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贤阁。

飞元书院杜敬明率先开口:“镇魔司有了百里大人,算是破茧重生。当年镇魔司败落,曾有大量的院收藏,只是当时经办人已经去世,具体详细信息不可而知。”

百里飞鸿听后一愣,这院长倒是明白人,自己尚未说明来意,他已经将书籍的问题说出来。

但是,百里飞鸿既然来了,自然要拿回这批书籍。

事关镇魔司未来的发展。

杜院长说到了这份儿上,百里飞鸿不好发难。

“看来杜院长已经猜到了晚辈的来意,镇魔司新立,需要将以往的一些书籍收回来,毕竟,很多书籍记载的内容,属于镇魔司独有。以供将来镇魔使执行任务,遇到难处,可查阅书籍,找到症结。”

百里飞鸿倒是好话好说,表明来意。

“百里大人请放心,属于镇魔司的院一定归还。只是......”

院长面露难色。

“杜院长,但说无妨。”

“上任院长,亦是我的老师,曾经交代,来自镇魔司的书籍不可抄录,不可外传,只可观阅。”杜敬明提到了飞元书院的规矩,“所以,关于来自镇魔司的书籍,我们收藏得很好,并未外传。百里大人上门,我们自然是拱手将书籍归还。”

“可这些书籍,在经过数十年的岁月里,已经成为书院的一部分。我们的老师,学生,也从中收获良多。”

“现在若是归还,算是断了飞元书院很多传承。”

杜敬明将飞元书院的为难之处说出来。

“书籍珍贵之处在于总结前人的知识,内容最为珍贵。但我认为知识最重要的就是传播,唯有将知识传播出去,才能发挥出这本书籍的价值。”

百里飞鸿谈论了自己的心得。

“杜院长为难地方,晚辈却是明白。杜院长若是想要抄录其中内容,尽可以抄录。”

百里飞鸿已经明白,这些书籍收归回来,也不能做到镇魔司独一份儿。

镇魔司所有的书籍,再离开藏书阁后,都属于公开状态了。

“百里大人大气,老夫佩服。我会尽快组织人手开展抄录这批籍会分批归还给镇魔司。”

杜敬明的心情显得愉快。

事情解决了,自然高兴。

“若非书院的保存,想来很多书籍,已经遗失甚至被破坏掉。如今能回归藏书阁,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书院这些年为了保护书籍,想必花费了很多心血,在此,晚辈代表镇魔司感谢飞元书院。”

百里飞鸿笑说道。

“此事了,老夫心甚是欣慰。不知道百里大人,所谓第二件事,可有用得着飞元书院的地方?”

杜敬明询问道。

“此事却是要麻烦杜院长。想必杜院长知道,镇魔司欠缺人手,飞元书院修炼的武道,很多与镇魔司一脉相传,晚辈想要在飞元书院招募一批人手,进入镇魔司,斩妖除魔,以尽职守护百姓安危。”

百里飞鸿拱手道。

“能进入镇魔司,成为镇魔使,是飞远书院学生的荣光。不过,书院内的学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书院不好强迫学生加入镇魔司,还请百里大人明白。”

成为镇魔司的镇魔使,若放在大元境内,打破头皮都要往里面钻。

可飞元岛镇南水师独大,成为镇魔使后,就需要考虑镇南水师的压力。

百里飞鸿终归是一任镇守使,年轻有为的他,能在飞元岛上担任镇守使多久,杜敬明不知道。

飞元书院的学生也不知道。

百里飞鸿若是离开,镇魔司是否会重拾旧路?

可能性很大。

“招募之事,本身是你情我愿。只需要书院这边不阻拦,晚辈倒是有信心,从书院招募一批人加入镇魔司。”

两人交谈许久,百里飞鸿才起身告辞。

“书院存在古怪。”

源于血液中的感知,冥冥中存在一股让百里飞鸿不舒服的气息,隐藏在书院之内.

但今日,不方便闹事,免得事情扩大化。

“百里飞鸿,十一炼血!”

将神识隐藏在某位学生体内的南宫真低语。

附身左锋寒那会儿,并未觉得什么。

当时,以左锋寒一身血肉、灵魂、修为献祭,换取了超越元胎境层次的力量,施展了极道秘术,却依然被百里飞鸿打败。

而对方,仅凭血气。

尚未动用元胎层次的元气。

现在看来,百里飞鸿的血气强大,只是一方面。

窍穴、炼神,都被他练到了极致,这两者最与元气息息相关。

其元胎之强大,应不比体魄差。

南宫真的视线不敢落在百里飞鸿的身上。

像他这般将体魄淬炼到了极致的存在,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立即会被他感应。

黑天神教五位信徒,就是败于窥视之上。

镇南城内。

王府。

钱玉辰、林中军、林中树三人,一直借住于此。

王家的人已经搬出去。

不敢有半点怨言。

高兴还来不及。

钱玉辰回想自己一路走路,越想越气,他们就是败家之犬。

自从被镇守使打脸后,钱玉辰就没有一件事能做成。

收回北岛属于镇南水师的财产计划,已经落空。

百里飞鸿在北岛监狱建立镇守府邸,以镇压北岛监狱怨气。

可在钱玉辰的眼内,这是在霸占镇南水师的产业,矿脉不可能给回镇南水师。

更不会,让外人继续开采矿脉。

镇守府邸四周,将会被他列为禁地霸占。

强权出真知。

此话,我诚不欺。

但让他生气的却另有其事。

镇南水师都督上呈奏折,已经落在圣上手中。

圣上已经同意燕飞的荐举。

“当真是翻脸不认人,知州之位,在北岛传出要开发之时,燕飞竟然荐举钟子灵担任知州。”

思路客

女官员,大元帝国并非没有。

封侯拜相的女子,也有先例。

但能当女知州,成为飞元岛名义上最大的官。

有镇南水师在钟子灵背后撑腰,她就是名副其实的父母官。

林中军与林中树默默不语。

钱玉辰终究吃亏在经验与谋略上。

一时疏忽,被燕飞荐举成功。

错失掌握飞元岛州府,错失成为第三股势力。

北岛开发计划,必须经过州府同意,才能实行。

钱玉辰若成了知州,掌握州府,就有资格与镇南水师与镇魔司下棋,瓜分北岛一份利益。

镇南水师在飞元岛,若是强势对付州府,钱玉辰只需要靠向镇魔司一方,联手百里飞鸿,足可以让镇南水师难受,无可奈何。

最关键时刻,钱玉辰错失良机。

终究是心里不想放弃掌管镇南水师的机会,才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背后的势力运作。

当他想明白之时,钟子灵担任飞元知州,已成了事实,不可更改。

不日,天家的灵鹰,将带着任命书降临飞元岛。

飞元岛上的局势将再次倾向镇南水师。

军政一肩挑。

镇魔司再强大,也难以挑战镇南水师与州府的联手。

“钱大哥,镇南水师四大舰队,不知去向。”林中树突然说道。

钱玉辰回过神来,看向林中树。

“停在军港内的船只不是四大舰队?”

“白虎舰队所有高级将领,都消失不见。”

林中树先要介入白虎舰队,一直被搪塞。

他暗中调查哦,好不容易,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查到了一些线索。

线索很少,唯一知晓的就是白虎舰队离开了军港。

钱玉辰面色阴沉,他很想在这里做文章。

甚至质问燕飞,四大舰队去了哪里。

可他终究不是真正的都督,他有监军之权。

燕飞却可以用一句话回应他,军事机密。

“燕都督这是要做一件大事。”

钱玉辰咬着牙,脑海在挣扎着。

这消息若是传出去,是否会影响到了镇南水师的战略?

若是燕飞败了,他是否有机会。

林中树与林中军默默不语。

他们两人内心也很憋屈。

心中充满着一股狠劲。

之所以告诉钱玉辰,就是希望钱玉辰出手。

“若是,这消息传了出去......”

“若是这消息传了出去,你们三个都得死。”

燕飞的声音从他们的耳边响起。

神识传音。

“钱大人也护不住你,我燕飞说的。”

燕飞都督冷漠地传递自己的意思。

钱玉辰、林中树、林中军顿时大怒,身上涌动着强烈的元气波动。

战斗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极为大人有何事?何不叫上本镇守使,一起商议。”

百里飞鸿身影一晃而过,站立在他们之间。

负手而立,身姿挺拔。

“百里大人多疑了,我们只是讨论军情罢了。”

燕飞都督大笑道,将神识收回来。

“镇守使大人,就喜欢多管闲事,也是,迟一些日子,我担心镇守使大人没有机会这般空闲了。”

钱玉辰冷笑道。

“修炼者的战斗,也属于镇魔司管辖的范围。至于我是否还有空闲的日子,钱副都督不用担心,我见钱副都督倒是挺闲的。听说,飞元岛四周的鱼儿资源丰富,若是钱副都督闲得慌,可与两位将军前去钓鱼,打发时间。”

百里飞鸿讥讽回应。

继续走在镇南城繁华大街。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烟花巷。

“哼,看你嚣张到几时。”

钱玉辰按捺心中的怒火。

他已经知会家族,家族回应,会请一位神通境客卿,前来飞元岛坐镇,直至钱玉辰夺取镇南水师的权力为止。

这位神通境的客卿,已经出发,只是路途遥远,就算是神通境,也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抵达飞元岛。

有了神通境的帮助,钱玉辰将会成为飞元岛最有权势的男人。

这世界,终究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都督府。

燕飞喝着茶,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

法蒂的存在,让他成为了掌握先机的男人。

预言,只是看到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燕飞知道了预言,出手干预,已经破坏了这种可能性。

小命可改,大势难撼。

宗门之内,曾流传过这一句谚语。

但,通过不断地干预小事件,引发出来的未来,同样能改变大势。

“时间差不多了,现在的镇守使大人,应该来到了烟花巷。”

“你将这些古老的禁忌惊醒,又是镇守使,这烂摊子,自然由你收拾。”

燕飞惬意地享受着灵茶。

飞元岛上存在不能招惹的古老禁忌怪物,镇南水师一直都知道它们的存在。

甚至,为求安稳,镇南水师还与它们达成了交易。

镇南水师这些年俘虏的战俘,三分之二作为血畜,送给古老禁忌的怪物们。

就是为了安抚它们的血腥的本性。

血气横扫千里,惊扰了它们,扫了它们的老巢。

这群恐怖的怪物,闹着脾气,出来释放本性,玩弄人间,累了就自然回归老巢。

古老禁忌存在,非妖非魔。

而是类神。

类似神灵般的存在。

曾经生存在飞元岛上的部落,供养的精怪,精怪得道成神。

神本应该是神圣的。

精怪如白纸,天性近乎本能。

可飞元岛上的原始部落,文明落后,饮血吃肉,相互间攻伐,斗争。

他们信仰的祭灵,享用部落的供奉,吸食部落的灵魂意识,性子也随着这些原始部落野蛮的思想污染。

飞元岛临近魔鬼岛,海中滋生的妖魔,登岛后,被这些古老禁忌接触,甚至吞噬。

渐渐地,这些古老禁忌,演变成什么样子,燕飞都不知道。

只是知道一点,它们很强大,近乎于规则般存在,难以灭杀。

镇南水师掌握这些禁忌存在的老巢,以它们的根基威胁它们,才让这群可怕的存在答应与他交易。

“预言系的力量,真的让人生畏。”

“改变了一个未来,却会迎来更恐怖的命运。”

“看到了画面,利用百里飞鸿的性格,只需要动一动神识,将他勾引至烟花巷,就能置他于绝境。”

“如果没有强手干预,百里飞鸿必死无疑。”燕飞很自信地道。

什么风浪都经历过的燕飞,都被这神奇的能力吸引。

他是军人,很明白,占尽先机下,进行布局密谋一件事,成功的可能性有多高。

预言女巫,给予了他战无不胜的先机。

“没有妖魔之气,看来是我多心了。”

百里飞鸿细语说着,他的神眼开半目,观照烟花巷,并未发现任何妖魔气息。

十一炼血,横扫千里,整个飞元岛的妖魔,已经被他消灭。

唯一遗漏,就是镇魔狱诞生的那头真魔,它逃窜进入魔鬼海,不知所踪。

否则,百里飞鸿技能之书躺着五十多万技能点是如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