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气,不知从何处而起。

薄雾遮住了双眼,前路变得朦胧。

百里飞鸿面色顿时严肃。

以他的视力,足可以穿透墙体,小小的雾气岂能遮盖他的双眼?

“何方神圣在此抓弄本宫?”

低沉的声音穿透雾霭,扬遍烟花巷。

回馈百里飞鸿的只有回音。

烟花巷彷佛成了无限回廊,一层叠一层,如镜面重叠,将此地笼罩。

“神通?法则?”

神通是法则的现象。

能抗拒他六道绝--五绝音的,唯有神通了。

未知神秘的存在,神通广大,将百里飞鸿困住,拉扯进入一处诡异的世界。

神通演绎的世界。

手扶刀柄,继续深入。

来到。

百里飞鸿没有任何地犹豫,走进熟悉的。

偌大的,空无一人。

迷雾如薄纱遮住双眸,透过薄纱,视线落到了头顶,却见模湖的镜像倒影在眼前晃动。

载歌载舞,今朝有酒今朝醉。

城中贵客络绎不绝,卓影曼妙的姑娘们,使出诸般手段,取悦客人。

眼前热闹的场景,就在眼前,百里飞鸿伸手触及对方,却从对方的影子穿透过去。

水中月,镜中影。

种种诡异的场景,非但没有让百里飞鸿恐惧,反而是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这一切。

他明白,能杀死自己的存在,恐惧何用?挣扎何用?

杀不死自己,一切都像是梦境。

“我的目光穿透景象,方可看到人影。”

“神秘存在制造的这场镜中回廊,并未完全压制住我。”

百里飞鸿心念动,立即知道,神秘存在并非不可战胜。

只是,对方诡异的手段,让自己没有头绪,暂时未找到应对方法。

神秘未知存在的身份,百里飞鸿心里有猜测,却没法确定。

真妖、真魔的手段?

术士的手段?还是巫师、魔法师的手段?

也有可能是极为强大的神通主,设下陷阱,坐等自己落入圈套里。

离开,百里飞鸿沿着烟花巷往走,一直走。

他心里默念里程数,走过的路已经超出了烟花巷,再次回到。

他继续进入,在观看镜像倒影。

人影重叠,却更加模湖,虚幻。

百里飞鸿唇边勾起一丝弧线,他并没有立即出手,强行轰碎镜像回廊。

轰碎镜像回廊,造成的破坏力,可能是将整条烟花巷都抹平。

走出门,继续往前走,回到。

连续九次后,眼前的天地笼罩着一层白灰的死寂。

镜像回廊已经没有了人影。

只有灰白、暗澹、破败的烟花巷。

天空的雾气如尘埃,如柳絮飘落,让人心生孤寂、虚空、绝望感。

百里飞鸿也不例外,这是身体本能条件反应。

只是很短暂的一息,就被他血气给压制下来。

“这条街道,每每走到尽头,都能回到原点。”

“回廊无尽,永不见始终。”

“每走一次,彷佛就穿越了一层镜像,进入镜像的更深层次。”

“原地不动,难以挣脱镜像回廊。”

“继续走动,走到尽头,就进入下一层次的镜像世界。”

“这是一条死胡同。”

此时,百里飞鸿已经排除了武道神通主的身份。

至于巫师、魔法师,甚至术士等,尽管百里飞鸿没有深入了解过这些修炼体系,可他知道,就算是这些修炼体系的神通层次,都难以用神通之力,隔绝自己血气对他们力量的影响与克制。

诸般炼法,唯武独尊。

岂是说笑。

“无限套娃?”

任何事物都有尽头。

眼前着诡异回廊同样如此。

设立一层镜像,每一层都比上一层更强大。

想要让镜像回廊没有漏洞,代表着未知神秘的存在用自己的力量,尽一切可能将漏洞堵住。

尽头,一定存在。

除非神秘未知存在,拥有无限的力量,他才能创造出无限的镜像回廊。

哪怕是创造一粒尘埃,加上无限两字后,都必须要拥有无限力量。

未知神秘存在达到的高度,决定了镜像回廊的深度。

“极限所在的镜像回廊,是未知神秘的最强力量所造。”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然我会将你打死的。”

百里飞鸿笑说完,开始奔跑,全力奔跑。

不知疲倦地,一次又一次,深入一层有一层的镜像回廊。

眼前的世界越来越灰白。

压抑的环境气氛,让百里飞鸿心情被烦躁覆盖。

飘零的灰色尘埃,触及肌肤,肉眼可见消失,化作一股神秘的力量,正从他的肌肤渗透进入他的身体。

血液如奔腾的怒江,将神秘的力量吞没。

“我的肌肤刀枪不入,堪比最坚硬的精钢。作为我第一层身体机制的防御,这神秘的力量,轻而易举突破。”

“幸好,我的血液,才是我最强大的武器。”

吞噬神秘的力量后,百里飞鸿的内心越来越烦躁。

他不得不运转《万物归元鼎》淬炼肉身。

“咦?”

他能感觉到,归元鼎多了一缕元鼎母气。

元鼎母气乃《万物归元鼎》功修炼出来的特殊力量。

元鼎母气可转化为血元,增幅血液,也可以增幅丹田内的归元鼎。

是一切元气之母。

“万物归元鼎这门武学最大的妙用,就是能将万物转化为元鼎母气,壮大自身,比之我认知中的吸星大法、北冥神功强悍太多了。”

万物之始,由元始之气演化而成。

万物归元鼎这门功法奇特之处,就在于逆转万物,反本归源。

其理念就是来自血元功。

人可以通过使用食物,将之转化为生物能,供养自身生命。

血元功就是一门炼化食物,淬炼血元,壮大自身血气,淬炼血液的功法。

镇魔六道经,吸纳诸般功法,推演出来的当世最强大的功法。

其立足于血元功。

“万物可归元,无论眼前的力量是什么,都逃不过归元鼎的淬炼与演化,变成元鼎母气。”

此刻的百里飞鸿,对于《万物归元鼎》这门功法,又有了全新的认知。

但他知道,若没有血液的净化,直接运转万物归元鼎,神秘力量残留的某些邪恶的力量,将会入侵他的力量体系。

他若吸纳这类古怪的欲望力量久了,自身元鼎母气也会受到影响。

有了血液庇护,过滤杂质,他淬炼任何力量都不会有问题。

“你若是无限之力,那我归元鼎就吞噬无限之力成长。”

百里飞鸿缺少的就是元气的磨炼与积累。

技能点将他提升元胎境巅峰,但晋升期间,吸纳的天地元气,也是有限的。

周天窍穴、归元鼎的存在,都是为了迎接打破界限而存在。

这段时间,百里飞鸿一直在修炼。

可是,相对于他的潜力,就像深渊之海,多少元气吸纳,都未曾将体内的窍穴与归元鼎填满。

功法的极限,并非极限。

功法不过是掌握力量的一种工具,甚至是力量的方程式。

通过功法,掠夺天地多少力量,还是看个人的修行。

“尚未到达镜像回廊的深处。”

此时,百里飞鸿动力十足。

未知神秘的存在,力量很强大。

力量越是强悍,吸起来,就越痛快。

烟花巷。

浑身笼罩着灰色迷雾的人,站在,看着人间烟火。

灰色迷雾明灭不定。

时而像一面镜子,时而像是一团迷雾,化作人形,老少男女变幻。

烟花巷内男男女女女,释放出来的欲望,被他吸纳。

同时,一缕缕灰色的线条,穿透整个烟花巷数十间青楼,从人类的脑袋上钻入,刺入他们的灵魂。

烟花巷接近万人的灵魂,此时都在他的掌控之内。

可这些人类都不是她的目标。

暂时不是她的目标。

她俯瞰人间,低头目视困在肚子里的人类。

此人类宛若一只火炉般释放着光与热。

让她极为讨厌。

她,不想放弃。

而是以贪婪的目光,看着肚子内的人类。

若得其身,必能降临人间,成为行走在人间的真正神只。

完美的载体。

【他......在......做什么。】

她低语道。

外人听不清她的声音。

因为她不希望外界打扰。

包括,对她虎视眈眈的同类。

宛若海上风暴之神,隐藏在风中的那诡异的面孔;

掌握山林的,山林之神,树木叶子在晃动,这是此神的耳目;

潜藏在夜幕内的夜神,光明照射不到的地方,都有她的影子。

此四位与她同类,一些弱小的存在,不能称它们为同类,只是残存的祭灵。

沉睡太久了。

人类的语言,都忘记了。

不得不通过吸取人类灵魂的某些记忆为食,再次获得语言。

【吾,是有心的。】

她是类神中唯一一位有心的人。

心,是欲望聚集之地。

【心,是欲望之泉,是念之聚集之地。】

【继续走下去,他会死。】

【肉身会被污染。】

她不希望人类,继续在肚子钻下去。

心,是她最宝贵的地方。

是她的源泉。

失去了心,她就会坠落神坛。

不能继续让人类深入她的心。

他必须死。

念起,则,云动。

第九十七回穿越边界,深入下一层的百里飞鸿,再次站稳了脚。

影子再次出现。

此时的影子,很真实,彷佛拥有了实体。

神眼观照下,影子却是一缕缕线条组合而成。

强烈的欲望波动,由虚化实,形成了影子。

影子一列列地站立,站在街道上,堵住他继续前进的道路。

“快了,我应该快要接触到了未知神秘存在最深处。”

影子,在阻止他。

阻止他前进。

但,百里飞鸿像傻子一样,跑了九十七次,岂会让对方得逞。

若是任何一个人,踏足镜像回廊,接触到漫天的飞絮,根本走不到这一层。

就被漫天的飞絮淹没。

飞絮,是尘埃,是欲望的结晶。

一旦被粘上,就会悄无声息地进入身体。

形成一股神秘的欲望力量,等待积累到达一个阈值,就会爆发。

欲望会淹没此人,让他沦为欲望的傀儡。

沦为,未知神秘的傀儡,被未知神秘存在主宰他的一切。

血炼与归元鼎,保护了百里飞鸿。

让他免去外界欲望力量的侵蚀。

“既然不能被动掌控我,让我沦为未知神秘存在的傀儡。”

“现在,开始插手进来,以欲望塑造影子,阻止我,甚至杀死我。”

百里飞鸿面露讥讽。

他最不怕的就是战斗。

而是对抗未知。

五十多万的技能点,是他最大的底牌。

没有立即提升修为,是百里飞鸿绝对,元胎还没有修炼到最完美层次。

化身实体的影子,像是站在他面前的漆黑人。

视线落在影子的身上,彷佛视线都被对方剥夺去。

唯独神眼半开,才能将对方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观察着影子。

而欲望影子未曾对他动手,反而身体出现了变化。

影子开始有了轮廓。

首先是眼睛。

不同的眼睛,绽放着不同光泽。

光泽代表着影子的属性。

代表着影子的力量。

透过灰白色的光泽,百里飞鸿看到了绝望。

透过黄色如火的光泽,百里飞鸿看到了愤怒。

透过湛蓝如冰的光泽,百里飞鸿看到了悲伤。

欲望呈现出现的形式,多色多彩。

让人感叹,世界之大,什么都有。

渐渐地,嘴巴、鼻子、耳朵成形。

最后是肌肤。

披着愤怒之炎的影子,其面容轮廓,像是......钱玉辰。

披着贪婪之皮的影子,其面容像是燕飞都督。

密密麻麻的欲望影子,不,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影子。

因为这些欲望有了光。

“来吧,让我见识你的力量。”

低吼,发出宣战。

似乎感受到了百里飞鸿内心的影响,眼前的欲望影子傀儡动了。

铺天盖地。

面容像钱玉辰的影子,发出怒吼,身上披着的火焰,绽放灼热万物的毁灭之火,扑向百里飞鸿。

抽刀斜拉,拦腰将欲望影子斩断。

刀锋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而欲望影子毫发无损,只是形态幻灭闪烁几下,如同火焰在燃烧,被风吹动。

“虚实相间。”

百里飞鸿低吟。

它已经接近百里飞鸿,恐怖的火焰释放的高温,让百里飞鸿遇到了被超高温的火焰包裹,窒息般的体验涌上心头。

继续下去,怒火会点燃他全身的血液。

物理攻击无效?

元气攻击无效?

血气攻击无效。

他的任何攻击,都不能对这些欲望种子造成伤害。

“那就尝尝,被万物归元鼎炼化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