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琰定睛看着江东流。

“为何你会知道如此多机密之事?”

公羊琰沉声询问道。

“你真以为谷梁皇室,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那尊禁忌的存在,莫说是谷梁皇室,就是太一门道尊,也要严阵以待。”

江东流很平静。

作为阴阳天宗的弟子,他在阴阳天宗的地位很高。

自然能接触到宗门最高隐秘之事。

谷梁皇室尽管强大,但在宗门的眼底下,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他们乐于看到谷梁皇室的衰败。

但却看到了更多恐怖的未来卷席而来。

大元帝国是天朝上国。

他们凌驾于天朝上过的神邸。

大元帝国若是神器傍落,说到底,对他们影响不大。

可若是被蛮夷之地取而代之。

邪神入侵中土,占据他们的灵山福地,灭了他们的道统,这就是最大的事情。

他们不希望大元帝国听过这一关。

也不会落井下石,成了蛮夷之地入主中土的帮凶。

而是在等。

等大元帝国衰败之际,宗门重回庙堂。

堂堂正正,毕恭毕敬被谷梁皇室请回朝堂。

当年太祖违背的承诺,高祖马踏江湖丢失的皮面,都要一次性拿回来。

“江东流,看来你知道很多。”

公羊琰忍不住动手。

但很明白,不动用底蕴,绝对不是江东流的对手。

这位潜龙榜坐二望一的神通主,极为强悍。

“羽公子知道的也不少。他可是希望你,下嫁给谷梁皇室的皇子,成就王妃,躲过这一劫。”

江东流提及羽公子,却露出一丝凝重。

这位羽公子是极为难对付的人。

“我不想听这些废话。”

公羊琰略显暴躁道。

“百里飞鸿,你绝对不能动。若当年鲲妖真的存在鲲鹏血脉,楚家那位天守将早就取走,怎么可能留存到现在。”

“鲲妖这种拥有特殊神魔血脉的真妖级存在,为何游弋在东滨城海域?想必这秘密,就是镇魔大楼一直镇压的机密吧。”

江东流低声道。

公羊琰不语,随即身影消失不见。

“好快,这是将逍遥游修炼出玄妙了吧。”

随即,将注意力放在大沥山。

自从东侯军主出现,江东流就寸步不离大沥镇。

他在镇守此地。

这是他的机缘。

就算冥府在此经营良久,都拿不走。

别人畏惧冥府,他江东流不怕。

真当阴阳天宗吃素的?

公羊琰沉着脸,思考什么。

“飞鸿在飞元岛,如今阴阳天宗的江玉儿出手,但绝对不是一个。”

“镇魔司的规矩,镇魔种子应对一切危险。”

“事关执掌镇魔司大局。”

“死人没有资格。”

“这条路,是我引导他进入的。”

“还需要提醒他。”

三年之约。

公羊琰知道,未必能守得住。

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出世,本已经引来诸多关注。

但阴阳天宗江东流镇守大沥山,无形中就告诉了诸多势力,黄泉之门是真的存在。

公羊琰知道江东流的心思。

夺取黄泉之门。

若只是简单地夺取黄泉之门,他早已经进入大沥山。

他布局于此,是想要养势。

无敌神通的大势。

这是一场杀局。

而对方似乎知道了预言的秘密。

窥龙者,以养无敌大势,成就无敌法主。

换来了飞鹰,将书信交予这镇魔司培养的灵兽,让它带给百里飞鸿。

“离开了东滨城,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公羊琰略显疲倦地道。

百里飞鸿让她见证了一个武道奇迹。

而这位武道奇迹,缔造者有她一份。

她不希望百里飞鸿就此陨落。

......

飞元岛。

北岛巨大。

想要找到遗址,很艰难。

而且,百里飞鸿对所谓的遗址,没有任何的了解。

“这次我血气扫荡飞元岛千里,却没有将沉睡中的禁忌妖魔引出来,此事颇为古怪。”

百里飞鸿滴咕道。

接触到了真魔的存在,这头真魔很诡异,却非强大到百里飞鸿不可战胜。

只是对方的形态发生了变化。

未来可以成长更高层次。

这头真魔很狡猾,第一时间逃亡了魔鬼海,下次再见,必定难缠的角色。

“我归元鼎已彻底成形。”

“但我对元胎境的元气修炼还是落后了。”

空气中弥漫着的阴邪气息,已经被清除。

此时,北岛的元气充沛。

特别是北岛监狱四周,元气更胜于其他地区。

“若说飞元岛有三大宝地,其一独龙山,其二就是北岛监狱,其三是西岛龙尾。”

飞元岛地脉呈现卧龙之势。

从高空俯瞰,就是一条潜伏于海上的真龙。

北岛监狱所在的位置,正是真龙七寸之地。

万气汇聚。

“镇南城的镇守府邸,被人搞得一塌湖涂,此地甚好,就在北岛监狱这山顶之处,建立于此庄园,以满足我修炼需求。”

窍穴、归元鼎,都需要吸纳天地元气。

此时他体内凝聚的元气远远未到他的极限。

飞元岛的卧龙大局,能将南海之滨元气汇聚于此。

借助此地地脉大势,可让百里飞鸿继续淬炼元胎。

在他的眼内,从没有巅峰、极限之说。

对力量的反复淬炼,不断地提高力量的层次。

突破境界之时,才能收获更多。

别人眼内的不可能,在百里飞鸿的眼内,却是简单。

再三确认,北岛上的妖魔,已经被他清空。

“浊气已洗,清气自来。”

洗涤过来的飞元岛,未来天地元气将会更加浓郁、充沛。

武道的修炼,将会迎来一段黄金时期。

踏出北岛。

“镇守使大人。”

秦铁生快步走到百里飞鸿面前。

“城中炼金术师打造的义肢,倒是巧妙。”

百里飞鸿望了眼,隐藏在裤子内的银色金属腿。

勾画着的神秘花纹,将血气输入去,整条腿灵活度,比常人的腿部还要好。

“大人,这位炼金术师听闻是得罪了法拉帝国的圣骑士团,被一位圣骑士追杀,不得已之下,逃离法拉帝国,后来随着商船来了飞元岛屿,就在镇南城开了一间炼金铺。”

秦铁生细声说道。

“你想要我招聘这位炼金术师来镇魔司工作?”

百里飞鸿听出了秦铁生的言外之音。

“是的,镇守使大人是战力强,但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出手。若是这位炼金术师加入,炼制一些炼金物品,再招收一些镇魔学徒,也能独立展开镇魔行动。”

秦铁生眼界很毒辣。

能让他认可的人不多。

镇南城这位炼金术师就是飞元岛上一位奇人术士。

“自无不可,若是他愿意加入,本镇守使欢迎。不过,既然是你招聘,关于忠诚方面,就有你来确认。”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被他杀死的镇狱司司长左锋寒,此人倒是强大,就是心术不正,上任镇守使是否死在南宫真手里,还是此人都不可知。

人死灯灭。

上任镇守使的死亡谜团,彻底成迷了。

“请大人放心,此人一心追求真理之道,对于权力、政见、金钱都不感兴趣。”

秦铁生兴奋道。

百里飞鸿深深地看了眼秦铁生。

对于一位领导来说,这类人才是最可怕的。

没有任何的弱点,剩下的只有忌惮了。

突然,他想到了自己的镇守府邸。

若是交给这位炼金术师来建造,不知道能否打造出心中修炼的洞天福地。

镇魔大楼,他不可能一辈子都住在办公楼内。

此时镇魔大楼还空荡荡。

若这次大规模镇魔使招募成功,镇魔大楼就会变得拥堵。

自己将会没有私密的空间。

一些贵重的物品,不可能放在镇魔大楼内。

眼线太多了。

按照他对飞元岛的理解。

飞元岛龙蛇混迹,看起来,都是和蔼善良的百姓,但私底下是人是鬼,他的神眼都看不出来。

“大人,知州大人傻了。”

胡作为此时,抓到机会,连忙汇报工作。

“是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出的手,此事你们不要介入,由我处理。”

百里飞鸿沉声说道。

南宫真是很棘手的人物。

特别是对方掌握的始魔心符,一不小心,自己这群老兵,全成了别人掌控的傀儡。

此手段防不胜防。

左锋寒如此厉害的人物,都觉察不到自己被始魔心符控制。

可见,南宫真掌握的秘术是何等恐怖。

“原始魔宗?”

“这魔道巨擘势力也有人混迹在飞元岛?”

“还是外门长老。”

八位镇魔使面色顿时难看。

甚至,眼内闪过一丝恐惧。

可见原始魔宗的恐怖之处。

“飞元岛内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北岛监狱爆发的妖魔之祸,已经被解决。但是被残害的人太多了,人死留痕,就怕死灰复原,所以,我打算在北岛监狱原址上,建立镇守府邸。”

百里飞鸿趁着镇魔司的人都在,轻声说道。

“不可。”

“对,大人,北岛内,山间老林,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而且,死了那么多人,太过晦气了。”

“是的,原来的镇守府邸挺好的。”

“是啊,如果建立新的府邸,镇南城的镇守府邸怎么办?”

百里飞鸿心意已决。

“原来的镇守府邸,就作为镇魔司上官临时官邸。若有镇魔司上官过来,就安排在此地休息吧。”

找理由还不简单。

八位镇魔使见此,也不好劝说。

其实他们也有私心,若是镇南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立即摇人叫镇守使出来解决。

现在百里飞鸿要在北岛建立府邸,府邸离镇魔大楼太远了,镇守使就算能飞行,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一时半会也难赶来现场。

更何况,百里飞鸿住在镇南城,就是对诸多势力的一种威胁。

“我建立新的镇守府邸,也方便修行,毕竟,镇南城人口太密集了,我修炼动静有点大,无形之中,就影响到他们。”

百里飞鸿说出了自己的顾忌。

“大人真是爱民如子。”

“你们放心,若真有人敢对你们动手,也要问问本镇守使的刀是否锋利否。”

百里飞鸿冷笑道。

通过这段时间的杀戮,估计已经没有人敢在镇魔司面前造次。

镇南水师也要收起他们嚣张的态度。

至于潜伏的人出手,正合他意。

胡作为拱手道:“大人,属下立即安排。”

“对了,若是招揽了那位炼金术师,让他参与建设。本官希望,一个月之内,我的行宫,不,我的府邸要建立起来。”

百里飞鸿眯着眼道。

胡作为面露为难。

时间太短了。

“让飞元商会配合。”

百里飞鸿下令道。

“有飞元商会加入,这件事就简单很多了。”

胡作为逐开颜。

北岛依然被设立为禁区。

任何人不得进入。

但是,很快飞元岛上就流传了一消息。

镇守使大人,有意在北岛监狱建立镇守府邸,以镇压北岛监狱的怨气,清理北岛上的妖魔之气。

北岛解除禁令之日,就是开发北岛之时。

有人忧愁,也有人欢天喜地。

忧愁的是镇南水师的钱玉辰等人。

欢喜的是城中诸多巨商。

若是北岛妖魔被清除,免去妖兽的侵袭,这片隐藏着巨大财富的土地得到释放,可是实行开发。

必定能带给他们巨大的财富增长。

就算是飞元商会掌控在镇南水师手里,听到了这消息后,很多飞元商会的高层都欢天喜地。

完全没有了飞元商会大楼被毁的沮丧。

北岛若是能真正开发,建立新城,以飞元商会的财富,必定能吃下巨额的分量。

燕都督沉静自若。

“都督,真的让百里飞鸿在北岛监狱原址上建立府邸?”

钟子灵询问都督的态度。

燕都督却道:“北岛、西岛一直是飞元岛的禁地,占据飞元岛大半的土地,若是全部开发,可以想象飞元岛的盛况。这些年来,限制飞元岛发展的,终究是土地与资源。”<.

“可是,北岛若是开发,我们在北岛上的投入,将会一无所有。”

钟子灵急了。

“非也,属于我们镇南水师的,别人拿不走。就算镇魔司送给飞元岛上的势力,他们敢接下来吗?”

燕都督冷笑道。

“镇魔司大势已成,但是开发岛屿,终究是我们镇南水师与州府的事情。莫要忘记,都督府拥有飞元岛任何地块的处理权,除了镇魔司之外。”

都督府未能成为州府的上级单位。

但是为了镇南水师的发展,朝廷给予了镇南水师在飞元岛诸多特权。

毕竟,飞远岛屿最早是镇南水师的军事基地。

“那么,州府就变得很重要了。”

燕都督手指敲打着桌子。

钟子灵也沉默。

钱玉辰入主州府,对于镇南水师未来在北岛的布局,会成为很大的障碍。

若钱玉辰与镇魔司联手,镇南水师莫想要插手北岛。

“钱副都督真是命好。”钟子灵感叹道。

“不,他的命不好。”

燕都督露出玩味的笑容。

“难道都督还有后手?”

“不是我有后手,而是法蒂她看到了某些画面,本都督比他们走快了几步。”

燕都督大笑道。

“你送来这位拥有预言能力的贵族女巫,真的帮了本都督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