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家伙,隐藏得极深。镇守使也在找他,都没法将他挖出来。

但我有一种感觉,他还在飞元岛上。

神教要得到的黑天石碑,他同样在寻找。

老家伙的消息就是灵通,我们还以为此事,只有教中某些高层才知道。”

王沁面色冷艳。

陈韬叹道:“黑天神教,本身就是零散的宗教。我们出世的消息,估计已经被宗门知晓,他们的渗透,极有可能已经蔓延到了高层。”

黑天神教出世,最为忌惮的就是宗门之人。

朝廷,未必会对黑天神教带着必杀的恶意。

但宗门一定会。

幸好,原始魔宗被定义为邪教。

理论上,不会与名门正派勾结在一起。

他们都是敌人。

敌人的敌人,是可以做朋友的。

黑天神教在飞元岛,经此一役,本身是实力最雄厚的,反而成为了最弱小的一派。

贾仁义这时候出现了。

“消息确认了吗?”

他的语气充满了焦虑。

“已经确定了,是欲望类神出的手。”

王沁肯定回答。

“这镇守使是强大得翻天了,飞元岛上,在没有自由可言。本以为逃离了飞元境内,来到了飞元岛,不用遭受镇魔司的压迫,现在倒好,来了这一位镇守使。”

贾仁义感叹道。

念及自己必生的心血云来酒楼,他心里就来气。

“让你联络神教,神教内部有什么指示?”

陈韬打断了他的啰嗦。

“楚青衣使徒需要复活,他的灵魂遭受了烈日之劫,受到了重创,想要恢复如初,需要献祭。”

贾仁义将沟通的结果告知两人。

“除此之外,关于黑天石碑,教内有什么指示?”

楚青衣现在已经不足为类。

就算他还是使徒,他的实力也不足以威胁他们三人。

贾仁义道:“没有了。按照既定计划进行,获取黑天石碑。”

陈韬与王沁沉默了。

看来神教暂时不会支援他们。

“欲望类神已经重创,这是我们的机会,踏足西岛进行更深层次的搜索机会。”

王沁鼓舞士气。

她相信神教不会放弃他们。

加入黑天神教,本身就是为了寻求庇护。

若黑天神教将他们放弃了,大不了再次背叛神教。

......

“大人,明天将是我们招募镇魔使的大日子,这是考核的内容,请过目。”

胡作为将文件递给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扫了一眼,道:“行,按照计划考核。”

镇魔司需要人手,大量的人手,只要身份考核没有问题,达到条件就能招募。

镇魔司需要进入正轨。

他才能抽身出来做更多的事情。

否则,出现任何事情,都是他去处理。

这是当领导,还是当打手呢。

“大人,这次报名的人员足有三百二十人,其中飞元学院来了七十二位学生,我观这些学生,都进入了炼血境。”

胡作为接过百里飞鸿已经签署完成的文件,笑说道这次的招募情况。

“飞元学院的学生都是好苗子,苗根正红,我观飞元学院很多学生,修炼的都是血元诀,衔接修炼镇魔功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百里飞鸿前往飞元学院,自然会考察飞元学院的学生。

至于飞元学院存在古怪,并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他自然有一套考量这些学生是否存在问题的本领。

“大人,我们镇魔司并没有那么多镇魔使的名额,若是一次性招募太多,上报给总司那边,会不会被责问?”

听了胡作为的话,百里飞鸿不高兴了。

“总司责备?飞元镇魔司是什么情况,总司知不知道?更何况,飞元岛的镇魔司,有三座城市。这三座城市,若是建立镇魔所,是否需要人手?另外,北岛开发、西岛设立镇魔监测站,是否需要人手?”

百里飞鸿罗列一连串的机构。

胡作为越听,眼睛越明亮。

“大人,属下懂了。这次招募,不限定飞元镇魔司,设立的下属机构,也可以大量塞人进去。”

“那就去办吧。”

百里飞鸿摆摆手。

胡作为已经不错了。

但,镇魔司真的缺人。

缺少能管理的人才。

镇魔司除了他,其实就是一个空壳。

这是所有人都清楚地事情。

胡作为离开后,百里飞鸿开始静静坐着。

这次遇到了欲望类神,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并非修为上的不足,而是自身应对未知危险的不足。

以他十一炼血以及元胎境大圆满的修为,放在大元境内,都是顶尖的高手。

可以镇压一地的武道之雄。

有时候,武功再强,也会遇到无奈的事情。

“是我修炼的武功不够多吧。”

“万物归元功很强大,但并不全面。”

我还需要修炼更多的武道。

“秦铁生,你过来我的办公室。”

百里飞鸿的声音传到秦铁生的耳边。

数分钟后,秦铁生匆匆过来,却是为难他这位八十多岁的老头了。

现在还在飞元岛到处奔波。

“大人,你找我?”

秦铁生并不觉得如此。

人生到了这岁数,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

但,前几十年的憋屈,却在这一个多月来,被他找回来。

现在,他是飞元镇魔司的甲等镇魔使。

州府之内,能比他官大的人很多,但因为镇魔司特殊的身份,他同样能与他们平起平坐。

因为他背后的大老是百里飞鸿。

这位飞元岛最强的男人。

“藏书回归的事情,是否办妥?”

百里飞鸿询问道。

秦铁生面色凝重道:“大人,镇魔司真正的武道秘籍,其实都被镇南水师收走。很多武道秘籍,当做奖赏赐予了武官,这些年来,不少武官战死,这些武道秘籍就成为他们子孙后代的镇宅之宝。”

“你的意思是说,我想要收回这一部分的武道秘籍很难,是吗?”

“是的,其实当年藏书阁的名目册还在,只是被镇南水师取走了。现在都充当了镇南水师的藏书库,成为镇南水师的镇家之宝。”

秦铁生又道:“至于流落城中的书籍,已经追回了八成,不过,这些书籍未涉及太高深的武道,才从镇南水师手流出去。”

能如此顺利地收回这些藏书,自然是百里飞鸿的威名。

另外,一些藏书,扩散开来,他们早已经研究透,并且拓印了副本。

交出真本,其实于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

只是,不能再作为自己独有武功。

相比于镇魔司找上门来,他们也愿意归还真本。

“我要的就是这部分的武道,这是壮大我们镇魔司的镇山之宝。每建立一个镇魔司,总司都会赐予一批籍都是镇魔司收集、改良后的武道。”

“底蕴之所以成为底蕴,就是因为它们可以让一个镇魔司,培养出大量的镇魔使。”

“少了这批藏书,镇魔司就是无根之萍。”

“而且,总司不会赐予我们更多的书籍。”

这是规矩。

镇魔司的东西,都是属于属地镇魔司的物品。

丢失了,当地的镇魔司需要负责。

尽管百里飞鸿没有失责。

但若是总司拿出这理由,让他追索回来这些藏书,他就必须完成任务。

“看来我要去都督府一趟了。”

百里飞鸿不太愿意踏入都督府。

正所谓王不见王。

但飞元岛内的事情,真正门清的就是镇南水师。

欲望类神存在烟花巷。

都督府两位正副都督却在烟花巷附近,以神识交手。

百里飞鸿不相信巧合。

欲望类神的存在,镇南水师必定知道详情。

另有一件事,的老板娘语媚娘,当天被邀请到了都督府。

外界传言,语媚娘是燕飞都督的姘头。

可百里飞鸿看过语媚娘,这娘们是雏女。

元音雄厚,应该修炼过花间派的奠基功法。

花间派可是涉及到了大烟桉。

黑天神教中的楚青衣,却是来自楚氏村。

若燕飞与花间派有关系,亦有可能深陷其中。

他讨厌被人算计。

但,形势比人强,尽快将镇魔司建立起来。

为飞元岛留下镇魔的种子。

百里飞鸿得到消息,自己进入了潜龙榜。

自己在飞元岛上,未必会待很长的时间。

他崛起太快了。

总司那边是否知道自己的存在,都是未知数。

毕竟,全国那么多镇守使。

总司的大老们,不记得自己这小人物,也是正常。

登了潜龙榜就不同了。

总司会重视自己,朝廷会重视自己,他也在宗门留下了印记。

阴阳天宗的江玉儿要来了。

这是公羊琰给他的消息。

其他,半步神通,甚至神通境界的宗门高手,也要来了。

想要一个人从潜龙榜坠落,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杀了他,取而代之。

他已经被视为很多人的踏脚石。

凶险的浪潮,已经扑来。

镇魔司若能建立有效的机制,他在飞元岛上建立的优势,立即化为虚有。

其他人他不担心,八位老大爷是必死无疑。

“跟着我的人,我自然要保护。”

若不能顾着下属的生死,谁给你卖命。

“除了飞元书院,三天之内,流落飞元岛的所有书籍必须回归。让杨巡检出手跟着你,他们司长会同意的。”

巡捕司的司长出自东滨城,与他有天然的老乡优势。

另外,东滨水师将领黄明辉与巡捕司司长是朋友。

尽管登岛后,百里飞鸿并没有拜访这位巡捕司司长,而巡捕司司长也不找他,可两人之间形成了默契。

巡捕司会尽量配合镇魔司。

巡捕司司长不出面是对的,否则,以百里飞鸿在飞元岛祸害能力,会将这位司长大人连累。

1200ksw.

“明白,大人,有你的支持,老朽我不会让你失望。”

秦铁生拍着胸膛说道。

尽管八十多岁,但境界放在哪里。

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不介意开开杀戒。

特法拉这位炼金术师,可是为他打造了一条强大的腿。

足够让他发挥出几分全盛时期的力量。

“大人,镇守使马车动了,往我们都督府来。”

英姿飒爽的钟子灵,身穿铠甲,快速冲入都督府邸,找到正在研究魔鬼海峡军情的燕都督。

燕飞很镇定。

甚至头也不抬,看着水中的海域地图。

“麻烦钟将军前往接待,毕竟,你的任命书已经在路上,很快就到达飞元岛,以你知州的身份,可以与他对话。”

燕飞担心的是对方能从自己的情绪,看出烟花巷的诡异事件与他有关。

“都督大人,若是对方提出什么无理要求,以我现在的身份,未必再能替镇南水师做主。”

钟子灵面色严肃道。

“本都督授权你处理,一切后果本都督承担。”

前线战火如荼,燕飞没有时间与精力再放在飞元岛上。

镇魔司已经站稳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若是自己陷入与镇魔司的争斗,只会牵扯自己的时间与精力,忘了自己的职责,极有可能导致自己根基失衡,被钱玉辰趁机夺取了自己的权力。

前次战役失利,已经对镇南水师,以及他这位都督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计谋可以玩耍,但若自身不硬,引发了天怒人怨,太子殿下也未必能护得住自己。

燕飞此刻对百里飞鸿已经改变了心态。

打压?打不过。

那就让他守住自己的大后方,待他征战四方,地位稳固后,百里飞鸿任何的手段,都不会影响到镇南水师。

“是,都督,子灵现在就去准备。”

望着钟子灵消失的背影,燕飞感叹不已。

将自己左膀右臂,放在飞元岛知州位置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但,法蒂说了,钟子灵在知州位置上。

他燕飞才能飞黄腾达,彻底摆脱现在的谷底,乘风而起。

法蒂的话,他是愿意听的。

钟子灵叹息一声。

将法蒂送给燕飞都督,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知晓燕飞将他脱手,让她离开镇南水师这盘子,成为飞元岛的最高父母官,就是法蒂在床边吹风。

都督对她有恩。

现在,让自己离开。

她没有任何意见。

飞元岛知州,绝对是好位置。

她会成为飞元岛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知州。

钟子灵站在都督府门前。

恭候百里飞鸿的到来。

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一似傲慢。

那古老的禁忌存在,她是知道。

欲望类神。

一尊古怪又强大的存在。

镇南水师对它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它被镇守使击退了。

马车稳稳停在都督府。

百里飞鸿从马车上走下来。

“钟将军,别来无恙。”百里飞鸿望着英姿飒爽的钟子灵,感叹都督府人才济济。

不像镇魔司,伤残老弱。

“百里镇守使,过些时日,你就不能叫我钟将军了。”

钟子灵脸带微笑道。

“哦?钟将军高升知州了?那可要恭喜。”

百里飞鸿并未露出任何情绪波动。

“百里镇守使,果然消息灵通。”

“不,在我知道陈知州被原始魔宗邪修所害,我已经知道结果。知州之位,钱副都督可担任,镇南水师某些将领也能担任。”

百里飞鸿露出一丝微笑:“我这人讨厌钱都督。”

“北岛开发计划,是你的阳谋,让燕都督阻拦钱副都督成为知州?”

“以前是闲职,现在是实权。若钱副都督成了知州,我们两家都难受。我不喜欢墙头草,两边不讨好,还不如让钟将军担任知州。”

“百里镇守使好谋略,本官可得好好谢谢镇守使。”

钟子灵心情很复杂。

未来,这就是她的对手了。

她知晓军情,明白,镇南水师战略,若是这次大胜,战略必定迁移,在魔鬼海峡设立军事基地,守住海滨之海的大门。

“都督这次军务繁忙,四大舰队已经偷袭法拉帝国海军成功,让对方损失惨重。但并未决胜负,还需要都督谋略、决策。”

钟子灵还是解释了一番。

“军情要紧,本镇守这次前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要回一些属于镇魔司的东西。”

钟子灵眉头一皱。

他想到了韩飞元,想到了飞元商会。

镇守使要债,如阎王催命。

“百里镇守使,里面详谈,请。”

“劳烦钟将军了。”

......

“老张,这地方的渔获,超多,若不是我一个人抓不过来,不会将你带过来。”

平静的海面上,一艘渔船,撒着网,沉甸甸的拖拉感,两人的面容都充满着笑容。

就在此时,海面上跃起一条巨打的鲨鱼。

长出了双手,双眸猩红,驾驭着海浪,贪婪地看着渔船。

“妖......”

“妖怪!

快开船!

!”

老张大吼道。

拿起傍边的放着的刀,一刀将拖网斩断。

快速扬帆,准备逃离此地。

可鲨鱼妖怪怎会让甜美的点心逃离他的手掌心。

双手驾驭水流,将船拖起。

“愚蠢的人类,在未来四海之主面前,抓捕我的臣民,还想要逃走?”

鲨鱼妖冷漠的声音,回荡在大海,让海风都在咆孝。

两位渔民陷入绝望。

他们身处大海,逃无可逃。

“阴阳割昏晓。”

吟唱从海平线上传来,人未道,听到声音的两位渔民,已经看见大海在分裂,强大的鲨鱼妖被一剑噼开。

被他掌控的水流,轰然坍塌,渔船狠狠地坠落海平面。

强烈的震荡感,让两人摔倒在渔船甲板上。

站起来,再看来者。

背负神剑,脚踏一叶轻舟,乘风破浪,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他们的眼眸内。

“真乃神仙中人也。”渔民老张赞叹道。

另一位渔民却沮丧,渔获的损失,让他们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