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冷着脸,保留着幻魔状态。

花间派的幻魔大法,已经被他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若按照神通层次来算,属于第三阶。

这已经属于神通境,掌握法则显化之道的极限。

百里飞鸿的马车,停在飞元峰塔树下。

马百川连忙下车,将凳子放下,打开车厢门。

百里飞鸿一直处于闭目养神状态。

“镇守使大人,到了,巨树下有两位年轻人,正在恭候你的驾临。”

马百川恭敬地说道。

“他们可不年轻。”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露出笑容。

终于凝炼出一缕十二炼血。

“是,在大人面前,何人敢言年轻二字?”

马百川谄媚的笑容,落在花间派两位神通主面前,却显得可笑至极。

但不知为何,他们有一种被戏弄的错觉。

“小小镇守使,官职不大,官威却是大到无边了。”

石敬轩讥讽道。

“若两位只是为了看本镇守使官职而来,倒是建议两位前往帝都。”

百里飞鸿睁开眼,提着刀,走出马车。

“不过,现在花间派被大元定为邪道中人,以你们的身份,到了帝都也是死路一条。”

宗门很强大。

但没有任何一位宗门高手敢在帝都放肆。

除了太一门道主。

这位当世第一高手。

天龙仪这尊至宝,都不敢将其罗列在天龙榜上。

若这世间还存在人仙,必定是太一门道主。

自从被谷梁皇室背叛后,太一门已经八百年不曾出世。

唯一显露的痕迹,就是将天下武运,归还于宗门。

故此,天龙仪上,少有朝廷以及世家之人登临潜龙榜。

一旦登上,就要面对宗门的猎杀。

其他宗门登上潜龙榜的人,都要按照规矩来挑战。

不能以大欺小,不能以多欺小。

能从谷梁皇室马踏江湖活下来的宗派,以往谁家没有一尊人仙坐镇。

现在人仙不出,武圣为尊。

同样是这道理。

潜龙榜上的潜龙们,可以争斗。

但若是宗门老人出手对付潜龙榜,那就是犯了大忌。

朝廷之人,不在此列。

镇魔司之人,登榜必死。

这就是宗门对镇魔司的态度。

谁让镇魔司当年对宗门太狠了。

“你知道我们此行目的?”

石敬轩轻皱眉头。

不仅知道目的,还知道身份。

看来,这位崛起如此之快的镇守使,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草根。

但想到对方疑似镇魔种子,石敬轩立即明白,自己是白问了。

“花间派的弟子,我倒是见过,却是天生绝美。听说修炼《宅nv阴魔功》的花仙子,都是人间极品。只是不知道,你们这些男弟子,是否也修炼了此功?”

百里飞鸿脸上露出一丝好奇。

石敬轩剑眉扬起,杀机浮现。

薛明却不动声色,身体介于虚幻与真实间,宛若鬼魂状态。

百里飞鸿不敢小觑眼前这人,这是明悟了幻魔大法真谛,化身幻魔形态。

此人已经修炼到了极限,无悲无喜,遁入一种幻灭状态。

“马大哥,你先离开吧。”

百里飞鸿交代一句,让马夫离开。

“大人,小心。”

马百川立即驾驭马车往镇魔大楼而去。

“想要离开?”

石敬轩的风流扇轻轻摇动。

万象变幻,化作森罗地狱,无尽的恶鬼扑向马夫。

一丝丝清风掠过,清风如刀,一刀将幻境斩灭。

“就这点道行,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百里飞鸿踏出一步,却不曾看石敬轩一眼。

石敬轩很强,比南宫真还要强大十倍。

甚至比当初视他为鱼肉的东侯军主都要强大。

今昔非比。

百里飞鸿同样变得强大了。

没有与欲望类神较量前,百里飞鸿或许能从花间派黑衣男人手里活命。

能打败白衣男人。

但现在的他,已经不能用元胎境来形容。

技能之书,并没有将他现在元胎境真实情况描绘清晰。

毕竟,只是冰冷的文字。

“御风,参悟风之真谛,有了几分神通的奥妙。”

黑衣男人终于开口了。

“我叫薛明,花间派弟子,潜龙榜第六。”

“今日前来,受宗门所托,借你人头一用。临死前,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薛明神色凝重。

他的双眸经验看不妥此时的百里飞鸿。

返璞归真,元气不漏。

是一位难缠的对手。

难怪,首次登上潜龙榜,就被评价为第十。

五十岁以下的英才,百里飞鸿排在第十。

根据资料显示,百里飞鸿今年十七岁。

修炼武道,不过一载。

一载光阴,于他们而言,可能从炼血境修炼到炼骨都不够。

眼前这人,一定要死。

以镇魔司的作风,百里飞鸿不死,后患无穷。

真的成了武圣,镇魔司实力必定大涨,未来又是一位威胁宗门的武道强者。

“潜龙榜第六?你这个老六,竟然出手对付我这第十。我是否感到荣耀呢?”

百里飞鸿很意外。

现在看来,公羊琰信息提及到的阴阳天宗江玉儿,又算什么东西?

打酱油?

“血炼者的实力很难评估,这类人变数太大了。所以,你必须死,一尊血炼者成圣,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薛明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意。

废话却多了点。

不过,在他看来,自己既然出手,百里飞鸿没有活着的可能。

“看来,我这前十,得到的不是荣耀,而是劫难。”

百里飞鸿却不为所动。

“来吧,将你们两位邪道中人斩了,本镇守使也好赶回镇魔大楼,赶上晚饭饭点。”

百里飞鸿将贪狼刀拔出,刀鞘插于地下。

薛明却转头看向石敬轩:“师弟,不要让外人打扰我。”

“师兄,请放心,没有人能抢走我的猎物。”

石敬轩挥动手中扇子,带起一片流光,他的身体已经消失。

“扼杀你这种天才,真的让人可惜。”

薛明发自内心叹道。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眼神略带不满。

将手中刀回鞘,插在地上。

“本来,以你这类神通主,本官很难将你斩杀。你的话语让本官不爽,只能尽力,将你击杀了。”

望了眼血镇山河这门神通。

还差数十点经验值,就能达到第四阶了。

金光不败横练功,除非用技能点提升,单纯获取经验升级,不知何年何月得偿所愿。

“技能之书,提升金光不败横练功。”

心念间,百里飞鸿做了一个决定。

继续强化肉身。

破境神通,现在是不可能的。

神通境是由元胎境来决定。

现在登临神通境,他很吃亏。

归元鼎的极限,尚未达到。

还可以在努力一把。

所以,只能是金光不败横练功。

【扣除技能点,金光不败横练功晋升第四层巅峰。】

肉身在蜕变。

在技能之书作用下,蜕变的速度极快。

也是这一刻,一缕血气泄露,百里之内,妖邪之气如雪花遇到了骄阳,直接融化。

也是此刻,薛明的面色微变。

他从幻灭状态脱离出来。

百里飞鸿释放的血气,将他从特殊的状态打落。

薛明终于知道,为何那么宗门高手,畏惧镇魔司的镇守血将。

血气真的能压制他的幻魔大法。

“十一炼血?”

元胎境,能承受血炼的最高层次是九炼。

眼前这人是如何做到打破临界,突破极限的。

“天龙仪,将你定为第十,并非没有道理,你的潜力就不止第十。”

薛明眯着眼,杀机如芒,凌厉如刀。

“迟早有一日,老子要将这所谓的天龙仪给拆了。”

百里飞鸿收起笑容,严肃地道。

“潜龙榜第六,也行。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所以,本官请你赴死。”

话音落下,冲天的血气,笼罩此地。

骄阳烈日,从大地升起。

笼罩一方,强烈的血气,化作熊熊火炉,要将眼前这位神通主炼死。

噼里啪啦!

黑色的雷电,从薛明身上绽放。

如同盛开的黑色莲花,层层叠叠,将薛明笼罩,庇护着他,免除血气的伤害。

“黑色闪电?阴天雷?”

天雷本至阳,眼前这位花间派的人,却将它修炼成至阴之雷。

以至阴对抗至阳。

此法,就是邪道之人,研究出来对付镇守血将的最好方式。

“自从修炼成葵水神雷,你是第一个逼我使出来的。”

薛明双手结印,身上涌动的葵水神雷,幻化天魔,以迅雷速度扑向百里飞鸿。

“很强大的神通。你也是我修炼金光不败,逼我使出来的人。”

百里飞鸿冷笑回应。

眼前站立着的男人,不断结印,掌控葵水神雷,化为天魔,扑向他。

烈日骄阳的形成的血气光幕,都被一道道天魔幻影撕裂。

但是,他却看出,葵水神雷在撕裂他的血气,却消耗良多。

当葵水神雷化作的天魔,触及他身体之时,只剩下五成的威力。

这是惊人的数据。



黑光将百里飞鸿湮灭。

数以百道的葵水神雷,化作天魔,湮灭他的血气般。

薛明露出一丝微笑。

身体涌动的黑色天雷,连绵不断地扑向百里飞鸿。

一丈之内,血气如炉,任何接触到血气的天魔,其体型越来越小。

直至消失不见。

但薛明并不急。

身体被环绕闪电符文,符文呈现诡异神秘的黑色闪电形态。

天地至阴之气,连绵不断底被他的神通符文吸纳,融入他的神通中。

施展百道葵水神雷,却未见薛明气息有任何的衰弱。

反而是越来越强。

压制。

百里飞鸿被葵水神雷压制,封锁,最后必定遭受重创。

他知道,百里飞鸿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刚才掌御的风,以及血镇山河。

“真让人看着生厌。”

百里飞鸿声音很平静。

“若是潜龙榜第六,只有这点本事吗?至阴雷力,都未能破我血气罩。”

薛明却不怒:“不急,这只是开胃菜。你的血气,确实克制幻魔大法,不过,现在被我葵水神雷压制,已经达到我预期的目标。”

“所谓的压制,不过是表层。”

百里飞鸿突然撤掉血气。

不被血气压制的葵水神雷是何等恐怖?

一道葵水神雷,就能将一位初入神通主噼死。

轰隆

黑色神雷炸裂。

可薛明的面色却不对,葵水神雷的功效,并非如至刚至阳的天雷般,毁灭、破坏百里飞鸿。

而是葵水神雷攻入其身体内,以葵水神雷覆盖他的肉身、灵魂,彻底将他锁死。

可是,雷霆爆炸声确实在轰炸。

连绵不断。

一缕金光,从葵水神雷的缝隙内穿透,落在薛明的眼中。

葵水神雷如此阴毒、厉害的至阴天雷,竟然没有破开百里飞鸿的防御。

“十三金光横练功?”薛明沉声道。

这门武道横练功,在宗门内,也是修炼横练功的绝学。

难道真的是金光不败。

“我不信,你真的修成了金光不败。”

“极道,黑灭雷箭!

神通组合。

葵水天雷不断汇聚在薛明指尖,缠着着极致的阴雷,毁灭的气息轻易撕裂虚空,恐怖的威能凝聚成箭头,指着百里飞鸿。

“金光不败横练功!”

百里飞鸿冷笑地施展这门横练功。

他的横练功并不比眼前这门神通逊色。

黑色的箭头,休,瞬间抵达胸前。

一层又一层的金光笼罩着百里飞鸿。



金光破灭。

箭头刺向心脏。



极道绽放的黑色雷电,将百里飞鸿吞噬。

一滴血落在箭头上。



箭头冒着大量的黑烟,阴雷竟有被血液熄灭的迹象。

“两道三阶的组合神通,可破我三层的金光不败。”

“若是我施展出金光不败第四层,薛明的神通,伤不及我分毫”

百里飞鸿有心测试自己的防御,效果比他想象中还要大。

他少有与宗门之人战斗,今天是借花间派弟子,检验自己的真正战斗力。

“万物归元鼎!给我吞了!

一道窍穴洞开,宛若黑洞,化作大口,将黑灭雷箭吞了。

四周的葵水神雷,滚滚而来,被他吸收。

经过血液洗礼,冲散薛明的武道意志,将神通之力直接吞噬。

满腹饱和感传来,又有微微的刺痛,彷佛吞下了鱼刺落肚子。

但万物归元鼎不断地转动,血气涌入归元鼎内,中和葵水神雷,缓慢地将这股力量消化。<.

一丝一缕的信息,涌上心头,这是葵水神雷的玄妙。

与此同时,他曾经修炼过的奔雷掌,也涌现脑海。

神通之妙,宛若一道曙光,破开迷雾,彷佛让百里飞鸿看到了这世界的本质。

漫天的线条与光点,勾画成这绚丽的世界。

薛明面色阴沉明灭,右手张开,黑色雷霆火焰纠缠化成剑的形态。

“你修炼的不是镇魔六道经?”

百里飞鸿抬头,星眸璀璨,视线落在薛明的身上。

“那我就用镇魔六道经,将你斩杀。”

“镇魔六道经,第二道,封天绝地,锁元!”