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喜欢即可。”

钟子灵松了口气。

“此事需要保密,除了你我之外,不能透露给第三人。”

燕都督低语道。

“法蒂小姐那边呢?”

“放心,本都督自然有控制她的手段,她已经死心塌地跟着我了。”

燕都督面露笑容。

心中唯一芥蒂,就是被他便宜徒弟占尽了便宜。

不过,若没有他这位便宜徒弟,法蒂也不会被抓来飞元岛。

更不会觉醒祖上预言系女巫血脉。

现在尚未完全掌握觉醒的力量,而且,对于如何开发这能力,法蒂完全没有头绪。

时灵,时不灵。

让燕都督很无奈。

“恭喜都督,若是有法蒂帮忙,镇南水师未来在海战上,将拥有法拉帝国没法媲美的优势,占尽先机。”

钟子灵考虑到了镇南水师未来的作战。

“不错,若非没有法蒂的帮助,四大舰队,本都督未必敢让他们出海。”

燕飞透露了某些机密。

“看来都督已经掌握了一切。”

钟子灵心里想道。

“子灵,我有一件要事需要你去办理。”

燕都督突然说道。

“还请都督明说。”

“占卜师的传承,想办法从法拉帝国获取。”

“那些神棍?”

“是的,法蒂需要。”

“明白,都督,我就派人前往法拉帝国夺取传承。”

“记得保密。”

钟子灵匆匆离开。

看着钟子灵挺拔高挑曼妙的身姿,燕飞克制内心的欲望。

钟子灵时他的心腹,她的忠诚,不用怀疑。

而且她的能力,她的天赋,同年龄段的人,难以追及。

百里飞鸿这怪物除外。

燕飞曾经想着,娶她为妾,却被她婉拒。

他就没有再动这心思了。

想要娶钟子灵,是想要将她完全绑在自己的身上。

但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

法蒂的出现,已经让他掌握了一把战无不胜的钥匙。

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在战争中,获取情报是很重要。

海战的情报,尤为重要。

在茫茫的大海中,若是取得了先手,海战的结果就是一面的屠杀。

燕飞很明白,掌握了法蒂这位预言系血脉天赋的女巫,必定能帮助自己登临大元朝廷权力的巅峰位置。

飞元岛算什么。

镇守使若想要,给他就是了。

不过,他先过了宗门这一关再说。

这些宗门之人,对镇魔司可是有很大的仇怨。

自己是都督府都督,掌握镇南水师并不怕对方对自己下手。

这些宗门之人,若是动了镇南水师,就是与朝廷作对。

动了镇守使,那只是个人的行为,宗门高层出面,与朝廷调和,自然能掩盖过去。

可若是动了军队,那就是动了大元帝国的根基。

任何宗门都要考虑大元帝国的报复。

燕都督这些时日,都躲在都督府不出。

就是怕被人刺杀。

在都督府,能保他安全。

......

胡作为被请入飞元商会新总部大楼。

新任会长王重庆连忙过来,热情地将他迎接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胡大人,不知道镇魔司是否有开发北岛计划?”

王重庆在飞元商会同样有干股。

北岛开发,需要的财富是天文数字。

想要开发北岛,就绕不开飞元商会。

尽管飞元商会与镇魔司闹得不愉快。

可那是韩家执掌的飞元商会。

与他王重庆何干。

“镇守使不曾说过,不过,待北岛解除禁令,北岛开发的计划也会被新任的知州提上议程,这是当地州府的事情,镇魔司不会插手。”

胡作为保持微笑。

他现在心里很舒坦。

镇守使未上任,任何人都可以欺负到他头上。

现在,他在城中行走,是人都要给他胡作为三分薄面。

“飞元商会愿意承担镇守府邸所有费用,并协调人手,将镇守府邸需要的材料,运送至北岛监狱原址。”王重庆立即表示,为镇守使大人解忧。

胡作为却不悦道:“建立镇守使府邸,乃是镇魔司之事。王会长,你这番话若是传了出去,必定引来民间非议,百姓如何看我们镇魔司,如何看待镇守使?”

王重庆却微笑道:“韩飞元曾是飞元商会少东家,他强行祖灵镇守府邸,将镇守府邸弄得乱七八糟,而且,死了那么多人,府邸已经成了凶宅,晦气。我们飞元商会有义务赔偿镇魔司,听说镇守使大人一直住在镇魔大楼,前来任职时日,还找不到一处落脚的地方,此中种种缘由,都是飞元商会的过错。飞元商会为镇守使建立新的府邸,义不容辞。”

“这...王会长说得很有道理,我也很难找到反驳的理由......”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王重庆也不给胡作为反对机会。

“好吧,此事我必定禀报镇守使,让镇守使知道,王会长深明大义。”

“听说大人,小公子尚未娶亲?”

王重庆突然询问道。

“最小的儿子,尚在飞元,倒是努力,只是我胡家家徒四壁,我老胡拼了命也就为前面三位儿子筹备了彩礼。不过,现在镇守使大人来了,薪酬足额发放,倒是不担心了。”

胡作为突然叹息道。

王重庆道:“谁不知道胡大人两袖清风,为人正直。仅凭单薄的薪酬,却是撑起整个胡家,实属不易。想必小公子,人品一定如胡大人这般,正好我王重庆有一侄女,也是在飞元,年龄倒是比小公子大一岁,倒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合适,自然合适。”

王家乃是镇南城的大族。

如今,王重庆成了飞元商会的会长,其地位放在飞元岛都是最顶尖的。

“就是担心镇守使大人误会。”

王重庆忧心道。

胡作为却道:“王会长不必顾虑,大人还曾与胡某提过,王会长乃一时俊杰,飞元岛想要发展,不能没有王会长的支持。”

王重庆顿时大喜。

“还需胡大人在镇守使大人面前美言几句。”

可不要再一刀将飞元商会大楼给斩了。

也幸好,他修炼武道,逃过一劫。

他自然知道,胡作为想要往上走,甚至影响镇魔司,都不可能。

但王重庆却看到胡作为一点,百里飞鸿登岛之时,唯独胡作为前往迎接镇守使。

而今,镇守使宝库还掌握再胡作为手里。

可见,百里飞鸿对胡作为很好。

或许,三五年后,镇守使大人离开飞元岛,回归大元,任职镇魔司更高位置。

胡作为再镇魔司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退休下来。

王重庆需要的就是这三五年时间。

飞元商会很多人都是韩会长提拔。

另一股是镇南水师的势力。

最后才是他王重庆。

尽管镇南水师占据干股大头,燕都督家族背后同样占据不少。

甚至王重庆被抬起会长之位,因为他们需要一位理顺飞元商会的人,恢复飞元商会。

未来,用完了,都督府会将他一脚踢开。

胡作为是镇守使的左右手,更是镇魔司内的心腹。

王家与胡家连婚。

王重庆只需要狐假虎威,就能收复韩家的势力,在飞元商会内拿到足够的主动权。

至于踢开镇南水师,踢开燕飞,他从没有考虑过。

飞元商会是建立在镇南水师威慑诸国上。

胡作为回到镇魔大楼,立即与百里飞鸿汇报。

“王会长倒是好手段,飞元商会自该有镇魔司一份。北岛的开发计划,就是我们镇魔司的本钱,能拿到多少干股,就看老胡你的手段了。”

百里飞鸿的话,让胡作为没法应对。

“干股?”

“废话,镇南水师能拿,他燕飞能拿,城中一些大族能入股,我镇魔司,我百里飞鸿为何不能拿?”

百里飞鸿瞪了他一眼。

“镇魔司想要在飞元岛长久,自然不能靠我这位镇守使一人杀出来的威名支撑。拿了干股,代表着镇魔司正式融入飞元岛。”

“他们肯吗?”

“接受我的善意,或接受我的刀子。两者择其一,没人会拒绝我的善意。”

百里飞鸿不屑地道。

“清肃北岛不安稳的存在,乃是我们镇魔司的功劳。他们想要开发北岛,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总不能我干苦活,他们享受我带来的福利,躺平分享北岛财富。”

“大人英明。”

胡作为不知说什么,唯有恭维道。

“好了,下去吧,府邸之事,还需要抓紧筹办。”

百里飞鸿让胡作为退下。

一头灵鹰从天而降,从窗口进入,落在百里飞鸿的桌子上。

“红鸾,幸苦你了。”

百里飞鸿摸了摸灵鹰的脑袋。

灵鹰露出舒服的表情。

五行元气钻入体内,让它心生喜悦。

摘下信筒,取出书信。

【恭喜你,荣登潜龙榜第十。】

【阴阳天宗江玉儿前来飞元岛,欲杀你取而代之,获取你的武运。】

【江东流怀疑你身怀鲲鹏血。】

短短三句话,透露的信息,却是巨大。

镇魔司有很多宗门资料,百里飞鸿曾经观阅。

立即明白这是来自公羊琰的警告。

百里飞鸿坐在靠椅,陷入沉思。

他现在的技能点,足够他踏入神通层次。

但他并没有立即使用。

元胎境还需要磨练。

更重要的是,一旦踏足神通,将会面临的处境更加艰难。

更高层次的武道高手,注视在他的身上,他难以解释自己为何能修炼如此之快。

更何况,只要技能点不消耗,他随时可以兑换修为。

何必急于一时。

“天下英才,必赴飞元。”

百里飞鸿叹道。

五十岁以下,登临神通,可入潜龙榜。

有一些已入潜龙榜的神通主,为了排名靠前,也会视自己为目标。

“也罢,就让你们来磨练我的武道。”

在战斗经验上,百里飞鸿严重不足。

砍人与战斗,是两回事。

当日与燕飞都督一战,已经暴露无遗。

被技能点提升的武道意志,融合度并不完美。

总让百里飞鸿心里有一股飘荡于云层间,脚不踏实地。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真将我百里飞鸿当软柿子,我就让你们有来无回。”

......

“东侯军主,算你好运。”

东洲镇守统领宫宇面色冷漠地道。

冥府遁法诡异,但作为东洲镇守统领宫宇,已经有万全之策。

可惜,突然出来的玄冰攻击,让他不得不放弃继续追杀重创的东侯军主。

左中右三位统领身影默默消失。

这次出手帮助镇守统领,完全是卖给公羊家族一个面子。

到达他们这一步,尽管宫宇是省府镇魔司司长,可不买账就是不买账。

谁身后没有点人啊。

宫宇也不再逗留横断山脉内。

此地异常危险,就算他是镇魔司统领,也有殒命可能。

东洲省府,设置于东阳府。

某处豪华园林内。

宫宇的身影再次出现。

“羽公子,上古玄冰女出手,将东侯军主救走。”

宫宇毕恭毕敬地站在年轻俊美的羽公子面前。

“东侯军主冥府大成,杀他本就难。这次本公子算计于他,本是万全之策。如此凶险情况下,他还能逃命,只能说他命不该绝。”

公羊羽并没有放在心上,杀不死东侯军主,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他的注意力,放在手中书信上。

“听说你将三妹手下得力干将,调走,派遣到了飞元岛。”

公羊羽澹澹地说道。

宫宇抬头,神色坚定,道:“我担心三小姐与这位百里飞鸿日久生情,不若先发制于人,将其调走。飞元岛镇魔司衰败,上任镇守使被杀后,镇守使之位已经空缺十年之久。若是能除掉此隐患,飞元岛倒是合适。”

公羊羽嘴角轻勾,露出不屑:“倒是合适。可惜,燕家哪位废材,未必能动得了他。”

《踏星》

“燕飞醉心于军事,耽误了修炼,不入神通,确实是可惜。”

宫宇见过燕飞,此人野心很大,而且,天赋不错。

“不醉心于军事,以燕飞的才能,这辈子能踏入神通主已经不错了。”

公羊羽将书信递给宫宇:“你看下吧,飞元岛成不了百里飞鸿的归宿之地,如今的他飞龙在天,若我妹妹对他感兴趣,那就更加不好办。”

宫宇接过信上的情报。

面露错愕,震惊,甚至愤怒。

“羽公子,绝不可能,此情报一定有误。”

宫宇面态度坚定。

“天龙仪动了,潜龙榜上有他的名,以他年纪,未来武运昌盛。此人有武圣之资,若是登临武圣,其未来必不逊色我公羊家。”

公羊羽眼中闪烁一丝阴霾。

“羽公子,属下现在就调他回来。”

宫宇面露杀机。

调他回来,将其斩杀。

“迟了,镇魔司对天龙仪的监控极严,任何异动,都会第一时间禀告大统领。此事,大统领一定知晓。你没权调他,也难以影响总司,将其调换回来。”

“公子,你说该如何做?”

公羊羽面露一丝狰狞:“杀人,夺其武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