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镇山河!

!”

百里飞鸿手握拳头,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神通。

漫天的血气,以他为中心,开始蔓延。

将灰白的镜像回廊,染成了血色。

整个天穹、大地、虚空都在燃烧。

将眼前的一切,都融化掉。

大量的黑烟蔓延,消散。

正当百里飞鸿战意高昂,准备一拳将眼前这些欲望影子给轰死。

融化掉的镜像回廊,又重新恢复。

欲望影子在血气的冲击下,化作漫天的丝线。

如七彩红霞弥漫虚空,绚丽诡异的色泽,占满了整个镜像回廊。

拳头凝聚的力量,并没有释放。

他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能否渗透镜像回廊,透向现实。

这一拳落下,烟花巷也真的变成了烟花。

瞬间的璀璨后,迎来真正的寂灭。

他收拳了。

血气如阳,绽放无限的光芒,翻天覆地,想要冲破这囚牢。

本可以,一拳将这天穹轰穿。

可他却顾忌了。

“掌控欲望的力量,连我的欲望弱点,也掌握了吗?”

你就如此坚定将我吃得死死的。

那就来吧,看谁将谁吃了。

是被欲望吞噬,还是你被我当成甜点吃掉。

漫天的光华,欲望如丝,缕织成网,压制着百里飞鸿的血气。

反复拉锯,大约数分钟后,百里飞鸿放弃了以这种方式,灭杀欲望。

血气平复,眼前万物修复如初。

“并非你不畏惧血气,你变得虚弱了。”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施展逍遥游,身影如鬼魅,闪烁几下,穿越街道的尽头。

第九十八回。

“既然伤害不了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此刻,第九十八层镜像回廊,万物扭曲成灰。

朦胧一片,没有任何的景象。

找不到道路奔跑到尽头。

耳边,没有了声音。

视线,没有起始,没有了色彩,就像是闭上了双眸。

呼吸,已经嗅不到空气的味道。

五感彷佛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鲲鹏遁法,振翅九天!”

一步踏出,百里飞鸿毫不犹豫施展神通。

一纵千里,无可阻挡。

再次闪现,眼前一切都恢复如初。

他站在烟花巷,身处于天地之间,飞元岛一切都是如此地清晰。

可是,他知道,并没有逃出镜像回廊。

因为,他心底里,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逃出镜像回廊。

施展神通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自己带到镜像回廊的尽头。

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幻影如真。

“这就是你的根本所在吗?”

百里飞鸿面色变得冷漠。

真是,将我一切顾忌的都演化出来。

未知神秘的存在,宛若神祗。

他不曾想过,会有强者将整个飞元岛,以某种力量缔造得如同真实。

破坏容易,创造难。

如此伟力,除了已经沦为传说的人仙外,何人能掌握?

六炼育元胎

元胎演神通

神通造法相

神与身合一

只手可开天

此乃武道五大境界。

六炼体魄,元胎境,神通境,法相境,合道境,开天境。

尊称有二,其一武圣合道;其二人仙开天。

此开天,非盘古开天。

确有此玄妙。

掌握造化之能,拥有重开天地之妙。

知道了眼前是假象的百里飞鸿,却被深深震撼。

就算是幻象,像这般开辟出来,已深得一丝开天造化之妙。

“未知神秘,究竟是什么存在?”

镇魔司空空如也,没有人给他答桉。

六位老大爷,经验丰富,可终究境界太低,实力太低。

飞元岛上存在什么恐怖的存在,他们未必知道此玄妙。

镇南水师是否知道?

百里飞鸿沉思片刻,他觉得镇南水师应该清楚。

飞元岛是镇南水师抢夺过来。

曾经,飞元岛,还是海商的禁忌之地。

岛屿上有原始部落,可以海商、海盗本性,发现飞元岛,早就掠夺占据。

根本不会给镇南水师的机会。

唯一的答桉就是,此地存在恐怖。

让人性贪婪的他们,绕路而行。

镇南水师鼎盛之时,纵横四海,所到之处,莫敢相拦。

巅峰时期的谷梁皇室,马踏江湖,所到之处,莫缨其锋。

千秋万代,不曾有皇朝有此盛世。

飞元岛的未知神秘,遇到那时期的镇南水师,或许被镇压了。

心念间,思绪万千。

但百里飞鸿的道心不乱。

他依然相信,任何存在,力量都是有限的。

无限,即无穷。

若真有此存在,太阳在他的面前都要暗然失色。

伸手触及的墙壁。

“万物归元鼎!”

丹田之内,归元鼎缓缓转动。

转速越来越快。

一寸寸神光,从百里飞鸿的体内钻出,密密麻麻,如星辰密布其身。

窍穴如鼎,口吞四方。

一息之念,偌大的消失不见,被吸收进入体内。

如我所料。

万物乃未知神秘的力量所演化。

神通硬撼,非解决未知神秘良策。

万物归元鼎这门武道绝学才是。

六道不显,镇压万世。

万物归流,归于元鼎。

一步跨出,脚下大地,化作虚无。

周天窍穴,人身神光,照射此界,异象呈现如巨鼎。

鼎在头顶,鼎口深渊,炼化万物,化作元鼎母气。

白质如玉的鼎壁,斑驳神秘的纹路,开始壮大,将玉鼎渲染如墨青。

元鼎,更具质感。

滚滚元鼎母气在鼎内沸腾,与血气交织,淬炼体魄。

每踏出一步,百里飞鸿的气息就壮大一分。

这方天地就暗澹一色。

“杀了他!”

“杀了恶魔。”

“杀了这恶魔!

镜像回廊,百万人流,视线呈现黄色火焰,凝视着那尊巨鼎异象的人类。

是他,是他毁灭了一切美好。

仇恨如墨,披焰如烟,笼罩身体,铺天盖地,涌向百里飞鸿。

“来得好。”

运转血气,尽数释放,汇聚归元鼎上。

血气如火,火煮元鼎。

归元鼎缓缓转动。

一转百里,转化化作虚空。

万民幻灭,化作洪流,汇聚于鼎。

在血气如火下煮沸,来多少,都变成他的资粮。

此刻,百里飞鸿想要纵声大笑。

花费海量的技能点,冒着废掉镇魔六道经,以血元功推演出来的这门武道功法,终于呈现出它最本质的一面。

掠夺,炼化,归元!

这才是功法的本质。

所谓的功法,其最本质的核心,就是吸纳天地元气,以滋养自身。

符合万物归元鼎的核心理念。

掠夺天地之力,炼化天地之力,归元于自身。

只是,不同的功法,在武道本质理念上,加入了自己的武道理念,百花开放,创造出诸多武功秘籍。

百里飞鸿用技能之书推演出来的武道功法,以血元功为根基,以六道镇魔经为架构,以百经为薪火,将其三大武道修炼核心本质放大到了极致。

万物归元鼎,是掠夺,是炼化,是归元。

而支撑百里飞鸿将掠夺本质的最大本钱,就是周天窍穴。

这是与天地连接的桥梁。

更是储存能量之地。

三百六十五道桥梁,三百五十六道藏神之地。

将肉身窍穴开发到极致,无形的威能,不知不觉释放出来。

眼前这一切,看见了,即被掠夺,炼化。

黑色的恐惧欲望在蔓延,未知神秘缔造的飞元岛,发生了诡变,化身为恐惧的颜色。

“你感觉到恐惧了吗?”

“真是强大的存在,天地所钟,诞生就拥有类神的本质。只需要有足够的成长时间,就能达到绝大部分人类,永远都不能到达的巅峰。”

百里飞鸿的声音就像吟唱般,穿透景象,落到未知神秘的耳中。

“无论神魔如何强悍,妖魔肆虐一切,类神掌控人心。”

“都改变不了,人类掌管着大地,缔造了人间。”

“有镇魔司存在一天,你们就永远抬不起头来。”

声音渐渐冷漠。

巨鼎吞噬一切,卷席镜像回廊九十九层。

镜像回廊的核心之地坍塌,折影在外的九十八层镜像回廊,就像无根之萍,抵挡不住百里飞鸿的掠夺。

元鼎母气融入身体每一寸角落,毛孔都迸射出纯粹的元力。

归元鼎在变强。

他也在变强。

“心......碎了......”

内,站着的神秘怪异人影,抬起头,看向其他同伴。

风暴悄然褪去,山林陷入宁静,夜幕的影子消失无踪。

跳跃于天地间的灵,它们回归老巢,陷入沉睡。

灵,对于危机的危险,有着超越任何人的敏感度。

这尊人类,散发着的气息,诡异的能力,能将它们完全杀死。

首次,生命受到了致命威胁。

恐怖在心间蔓延。

从没有过的情绪,让它们本能地离开。

诡异的神秘人影幽幽一叹。

摘下脑袋,脑袋化作一团迷雾,穿梭飞元岛,落入西岛某深处。

断臂割腕,留下来的大半类神之体,被卷席一空,沦为别人的资粮。

从来都是她们掠夺人类的一切,获取资粮,壮大自身,享受本性。

现在反过来了。

百里飞鸿再次睁眼,他看到了熟悉的街道。

巨鼎异象消散,身体神光内敛。

轰隆隆。

天雷滚滚,大雨突袭,淋在身上。

他没有驱除雨水浇湿自己的身体。

冰凉的雨水触及肌肤,冷冽的触感,让他的感知喜获新生。

深吸一口气,空气都充满了甜味。

“人间真好。”

未知神秘已经走了。

损失的力量,足够让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能出现。

丧失本源核心的她,或许会沦为更低级的形态,以保存在这世界。

“找到未知神秘的存在,摧毁它们。”

冷冽的雨水浇不灭他内心的怒火。

他是镇魔司镇守使百里飞鸿。

被未知神秘的妖魔袭击。

这是反了天。

从来只有自己杀上门,什么时候让它们跑上门来欺负自己。

真正让百里飞鸿下定决心的是,百试百灵的血镇山河,没有为他解决一切。

《镇妖博物馆》

果然,血炼者以及血镇山河神通,真的能克制一切,镇压一切.

天下间,成为血炼者的人,将数不胜数,深耕血炼一道。

左手扶刀,踩踏着水花,沿着烟花巷的街尾,不缓不慢地走去。

身影渐渐地消失无踪。

良久,门前,雨夜寂静无人。

都督府。

燕飞拿着纸张,双眸直勾勾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镇守使离开了烟花巷。】

当即,将这纸条烧掉。

失败了吗?

预言出错了?

预言没错,是人看走眼了。

他击败了西岛禁忌霸主,欲望类神。

这人究竟是谁?

前十六年默默无闻,加入一间武馆,得幸于公羊琰扩招,加入了镇魔司。

作为镇魔学徒的他,被公羊琰欣赏,赐予镇魔六道经,从此人生就像开了挂般。

短短半年时间,一跃成为顶尖的高手。

就算是武圣家族,宗门圣子,在他面前都默然失色。

燕飞内心突然涌起一股渴望,让百里飞鸿尽快高升,离开飞元岛。

“或许,这家伙就要一路高升,最好将他丢到天子脚下,将他嚣张的本性压下来。”

燕飞如此想。

除非动用镇南水师的底蕴,付出半个飞元岛的代价,或许能将百里飞鸿杀死。

除此之外,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高声,送走这一尊瘟神。

前些时日,燕飞都不担心百里飞鸿。

欲望类神强大、诡异之处,在于她并不和人战斗。

但是她特殊的能力镜像回廊,就能将神通主困死。

能力的诡异与强大,让人生畏。

“算算时间,魔鬼海峡的海战,已经开始了。”

抬头看着钟表。

计划,要开始了。

镇南水师丢弃的皮脸,一定要拿回来。

“他是如何破解欲望类神的镜像回廊?”

青楼老鸨王沁玉脸上震惊之色未褪去。

她释放北岛监狱内的罪犯与妖魔,无论是罪犯与妖魔,都被镇守使镇杀。

现在,惹来飞元岛古老的四神审判,百里飞鸿击败了欲望类神。

修炼花间派功法的她,很明白欲望类神的诡异与强大之处。

“王沁,消息可传来?”

陈韬敲响了王沁的房门,询问道。

“百里飞鸿离开了烟花巷,回归镇魔大楼了。”

王沁如实回答。

“什么?飞元四神出手,还没有将百里飞鸿擒获?”

“欲望类神,差点被百里飞鸿干掉,你觉得剩余三位古老禁忌存在,能否对付得了他吗?”

王沁低声回应。

“看来,我们要改变策略。对了,可找得到南宫真这位老不死?”

陈韬眯着眼,闪烁着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