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镇守使,今次前来都督府,所为何事?”

钟子灵脸上很平静,可内心却起了波澜。

望着眼前这位年轻的玉面俊俏的小郎君,感受其身上投过来的压迫感。

他变得更加强大了。

烟花巷一战前,尽管百里飞鸿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天上的骄阳,但可以看得见。

此刻,百里飞鸿给她的感觉,如天上苍茫的星空,深邃不可测。

只要对方愿意,一只手就能将自己拍死。

“镇魔司成立,总司会赐予州府属地一批籍除了人文地理,历史杂志传记外,更多的是武道、武技、各大宗派的道藏经典,以及前人的修炼经验。”

侍女送来滚烫的茶水,百里飞鸿端起,喝了一口。

口齿留香,都督府就是不同。

这灵茶时常饮用,可以滋生身体的灵性,提高身体的潜能。

是大元帝国不可多得的宝物。

“镇守使大人若是为藏书而来,本宫只能说,无能为力。镇南水师的藏书库,乃是军中机密之地,就算你是镇守使,也不能闯入藏书库。”

钟子灵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百里飞鸿的话语。

都督已经交代,让她全权做主。

可涉及到了镇南水师的底蕴,钟子灵不愿意做这恶人。

以燕都督的智慧,百里飞鸿若是前来要债,必定想到了是为武道书籍而来。

军中多少人因为镇魔司的藏书库,而踏入真正的武道之妙。

当年镇南水师压迫镇魔司,未尝不是盯上了镇魔司的藏籍。

一本武道书籍流落民间,就能掀起腥风血雨。

镇魔司的藏书阁,涉及到了武道修炼的书籍,就有数万册。

从炼血到达元胎境,从简单的基础技术,到达涉及到神通层面的武道绝学。

如此庞大的一座宝库,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动心!

燕飞同样如此。

钟子灵突破元胎境的功法,就是都督所赐,来自镇魔司收藏的一门武道绝学。

今日答应了百里飞鸿的要求,明日在镇南水师中传开,钟子灵立即成为镇南水师的仇敌。

这些都是镇南水师的宝贝。

万金不换的宝贝。

都督让她来处理,已经算好了一切,她快要离开了镇南水师,这是削弱她在镇南水师的影响力。

否则当了知州,以她在镇南水师的威望,可能会威胁到都督的地位。

尽管知道都督的心思,钟子灵还是拒绝百里飞鸿了。

“原始魔宗南宫真,我怀疑是一名神通层次的邪道高手。其始魔心符,极为毒辣,元胎境的强者,都能轻易被他掌控心智,成为他的傀儡。”

百里飞鸿没有接钟子灵的话。

而是谈起了南宫真这位原始魔宗外门长老。

语气是如此平澹,可这平澹之下,钟子灵听到了另一层让她不寒而栗的意思。

“更可怕的他掌握的始魔心符,晦涩难觉察,一旦被控制,灵魂肉身修为都会沦为始魔心符的祭品,瞬间燃烧,爆发出数十倍的力量。”

“此法,乃是原始魔宗最邪恶的神通武学之一。”

百里飞鸿拿起茶水,也不怕茶水烫嘴,一口将茶水喝完。

“镇魔司的职责,是斩妖除魔。”

一滴滴冷汗密布钟子灵的额头。

无形的杀气笼罩都督府。

“本镇守使来都督府,是查探南宫真是否潜伏于此。藏书之事,随口一说。既然燕都督有军务在身,我也不打扰了。毕竟,胜利在望,说不定胜利之后,燕都督调回军部,成为军机大臣,朝廷重臣。”

“我镇魔司还要派遣人手,守卫燕都督身边,以防意外呢。”

百里飞鸿拂袖离开。

“三日,镇魔司会给都督府一个调查报告。”

声音震动整座都督府。

恐怖的气息,如乌云压顶,将整个都督府笼罩。

霸道到极致的做法,肆无忌惮,让都督府内的诸多将领心寒。

原始魔宗的南宫真现身飞元岛,这是不争的事实。

“飞元岛上妖魔纵横,邪教派系众多。黑天神教、原始魔宗、花间派,那青楼老鸨倒是幸运,本镇守是一个疏忽,让这位曾经的花间派弟子给逃了。”

“还想询问她,关于花间派涉及大烟桉之事。毕竟,原被本镇守杀死的黑天神教使徒楚青衣,就是大烟桉幕后老板之一楚天行的儿子。”

像是自言自语。

但是透露出来的信息却异常巨大。

青楼老鸨王沁,是花间派弃徒,可她却与黑天神教勾搭一起。

而黑天神教的使徒是大烟桉的幕后海商老板之一。

这让人很难相信,王沁是叛徒。

更像是两大邪派组织的联络人。

钟子灵脑海不由浮现语媚娘这女人。

她会连累都督,成为敌人拿捏的弱点。

“哼!

!”

燕飞冷哼,双手横扫桌面,将笔墨纸砚,以及军事地图,全扫落地下。

“欺人太甚。”

“指鹿为马,黑白颠倒,栽赃嫁祸,都湖弄到了我镇南水师的都督府上来了。”

也难怪燕飞如此愤怒。

实在是百里飞鸿欺人太甚了。

从来都是镇南水师欺压别人,现在这日子,被百里飞鸿压到头顶上来了。

颜面尽失。

他在下属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愤怒,发泄,将屋子内的东西都打碎。

等他冷静下来的时候,钟子灵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子灵,你怎么看?”

燕飞走回座椅,坐下来,冷静地问道。

“都督,他会杀了我,也会杀了你。”

钟子灵咬牙切齿道。

“大烟桉涉及到长公主,他说王沁,是在用媚娘警告我。朝廷局面云波诡谲,战争若是失败,这是我命运的催化剂,若是胜利,就是本官离开镇南水师之日。于本都督而言,都是死路一条。”

燕飞冰冷的语气,若是能打赢百里飞鸿的话,他绝对不顾一切,以叛国罪,将百里飞鸿杀死。

同样的做法,只是他后台有人,百里飞鸿后台没人。

“百里飞鸿孤身寡人,朝廷怪罪,他脱离镇魔司,拍拍屁股远走他乡。任何的手段,对他这种人而言,都不奏效,除非将他杀了。”

钟子灵冷声道,今日之辱,让她心生愤怒。

但她明白,她的愤怒,顶多是无能狂怒。

影响不了百里飞鸿丝毫。

而她,不过是对方任意屠宰的弱小存在。

“去,让陆知为安排,将藏书阁内的镇魔司藏书,送回镇魔司。”

燕飞都督无力地摆摆手。

“州府事宜,你尽早介入,灵鹰明天将到达飞元岛,届时,本都督会陪你往州府走一趟。镇魔司与镇南水师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其中了。”

“都督,真的让百里飞鸿,胡乱来吗?”

钟子灵愤恨地道。

“山高皇帝远,以往说的是我们。现在可以适用于镇守使,若他动了杀心,等朝廷派人前来调查,他有足够的能力,搜集罪证,将我们钉在大元帝国耻辱墙上,遗臭万年。”

燕飞都督哑然失笑。

何其相似的命运?

当初镇南水师,就是欺负镇魔司,茫茫大海,镇魔司的人不够强,只能前往总司寻求支援。

可飞元岛远离大元帝国,山高皇帝远,等镇魔司总司派人来调查。

镇守使也无缘无故死了。

死在妖魔屠刀下。

成了英雄。

朝廷会赐予一些微薄的嘉奖,这些嘉奖只会徒增镇守使家人的悲伤。

如今世道反转来了。

“都督,子灵明白,我会尽快掌握州府,配合镇南水师,继续掌控飞元岛。至于镇魔司,他百里飞鸿想要斩妖除魔,那就让他忙碌起来,无暇顾及我们。”

钟子灵清澈的双眸,渐渐变得冷冽凌厉。

“无妨,百里飞鸿命不久矣。”

压住内心的闷气,燕飞安慰道。

......

“都督府,哼,真以为大胜之后,又能跑到我镇魔司头上作威作福?”

“显然你忘记了,这是什么世界。”

百里飞鸿明白自己的话,算是彻底将整个都督府得罪。

但那又如何?

自己修为比燕飞强大,燕飞就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围攻?

他最不怕的就是被围攻。

对付这种以往蛮横惯的人,就要以他们的方式对付回他们。

武道书籍,镇南水师不像归还,也得给他送回镇魔大楼。

“是时候将欲望类神的力量消化掉了。”

淬炼是一个煎熬的过程。

万物归元鼎很强大,欲望类神也不是吃素的。

想要将对方的力量进行归元,花费了他的不少精力。

感受体内积压的元鼎母气,他在考虑,是将这股力量继续扩充体内的元气,还是注入身体,在身体的淬炼提升一个量数级。

“人在苦海,肉身是船,魂儿是船里的人,船载着人,一直向着彼岸行使。”

这就是修炼。

脑海中会想起前世某部小说的理论,结合自己修炼体悟,让百里飞鸿明白,想要在海上飘荡,船必须牢固。

基础不扎实,不牢固,船上的人技术再好,也渡不过着无边苦海。

六道绝,是否能再加一道?

十三金光横练功?

此时的横练功已经融入到了万物归元鼎功法里,但百里飞鸿觉得,单独成为一门横练功,从万物归元鼎上剥离,在加技能点的时候,可以有效地强化横练功。

【金光不败横练功:一层(1/)】

他修炼的十三金光横练功已经到达巅峰。

如今剥离出来,技能之书评估为第一层。

但第一层的金光不败横练功,已经超越十三金光横练功。

脑海浮现关于这门功法的修炼要诀。

除了十三金光横练功的皮膜修炼,也融合了金玉骨,并且与万物归元鼎的关联性并没有剥离,继续修炼万物归元鼎,同样可以强化这门功法。

baimengshu.

新的功法,没有显示为神通。

可等级却不低。

是作为万物归元鼎的一部分。

“技能之书,提升金光不败横练功。”

百里飞鸿心念一动,开始消耗技能点,加强自己的优势。

他的优势在肉身。

血肉筋骨。

血已经强大,肉、筋、骨相对弱。

靠着血气的滋养,远盛任何武者。

可在百里飞鸿的眼内,就是弱。

他要打造最强的壳。

造最强的船。

【扣除技能点-500,金光不败横练功晋升二层。】

滚烫的能量遍布体内,无数蚂蚁啃噬肉身的感觉透过神经,传到了百里飞鸿大脑。

痛,很痛。

金光不败横练功最终目的,是修炼出不败金身。

金,不朽也。

“只是扣除500技能点吗?”

但又想回来,当初十几个技能点,就能将血元诀修炼到巅峰。

现在修炼一层金光不败横练功,就需要五百技能点,已经很多了。

“是实力不足,强化技能,需要的技能就越多。”

“我现在的实力,就算自己修炼金光不败横练功,也不要多久,就能突破。”

所以,我的底蕴越强,所需要的技能点强化技能就越少。

明悟技能之书的一些机制后,百里飞鸿也松了口气。

他担心技能之书越是后期,强化所需的技能点越来越多,会逼着他成为一个杀戮机械。

但很显然,百里飞鸿对技能之书的研究,还是一张白纸。

“若是我容纳更多的功法,推演万物归元鼎,这门功法绝学将会变得更强。同时,消耗的技能点也越少。”

“技能之书,继续提升金光不败横练功。”

【扣除-5000点技能点,金光不败横练功提升至第三层巅峰。】

“再继续下去,我的技能点,又要消耗完了。”

“不能继续了,还需要自己修炼一段时间,强化自己的底蕴,再利用技能点进行突破。”

“金光不败横练功的强悍,相当于将一门神通修炼至三阶了。”

三阶神通,都未必能打破自己的防御。

感受来自肉身的纯粹力量,身体变得强大,对血气的掌握,更加彻底。

以往他爆发所有血气,对身体都有一定的负担。

百里飞鸿能感觉,血气运转,身体承受了超负荷压力。

现在弥补了肉身的不足。

一股明悟涌上心头,他的十一炼血早已经达到了巅峰。

万物归元鼎吞噬欲望类神的本源力量,尚且没有让自己突破,但已经无限地逼近临界点。

随着肉身的强化,血肉筋骨都得到大幅度提升。

对于十二炼血,自然而然就明悟了。

“修炼是一门系统性的学科。”

“单纯强大一方面,只能造成身体能量的失衡。”

体魄得到强化,精气神都得到强化,灵魂自然也在变强。

这涉及到了供应链的问题。

身体强壮、健康的人,精神不会太差。

因为,肉身有足够的能量供应心神。

闭着眼睛,收敛身体的气息。

就算是强大的武者,接近百里飞鸿都难以觉察他此时身上的血气、元气等能量气息。

肉身不漏。

锁住身体精气神的消散问题。

此等玄妙的状态,让百里飞鸿异常开心。

来飞元岛,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此地处于海外,他可以放开手脚,施展自己的力量,获取技能点。

单凭修炼积累的经验,他不可能修炼如此之快。

技能之书有两大金手指。

经验熟练度。

技能点。

使用技能点才是开挂。

而经验熟练度,是锁住你努力的成果,让你努力了就能回报。

两种选择,两条道路。

选择经验熟练度作为提升力量主线路,那就要苟,就要尽快,就要专心一致,将所有精力都投在修炼上。

选择技能强化道路,那就要努力获取技能点,镇杀妖魔,镇杀邪恶。

若某天,百里飞鸿厌恶杀戮后,自然选择经验熟练度提升修为。

可现在,敌人环伺,如何一步登天保命,才是他需要考虑的。

为百里飞鸿驾驭马车的是马百川,其父亲是镇魔司的人。

再一次斩妖除魔,死于妖魔魔爪下。

三十岁的马百川在城中开了一间武馆,听说镇魔司重开招人,他就加入了镇魔司。

如今是镇魔学徒。

血气七次的武师。

不过,现在开始修炼血元功,很快就能将血气转化为血元,真正踏入炼血境。

马车不断地奔跑。

马百川的面色越来越不对劲。

他知道镇守使大人在修炼,不敢开声打扰大人。

眼前返回镇魔大楼的路,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两侧的景色,却越发诡异。

他甚至看不到来时熟悉的景色。

“大人。”马百川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越发深入,他就越确定,这条道路不属于飞元岛,“我们走错路了。”

他始终打扰了镇守使大人的修炼。

“没有走错路,你只是被幻象所迷惑,将我带到了西岛。”

身后车厢内传出年轻镇守使的声音,声音带着一股魔力,将他不安的心抚平。

“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

马百川询问道。

“继续走,莫要让邀请我们的主人家失望。”

百里飞鸿声音很平澹。

“属下明白。”

马百川拍打马屁股,让骏马加速。

镇魔司购买的骏马,是有妖兽血统,体内却没有妖魔之气。

这类骏马,一匹值千金。

价格昂贵。

但速度极快,日行千里不累。

马百川沿着道路,继续深入西岛。

终于,一棵高达百丈的大树,映入他的眼眸。

马百川才相信,自己真的来了西岛这飞元岛上最危险的区域。

北岛因为资源矿产丰富,很多开拓者都踏足过北岛。

但西岛的面积巨大,人类踏足的区域,不足西岛的十分之一。

飞元岛的人走知道,东部岛屿区域的地标是飞元商会大楼,可惜被背后车厢内的镇守使一刀斩了。

西岛上的地标,却是一棵树,叫做飞元封塔树。

百丈巨树,宛若一座山峰似的巨塔形态树木,耸立在飞元岛。

它存在于西岛的中心。

飞元岛上的居民,没有人敢靠近这棵树。

前往这片区域的强大武者,都失踪了,一去不返。

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些探索飞元峰塔树的人,都死了。

而道路的尽头,似乎在不断地接近这棵树。

若放在以往,马百川会畏惧。

但现在,有镇守使罩着,自己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至于西岛是否还有妖魔,马百川不敢保证,似乎上次镇守使血气横扫千里,将飞元岛上的一切污秽都洗去。

骏马越来越兴奋,跑得越来越快。

马百川想要减速都难。

彷佛,前方有什么东西,吸引了骏马,让它们充满了动力。

“哪一位不长眼的妖魔惹了大人?”

“不怕死吗?”

镇守使来飞元岛时间不长,可凶名在外。

比燕飞都督威名更盛。

这一切,都是杀出来的威名。

渐渐地,整个飞元岛上的居民,都接受了如今的镇守使。

就算不接受,他们也没有办法。

镇守使太过强势了。

“父亲,若是你还在,看到现在的镇魔司,一定很自豪。”

马百川心里感叹。

父亲死得太早了,也死得太憋屈了。

“不愧是登了潜龙榜的人,胆大包天,明知道中了我们的幻术,还敢前来。”

说话之人,却是一位手持风流扇的白衣俊美男人。

他笑容满溢,看着前路。

扇子在他的手中晃动,一道道流光消失,扭曲四周的环境,形成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百里飞鸿此人,主持百花镇的仙子曾经提过,他的血气如阳,血镇山河神通下,整个百花镇的人都被他直接净化,能达到此效果,其神通已经进入二阶,不可小觑。”

一袭玄衣,融入树荫下,身影如那虚幻般,不存在于人间。

“师兄,血镇山河对付神通境下的武者还行,对付师兄这般同样是潜龙榜第六的高手,他百里飞鸿在天才,今天也要死。”

石敬轩笑容狰狞,杀意更盛。

这次轻动宗门师兄猎杀百里飞鸿,可是花费了大代价。

他同样是登上了潜龙榜,排在一百名。

属于潜龙榜的末尾。

修为达到了神通境后期。

他年龄已经超过四十八岁,五十岁不突破法相,占据潜龙榜的武运将会消散。

天龙仪设立的潜龙榜,是一面双面刃。

登临潜龙榜,武运昌隆,修炼如有天助。

可到了五十岁,尚未突破法相,这辈子都会困死在神通层次。

石敬轩明白,以他身后的资源,登上潜龙榜末尾,两年后,突破法相境,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未来想要窥见武圣之道,机会渺茫。

若是登上潜龙榜前十,得到更多的武运,以他在花间派的势力,未来冲击武圣,机会至少有两三成。

薛明没有说话。

花间派法相长老给予他承诺,助石敬轩斩杀百里飞鸿,他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已是潜龙榜第六。

未来成就武圣,也只有五成把握。

但武圣之道,九成把握,也未必能成。

若没有海量资源支撑,潜龙榜首又如何?

法相,这一层境界,就将天下所有神通主都卡死。

“石师弟,你莫要出手,否则,战斗过程中,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薛明冷声道。

“师兄,这次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