位百里飞鸿很是了解。”

江玉儿略显惊讶看着江东流。

江东流同样是潜龙榜之人,进入潜龙榜第二,有望冲击潜龙榜第一。

乃是阴阳天宗近些年来,培养出来的天才弟子。

未来可冲击武圣的存在。

“百里飞鸿曾是东滨城右镇守使,两月前,前往飞元岛赴任。”

江东流回忆百里飞鸿,总是觉得百里飞鸿身上存在极大的秘密。

此人是血炼者,修炼奇快。

而对方修炼的却是《镇魔六道经》。

不成神通,被天龙仪觉察,只能说明对方的血炼层次,已经修炼入神。

以血炼入了潜龙榜。

难不成,百里飞鸿真的得到了传说中的鲲鹏血?

江东流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可惜,自己还没有对百里飞鸿下手,对方就被调离了东滨城。

这些时日,大沥山阴气升腾,到了夜间,常有异常出现。

江东流才将自己当初的猜测放下,观察大沥山,企图找到黄泉之门。

“一位镇守使?朝廷将这位镇魔种子调任飞元岛,是想要逆转镇南水师的败势?”

江玉儿来兴趣了。

“师弟,回去吧,这位百里飞鸿是我的。”

江东流突然冷厉说道。

江玉儿一愣,娇笑道:“师兄已经是潜龙榜上的榜眼,不想着如何冲击榜首,何必抢夺师弟的气运呢?”

登临潜龙榜的人,都有武圣之资。

若能斩杀潜龙榜上的人,可取而代之,夺取其气数。

天龙仪乃是太古神器。

掌握于太一门手里。

天下武运,太一门曾独掌八斗。

当年辅助谷梁皇室,夺取天下,可与谷梁皇室分享人道气运。

却被谷梁皇室勾结天下宗门,偷袭太一门。

太一门不得已,立下两榜。

其一,潜龙榜,录入五十岁前登临神通的神通主。

其二,天龙榜,录入合道天地的武圣。

唯有登临潜龙,方可化作天龙。

江玉儿自认不比人差。

已是半只脚踏入神通,凝聚了神通种子的年轻高手。

若是能将百里飞鸿斩杀,心灵所至,必成神通。

斩杀镇魔种子,可入阴阳圣境修炼一次。

若能夺取阴阳道机,未来合道天地,必有他身姿。

“他与我有缘。”

江东流嘴角轻翘,冷笑地看着江玉儿。

天发杀机,阴阳交织,神通浮现,引动天象。

江玉儿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哼,他也与我有缘,师兄如此阻人道途,吃相未免太难看了吧。”

江玉儿身上阴阳道韵乍现,抗拒来自江东流的气势。

江东流突然笑了:“也罢,既然师弟要夺这机缘,那就去吧。海外飞元岛,镇南水师重镇,莫说师兄不提醒师弟,若是被斩,师兄可不会为你报仇。”

“多谢师兄关心,潜龙只是潜龙,纵然入了榜,也有办法屠龙。”

江玉儿俊秀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他也在警告江东流。

自己亦有屠龙之技。

“老祖倒是偏爱,师弟好自为之。”

江东流盘膝而坐,于大沥镇最高屋顶处,面向大沥山。

鱼与熊掌,不能兼之。

错过了鲲鹏血,决不能错过黄泉之门。

黄泉之门,事关冥府洞悉轮回之谜。

若能参与其中,获取一份机缘,可窥人仙之妙,可窥神魔之妙。

鲲鹏血只是能缩短自己登临武圣机缘,与黄泉之门相比,却是差了一筹。

而且,鲲鹏血又不会消失,绝非独一份。

江玉儿转身离开。

“镇守使大人降临,江某失礼了。”

江东流大声说道。

“你何为盯上百里飞鸿?”

公羊琰目光灼热。

“如此短的时间内,以血炼媲美神通主,公羊大人应该明白,没有足够的机缘,单凭镇魔司的丹药,是堆砌不起一位血炼神通主。”

江东流没有隐瞒。

他甚至知道,公羊家族就有一份鲲妖精血。

若是再提纯一番,凝练出一丝鲲鹏血,也可让他夯实武圣之基。

只是,公羊家族的公羊刀圣,乃是天龙榜位列前十的人物。

如今百年未出手,天机不显,天龙仪都难以检测到他的真实水平。

阴阳天宗同样有武圣,而且不止一尊。

可阴阳天宗在面对这位活化石级刀圣,没有任何武圣老祖能说稳赢。

“东滨之地,最为传奇故事,莫过于八百年前,第一任镇守使剑斩鲲妖。”

公羊琰身上刀意凌厉,让江东流如芒刺背。

“刀圣信物,不可妄动。公羊大人莫非真的为了斩江某,舍弃自己的底蕴?这可是你唯一对抗预言的武器,失去了它,就算你成就神通主,也难以抵挡她恐怖的预言降临。”

江东流叹息道。

他为背后这位奇女子的命运感到惋惜。

家族赋予了她常人百世难追的高度,可她很多命运,在出生之时,就已经注定了。

公羊琰道心不为所动:“天命难违,可变数却让所谓的天命,成为笑话。”

“你眼中的变数,或许已是别人棋局中的一枚棋子,小命可改,大势难撼!”

自从获知这秘密后,江东流就一直在等。

否则,他早已经动手。

就因为,他不想过早踏入棋局,那尊禁忌存在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